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五十六章兩難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7日 03:44 [字數] 40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正常更

*********************

所有人都一瞬間停住了呼吸,但已經停止呼吸的謝氏卻呼出一口氣。

齊悅一瞬間也恢復了呼吸。

本來就已經濕透的衣裳再次被汗打濕。

她喘著氣拔下針筒,留針頭在謝氏的咽喉上,隨著謝氏的呼吸顫抖,刺激著所有人的視線。

她暫時一口氣上不來沒問出話,一個人一把抓住她。

「你怎麼做的?你怎麼做的?這是什麼?怎麼又活了?」周太醫一疊聲問道。

他早忘了什麼男女之別,抓著齊悅的胳膊激動的喊著。

這男人的激動落在齊悅眼裡便成了緊張。

她注意到這男人是第一個衝到自己跟前求救的,此時又反應最為強烈,這個人莫非是…謝氏的親爹….

「這是環甲膜穿刺術,是用在緊急喉塞時的,可以幫助病人恢復呼吸。」齊悅忙說道,說完了又想到這些人不可能知道什麼叫環甲膜,便又補充,「就是她海所以我從這裡刺開,造個口子,好讓氣息不經過咽口鼻腔得以順暢」

周太醫激動的渾身發抖。

「刺進去就行嗎?」他顫聲問道。

「當然不是,得找對位置深淺,這可不是亂刺。」齊悅說道。

「位…」周太醫抓著齊悅的手還要說什麼,被常雲成一把推開了。

謝老夫人終於顫抖著站過來。

「她,她,活了嗎?」她顫顫問道,看著謝氏喉嚨上扎著針頭,日光下閃著寒光。

「這只是暫時緩解。」齊悅說道,看向常雲成,「怎麼這樣了?」

口罩后,雙眼炯炯有神。坦然明亮,如同夜空的最亮的星星,瞬時讓人在黑暗裡安下心來。

常雲成看著她。

「太醫說,母親是喉嚨里卡有異物,所以窒息。」他言簡意賅,快速的說道,「只有取出異物,才能救。」

異物窒息埃齊悅恍然,點頭看謝氏,又看常雲成。

「你是個好家屬。」她點頭說道。

冷靜,快速沒有一點廢話的描述病情,沒有詢問,沒有胡攪蠻纏,沒有慌亂悲傷。

他一向如此,齊悅看著他笑了笑,沖他豎大拇指,轉身去看謝氏。

「切開嗎?你要切開嗎?」

被推到後邊的周太醫再次衝過來。眼睛放光的喊道。

這人誰啊?

齊悅終於看他一眼,覺得這神情與其說關心。還不如是興奮呢。

看稀罕的那種興奮…

「卡了多久了?」她問道。

「最少半個月,應該是花生豆子紅棗之類的易泡脹之物.」周太醫答道。

齊悅看他。

「這是我請來的太醫。」常雲成低聲介紹。

哦,太醫?活太醫就這樣子?咳咳,是在任太醫…

齊悅看周太醫,年紀倒是跟安老大夫差不多,但這氣質怎麼看都有點….不著調

「快切吧,不能耽誤了。從哪裡切?胸口?」不著調的太醫又激動的問道,看那樣子,如果此時眼前有刀。他就毫不猶豫的塞給齊悅了。

「不是那麼簡單的事」齊悅皺眉說道。

還要說什麼,那邊弟子們開始喊了。

「師父,這個病人怎麼辦?」他們急道。

對啊,還有一個病人呢。

齊悅幾步過去了。

周太醫也過去了。

「哇1他叫了聲,指著那被竹竿穿透胸部的傷者,一臉震驚,「哇1

他震驚的說不出別的話只能重複這個,然後又如同上了發條的小火車似的衝過去。

「還活著,還活著,怎麼還活著,這是什麼?」他一連聲的問道,看著被一個弟子舉著的瓷瓶加南瓜藤加空針筒針頭….

不過,他到底是個大夫,並沒有伸手去碰觸。

「現在是活著,可是搶救不及的話也活不了多久了.」齊悅說道。

「月娘。」這邊謝老夫人見齊悅跑開了,似乎最後一根稻草沒了,忙喊道,衝過來一把抓住,「救救正梅,救救正梅1

齊悅又被扯開。

這,這種狀況,真是…

弟子們也傻了眼。

齊悅也急的心火冒。

怎麼他娘的這麼寸!

她嗨聲,兩個同樣危重的病人都擺在她眼前,兩個都是需要緊急手術,兩個都是命在旦夕。

「師父,不能耽擱了1張同喊道。

是不能耽擱了,齊悅自然也知道。

「先救正梅。」謝老夫人一把抓住齊悅就往這邊扯。

這老太太力氣很大,齊悅被拽的踉蹌過去了。

「大夫1人群里忽的衝出來一個年輕女子,噗通就跪下了,「救救我父親,救救我父親。」

見到這年輕女子,被幾個婦人拉在一旁的那傷者妻子如同找到主心骨,再次放聲大哭。

「大夫,我們低賤人不值錢,大夫,我們低賤人不值錢,可是一個人塌了,整個家就塌了,可憐可憐我家上有老下有小,要是父親沒了,那就沒法過了…」年輕姑娘哭道,一面砰砰的叩頭。

