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九章大喜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27日 08:15 [字數] 30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常雲成進了屋子,看著謝氏正在敷臉。

「母親,你出去了?」他問道。

謝氏嗯了聲,在炕上坐好,接過丫頭遞來的手爐,笑容滿面。

「母親,什麼事這麼高興?」常雲成難得見母親這樣高興,忙問道,一面坐下來。

謝氏笑了。

「那女人呢?」她想到什麼問道。

「不知道,在屋子裡看書吧?」常雲成帶著幾分不在乎說道。

「是不是在背後又嚼念我呢?」謝氏哼聲說道。

「沒有,她說母親不讓她請安伺候,很難過呢。」常雲成說道。

「真的假的?她會難過?高興還來不及吧?」謝氏不信問道。

常雲成借著喝茶掩飾,含糊說了聲真的。

「母親今日叫我來是問她啊?」他放下茶杯說道。

謝氏笑了,果然丟開這個話題。

「就是,說她做什麼掃興。」她說道,「她以後愛幹什麼幹什麼,我只不理會她。」

雖然婆媳這樣關係終歸不好,但日子長了也許會慢慢的好起來,總比現在這樣見了面就吵鬧要好。

常雲成嗯了聲,含糊過去了。

「雲成,你大喜了。」謝氏忽的說道。

常雲成有些走神,想著那女人在自己的書房做什麼,驟然被謝氏一聲大喜說的一愣。

「什麼?」他不解的問道。

謝氏滿臉笑意。

「你要成親了。」她笑道。

常雲成瞪大眼,母親不會氣的糊塗了吧?

他嚇得站起來,立刻就要找大夫,謝氏又是笑又是氣的讓他坐下。

「別人的妻子都是名門閨秀,只有你,被那老婦害的守著這賤婢,走到哪裡都被人笑。」謝氏感嘆道。

其實也沒有人笑,男人們在一起,誰談論這個埃還不如說誰的女人漂亮呢,要是論這個,月娘拿出去也不被人笑,反而會被人羨慕

想到這裡他不由帶著幾分沾沾自喜,他的女人嘿嘿…

「你笑什麼笑?」謝氏正說得難過,抬頭卻見常雲成咧著嘴笑,愣了下問道。

常雲成忙收住笑。

「是,不是。我是,」他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合適,但知道實話實說一定不合適,「母親還是關心我的」

聽他這樣說,謝氏笑了。

「我不關心你誰關心你。」她感嘆道,命人取二夫人那帶來的桂花糕給世子爺吃。

常雲成鬆了口氣,悄悄抹了把汗。

「我剛才說到哪裡了?」謝氏被這一打岔忘了要說什麼,回過神又忙接著說道,「你要成親了。」

常雲成嘗了口桂花糕,甜甜的。那女人愛吃這個,正要給謝氏說帶回去一些當宵夜吃。就又聽到這句話。

「母親,你到底說什麼呢。」他笑問道,「我已經成親了。」

「那個不算,我要你娶一個真真正正的妻子,我千挑萬選的好妻子,將與你琴瑟和鳴的好妻子。」謝氏整容說道。

常雲成放下桂花糕,知道事情不一般了

謝氏拿過一旁的奏摺。遞給常雲成。

「你瞧瞧,你父親終於辦了件當父親該辦的事。」她緩緩說道。

常雲成伸手接過,看完了神色複雜。

「母親是說。我要…」他抬起頭遲疑道。

「你要再娶一個妻子了。」謝氏說道。

常雲成拿著奏摺沒說話,按常理說,男人有多個女人這很正常,尤其是對於他這樣衫此擔只是,不知怎麼的,他總覺得心裡有些…不安。

「母親,這樣這樣合適嗎?」他遲疑一下說道。

謝氏沒看到兒子欣喜若狂的神情,有些意外,心裡便有些不舒服。

「怎麼不合適?難道只有那女人一個妻子,才是合適?」她沉下臉說道。

「不,不是這個意思。」常雲成擠出笑說道。

「你別擔心,我已經選好合適的姑娘了,我上次和你說過的饒家姑娘,你還記得吧?」謝氏微微一笑說道,兒子雖然成親這麼久了,但那算什麼成親,要說真正意義上的成親,這個才算,他是歡喜的不知所措了吧。

「啊?」常雲成有些茫然的抬頭。

果然傻了,謝氏一笑。

「你親自送人家去驛站的那個。」她說道,說到這個又拉下臉,當初要不是那女人非要跟上,常雲成肯定印象深刻。

常雲成哦了聲沒有接話,也不知道是知道了還是不知道。

「總之你別管了,安心等著做新郎吧。」謝氏靠在引枕上,滿意的舒了口氣。

「可是,母親,」常雲成忍不住開口,「那月娘她」

「她?她怎麼了?」謝氏猛地坐起來,好心情總是被這個女人敗壞,「有她什麼事?她還能不願意嗎?」

「沒,沒。」常雲成忙賠笑道,「她怎麼會不願意呢,母親你說什麼她都聽的。」

謝氏撇撇嘴,又慢慢的靠回去。

「她聽不聽的我都無所謂了。」她說道,「有我這個兒媳婦聽就是了,她,愛幹嘛幹嘛去,就是鬧上天,我也只當沒看見。大家各自為安吧,這樣我好,她也好,大家都好。」

當然,我好是真的好,而她好,則是休想!

一個受婆婆喜歡的兒媳婦,一個不受婆婆喜歡的兒媳婦,天長日久,誰能好過?

