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一章賭氣

[更新時間]1970年01月09日 17:19 [字數] 379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邊謝氏氣憤難耐,找到定西候發脾氣。

「那個賤婢,就是一顆老鼠屎,只要她在,就壞了我們定西侯府這一鍋湯1謝氏咬牙說道。

定西候坐在一圈書畫在這些畫上美景/>

「那你去殺了她?」他哦了聲漫不經心的說道。

謝氏氣的拍了下桌子。

「侯爺,我再說正經的。」她提高聲音說道。

定西候哦了聲,這才抬起頭看她。

「侯爺,有這女人在,我們侯府的名聲就被她毀了。」謝氏說道。

「那怎麼辦?」定西候問道。

是的,沒錯,這個女人就像一根刺,扎在肉里,一天不拔出來就一天的提醒他,自己受的這些恥辱。

他被皇帝耍了!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趕她走1謝氏說道。

「怎麼趕啊?這永慶府又不是咱們家,你覺得咱們趕就能趕走嗎?」定西候搖頭說道。

這個女人是個怎麼樣的女人,難道他們還不清楚嗎?

趕她,到時候,誰不頂誰被誰趕呢…

還有王家那些不知羞恥的東西!竟然還說要…

「趕走她1定西候猛地坐直身子喊道,漲紅了臉。

這是他們定西侯家的兒媳婦!這輩子就算是棄婦也只能是他們家的棄婦!

謝氏被他這突然的喊嚇了一跳。

「她現在有什麼,不就是個大夫嘛,下三濫的大夫。」謝氏冷笑道,「上不得檯面的下賤人,我就不信了,我們堂堂的侯府,還奈何不了她了1

定西候又沒了精神,重新縮回字畫里。

「還有,雲成的親事我要繼續辦。」謝氏接著說道。

「怎麼辦?」定西候問道。「他不是不同意嗎?」

謝氏攥緊手。

「當初,你母親讓雲成娶那賤婢的時候,他不是也不同意嗎?」她淡淡說道。

既然那時的不喜能變成如今的難捨,那麼,饒家姑娘為什麼就不能呢?

難道饒家的姑娘,還比不得一個乞丐嗎?

大家看他們侯府笑話,不就是看他們雞飛蛋打嗎?只要他們娶了新婦,一切就塵埃落定。那時候,大家就看清楚,到底是誰雞飛蛋打,是誰活該,是誰自作自受!

「蘇媽媽,請楊夫人來。」謝氏轉過身大聲喊道。

劉老夫人弄巧成拙,讓自己背了黑鍋的事,齊悅並不知道,她因為燕兒以及劉老夫人的事,受到觸動。開始畫一張圖。

阿如胡三都在一旁看著。

「兔唇有這麼多種啊?」阿如好奇的問道。

齊悅點點頭,一面開始寫字。

「…給孩子一個機會。給生命一個機會…千金堂免費唇齶裂手術治療…」

胡三念出來,面色遲疑了一下。

「免費啊?」他說道。

齊悅寫完最後一筆。

「是啊,越窮的人越捨不得看病,如果不免費的話,他們可能不會將有限的錢用在不值得用的地方。」她說道,一面嘆口氣,「這無關人性。是現實無奈。」

胡三哦了聲。

「去吧,印製出來,散發開。尤其是偏遠之地。」齊悅說道。

胡三應聲是,拿著畫,扯了扯阿如的衣角,阿如瞪他一眼,但還是跟了出來。

「幹什麼?」她問道。

「這間醫館,齊娘子已經花了很多錢了,又給這些弟子們提高了工錢,還有每日用的葯,布」胡三板著手指算道,「…伙食費…現在完全是在虧本啊師父就是再有錢,也經不起這樣的折騰埃」

阿如皺了皺眉頭。

「我知道了,我會給她說,你快去吧。」她說道。

胡三這才走了。

傍晚回家的路上,阿如就委婉的說了這個事。

「錢啊,這個我還真沒什麼感覺。」齊悅笑道,每次回家她都喜歡穿過最熱鬧的那條街,「因為原本就不是我的。」

「可是,你就不想讓自己過得好一點嗎?」阿如問道。

想起家裡那些簡單的擺設,簡單的一日三餐,再想想以前侯府的日子,真的是不能比埃

「好?」齊悅笑道,「什麼叫好?這就很好了。」

她抬起頭看著夜色正逐漸彌散的天空。

「阿如,我享受過的,是你們這一輩子想都想不到的,而我能享受那樣的日子,卻是拜你們所賜。」她說道,看著阿如笑。

啊?阿如聽不懂。

幾千年的累計沉澱,社會進化,才有了現代社會的一生下來就享受著生活的她,卻從來沒有想過感恩,一切都已經成了理所當然,現在有了對比,才知道曾經毫不在意的那些是多麼珍貴。

「所以,享受過那樣好日子的我,現在是該為你們做些事了。」齊悅笑道,「這是我的榮幸,你別擔心我,錢這東西,就是用來花的。」

「可是」阿如還要說什麼,齊悅伸手拍了下她的肩頭。

「走吧,別可是了,好日子,有手有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就是天下最好的日子了。」她笑道,自己先大步而去。

