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三章無恐

[更新時間]1970年01月09日 17:19 [字數] 351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大個舉著條凳站在這個女子身邊,作為場自感覺到氣氛的變化。

他不由再次站直身子,將手裡的條凳抓緊,看著面前漸漸圍上來的護衛們。

他忽的想起在茶館聽書,書上說某某大將軍一人當關萬夫莫開場面慘烈悲壯,當時所有人都聽得熱血沸騰心神嚮往,當然,他知道他這種人下輩子也不可能會有這種體驗,最多做夢時傻笑一常

但此時此刻,看著對方勢眾,而自己這邊女子少年,所有的重擔都擱在他身上,他的心起來。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一戰生死悲壯榮耀,就是這種感覺吧!

但很快,李大個就愣了下,因為四周有人動起來。

劉普成第一個站出來,擋在了齊悅身前。

「大爺,請不要傷了齊娘子。」他沖管事等人躬身施禮說道。

「你個老頭滾一邊去。」管事罵道。

劉普成沒動,接二連三的弟子們站過來了,他們則擋在了劉普成身前,雖然帶著膽怯,但還是站了過來。

「幹什麼?」管事的瞪眼喝道,「你們想幹什麼?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啊?反了你們了!快滾開1

弟子們誰也沒動。

場面有些僵持。

四周圍觀的人開始嘰嘰喳喳的說話。

「快打啊!磨蹭什麼!慫了啊1閑漢們起鬨道。

慫了!幾個瘦干雞似的人就能嚇到他們了?說出去就別混了!

管事的仲手一指。

「讓不讓,不讓可別怪我們棍棒不長眼了1他喊道,「敢跟我們定西候府作對,活得不耐煩了!給我拿出點氣勢來,別讓人瞧不起咱們1

後邊這句話是說給定西候府的護衛們聽的。

伴著這句話護衛們將棍棒一揮,發出齊齊的呼喝聲。

果然氣勢不凡,站在最前邊的弟子忍不住發抖,抓住就近的其他弟子,閉上眼雖然一陣慌亂,但還是沒人走開。

「老師你們都讓開,這不關你們的事。」齊悅說道,將手裡的門栓握緊。

就在此時遠處傳來嘈雜聲還有亂亂的腳步聲。

「讓開讓開。」有聲音大大的叫囂著。

大家紛紛循聲去看,只見街道上湧來一群的人,騎馬的跑步的,手裡舉著棍棒亂鬨哄的過來了。

群眾們頓時哄得一聲亂了。

這是幹什麼?這是什麼人?鬧民亂了嗎?

「打架?」跑在最前邊的一匹馬上,黃子喬將手一揮,「都給我讓開1

馬鞭胡亂的抽,四周的人哭爹罵娘的忙躲避路很快讓開了,黃子喬的人涌過來,將定西侯府的人圍住了。

事情好像不妙·…

「黃公子,你這是」管事自然認得黃子喬,忙上前施禮說道,「你看,這是我們定西侯府收房子呢」

他的話沒說完,就被黃子喬一鞭子抽過來。

「收你娘的房子!這是你能收的房子1黃子喬斥罵道早已經積攢的怒火全沖著男人來了。

定西候只挨了兩把泥,而常雲成始終堵不到,在這樣下去黃子喬已經準備趁黑去砸定西侯府的大門泄憤了。

「黃公子1管事被抽的躲避,又是氣又是羞惱,「你想幹什麼!我可是定西侯府…」

護衛們忙上前護著,才讓管事避開抽打。

但黃子喬這幾下可比元寶打的厲害多了,管事的摸了摸嘴角,看到手上的血跡,頓時再也忍不住了。

知府大人又怎麼樣!知府大人在定西候府面前也不得放肆!

「黃公子!你這是鬧過了!休怪我們定西侯府不客氣1管事氣道,同時一揮手。

護衛們分出一半人,將棍棒對準了黃子喬這邊。

「小喬,別胡鬧。」齊悅喊道看著黃子喬,「這不管你的事,快回去。」

「黃公子,你還不知道吧,齊娘子已經不是我們定西侯府的人了,你做事還是多思量思量…」管事的也喊道。

回答的他的是黃子喬的一聲罵。

「思量你姥姥1他喊道「誰想欺負齊娘子,就是管我的事。」

黃子喬手定西侯府的管事以及護衛們。

「齊娘子是我黃子喬的就命恩人,誰跟齊娘子過不去,就是跟我過不去。」他說道,少年聲音沙啞,「打架,誰怕誰啊!打啊1

伴著他這一聲打啊,他帶的家丁們立刻呼喝起來,將手定西候府這邊的人。

定西候府這邊的護衛慌忙坐好防備。

兩邊的氣氛都緊張起來。

「小喬1齊悅喊道,剛要再說什麼,外邊又傳來嘈雜聲。

「打啊打啊,快點開打了1

腳步聲呼喝聲陳雷般滾過來。

圍觀的群眾哄的一聲,四散讓開,街道兩邊奔來大群的人,一個個爭先恐後,似乎搶金山一般,只怕慢一步就什麼也撈不到了。

四方都被堵上了,且圍了足足有三四圈,棍棒如林般的舉起來。

這是這是怎麼了?