見她這樣,婦人更是哭的厲害,那三個孩子也完全不知所措,見都在哭,便也哭起來,老婦本來就在哭,也不說話了,就沖著齊悅叩頭。

這邊孩子老人婦人哭著砰砰的叩頭,場面卻異常的凄慘,圍觀的人無不拭淚。

齊悅看著這邊,邁不動腳。

「是他們先請大夫的1有圍觀的人喊道,帶著義憤。

有人說話了,便更多的人開始說話。

「就是,是老榔頭家先請的大夫1

「憑什麼先給你們看1

一開始對於權貴大家心裡還是畏懼,但隨著說話的人越來越多,人多力量大,聲音便越來越大了。

一時間氣氛更加緊張。

不止兩個危重病人,看樣子還要鬧騷亂。

弟子們幾乎要昏厥,今天這是這是怎麼了!

他們都看向齊悅。

怎麼辦?救哪個?

救一個。就意味著放棄另外一個….

師父,怎麼辦?

齊悅左右看,這邊謝老夫人死死拽著不放,那邊婦人孩子老人叩頭叩的頭破血流,這邊謝氏喘氣嘶嘶欲斷,那邊穿胸傷者器官正在衰竭。

老天爺,你可真厚待我!這就是在現代也能讓全院忙碌起來的病症,都砸我一個人頭上了!

「齊月娘。你要怎麼樣,我替正梅給你抵命好不好?你救救她啊,我已經眼睜睜看著一個女兒死了,不能再看著另一個死了!你要什麼我都給你!錢,人!人1謝老夫人喊道,說到這裡慌慌回頭,看到站在身旁的常雲成,一把扯過來推倒齊悅身前,「把他給你,給你了。」

齊悅有些想笑。但這的確不是笑的時候。

站到她面前的常雲成看著她。

「齊月娘。」他一字一頓道,「你知道該怎麼做的。」

齊悅看著他。沒錯,我知道該怎麼做!

她點點頭,高高舉起雙手。

「現在,已經沒有時間運送傷者回千金堂,那麼我要在這裡做兩個手術。」她轉過身看著千金堂的弟子們大聲說道。

在這裡!兩個!

弟子們都呆住了,事實上,他們早就呆住了。此時齊悅的話反而讓他們震驚的醒過神來。

那周太醫也呆住了,不過他的眼神可不是震驚,而是興奮!

「好好1他大聲喊道。

這帶著看熱鬧般歡喜的聲音在這場和格外的突兀。

「你。」齊悅看向他喊道。

周太醫看著她。也看到場他渾不在意。

「你現在去照看這個傷者。」齊悅看著他說道,說完就不理會他,「消毒藥水還有多少?」

至少說個請字啊,自從出師以後,還是頭一次被人這樣呼喝使喚呢。

周太醫撇撇嘴,轉腳沖那男人去了。

「金針。」他一伸手說道。

弟子們已經將傷者重新放在地上,聞言立刻給他遞上金針。

這邊齊悅問話,立刻也有弟子轉身查看帶來的急救箱。

「師父,還有四瓶1弟子喊道。

「去找燒酒!找生石灰1齊悅說道。

方才答話的弟子立刻應聲,他沖向眾人,大聲的問齊悅要的東西。

「我家有1一個男人喊道。

緊接著其他人也喊起來。

弟子跟著去了。

「讓你的人回城千金堂,速速送人送葯送一切物品過來。」齊悅對常雲成喊道。

「我去。」他轉身就走。

「你別走1齊悅下意識的張口喊道,伸手拉住他的胳膊。

常雲成連問都沒問,立刻收住腳。

「騎我的馬,速去。」他沖一個小廝喊道。

小廝應聲奔了出去。

齊悅開始指揮清場了。

「我們我們也要出去?」病人的家屬,那個年輕姑娘問道。

「是的,手術的時候,家屬不要在場,因為會影響手術。」齊悅說道。

年輕女子目光在兩個傷者身上掃來掃去。

「那,那你把我們趕出去,我們怎麼知道,你是救我父親,還是救別人?」她咬牙說道。

對啊,這話讓正要亂亂退出去的鄉親又停下來。

對啊,把人都趕出去,什麼事還不是你說了算。

再說…

眾人的視線都看向也正退出去的謝老夫人等人。

穿著華貴,就算是在如此緊張的時候,也依舊氣度不凡,可見是富豪權貴人家。

再看這邊的男人一家,破屋爛衫,是個死了能有個破席子卷就謝天謝地的人家。

天上地下,人蟲之別。

誰的命貴重誰的命低賤一眼可見。

這世上自然是命貴的值錢,自然是命貴的惹不起。

他們不信,此時此刻面對這樣兩個對比懸殊的生命,命賤的會被同等對待!

「我們不出去我們要看著。」

鄉親們紛紛喊起來。

這他娘的什麼事啊!齊悅滿頭冒火。

越亂越亂!說的就是此時的這種境況吧!

br />

你們…為什麼….等我單張許諾加更…才投票….這樣….真的…好么…

要愛護特慢的作者礙.大家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