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八章安居

[更新時間]1970年01月09日 17:19 [字數] 394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抱歉早上出門早沒來得及更新

*******************

三月十家的日子,一大早來幫忙的人就擠滿了院子,其實東西都已經搬好了,今日也不過是個祭灶等做個儀式。

將鑰匙交給翠芝,齊悅再次看了眼王家的這個宅子,點頭告辭。

「齊娘子,你幹嘛非要再去買別的房子,這裡你也可以買下來埃」翠芝說道,帶著幾分不舍。

齊悅笑了。

「那邊離千金堂更近,這樣我值夜班也方便些。」她說道。

當然不是這個理由,翠芝知道,既然齊悅不說,她也不再問。

「有空找我來玩。」齊悅笑道,拍了拍她的手,轉身坐上車。

街上的弟子們已經熱熱鬧鬧的遠去了,阿如跟著坐上去,沖翠芝擺擺手,馬車慢慢的走開了。

翠芝一直送到巷子口站在那裡還捨不得收回視線。

「姑娘,回去吧。」王家來的婆子笑道,「也沒待多久,姑娘還捨不得齊娘子呢?」

翠芝也坐上車,嘆口氣。

「還真捨不得。」她說道。

車夫牽著馬前行,婆子在一旁坐著笑。

「齊娘子這麼好啊,能讓翠芝捨得老太太捨不得她?」她打趣道。

這話到家后,便被傳開了,引得王老太太都來打趣她。

「要不說女生外向我養了翠芝這麼多年,幾天就被別人勾走了。」老太太笑道。

屋子裡陪坐的媳婦孫子孫子媳婦們也跟著笑。

「要是齊娘子是個男人,我還真求老太太把我給她呢。」翠芝說道,一點也不怕,給老太太捶著肩頭說道。

這話讓屋子裡又笑起來。

「你這丫頭沒羞沒臊的。」老太太說道,卻並沒有半點責怪。

「那齊娘子真這麼好啊?」一個孫子媳婦問道,帶著幾分好奇,上一次齊悅來打架,她們這些女眷是沒親眼看到。只是後來聽自己男人孩子們講,再加上外邊那些傳言,實在是想不出這個女人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王大公子也在一旁,慢慢的喝茶聽他們說話。

「是埃」翠芝說道,「也說不上哪裡好,反正,就是跟她在一起,感覺。嗯,很…很舒服。」

她斟酌著詞語,一面歪頭想著。

「舒服?」

這是什麼評價,大家笑著互相問。

「大哥,你說呢?」有人問王大公子。

王大公子被問得愣了下,放下茶杯。

「許是心思寧靜吧。」他說道。

翠芝點點頭。

「對對,就是,跟齊娘子在一起,特別的自在,什麼都不用想。說什麼都沒事。」她笑道。

老太太伸手戳她頭。

「還不如直接說是齊娘子嬌慣你。」她笑道。

屋子裡笑聲再起,王大公子放下茶杯走出去了。

老太太看著他的背影。

「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讓我嘗嘗,跟著齊娘子在一起是個怎麼的感覺。」她似笑非笑道。