定西候府這邊的人已經完全傻掉了。

他比齊悅想的深遠,看著這些圍過來的人,為首的多數都是錦衣華服的少年公子,其也有不認識,但已經可以肯定這些都是永慶府大戶人家的公子們,一個知府公子他可以不怕,但這麼人家…再說,真要打的話,他們也打不過啊!

「都別胡鬧。」齊悅喊道·周圍的鼓雜訊這才漸漸小了。些小祖宗們真的打起來了。

俗話說好狗敵不住賴狗多,亂拳打死老師傅,定西候府的護衛雖然大些且裝備精良些,但跟這些半大孩子們比起來,光從人數上來說就占不了上風。

管事此時此刻哪裡還有半點氣勢,他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來了。

他可比齊悅想的深遠,看著這些圍過來的人,為首的多數都是錦衣華服的少年公子,其也有不認識,但已經可以肯定這些都是永慶府大戶人家的公子們,一個知府公子他可以不怕,但這麼人家…再說,真要打的話,他們也打不過啊!

「都別胡鬧。」齊悅喊道·周圍的鼓雜訊這才漸漸小了。

定西候府的十幾個護衛早已經收起棍棒了,在密密麻麻的包圍圈的勢單力薄,低著頭哪裡還有半點威風·從遠處看來,早已經不是準備攻擊闖門的姿態了,反而是被齊悅護住了。

「你們回去吧。」齊悅看著他們,「告訴侯爺,這房子是我用嫁妝買的,跟他沒關係,就不要鬧了。」

管事的低著頭不說話也不看她·此時此刻看著四周虎視眈眈躍躍欲試,他根本就不敢多說一句話。

「還有,告訴侯爺,和離書已經拿到了,我這幾天回去拿我的嫁妝。」齊悅說道,「要不是你們今日來提醒了我,我都忘了。」

她說完示意大家讓開路。

一陣不情不願后,路勉強給讓開了。

管事的低著頭一咬牙悶頭就走·護衛們自然跟隨。

切圍觀的閑漢們鼓噪,發泄沒有看到混戰的遺憾,在這些口哨笑聲一行人飛也似的跑遠了。

管事的一口氣跑回府人看到他們的樣子,沒有絲毫的詫異。

「哎呦板爺,這臉上怎麼了?」有人大聲喊道。

管事的低著頭只當沒聽見,心內羞憤欲死。

他總算知道了,那些人為什麼躲這個差事了!

這些老滑頭們!

只是,為什麼?為什麼呢!

「那場面埃」一旁有抱著肩頭懶洋洋的人說道,「跟上次圍攻王家大宅一樣吧,沒什麼稀奇的。」

這是一個據說犯了羊角風不能出門的護衛,在給那些垂頭喪氣歸來的護衛們說話。

那一臉的雲淡風輕只讓人恨的牙痒痒!

為什麼!為什麼呢?

定西候坐在書房裡·聽到管事的講述,也是一臉愕然。

上一次那些人幫著打架,那女人還是定西侯府的少夫人,可是,如今那女人已經不是定西候府的少夫人了啊?

他們為什麼還要去幫她?

他們瞎了嗎?沒看到那女人已經沒了定西侯府的招牌了嗎?

他們瞎了嗎?

定西候抓起面前的茶盅,狠狠的摔了出去。

管事的灰頭土臉的退出來·剛轉身就看到常雲成。

「世子爺」他慌忙施禮。

常雲成抬腿就是一腳。

管事跌了出去,疼的汗都出來了,卻不敢說話,跪下就叩頭。

「趕出去1常雲成冷聲說道,說罷轉身就走了。

在他身後兩個小廝如狼似虎的撲上來。

「不管我的事啊是侯爺」管事的才喊了一聲,就被破布塞住嘴,拖出去了。

翠芝帶著王家的人趕來時,戰鬥早已經結束了,街上恢復了平靜,似乎什麼也沒發生過。

齊悅帶著人收拾被砸壞的房子。

「齊娘子,你不用管了,我們來吧。」工頭小心的說道。

「讓你們受驚了。」齊悅沖他說道。

「娘子這可是折煞我們了。」工頭忙說道,帶著誠惶誠恐。

齊悅從來不是虛客氣的人,她一向認為接受比推辭更讓對方舒服,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二章有恃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二百一十四章之隔(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