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名門醫女 > 第二百五十四章作孽(粉紅711加更)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五十四章作孽(粉紅711加更)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6日 09:32 [字數] 428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張標題太貼切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想說,我寫錯了已經來不及了吧,我想說我原本是說四十已經來不及了吧

那麼,我豁出去了,我說了我就咽下去,絕不能掉在地上,但請大家體諒,我一天加不過來我慢慢加,我絕不會食言!!!!!

我!!豁出去了!!!順便大家可以去新浪微博上給我點燈了~

br />

常雲成邁進門。

「怎麼樣?」定西候急忙忙問,一面往他身後看,沒有看到期盼的身影,頓時拉下臉,「沒用的東西1

「她說她治不了。」常雲成說道。

定西候一腳踹在他身上。

「呸。」他啐道,「什麼治不了,人家不肯治。」

「她不是那種人1常雲成回頭低聲吼道。

定西候被他吼的更沒好氣,再次抬腳踹。

「你吼什麼吼,你有什麼資格吼我1他氣道,「要不是你們母子兩個自己作孽,哪有今天的事1

常雲成垂在身側的手攥起。

定西候越說越氣。

要不是他們母子作孽,怎麼會有今天!

要不是他們母子作孽,齊月娘還是他定西候的兒媳婦,滿城的權貴人家都得對他恭敬有加!

要不是他們母子作孽,哪裡會有今日,齊月娘榮耀一分,定西侯府就被羞辱一分!

要不是他們母子作孽,定西候府怎麼會成為滿城人的笑話!

「都是你們!娶什麼左右夫人!看上人家什麼姑娘!這下好了!報應來了吧1定西候吼聲罵道。

「都是他們?常榮!你說話要不要良心1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外邊傳來。

定西候和常雲成都聞聲看去。

謝老夫人拄著拐疾步而來,攙扶的小丫頭都跟不上。

管家在身旁跑著。

「侯爺,謝老夫人來了…」他喊道。

廢話!我還沒瞎!定西候瞪了管家一眼。

「您老怎麼來了…」定西候說道。

謝老夫人將拐杖一頓。

「我又一個女兒要死在你們家,我難道不能來看看最後一眼嗎?」她喘氣說道。

「母親,你慢點。」謝大老爺跟過來。他人胖,走的越發氣喘吁吁。

「慢點,慢點你妹妹就又少了一個1謝老夫人回頭罵道。

她說完又看常雲成,眼圈都紅了。

「我的兒」她哭道,向常雲成伸手。

常雲成伸手拉住她的胳膊。

「外祖母,你別急你的身子要緊…」他啞聲說道。

「我的這身子有什麼用啊!有什麼用啊1謝老夫人大哭,「怎麼不讓我去死啊!怎麼死的不是我啊1

謝大老爺汗顏。

「娘,妹妹還沒…什麼呢。」他忙低聲勸道。

謝老夫人啐了他一臉。

「早晚得被這常家害死1她喊道。

曾經的記憶又跳出來。定西候只覺得雙耳嗡嗡響。

那時候還有母親在,她一個人抵住了幾乎掀了定西候府的謝家眾人,現在母親不在了,他…他會不會被謝家人生吃了?

當年謝家祖上跟著高祖打天下是專門負責哨探的,而且還是尖哨,那些哨探乾的最危險最緊張的事,人人都養成了怪癖,比如剝人頭皮,比如吃人

據說謝家祖上就是抓了韃子就挖心出來生吃的主….

定西候不由後退兩步。

看著定西候瞬時慘然的面容,謝大老爺有些於心不忍。這個妹夫是蠢的令人可憐。

「母親,還是先去看看妹妹。安老大夫也下車了。」他忙低聲說道。

謝老夫人不再看定西候,哭著往屋子裡去了。

安老大夫診脈,神色沉重。

「怎麼會變成這樣」他喃喃說道,帶著不可置信,「不就是染了風寒鼻塞氣喘,怎麼突然就就」

聽他這樣說,再看謝氏已經一口氣不如一口氣的樣子。屋子裡的人終於死心了。

「梅兒埃」謝老夫人坐下來就哭。

「別哭,別哭。」安大夫忙勸道,一面抬頭看常雲成。「可找我師父看過了?」

他師父?

定西候等人沒反應過來。

「她,說治不得。」常雲成答道,知道安老大夫說的是誰。

定西候等人這也才反應過來。

安老大夫稱她為師父!安老大夫的師父!她也當得!

定西候只覺得滿口苦澀。

「都是她自己得罪了月娘,要不然如今也不會求救不得。」他大聲說道。

「她得罪了?」謝老夫人上前一步,紅著眼看著定西候,「常榮,就算最初是她本意,但是摺子誰上的?」

「我,我是聽她說才如此的1定西候哼聲說道。

「她說?」謝老夫人一步上前,「她說讓你死,你就去死啊?」

定西候氣的臉發白。

「一個巴掌拍不響,常榮,要不是你動了心思,就憑她一個婦人在後宅鬧騰,能鬧騰來聖旨?」謝老夫人頓拐杖喊道,「你自己無情無義,你自己丟人喪臉,你自己惹來的禍,往別人身上推什麼!說是因為正梅跟齊月娘有仇不得求醫,呸1

她說到這裡啐了口,虧得定西候一直提防著,及時的跳開。

「你要是把她當兒媳婦,當個家人看,你會上摺子?常榮,人都不傻,誰對誰好,誰不把誰當回事,誰心裡都清楚!你裝什麼委屈無辜啊1她接著罵道,「還兒媳婦,你拍著頭想一想,人家喊過你父親嗎?」

定西候白著臉瞪眼,喊過父親嗎?