常雲成聽她這般說,慢慢的又按下要說的話。

果真如此的話…

母親有了可心的,也不會再尋月娘的不是…

這樣倒也真是皆大歡喜…

他慢慢的舒展了眉頭,笑了。

謝氏見他笑了,更加開心。

「這件事你不要聲張,你父親正想大肆宣揚,我好容易才按下來,待事情辦的差不多了,咱們再對外說,保證啊風風光光的讓你做新郎。」她笑道。

「母親費心了。」常雲成低頭施禮道。

謝氏點點頭,看著他一臉感慨。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常雲成走到書房這邊時。小廝們才要施禮,就被他擺手制止了,他輕輕的走過去,透過窗欞格看到那女人躺在搖椅上,竟然翹著二郎腿一手拿著一本書,一手抓著一個果子再吃。

這什麼樣子….

常雲成忍不住笑了,他抬腳邁進去。

齊悅聽到聲響從書後移出臉,沖他一笑。嘴邊還帶著果子渣。

常雲成上前俯身吻了上去。

「幹嘛,在書房呢。」齊悅忙推開他笑道。

「幫你擦嘴。」常雲成笑道,一面伸手要抱她。

「去,去,說是彈琴給我聽呢,等了半天了。」齊悅推開他說道。

常雲成獻寶似的將懷裡的桂花糕拿出來。

「母親送你吃的。」他笑嘻嘻說道。

齊悅哈哈大笑起來。

常雲成被她笑的臉紅不自在,才要說什麼,齊悅已經伸手接過。

「謝謝母親。」她笑道,撿起一個仰頭往嘴裡放。

這什麼吃相!常雲成瞪眼,又不是吃酒!不對。吃酒女人也不能這樣吃!

這女人從哪裡學來的動作,看上去總有些豪放。但,感覺也挺不錯…

「還要謝謝夫君。」齊悅又沖他一笑,故作正經的施禮,「要不是夫君周全,母親怎麼會給我面子。」

「油嘴滑舌1常雲成故作不屑說道,卻忍不住笑。

齊悅沖他擠擠眼。

「油嘴滑舌?」她說道,伸手指了指自己嘴。「我怎麼不知道,你確定?」

常雲成仰頭大笑,伸手一把將這女人摟在懷裡。

這臭女人。他簡直愛不釋手了….

「我來看看是不是油嘴滑舌。」他大笑道,低頭吻了上去。

好一陣纏綿才鬆開,齊悅氣喘吁吁,倚在他胸前。

「哄我來,是彈琴呢還是彈人呢。」她說道,伸手撥了下抵著自己身子隱隱彈跳的事物。

常雲成再次大笑,將這女人緊緊抱祝

「月娘,我這一輩子都會摹!彼忍不住低聲說道。

齊悅哼了聲。

「你對我不好試試。」她故作冷酷的說道,「大爺休了你1

常雲成伸手打了下她的肉臀悶聲笑。

「快去彈琴,伺候不好了,休想要大爺疼你。」齊悅哼聲說道,掙開他。

「胡說什麼1常雲成笑著再次拍了下她的肉臀,這才向一旁的琴台走去。

錚錚琴聲從書房裡傳出來,輕快流暢四散而開。

路上過往的丫頭婆子們忍不住停下腳傾聽。

「世子爺好久沒這麼高興過了。」

「哎呦你怎麼知道世子爺高興不高興?」

「當然啊,以前世子爺彈琴都是聽了讓人心口發悶的,這次聽了覺得輕快的很,心裡都高興,可見世子爺也是高興的…」

「你這小蹄子,說的還一套一套的…」

丫頭們說笑著,一路所過,連花草似乎都輕快歡悅起來。

吃過飯,常雲成親自送齊悅去了千金堂。

「你講完課,正好到了吃飯的點,然後我們去清風樓吃」常雲成說道。

齊悅點點頭,起身在他額頭親了下,笑著下了車。

常雲成在後跟著,夫妻二人一前一後進了千金堂。

而此時是定西侯府世子院,常英蘭急匆匆的跑過來。

「英蘭小姐。」門外的丫頭忙施禮。

「英蘭小姐,你怎麼過來?」秋香忙接出來問道,看著這姑娘面色焦急神色慌張不由嚇了一跳。

二夫人身體一直不好,該不會….

「嫂嫂在嗎?」常英蘭問道。

果然秋香嚇的也慌了。

「沒,沒有,出去了,可是,小姐別急,我這就去請…先,先找別的大夫…」她慌裡慌張的說道。

常英蘭反而愣了下。

「你說什麼呢?找什麼大夫?我找嫂嫂呢。」她說道。

秋香愣了下。

「二夫人她她沒事?」她試探道。

常英蘭這才明白她想什麼,瞪了她一眼。

「沒事,我找嫂嫂有事。」她說道。

秋香忙跪下賠罪。

「行了行了。」常英蘭不耐煩的說道,「嫂嫂呢?」

「和世子爺出去了。」秋香說道。

常英蘭愣了下,神色不安。

「晚上估計在外邊吃」秋香又補充一句。

這樣啊,看來他們夫妻沒事…

「他們,沒吵架吧?」常英蘭低聲問道。

秋香被她問的笑了,也不知道怎麼說。

「沒有,挺好的,給少夫人彈琴呢。」她笑道,雖然世子夫婦的閨房事不便與人說,但她還是很想大家知道這夫妻二人很是和睦。

又是吃飯又是彈琴的,看來是世子爺在安慰少夫人了,看來這件事少夫人已經知道了

常英蘭哦了聲,嘆口氣怏怏的走了,秋香問了句有什麼事自己轉告一下,常英蘭也沒理會。秋香莫名其妙的站了一會兒,丟開不想了。

br />

貌似距離粉紅上一名只有十幾票了,那麼豁出去了,開啟雙更模式求票!月末最後四天了。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八章依依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二百章得知(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