齊悅的新宅子里也是很熱鬧,送走了千金堂的弟子們,門外又來了意外的人。

「舅母」燕兒一看到齊悅,就忘了母親來之前千叮嚀萬囑咐的稱呼問題,直接哭著喊道,張手撲過來。

齊悅笑著張手接祝

「好。我們燕兒又長肉了1她笑道,將燕兒掂了掂放下來。

常春蘭邁步進來,看著齊悅又開始哭。

「哭什麼。大姐。」齊悅笑道,拉住她的手,一面請她屋子裡坐,自己則拉著燕兒給她檢查一下。

「不錯,傷口長得不錯。」她滿意的說道,「再過一段我給你做個修復。」

燕兒點點頭。

常春蘭將一個包袱塞給她,也不往屋子裡坐。

「這是二妹三妹托我送來的東西算是喬遷之喜的賀禮,我也不敢久留,這就走了,知道你好好的,我們就放心了。」她說道。

齊悅接過來道謝,知道她們在家不得自由,要仰仗謝氏,如今自己和定西候府的關係極其惡劣,常春蘭這趟出來真是冒了風險,不再留她。

燕兒依依不捨哭著被常春蘭拉走了。

常春蘭帶著孩子悄悄的進門,還沒走到自己院子里,就被兩個丫頭攔住了。

「大小姐,夫人請你過去。」她們似笑非笑說道。

常春蘭心裡咯一聲,立刻就知道怎麼回事了,果然來到謝氏院子里,常淑蘭常慧蘭都在屋子裡低著頭站著,意外的還有常雲起也在。

「你去哪裡了?」謝氏看著常春蘭冷冷問道。

常春蘭低著頭。

「去街上買了些東西。」她說道。

謝氏啪的一拍桌子。

「你覺得我是傻得還是死的啊?」她冷笑道。

「母親,是我…」常淑蘭開口要說話。

「母親,是我帶燕兒去看齊月娘了,我想讓她看看燕兒的傷。」常春蘭立刻說道,接過了常淑蘭的話。

謝氏冷笑一聲。

「既然如此,你還不如搬到她哪裡住著,這樣看著多方便。」她說道。

常春蘭跪在地上,還沒說話,不知什麼時候站到門外的燕兒衝進來了。

「我就去跟舅母一塊住,我才不要跟你一塊住!壞人1她大聲喊道。

說罷扭頭就跑出去了。

謝氏氣的渾身發抖,常春蘭忙追了出去。

「讓她們走1謝氏喊道。

常淑蘭和常慧蘭低著頭也不敢說話。

「母親,別生氣了,小孩子家理她呢。」常雲起捧茶過來說道。

謝氏接過稍微舒了口氣。

「你明日就縣試了,別在這裡了,去早點休息吧。」她說道,「你父親心情不好,也就不給你大操大辦了。」

按習俗,入考場前,家裡都會舉辦宴席。為考生祈福。

「讓母親操心了,實在是不用。」常雲起笑道。

謝氏點點頭,對他的態度很滿意,放下茶杯。

常雲起立刻告辭,姐弟三人走出來,常慧蘭看著常雲起冷笑。

「大哥不在家了,總算你這個好兒子能出頭了哈。」她似笑非笑道。

常雲起似乎沒聽到施施然走了。

常慧蘭氣的跺腳。

「真是什麼娘養什麼兒子,心真狠埃」她說道。說完了看到一旁的常淑蘭面色尷尬,頓時也尷尬了,常雲起和常淑蘭是一個娘…「那個,姐,我不是說你我不是」

常淑蘭拍了她手一下。

「行了,我知道,別解釋了。」她說道,「快去看看大姐吧。」

夜幕降臨的時候,白日繁華的街道上恢復了寧靜,一個藥鋪的夥計正在摘下燈籠。屋子裡,一個大夫伸手拆開一封信。借著燈光認真地看。

門外響起啪啪的敲門聲。

「大夫,大夫救命埃」嘈雜帶著哭腔的喊聲。

這種聲音對於藥鋪來說很常見,也沒什麼慌亂,門很快打開了,四五個男人抬著一個人衝進來。

傷者是個男人,頭上身上都是血,而且都是刀傷。再看這些男人,一個個五大三粗,身上也都帶著傷痕。

「看什麼看。治你病的,治好了大爺不會虧待你1為首的男人瞪眼喝道,將腰裡拍了拍。

鼓鼓囊囊的明顯是兇器。

一旁的夥計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大夫倒沒什麼怕的,他沉著的伸手診脈,又查看了傷口,站起來思付一刻。

看他沉吟不語,在場的男人臉色更白了。

「只是頭部傷的厲害些,倒也沒什麼。」大夫開口說道。

大家大驚之後大喜,有人忍不住抓住大夫的胳膊。

「那大夫快救救我大哥。」他說道。

大夫卻面色為難。

「雖然不是很嚴重,但我不拿手這個。」他輕聲細語說道。

男人們立刻又沉臉。

這是什麼意思?

「你是說不治了?」他們瞪眼喝道。

「是這樣,我不擅長這個外傷,不過,東街千金堂很拿手。」大夫含笑說道,一面伸手往外指了指。

男人們你看我我看你。

「劉大夫是祖傳的跌打損傷好手,也有密方,諸位不如到哪裡試一試,好的更快一些。」大夫接著說道,神態溫和,「當然我也能治的,只是要慢一些,好漢們要是…」

他都這樣說了,男人們哪裡還肯讓他治。

「那我們去那邊看吧。」他們說道,立刻抬起人呼啦啦的走了。

屋子裡還殘留著血腥氣,夥計打開門散散。

「師父,頭上外傷咱們怎麼治不得?」他一臉不解問道。「咱們比千金堂哪裡差了?師父你幹嘛滅自己威風啊,這樣說,以後那些人更不來咱們這裡看病了。」

大夫笑了笑。

「我說的輕了些,實際上,這人傷的很重。」他說道。

夥計啊了聲,似懂非懂。

所以是故意不治病的?所以,讓千金堂治?

大夫捻須望著門外沒說話。

「治吧,治吧,總有治不好的時候。」他喃喃說道。

夜風襲來,吹落桌上的信紙。

小夥計殷勤的撿起來,掃了眼。

「………讓她治,治的多,錯的多,如今無權無勢,惹了禍事,看她能如何…」

小夥計還要再看,信紙被抓走了,大夫瞪他一眼。

「關門去。」他說道。

小夥計忙去了,關上門回頭悄悄看了眼,見大夫將信紙在蠟燭上點著了,騰起一片火光將信紙吞沒。

千金堂門前的燈籠亮著,與以往不同的是,燈籠上寫了兩個字,「夜診」。

此時伴著亂亂的人衝來,帶起的風讓燈籠一陣搖曳。

砰砰的敲門聲打破了門前的安靜。

屋子裡的劉普成放下手裡的書,站起來。

「師父,有急診」門外傳來弟子的喊聲。

邁出屋門,廳堂里燈火明亮,站了好些人,負責接診的弟子正在進行檢查。

「…男性,四十歲,已經昏迷,頭部面部身體有刀傷,張同抬起頭說道。

劉普成點點頭。

「床。」他說道,一面舉起帶了手套的手。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七章而過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九章樂業(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