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七十九章等待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06日 19:25 [字數] 509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此言一出,滿場人皆驚,阿如調頭就衝進去,這時候是攔不住了,朱大夫的妻子緊跟著衝進去,其他人也呼啦啦的全進去了。

大廳里一時只剩下兩個男人。

兩人對視一眼。

「哥,怎麼辦?」一個低聲道。

「齊娘子既然說不讓把人帶走,那我們就絕不讓這些人帶走他。」另一個咬牙說道。

「就繼續這樣說抓藥?」先一個低聲道,「行不行啊?」

「不行也得行1這個人說道。

兩人重重的一點頭,在後院門邊一左一右站好,如同兩尊門神牢牢的守祝

眾人湧入後院,但是還是被攔住了。

「不許他們靠近1阿如豎眉喊道。

胡三立刻帶人排成一排擋住湧來的人。

阿如並沒有沖入病房,而是衝進一旁的消毒室,很快穿了手術服出來。

她這裝扮讓院子里的非千金堂的人都嚇了一跳。

「這這是幹什麼?」有人忍不住問道。

「這樣能隔離病菌的傳染。」張同大聲說道,「口罩帽子手套靴子,因為病人的排泄物都極有可能具有傳染性,所以必須用這些包住自己,防止被傳染。」

傳染他們知道。

「書上記載當初滇南死鼠病,就是人和人之間說話都互相傳染…」有大夫低聲說道。

王慶春氣急。

「閉嘴!你在說什麼!這難道是死鼠病嗎?」他厲聲喝道。

這要真的是死鼠病,那他們這些人可都活不成了吧.

不用三天,整個永慶府就成死城了吧

在場的人忽的安靜下來。

「胡說,這不過是吃壞肚子,什麼癘疫1王慶春大怒,他抬腳就向那屋子走去,「本官,我這樣過去了是不是就會死1

他邁腳,身邊的大夫們紛紛攔祝

「大人不可埃」

「大人,還是再等等看吧」

聽到這樣的話,王慶春更是氣得要炸了肺。

這說明這些大夫關心他嗎?

屁!

這說明這些大夫們到底是信那個女人的話!!

真是混蛋啊!

真是膽小鬼啊!

這就被嚇住了!

王慶春氣呼呼的掙扎,最終甩開這些大夫沖了過去。

這邊回過神的朱大夫的妻子也哭著要過去。

「孩他爹啊你可別丟下我們礙」她喊道。

胡三等人死死的攔祝

「你閉眼之前怎麼能沒人在跟前啊這死也不瞑目啊,千金堂,你們這是作孽啊1朱大夫的妻子哭喊道。

「你確定要進去?」張同一咬牙問道。

「廢話1朱大夫的妻子哭喊道。

「來人,給她消毒更換隔離服。」張同喊道。

此言一出,大家都愣了下。

「師兄。」弟子們帶著幾分疑慮躊躇。

「讓她看一眼,要不然她不會信我們。」張同說道,「我們是在救人我不想讓人們再認為我們是在殺人,我不想師父為了他們好,反而要受這種質疑1

他這話說出來,朱大夫的妻子哭聲微微停頓。

「你確定你要進去?」張同看她沉聲問道。

朱大夫的妻子被他如此鄭重說的反而有些膽怯。

「我要進去。」王慶春先說道,一步邁過來,「少給本官說這些廢話,本官身為醫判,有資格斷定病人病情不能讓你們千金堂說什麼就是什麼1

張同點點頭。

「好埃」他說道,仲手一指,「請。」

他讓開了其他弟子也讓開了,但一開始喊著要進去的人反而有些遲疑了。

真的傳染嗎?

王慶春一咬牙….走向消毒室。

胡三見狀冷笑一聲,張同則鬆口氣。

「慫了.有種別穿隔離服埃」胡三冷笑道。

王慶春一瞬間氣的冒火,他真想仰頭抬腳衝進那什麼病房,但

他最終只當沒聽見。

由他帶頭,朱大夫的妻子也跟過去了,又有兩三個大夫躊躇片刻,到底心裡好奇也跟了過去。

穿戴好衣裳,忍著不適,幾個人進了病房。

阿如等人在裡面已經聽到外邊的話因此也不驚訝,各自忙碌著。

這是大家第一次見千金堂搞出來的什麼病房,除了朱大夫的妻子只顧看自己丈夫,其他人都忍不住瞪大眼看著四周。

那是什麼啊,吊著瓷瓶?銅管?

