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六章情夜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25日 08:20 [字數] 38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一晚上這男人果然老老實實的,連自己解決都沒有,齊悅也是真累了,呼呼的一覺到天明。

豐盛的早飯擺上來,她神清氣爽的一邊吃,一邊聽對面坐著的青著眼圈顯然一夜沒睡好的男人說話。

「母親說你累了,就不用這些禮了,那日的事你心裡知道錯了就過去了。」常雲成說道。

齊悅狐疑的看著他,謝氏會說這話?見鬼了吧。

「真的?」她問道。

常雲成面不紅耳不熱點頭,別說你了,連自己現在去謝氏都不理。

「其實也沒事啦,那天也的確是我,不該睡著,我也不知道怎麼就睡著了。」齊悅笑道,「既然是你母親,那我自然應該恭敬一些,你放心,我不跟她一般計較。」

常雲成黑了臉,這話怎麼聽著那麼彆扭呢….

不過看來范藝林說的又對了,自己才說謝氏體諒她,這女人就退了一步了…

再三安撫齊悅,常雲成就迫不及待的跑去謝氏哪裡實驗去了。

一連跪了三天,謝氏到底是疼兒子,看著常雲成一天到晚動不動就跪在外邊,還是叫起來了。

「…我知道母親是心疼我,怕我受委屈,我只想讓母親知道我沒事,知道我沒受委屈,所以才讓月娘做出這些事,讓母親看看,那女人在我跟前不敢胡鬧…」常雲成半跪在謝氏面前說道。

這話謝氏聽了心裡舒服了。

只要不是為了那女人…

「不過,那女人你打算怎麼辦?」謝氏沉臉問道。

「母親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常雲成說道,「母親要是不愛見她,就不用見她了。」

謝氏點點頭,但又覺得不太對勁。

那豈不是太便宜那女人了?

不過,冷落她,對她來說才是最大的折磨吧,尤其是等有了新兒媳婦,這一對比,她在家中就沒好日子過了…

想到這裡謝氏笑了。

常雲成舒了口氣,垂在身下的手攥了攥。

好了,兩個人不見面,總能是相安無事了吧。

「….艾麗莎將手中的衣裳全部拋了出去…馬上十一個美麗的王子就出現了,只可惜最小的一位王子的一隻胳膊還是天鵝的翅膀…」

「我可以講話啦,我是無罪的艾麗莎大聲的說道…」

「木柴上長出了鮮紅的玫瑰,國王走過去摘下這些玫瑰,親手給艾麗莎戴上…」

「好了,該睡覺了。」齊悅伸手拍了拍燕兒的頭,笑著說道,「故事時間結束了。」

燕兒心滿意足的看著齊悅聽話的閉上眼。

一旁的常春蘭低頭擦淚。

「讓你費心了。」她送齊悅出來。

「大姐,你又說見外的話了。」齊悅笑道,一面又嘆口氣,拉著常春蘭的手,「那天你去母親那裡跪著了?說是因為你才讓我沒能盡媳婦的職責?」

那日燕兒剛做完手術,常春蘭就說回來拿東西,一拿就是半日,回來後腿一瘸一拐的,被眼尖的鵲枝看到了,一打聽就打聽出來了,原來她是去謝氏院子里跪了半日。

常春蘭低頭擦淚。

「本來就是因為我」她哽咽道。

「大姐,別傻了,不是因為你。」齊悅笑道,拍了拍她的肩頭,「別多想了。」

姨娘也這樣說,她也這樣說,常春蘭嘆口氣,也只有真正關心自己的人才這樣安慰自己。

常雲成從謝氏那裡例行問安陪吃飯回來,先是問了丫頭齊悅吃了什麼吃了多少。

「哎呀,你別婆媽了。」齊悅在屋子裡聽到了笑道,「我又不是自虐狂,哪裡捨得委屈自己。」

常雲成訕訕的進來了,看到齊悅坐在炕上擺弄一個奇怪的東西。

「這是什麼?」他問道。

「風鈴。」齊悅說道,一面舉起來,繩子上穿著的小鈴鐺一般的東西,發出清脆的響聲。

女人就愛這些小玩意…

常雲成立刻開始想,看看在誰家見過類似的,好去要來。

「這個用來給燕兒練習說話。」齊悅說道,遞給常雲成。

常雲成不明所以伸手拿住,齊悅站在一旁,對著風鈴吹氣,風鈴轉動發出清脆的響聲。

「練習說話?」常雲成不解問道,「對著風鈴說話?那傻不傻啊?」

齊悅哈哈笑了。

「你才傻呢。」她站起來說道,「是對著風鈴吹氣,練習吹氣的。」

「吹氣?那樣不是更傻?」常雲成說道,自己也試著吹了下。

風鈴轉動叮叮噹噹。

他不由笑了,這邊齊悅也吹了下,燭光下女人的嬌艷面容如花。

常雲成心跳加速,掙扎著轉開視線。

「給我。」齊悅伸手要。

常雲成下意識的就抬手,齊悅伸手落空。

「幹嘛?」她笑道,抬手捶他一下,「鬧什麼。」

常雲成咽了口口水,將風鈴遞給她。

「你再吹下。」他說道。

齊悅笑著,果然再次抬頭吹去,剛吹了口氣,常雲成就俯身過來,吻住了她的唇。

齊悅被這偷襲驚的瞪大眼,

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兩人到現在,吻了吻過,摸也摸過了,但這一次的感覺還是跟以前不同。

