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名門醫女 > 第二百六十章夜對(加更)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六十章夜對(加更)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8日 06:59 [字數] 42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齊悅喊出來,火氣散去。

「你氣管堵著了,腦子也堵了?清醒清醒吧,你欠恩情的不是我,是你娘,是你兒子,要不是她們,你以為你還能活?這世上除了他們,誰管你死活1她哼了聲,「你以為你這是折騰折磨我呢?醒醒吧傻瓜!除了那些愛你的人,你能傷到誰啊!你是死是活是開心是難過是享福是受罪,誰在乎啊!瞧你那傻樣,真是可笑死了1

安靜的屋子裡,周太醫又笑出聲了。

「沒錯沒錯。」他還點頭說道。

劉普成又有些無奈的看他。

謝老夫人顫抖著從那邊過來,拉住謝氏的手。

「正梅,正梅。」她喊道,「我已經白髮人送過一次黑髮人了,你不要讓我再…」

她說到這裡說不下去了,枯皺的臉上淚水流下來。

謝氏看著她,終於發出嗚嗚的聲音流出眼淚,緊緊握住謝老夫人的手。

常雲成也走過去跪在床邊,握住謝氏另一隻手。

「別讓她哭了,對傷口不好。」齊悅說道。

其實明明是你讓她哭了的…

當然這話沒人敢說。

她這話就如同聖旨,謝老夫人立刻停下哭,忙忙的給謝氏擦淚。

「不哭了,不哭了,等好了,想怎麼哭再怎麼哭。」她哄道。

看著這場面,屋子裡的人都有些感動,除了周太醫和齊悅。

齊悅嘆口氣。

「師父也感動了?」一個弟子忍不住問道。

齊悅搖搖頭,此時站在病房門外,看著院子。

「這麼可惡的人還是有人疼有人愛,真是..」她搖頭感嘆道,「沒天理埃」

這,這什麼意思?

難道師父剛才不是正話反說勸導病人?而是真的…罵?