「還要降溫。」一個弟子說道。

阿如點頭,用水投了毛巾給床上昏迷的男人擦拭腋下。

王慶春等人再次上前幾步神色一沉。

對他們來說,這樣的病人不用診脈,就知道

王慶春哼了聲。

「你們還弄這些花花架子做什麼?這時候不是要趕快灌藥嗎?」他冷聲說道,「來人把人帶走。」

「對啊對啊,再耽誤下去可就不行了。」有大夫符合道。

「什麼再耽誤下去,我看這就不行了」也有大夫嘀咕道,「也就是這半天的事。」

此話一出,朱大夫的妻子頓時軟倒在床邊,抓住朱大夫的胳膊開始大哭。

「王大人,王大人,快想想辦法救救他。」她轉過身對王慶春等人哭道。

這哭鬧以及搖晃,讓那朱大夫從昏迷中醒來。

「我我還沒死」他喃喃說道,發黑的臉的幾乎看不出神情了,目光散散的看著屋頂。

眾人大喜忙站過去。

「朱大夫,你看得清我嗎?我們來救你了。」王慶春說道,雖然朱大夫病重難時,但有些話該說還得說,「你說你,怎麼就被這千金堂給迷惑了?這不是胡鬧嗎?延誤了救治害的不是你自己嗎?」

「孩他爹,我這就帶你走。」妻子喊道。

朱大夫聽到這句話渾濁的眼猛然有了精神。

「我..我不走」他的手猛地抓緊床,「我..我不走」

妻子愣了下,以為丈夫糊塗了。

「可是你在這裡會死的。」她哭道。

「不不是如果a果我在別處我現在已經死了」朱大夫喘息道,眼睛發直,「他們起病迅疾,從發病到身亡最多三天.我…我已經挺過第三天了.千金堂…果然能救我…救我」

他說到這裡一雙手仲出來胡亂的抓,神情惶遽。

一旁的弟子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

「是的,我們一定會儘力救你。」他高聲說道。

握住這隻手,朱大夫似乎握住了生的希望,吐出一口氣,再次昏迷過去。

一旁的王慶春等人只看面色發沉但隱藏在口下看不出來。

什麼話!

屋子裡沒人說話,安靜異常。

「從起病到身亡,只有三天」一個大夫喃喃說道,「沒錯的確是朱大夫,有心了」

「這位大嬸,病人現在需要休息,而且這裡面太危險,你還是出去等吧。」阿如開口說道。

這一次朱大夫的妻子沒有再說什麼走的話,而是遲疑一下站起來。

王慶春心裡冷笑,仲手翻看朱大夫的眼口舌。

「少來哄人吧這樣還能救活才怪!撐一天是一天,撐不到最後,有什麼可炫耀的?五十步笑一百步嗎?」他說道。

朱大夫的妻子再次腳一軟,坐在地上。

其他的大夫趁著他仲手,忙擠過來看,這一看心裡也發涼搖頭。

「估計也就今晚的事了。」其中一個低聲說道。

阿如雖然也不懂望聞問切,但看血壓計的顯示,她心裡也多少明

聞言咬住下唇。

還有時間,還有時間,還要有時間哀

「葯來了!葯來了1門外傳來弟子的喊聲。

這聲音一聲聲傳進來阿如大喜沖了出去。

葯?

還有什麼葯?難道到現在才用上有用的葯嗎?