這一次他動作輕緩,經過前幾次的經驗,這男人的技術便無師自通了,舌頭在嘴裡翻卷,允吸,引得齊悅不自覺的發出喘息聲。

一陣氣喘吁吁,二人暫時鬆開,要不然都要窒息過去了。

常雲成紅著眼看著貼在眼前的女人,風鈴還攥在手裡。

經過剛才的激吻,女人的臉通紅,眼裡也水汪汪的,紅腫的唇越發誘人。

「呸,色狼。」齊悅紅著臉說道,抬手推他一下,轉身忙要走開。

常雲成放下風鈴,伸手抓住她。

「月娘。」他啞聲喊道,聲音裡帶著炙熱。

齊悅只覺得拉住自己的是一個火爐,熱騰騰的烤的人發慌。

「月娘」常雲成再一次輕聲喊道,將這女人一把拉在身前,再一次低下頭含祝

這一次,撬開女人的嘴,裡面的小舌頭主動纏了上來。

常雲成渾身巨震,攬著齊悅腰身的雙手就狠狠的用力揉搓起來。

齊悅被勒的差點窒息過去,發出一聲悶哼,就躲開了常雲成的唇。

「你輕點…」她喘息說道,話沒說完,就被這發狂的男人抱起來直接放倒在一旁的羅漢床上,人也重重的壓上來。

「月娘,今晚可以了嗎?」常雲成胳膊支撐身子,顫聲問道。

齊悅心跳如同擂鼓。

可以了嗎?

這個…這個….

「還沒洗.先去洗洗」她一咬牙說道,舉起手想要推他。

這一舉手,常雲成已經鑽進衣內的那隻手覺得蓋住的豐盈頓時大了幾分。

想起前幾次的被中斷的事,常雲成這次下定了決心,別說洗澡了,就是天塌下來,他也不會鬆手了…

再不吃這女人,他一定會憋死的。

胡亂的將衣裳連解帶撕的扯開,看著燈下跳出的耀眼的白花花,常雲成顧不得去扯下邊的褲子,就坐在這女人身上三下兩下先把自己脫光了。

這種事也沒什麼啦**女愛嘛人之常情嘛….

大家都是成年人啦…水到渠成就順其自然…

齊悅酡紅著臉看著在自己上邊精光的男人,以前雖然看過,但那屬於非禮勿視,也沒敢看,此時此刻,看自己的男人,就不屬於非禮了吧…

自己的男人…

這幾個字劃過心頭,齊悅的臉更紅了…

真是沒想到,她竟然要跟一個千年前的男人那個….

天呀…這這真是….

有些發黑的膚色,鼓漲漲硬邦邦的肌肉,鐵柱似得胳膊忙著解下最後的短褲,健美的腹肌下男人的象徵就猛地跳出來,劍拔弩張顫巍巍的對著自己…

齊悅忍不住驚呼一聲,伸手掩住臉。

屋子裡的燈忽的滅了,外邊站著的人嚇了一跳,旋即便聽到女聲壓抑的悶哼。

「疼慢點…」

阿如嚇得什麼似的,飛也似的趕著人亂亂的退下了,院子門落鎖,丫頭的屋子裡緊緊關上門窗,但似乎還是有那羞人的聲音鑽進來。

「…你輕點…混蛋礙不要咬….礙疼….」

齊悅知道第一次很痛,但這也太痛了,這具身子也太緊窄了最關鍵是這男人太急了…

伴著她的低叫,贍動作更加快,齊悅不由伸手緊緊攥住床褥,免得整個人被盪出去。

她無法控制,張口喘息,發出一聲聲的呻吟,好緩解那痛中帶麻麻中帶癢的感覺。

常雲成覺得自己要瘋了,他也覺得疼,那種憋漲要發瘋的疼,身下的女人一聲一聲的叫,只讓他渾身顫抖,該死的,還不夠,還不夠,還要進去…

他直了腰背,按住身下不停要脫離的女人,仰著頭咬著牙,狠狠的將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送進去。

天礙被窄小緊緻溫暖緊緊包裹允吸的感覺…

身下的女人的叫聲越來越大,低下頭,那散開的長發鋪在身下,烏黑嫩白形成鮮明的對比,胸前隨著晃動波濤洶湧,腫脹的一點櫻紅鮮艷欲滴。

常雲成猛地俯下去,張嘴咬住,發出一聲低吼,腰背越發的快速抽動。

這上下的刺激讓齊悅再也沒了理智,她伸手摟住身上男人硬的石頭般的背,一口就咬上去,伴著這一口咬,男人一個猛刺,齊悅鬆了口,仰頭髮出一聲顫音的叫。

「常雲成~」她顫聲喊道,音調拉長,整個人都抖得停不下來。

這一聲喊讓常雲成渾身繃緊,再加上被那急速抽搐的甬道絞著,層層疊疊炙熱無比,他低吼一聲,俯身堵住女人張開喘息的嘴,快速的起落幾下,低吼一聲釋放了,重重的壓在齊悅的身上。

「喊什麼喊…不許喊我的名字….」男人帶著氣惱喘息,「我還沒夠呢….」

齊悅整個人都昏昏沉沉不知身在何處了,根本就沒聽到他說什麼,就那樣閉上眼累的睡去了。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五章所求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九十七章歡喜(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