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五章說客

[更新時間]1970年01月09日 17:19 [字數] 408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夜色里的千金堂點起燈,街上白日的喧囂也散去了。

齊悅戴上口罩手套拿著聽診器走進掛著「病房」燈籠的室內。

四張病床病人,打了夾板的腿被兩條房樑上垂下的寬頻子吊起來,此時那半張床板支了起來,男人正被伺候著吃飯,另有一個老者正好奇的研究這床。

「怎麼就支起來了?」他嘀嘀咕咕的說道。

聽到腳步響,三人都看過來。

「齊娘子啊,您過來了。」三人忙熱情的打招呼,老者更是感激的點頭哈腰。

「吃的什麼?」齊悅含笑問道。

「是按齊娘子說的,豆芽骨頭湯。」喂飯婦人說道。

齊悅嗅了嗅。

「嗯,真香,大姐好手藝。」她笑道。

婦人哪裡這樣被人誇讚過,頓時紅了臉訕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這個女子長得好又能幹關鍵是給人的感覺又是那麼好,至於怎麼好她也說不上來,反正就是覺得願意聽這女人說話。

這麼好的女人定西候府怎麼就不要了呢?

果然富貴人家不是她這等村婦能明白的。

齊悅給傷者做完了檢查,又笑著囑咐幾句注意事項。

外邊有負責護理的弟子進來送葯了。

「齊娘子,什麼時候能出院?」老者問道。

「五天後吧。」齊悅說道。

其實這種傷是最好不要移動的,擱在現代醫院最少也得住個十天半月,但…

齊悅看著傷者一家互相遞個眼神明顯的鬆口氣。

一則大家到底是不習慣,二來這費用…

齊悅走出病房,看到劉普成的屋子還亮著燈,今晚是他值班。

齊悅站到屋門口時,劉普成正在和張同說話,兩個人站在桌子前拿著算籌正算著什麼。

「….工料錢是夠了,但其他的還是不夠礙」張同低聲說道。

「我老家還有塊地。先賣了」劉普成低聲說道。

他們說到這裡時,齊悅在外敲了敲門。

看到齊悅站在門板師徒二人帶著幾分緊張忙收拾起來。

「齊娘子,你怎麼還沒走呢?」劉普成說道。

張同也恭敬的喊了聲師父。

「這就走了,今晚就辛苦老師了。」齊悅含笑說道。

「你這孩子,總是說這麼客氣的話。」劉普成搖頭說道。

齊悅沒問他們在算什麼,劉普成自然也不會說。

齊悅帶著翠芝走出千金堂,夜色掩蓋下,歡悅的神情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絲悵然。

她默默的看著點點星空,要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是白日就好了。

白日里忙忙碌碌,安靜下來真是…難熬的寂寞。

「齊娘子。」翠芝走在她身邊,忍不住開口,「你這樣,不累嗎?」

「這樣?」齊悅掩去黯然,重新恢復含笑面容,側頭看她,「我想,當人總是要累的吧。看怎麼說了,做自己喜歡的事就不累。」

翠芝點點頭笑了。

不過。齊悅回頭看了眼千金堂,沒錢可就要累了。

沒錢寸步難行,沒錢在古代居也不易埃

夜色深深燈火通明。

常雲成將經,蘇媽媽沖他擺擺手。

炕上謝氏閉著眼似乎睡著了。

「這是我給母親抄的經,在佛前供過了。」常雲成低聲對蘇媽媽說道。

蘇媽媽點點頭,看著他欲言又止。

「我後日晚上啟程,家裡就不驚動了。我給父親叩個頭就走了。」常雲成接著說道。

蘇媽媽面色一白,這邊謝氏猛地坐起來了。

「你現在就走,別等後日了。」她豎眉喝道。

常雲成走到她面前。挨著炕半跪下。

「母親,你在家要保重,不要和父親置氣,悶了多出去走走,我每月都會讓人送信回來的。」他說道。

謝氏喘著氣,死死的看著常雲成。

「四年前因為娶了那女人,你就甩手走了,如今又是因為娶妻要走嗎?」她咬牙說道。

常雲成垂頭,又抬起頭。

「不是的,母親,當初我走,其實不是因為娶妻什麼的。」他說道。

只是不願意呆在這個家而已。

謝氏冷笑。

「你現在會說這個了。」她根本不信。

常雲成笑了笑,沒有爭辯。

「雲成,成了親再走好不好?」謝氏軟下來,帶著哀求說道。

常雲成看著她。

「母親,我已經如你的願,還請母親也如我的願。」他說道。

謝氏再次怒意滿面。

「這麼說你還是為了那個女人?」她冷冷說道。

常雲成垂下頭。

「這個,說不說已經沒有什麼意思了,母親。」他說道,他抬起頭,拉住謝氏的衣袖,「我不會不成親的,等我找到我如願的那個人,我一定會成親的,母親,可好?」

謝氏神色稍緩。

「那饒家姑娘」她又說道。

「母親,她不如我願。」常雲成簡單說道打斷了謝氏的話。

謝氏將手攥了攥。

是,只有那個女人如你的願…

「時候不早了,你歇息去吧。」她躺回去,淡淡說道,「啟程的事還是讓管家來辦吧,出征大事,怎麼好這樣就走,好像我們見不得人似的。」

尤其還是在這個時候!見不得人的是那女人,可不是他們定西侯府!