王慶春等人面面相覷。

阿如已經衝到門邊。

「是青霉素嗎?」她急急問道。

「不是,青霉素還要再等,現在是白毛夏枯草注射劑。」弟子答道,將手裡的藥箱遞過來。

這個是常用的,有總比沒有好阿如伸手接過。

看著阿如拿出一個奇怪的東西從小罐子里吸取,這個奇怪的東西是透明的帶著明晃晃的細針。

幾個大夫忍不住湊過來看。

「這些就是和聽診器什麼的一般的器具嗎?」一個問道。

「這是注射器,用來把葯從靜脈輸進患者體內,可以讓葯更高效更快速的發揮作用。」阿如說道,一面利索的消毒針刺。

當針刺入肌膚的時候,大家還是忍不住呲牙移開視線。

針頭這種東西,是天生的會讓人顫聲恐懼吧。

「就這樣就能治好了?」王慶春嗤聲問道。

阿如低頭不理他。

「好啊,我們就在這裡等著看,看看千金堂是怎麼起死回生的。」王慶春冷笑說道,一甩袖轉身走出去。

他走出去,另外兩個大夫也忙跟出去。

「這些衣服來這裡換下銷毀。」門外自有弟子引導說道。

王慶春雖然不情願但還是不得不聽從,看著脫下的衣服等物被那弟子一把投進焚燒爐里,大家都忍不住瞪眼。

「可是,才用了一次」一個大夫忍不住說道,「這,這都好好的」

「齊娘子說,我們達不到高溫殺菌消毒的水平,所以為了安全,這些東西乾脆燒掉。」弟子說道。

幾個大夫聽得咋舌。

果然是有錢燒的…

要是換他們可是弄不起,這得多少錢啊

「喂,你們幾個,可是非要進的,我們這隔離服可是花錢的,你們把錢付了吧。」胡三在一旁喊道。

幾個大夫腳步不由踉蹌一下。

混蛋

這一夜千金堂燈火通明,大廳里坐滿了人,有朱大夫的家屬,還有王慶春帶著一干大夫,除了一開始就來的那些人,還有聞到消息也趕過來的大夫,到最後差不多又是永慶府的大夫們大聚會了。

這極有可能是千金堂又一次被打臉的機會,大家怎麼能錯過呢,一可以看熱鬧二可以給王慶春湊趣,真是一舉兩得的美事埃

至於被治好?只怕是不可能的事了…

看看這些大夫們的臉色都足以知道。

為了嚴密觀察病人,隔一段便有兩個大夫進去瞧瞧,張同不阻攔,冷眼旁觀,胡三很高興,因為每一件隔離服都被他收了高價錢,燒掉的衣服能產生這樣的價值,才是有意義的。

天色微微明的時候,再次進去的兩個大夫出來了。

「根本就不行」他們搖頭說道。

「怎麼樣了?」大家忙問道,熬了一夜,眼睛都紅了,可真是受了罪了。

「已經沒有脈相了。」大夫說道。

此言一出,滿院子嘩然。

「師兄?」胡三等弟子也嚇了一跳,紛紛看向也剛從病房出來的張同。

看著師兄弟們的殷切期盼,張同只覺得心裡難受的喘不過氣。

「連打了兩針,沒有效果。」他說道,低下頭。

「怎麼會?」胡三喊道,「以前都有效的,以前都有效的!師兄,你是不是看錯了?」

張同還沒說完,這邊王慶春冷笑說話了。

「真是可笑,你們千金堂的弟子連診脈都不會嗎?病人是生還是要死,都看不出來嗎?」他冷笑說道,「這店查封了,真是一點也不冤枉1

「都是你,你把我師父關起來,要不然我師父一定救的1胡三沖他喊道,「這不關我們的事,這是王慶春拘醫延誤人命!我們,我們也要告官1

王慶春冷笑。

「你師父?你們千金堂不是齊娘子說了算嗎?」他笑道,「齊娘子說,齊娘子說,齊娘子說能治就治的,她既然說治的了,人沒治好,管別人什麼事?這時候,齊娘子怎麼不說了?她不是說什麼就是什麼嗎?說讓人生人就生,現在快說啊,不就是一說的事嗎?人呢?來說啊1

千金堂的弟子們怒目相視,要說什麼,門外傳來一個聲音。

「沒錯,我說這病我治的,我說這人死不了。」

齊悅手裡拿著一小小的瓷罐,披著晨霧大步而來,眾人回頭,晨光正在升起,那女人背對陽光,竟有些熠熠生輝。

「你」王慶春開口。

話沒說完被齊悅打斷了。

「孫子,敢不敢打賭?」齊悅直接問道,說話間已經走近。

王慶春一口氣憋在嗓子里,敢!他心裡狂喊,但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喊不出來。

不待他喊出來,齊悅已經從他身邊而過,沒有絲毫的停留,似乎根本就沒打算得到他的回答。

「..諒你也不敢。」她說道,回頭看了眼,「孫子,好好的看著,我是怎麼起死回生的1

混蛋

王慶春看著這女人,只覺得一口氣上不來,不由伸手捂住心口。

因為要加更做不到別的加更了,那就字數多一點,謝謝木瓜的打賞,大家真是太破費了。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