「當然真的罵了。」齊悅在屋子裡擺弄羽毛筆,對端來飯的阿如說道,「我看到她都覺得煩!整個一個神經病1

她說這話用羽毛筆狠狠的扎桌上的橘子皮。

「別玩這個。」阿如伸手拿走橘子皮。「染一手不好洗。」

「我不想吃了。」齊悅推開飯盒說道。

阿如看著幾乎沒動的飯菜。

「你又怎麼了?」她問道,「是累了吧。」

齊悅懶洋洋的哦了聲。

「那早點休息吧,今天我值前半夜,你先睡到時候來叫你,再準備些宵夜。」阿如說道,一面要收拾盤子。

外邊有腳步聲停在門外。

「世子爺。」阿如回頭看去,忙施禮喚道。

常雲成走進來。

齊悅依舊趴在桌子上懶洋洋不動。

「夫人怎麼樣?」阿如只得主動問道。

「用了葯,睡了。」常雲成說道。「我讓人把外祖母送回去了。」

「有護士在,你們不用在跟前守著。」齊悅說道,撐著桌子坐好,看著常雲成,「你也快去躺一躺吧,幾天幾夜沒合眼了吧。」

常雲成看著她,垂下眼擋住其內已經遍布的紅絲。

「世子爺吃過了嗎?」阿如問道。

常雲成沒說話。

「他哪裡顧得著吃。」齊悅說道,「去食堂再打一份來吧。」

阿如應聲去了。

常雲成坐下來,打量屋子。

「怎麼樣,我的辦公室還不錯吧?」齊悅靠在椅背上。伸手一攤笑問道。

裡外兩間,垂著竹簾。外間一張桌子一個柜子一張小床,衣架,桌上擺著書本筆,另有兩盆綠油油的花草,從牆外傳進來一個竹筒,下邊接著一個水池,水池邊擺著一大盆綠葉植物。

她不喜歡開花的植物。總是養一些綠油油的只長葉子的吊蘭之類的。

總體看下來,一切的一切都那麼熟悉,就跟在家一樣。

但是。這個家,再也沒他。

「怎麼不吃?」常雲成轉開視線落在桌子上。

阿如沒收走飯盒,齊悅的還在桌子上。

齊悅哦了聲,卻沒說什麼。

「你這女人..」常雲成看著她,卻沒有再說下去,而是探身將筷子拿起來,「吃。」

齊悅切了聲,再次靠在椅背上,頗有將腿翹起來的架勢。

常雲成拿著筷子的手堅持的伸著。

跟大夫比耐力?齊悅笑嘻嘻的看著他。

常雲成收回手,將筷子一頓,開始吃齊悅的飯。

「喂1齊悅坐正身子說道。

這次換常雲成不理會,自己大口的吃。

「涼了1齊悅說道。

常雲成往嘴裡送飯的筷子微微停了下,只覺得嗓子火辣眼睛酸澀,他又接著大口吃起來。

阿如端飯菜進來見狀愣住了。

「這個給我吧。」齊悅說道,伸手。

阿如忙端過去,放下來。

齊悅拿起筷子,也吃起來。

屋子裡二人安靜的吃飯,沒有說話,阿如看著看著漸漸的退到一邊,看著隔著一張桌子,埋頭吃飯的二人,不知怎麼只覺得心裡難過,她轉過身借著理頭髮擦掉眼角湧出的眼淚。

簡單的飯菜吃的很快,阿如收拾了退出去。

「我這裡沒什麼好茶的。」齊悅給他倒了杯茶說道。

常雲成伸手接過,還沒接到,齊悅又收回手。

「涼一涼再喝,別不管冷熱就往嘴裡倒。」她說道。

常雲成看著她。

「好,我記得。」他說道。

齊悅這才將杯子推給他,自己也站起來。

「我去看看你母親,趁著她睡著。」她說道。

常雲成站起來,齊悅已經走出去了。

她,到底是不想和自己過多在一起,也不想和自己再多說什麼了…

是的,她關心他,體貼他,理解他,也許,還喜歡他,但是。她卻可以,不要他。

齊悅再次進來時,發現常雲成已經在外邊的小床上睡著了。

「叫醒他?」阿如低聲問道。

齊悅搖搖頭。

「顯然他是困極了,那邊病房裡也不需要他守著,他如果守著,也是睡不好,就讓他在這裡歇一歇吧。」她低聲說道。

「你去我那裡睡一下吧。」阿如低聲說道。

齊悅點點頭,阿如先去收拾了。她在門口站了站,最終走進去。

這間小床不是休息的床,而是給病人檢查的床,所以只鋪了單子,也沒枕頭被子,硬硬的睡著當然不會舒服。

齊悅掀帘子進了裡間屋子,拿來自己的枕頭薄被。

男人睡得死沉,齊悅費了好些力氣才抬起他的頭,將枕頭放好,又將他的鞋子脫下來。搭上薄被在腰腹,放下窗帘。這才走出去。

屋門被輕輕的關上,腳步聲遠去了,床上的常雲成縮起身子,眼睛依舊緊閉,更加緊閉,他側身伸手緊緊抱住枕頭,將頭埋在枕頭上。

就讓他這樣無賴一次。也只有這樣裝傻無賴一次,才能再靠近她一次,才能再擁有她的氣息一次。

常雲成身子慢慢的屈起來。枕頭已經不在他頭下,而是被緊緊的抱在懷裡,小小的床上,高大的男人卻顯得那樣的孤寂。

一開始他確實只是裝睡,想著就這樣再享受一次她在身邊的感覺,謝氏如今這樣,他肯定睡不著,但沒想到竟然真的睡著了,驚醒的時候,發現外邊已經夜色深靜。

是因為心安的緣故吧。

常雲成起身,看著懷裡的被子和枕頭,慢慢的將其整理好,整齊的放在床上,再看了眼屋內,夜色里什麼也看不清,但他依舊一點一點的看過去,似乎要將這一切都印在心底,然後轉身走出去。

院子里只掛著一盞燈,跟一間病房裡透出的光亮相互輝映。

常雲成走過去,透過竹簾看到裡面齊悅的身影。

「師父,人家自盡不都是割喉嗎?為什麼割喉能死,也能讓人活呢?」兩個弟子在一旁問道。

正看血壓計的齊悅笑了笑。

「那得怎麼割,這就跟砒霜是毒,吃了會死,但用在葯里的時候卻是能治玻」她笑道。

弟子們哦了聲摸頭笑。

「師父真厲害,怎麼想到的。」他們說道。

「我不是厲害,這個啊,是多少幾輩子累積下來的經驗。」齊悅站著身子,看著沉睡的謝氏咽喉上的傷口,此時喉管上搭著最透氣的布,免得灰塵污染,「無數失敗的經驗才造就了今日看起來不可思議的神技。」

她說到這裡,看向兩個弟子。

「所以,我們永遠不要害怕失敗,看起來是失敗了,但是對於後來人,我們提供了經驗,失敗的經驗,也是成功。」她說道。

說給弟子們聽,也是說給自己聽。

兩個弟子站直身子。

「是。」他們鄭重的應道。

「別那麼拘謹。」齊悅笑道,指揮他們,「來,接著做霧化。」

兩個弟子應聲,開始擺弄炭火爐子上的小熏爐。

「..師父,這個吸了喉嚨就會舒服?」

「是啊,能防止乾燥。」

「不過,師父,你當時真厲害的,竟然就敢那麼刺下去..」

說到這裡,齊悅笑了。

「其實我不算厲害的。」她帶著幾分追憶,「我曾經見過,病人突發窒息,當時,什麼東西都沒有,那個老大夫,就用自己的鋼筆刺喉,為病人爭取了保命的時間..」

她說道這裡看著弟子們。

驚訝吧?震驚吧?

弟子們點頭,瞪大眼。

「師父,鋼筆是什麼?」其中一個問道,帶著一臉的好奇。

古人的關注點總是與她不同步..

齊悅挫敗的吐口氣。

「是一種筆,尖尖的..」她悻悻說道。

弟子哦了聲。

「跟師父你用的羽毛筆差不多?」

「..鋼,鋼跟羽毛不一樣吧?」

「..鋼是什麼?」

眼瞅著話題脫韁野馬了,齊悅笑著搖頭,後半夜是最困的時候,大家聊聊天也好,她笑著轉身,小心的查看謝氏的全身,看看有無皮下氣腫。

昏暗的燈下,室內忙碌的身影看上去那樣的溫馨。

常雲成從窗前收回視線,轉身看著院子里。

夜色漸漸褪去,晨霧拉開,街道上嬌始行走,突然行走的人停下腳發出一聲尖叫。

他嚇得蹲在地上,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並沒有見危險逼近,這才小心翼翼的抬起頭看過來。

不遠處的街道上跪著一排人,穿的是孝衣,白乎乎的一片。

大清早的,陡然看到真是能嚇死人!

這是幹什麼呢!

路人嘀咕一聲,好奇的走近些,然後看清在千金堂的門前,除了這披麻戴孝的女人孩子,她們面前放著一個門板,上面躺著一個…死人。

路人終於再次發出一聲尖叫,掉頭跑開了。

**********************

握拳喊聲也!自己感動的淚流滿面,祈禱這種打雞血的狀態保持,這樣欠債也不是很可怕的事!

我再去碼字,不過今天不更了,我寫明天的!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