四月十乞丐義診的日子,也是大佛寺的大香會。

一大早寺廟外就車馬相接,富貴人家的家僕手拿棍棒擋開要撲上來求施捨的乞丐,衣衫富貴珠光寶氣的女眷們用扇子半遮掩著臉面款步走進寺廟,胭脂香氣幾乎能蓋過香火氣。

謝氏下車的時候,正好看到楊夫人家的車馬,她忙走過去,楊夫人正扶著小丫頭下車,看到她笑了。

「小姐少爺也來了。」楊夫人看著謝氏身後的三女一子笑道。

常淑蘭常慧蘭常雲宏沖楊夫人施禮,被奶媽抱在懷裡的常雅蘭也有模有樣的施禮。

「怎麼不見你家的秀才老爺?」楊夫人笑道。

常雲起過了縣試府試且是案首。

「別瞎說,什麼就秀才老爺了,小孩子家的,我們家倒是不在乎這個,只不過孩子們用功實在是難得。」謝氏笑道,和楊夫人並肩而行。「在家備考呢,六月殿試結束之前,是不會出門了。」

「那是自然,三少爺一定能拿個小三元回來。」楊夫人笑道,「好幾家的姑娘都求我這裡來了,你挑挑?等三少爺一考完,就把親事辦了。」

謝氏笑而不語。

「山東那邊怎麼說的?」她忽的問道。

楊夫人愣了下,臉上卻還保持笑。

「路途遠。又下了幾天雨,耽擱了吧,你且等等。」她含糊說道。

「他們可快點,要不是為了他們家,我們雲成擇妻的事,我早就說出去了,不知道多少人家等著我挑呢。」謝氏不咸不淡的說道。

楊夫人扯了扯嘴角,笑的更加勉強了。

前面忽的人亂跑,開路的下人被撞得東倒西歪,發出一聲呵斥。同時舉起棍子亂打,場面頓時亂了起來。

謝氏和楊夫人都嚇了一跳。忙站住腳。

看著乞丐們又是擠又是爬。

「給他們幾個錢。」謝氏淡淡說道。

這已經是謝氏的習慣了,聽到話的僕婦忙抓起早已經準備好的錢袋子扔了出去。

伴著夫人慈悲的哄聲,乞丐們涌著追著錢袋子搶去了,期間不斷有人被踩到擠到的慘叫聲。

這是貴婦人們最愛的遊戲,謝氏含笑看著那邊的哄搶。

「侯夫人就是心慈。」楊夫人笑道。

謝氏很喜歡這種恭維,含笑接納。

楊夫人自然不甘落後,一聲吩咐。僕婦也扔出幾袋子錢。

看了一會兒熱鬧便煩了,二人這才向寺廟裡走去。

「…抬出來慢點別動」

身後傳來不同於哀求施捨以及爭搶的哄聲,正要邁入門檻的二位夫人都忍不住回頭看了眼。

只見那些爭搶的乞丐已經被分開了。幾個穿著一樣衣裳的男子正從踩破頭的小乞丐。

「這邊來。」齊悅招呼道。

就在路邊,扯著一條字幅,簡單的寫著義診二字,條幅後站著的是千金堂的弟子們,此時都在忙碌著。

在齊悅身邊就站著兩個弟子,看似幫忙卻無意間將她圍護起來。

「義診就是不要錢?」

「聽說千金堂的大夫祖上受過乞丐恩惠,所以每到四月十次義診,問診贈葯。過往的百姓看到了低聲議論詢問,相比於急著多乞討幾個錢幾個饅頭的乞丐來說,治病贈葯什麼的沒多少吸引力,但對於其他民眾就不一樣了,於是很快就被圍住了。

謝氏一眼就看到齊悅了,雖然這女人穿著打扮在她眼裡跟那些乞丐沒什麼區別。

「裝什麼善人菩薩。」她冷哼一聲,看著一個老乞丐對著齊悅感激的叩頭,心裡的怒火就蹭蹭的上竄,呸,賤人!乞丐的好感也休想要博得!

「這些乞丐也夠可憐的,搶這兩三個錢瘋了似得。」謝氏說道,一抬手,「去,再舍五十金出去。」

別說一旁的僕婦了,就連楊夫人也瞪大眼看她。

五十金…

真是…

「還不快去1謝氏喝道。

僕婦這才慌忙去了,一時間,定西侯府夫人舍五十金的消息傳遍了,定西侯舍金現場被擠得水泄不通。

謝氏看著那原本還在千金堂那邊被救治的乞丐,斷了腿的,血流滿面的,爬也爬向那邊去了,留下那女人焦急勸阻又無奈站在原地,她終於滿心的舒暢的笑了。

而那邊的齊悅似乎感覺到這邊的視線,也看過來。

「多謝夫人仁慈1齊悅大聲說道,一面沖還在這邊診病的人抬手,「快,快,看病不急一時,大家先去搶錢,搶到錢了再來看病,啥都不耽誤的。」

大家聽了她的話都笑起來,果然亂鬨哄的都跑去了。

謝氏舒暢的笑頓時堵在心口。

****************

還是兩更,好像也不是很難*^__^*嘻嘻……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章出頭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三十二章私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