常雲成嗯了聲,謝過母親,但跪著沒起來。

「你還要說什麼?」謝氏到底是了解他,問道。

「月娘的…」常雲成開口說道,月娘兩個字滑過嘴邊,只覺得心一陣刺痛,「的嫁妝,給她吧。」

謝氏猛地坐起來。

「嫁妝?她有什麼嫁妝1她豎眉喝道,「別忘了她是怎麼進我們侯府的!真虧她能說得出來!也真虧你能聽得進去1

說到這裡她伸手一指,乾淨利索不多說一句廢話。

「滾。」

常雲成起身出去了。

第二日謝氏就聽到常雲成變賣自己名下田地的消息,氣的她好一通罵。正要將家裡的上下管事一併痛罵,人來報謝老太太來了。

謝氏嚇了一跳,什麼也顧不得了,忙親自接出去。

過了一個年,謝老太太精神不錯,但看起來更老了一些。

「母親,你怎麼來了?這大老遠的,有什麼事讓人來叫我。」謝氏忙扶著。滿面擔憂緊張。

謝老太太拄著拐杖進屋子。

「沒事,我聽說你這裡挺熱鬧的,就過來看看。」她說道。

謝氏立刻看四周的丫頭婆子,大家都沖她搖頭,表示自己沒說。

「別看了,是雲成告訴我的。」謝老太太坐下來,說道。

謝氏頓時一臉怒色。

「行了,你坐下吧。」謝老太太說道,看她一眼,「都多大了。還是小姑娘時候的脾氣。」

謝氏坐下來,神色依舊憤憤。

「他竟然去擾了母親你的清凈。實在是該打。」她說道。

謝老太太笑了笑。

「你是如願了。」她沉默一刻,說道。

謝氏站起來,看著謝老太太。

「母親,我難道單單是為了我?」她一臉悲憤。

「好了好了。」謝老太太笑道,伸手拉她,「我不是來指責你的,休了就休了。趕走就趕走了,註定勢不兩立,就沒必要互相委屈。」

這話怎麼聽著還是有些彆扭。謝氏挨著謝老太太坐下來。

「我來就是一件事。」謝老太太開口說道。

「母親請講。」謝氏說道。

她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恭順與柔和,如果齊悅此時在這裡,一定會以為謝氏換了人。

「嫁妝給她。」謝老太太說道。

謝氏猛地站起來,不可置信的看著謝老太太。

「這不是為了她,是為了雲成。」謝老太太接著說道,看著謝氏。

「母親,憑什麼1謝氏咬下唇說道。

謝老太太伸手拉住她。

「梅娘,你當初為什麼要給吳家的小哥一包銀子?」她說道。

謝氏的臉色陡然變了,身子僵直,怔怔看著謝老太太,嘴唇微微發抖。

謝老太太嘆了口氣,拍了拍謝氏僵硬的手。

「給他那些銀子,你心裡是不是好受些,便能放下一些?」她接著說道。

謝氏身子發抖,她的耳邊回蕩著謝老夫人的話,但是那些亂糟糟的念頭之後,閃閃發亮的卻是吳家小哥四個字。

吳家小哥…

謝氏伸手摸摸自己的臉,翠然還細膩,但已經不是當初的豆蔻華年。

謝家小妹已經成了常家夫人,吳家小哥已經化為一捧塵土。

「母親,原來你知道埃」她喃喃說道。

謝老夫人嘆口氣。

「哪個孩子的心思能逃過當娘的眼啊,就如同雲成心裡怎麼樣你不是一樣的清楚嗎?」她說道,笑了笑,拉著謝氏坐下。

「那母親怎麼…」謝氏低聲說道。

「我怎麼沒說?」謝老太太接過話頭,笑道,「你才有幾個錢,為了那一包銀子,幾個月沒添置一樣東西,過的不如一個丫頭。」

謝氏笑了,這一次她是抿嘴笑的,那一向凌厲的眉眼竟浮現幾分羞澀。

羞澀!

羞少,澀多。

「我又給你的包袱里添了一些,這樣送出去,更好看些。」謝老太太說道,她看向門外,神情帶著幾分追憶。

謝氏站起身來,垂下眼。

「母親,我」她低聲說道,聲音乾澀。

「梅兒,我這心裡一直過意不去,這麼多年,都過意不去,你的心裡想必也是如此。」謝老夫人打斷她說道。

謝氏沒有說話。

「說起來,雲成這性子倒是像你多些,倔強的很。」謝老夫人看著她笑了笑說道。

「我沒有姐姐賢淑,沒有教好雲成。」謝氏低聲說道。

謝老太太再次拉她坐下。

「你很好,梅娘,這輩子我都虧欠你。」她說道。

「不,不,母親,是我要這樣做的,不管你的事,你當初那樣勸我,是我自己要嫁過來的。」謝氏搖頭說道,神情堅定.

謝老夫人笑了笑。

「把嫁妝給她吧。」她轉了話題,說道。

謝氏攥起手。

「雲成心裡有她,這個你也清楚的很。」謝老夫人接著說道,看著謝氏,「咱們不能留她,讓她在外邊好過一點,這樣,雲成心裡也好過一點,才能放下,就像,你當初那樣。」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四章之隔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六章奉送(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