他不由自主的想著。

一開始是沒喊,後來…

喊過!她喊過,他想起來了,那時候他聽說兒子媳婦圍攻了王同業家,便去要說法。那時候那女子轉過頭,看著他,眼睛亮晶晶的喊了聲父親…

後來,從什麼時候她不喊了?

對,好像就是從得知要娶左右夫人的時候….

定西候突然覺得鼻子發酸。

眼前浮現那女子亮晶晶的眼。

「父親。」她喊道,露出滿滿的笑,「謝謝父親。」

謝謝,父親…

這邊二人幾乎打起來的吵鬧。只讓安老大夫頭暈。

「不,不,師父不是那種人。」他抬手,大聲說道,制止兩人。

常雲成點點頭。

「她說,她治不得。」他再次說道。

聽他如此說,安老大夫嘆口氣。

「那就,真的是治不得…」他搖頭說道。

「治的治的1

門外傳來一個急切的聲音,緊接著衝進來一個人。

定西候一眼看到這老者,就氣不打一處來。

什麼太醫啊!還有沒有醫德啊!人家這裡人要死要活的。他倒好出去逛街了!

這種太醫,是怎麼在皇帝眼前活下來的!

「茂青1安老大夫看著跑進來的人。驚訝的喊道。

周太醫這才看到屋子裡的安老大夫,立刻激動的上前施禮。

「院判大人。」他恭敬的說道。

「你也來了埃」安老大夫點頭說道。

不過此時不是敘舊的時候。

「你方才說治的?」他忙問道。

周太醫點點頭,神情激動。

「院判大人,侯夫人是因為氣道卡有異物,所以才至咽喉腫大氣血不通。」他說道。

安老大夫人來了還沒詢問,所以並不知道這病竟然是由此引起的。

「什麼?」他驚訝問道。

「我問過了,侯夫人最初犯病時。是在吃宵夜時嗆到了,當時知覺的氣悶,但過了一時無礙。就是從那時起,漸漸的常常氣悶」周太醫說道,一面伸手在脖子處比劃,「據我推測,應該是當時有未咽下的殘留異物,麥豆之類的,一開始微小無礙,但隨著水分的而逐漸膨脹,於是越來越堵塞氣道,以至於今日….」

他說道這裡伸手指了指床上上氣不接下氣的已經面色發青的謝氏。

原來如此!

屋子裡的人驚訝不已。

原來嗆一下也能造成如此嚴重的後果…

「這沒什麼,世上的病症原本就是千奇百怪。」安老大夫對他們解釋道。

「這種事如果是一開始,我能用菜團米團吞咽將異物帶下去,但拖延到今日,那異物必然已經貼於肉壁之上,貿然吞咽不僅帶不下去,且能當場堵塞尚有的通氣,夫人必然立刻斃命埃」周太醫嘆氣說道,「所以,我實在是無法可解,只能沒救了。」

安老大夫點點頭,這個換做他也是無解。

「不過,現在好了,這永慶府竟然有能用針刀神技的大夫。」周太醫又眼睛一亮激潰「那應該有法子能取出異物來。」

安老大夫愕然。

周太醫激動的站不住來回走了幾步講了自己一天在外轉悠,怎麼打聽那位神醫的技藝,簡直比說書都熱鬧。

「真是太精彩了,要不是急著趕回來告訴你們,我還有兩個案例沒聽完呢。」他嘖嘖說道,帶著幾分遺憾。

「所以,要想救夫人,只有你們再去請那位大夫了。」他看向定西候說道,意味深長。

聽了半天書,自然對這位神醫的來歷了解了,那麼神醫與定西侯府的糾葛自然也是書。

你來我往,之間的故事,簡直跟醫案一般精彩!

周太醫對今日花的茶錢十分滿意,這在京城可是花十倍價錢也聽不到的稀罕事。

「可是她說治不得…」常雲成說道。

「那是她不知道,人家都沒問診被你們趕走了。」周太醫跺腳道,「快去,快去,現在說清楚病因,她一定說能治。」

快些快些,他竟然能親眼看到這等神技了!

周太醫激動的有些喘不上氣。

從哪裡割開?胸口?脖子?他忍不住眼睛放光的在謝氏身上掃來掃去。

「你們要是不便,我去說吧。」安老大夫說道。

「不用。」常雲成說道,就要邁步。

「你也不用。」謝老夫人伸手攔住他。

「外祖母。」常雲成看著她不解。

「我的女兒,我去請。」謝老夫人說道,說罷不待眾人說話,就疾步出去了。

常雲成神色複雜,最終停下腳。

自己去,月娘也會很為難的…

很快謝老夫人就一臉慘白的回來了。

「她不肯?」定西候忍不住問道,面上還帶著幾分幸災樂禍。

活該!以為你是誰啊!月娘會給你面子!

「她不是那種人1常雲成沖定西候再次喊道,神情堅定不容置疑。

定西候被嚇了一跳,憤憤的看著常雲成,張口要罵,但看到謝老夫人最終還是閉上嘴。

「沒錯,師父不會的。」安老大夫說道。

「我不知道她會不會,我只是沒有見到她,她出外診去了。」謝老夫人說道。

怎麼會這麼巧….

大家看著她,神情憂急複雜。

「夫人不行了1屋子裡傳來蘇媽媽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院子里的頓時亂了。

(快捷鍵:←)名門醫女 江湖告急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二百五十五章危急(粉紅731)(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