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八十八章運好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20日 14:27 [字數] 30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哭喊聲讓屋子裡的人不由心酸,就連站在劉老太爺身旁的劉成陽神色也變了,看著地上哭泣的妻女,他忍不住邁上前一步,劉老太爺站起來了。

「侯爺,你家的女兒還給你,我不再管了,但我家的孩子我帶走是應該的吧?」他看著定西候淡淡說道。

沒錯,這是無法辯駁的道理。

定西候連話都不想說頭也不想抬,他心裡開始後悔,當初如果沒留下常春蘭母女,也變不會有今日的難堪吧….

劉老太爺此話一出,常春蘭和燕兒大驚,母女兩個頓時抱在一起。

「…舅母,舅母…」燕兒猛地掙開母親,撲到一旁許久沒說話的齊悅身上,「舅母」

她抬起頭淚眼汪汪的看著齊悅,卻不知道自己該哀求什麼。

她雖然小,卻也知道自己姓劉,不姓常…

不姓劉的人能幫得了她嗎?

齊悅拉住她,看向站起來的劉老太爺。

「老太爺,燕兒這個真的是病,你就是不信我,難道就沒有找過別的大夫瞧瞧?」她遲疑一下說道,面色語態已經完全不似方才那樣。

靠著一張嘴籠絡這沒腦子的定西候還差不多!繡花枕頭!

劉老太爺肅穆的神情浮現幾分毫不掩飾的鄙夷。

能讓父親情緒外露的人已經不多見了,劉成陽看到了在一旁感嘆,儘管是鄙視,這位少夫人你也可以說是榮幸了。

「哪個大夫能看的了這個?」劉老太爺淡淡說道。

他的意思是這不是玻

齊悅訕訕一笑。

「我孤陋寡聞的,年紀又小,也不知道,我們永慶府就有好幾個好大夫…」她卻似乎沒明白他的意思,忙忙的說道,「聽說都可厲害了」

劉老太爺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厲害?你們永慶府也有厲害的大夫?連你都能稱為神醫,永慶府遍地都是神仙了吧?」他說道。

齊悅似乎被他說得更加惶恐。

「那,那我也不知道。我聽別人說,他們可厲害了,要是老太爺看不上,那我就不知道還有誰是好大夫了」她說道,反正她就是要揪著大夫這個話題說。

劉老太爺此時要做的是邁步就走,而不是在這裡跟她廢話,但看著方才趾高氣揚的女人,此時變得唯唯諾諾。感覺挺不錯的,無知小兒狂妄自大,我就再替定西候指點你幾句。

「要說好大夫,善寧府的安老大夫,倒可稱得上。」他淡淡說道,「少夫人下次再空口說病,自稱神醫的時候,不如先去見見這位大夫,看看到底什麼叫大夫。」

常雲成一怔,看著齊悅。忽的微微一笑,繼續保持不動了。

齊悅露出恍然的神情。

「安老大夫?他有這麼厲害?」她問道。

「至少比你可信。」劉老太爺淡淡說道。

「哦」齊悅看著他。拉長聲調說道,「善寧府的安老大夫啊~」

這女人臉上又沒了那種唯唯諾諾。

「真有那麼厲害嗎?」她反問道,「我怎麼沒聽說過呢?怎麼他說的話就比我可信呢?」

劉老太爺瞥了她一眼。

「你算個什麼東西1他淡淡說道,說罷不再看齊悅,將視線轉到門外,忽的他愣住了。

院子里不知什麼時候有兩人走來,其椅上。

劉老太爺看著此人。臉上露出驚訝。

他看到了什麼?

定西候也看到院子里來了兩個陌生人。

「什麼人?」他沒好氣的問道,管家呢,死哪裡去了?沒膽的狗才自己躲起來了嗎?連大門都不管了任人隨便闖了嗎?

「善寧府安金忠。拜見侯爺。」輪椅上的老者說道,一面拱手施禮。

劉老太爺原本驚訝的神色驟然增加,最終目瞪口呆。

什麼?

「爹,是安老大夫1劉成陽可沒父親這種幾十年修鍊來的沉穩,此時忍不住大聲喊著,一面伸手指著院子里的老者,「是安老大夫!聖人的話果然對啊,背後莫說人,說人人就到1

去你娘,哪個聖人說過這話!

劉老太爺心裡罵道,這臭小子一定又背地看街上買來的禁書了!

不過,這麼巧,安老大夫來這裡做什麼?

他旋即想到,這家人一口咬定燕兒是有病,所以是請安老大夫來診治了。

沒錯一定是的!

那又怎麼樣?

難道安老大夫會說這是一種病嗎?

他哼了聲,不過這哼聲還沒哼完,他就再次愣住了。

安老大夫見過侯爺,就沖這邊的齊悅施禮。

「少夫人,安金忠來和你賠禮了。」他說道,一面躬身,他腿腳不便,只能上半身深深的伏下去。

「原來是你啊,這沒什麼,大夫們意見不同爭執在所難免。」齊悅說道,一面示意他快些免禮,一面又看劉普成,「老師,你怎麼來也不說一聲。」

伴著她這句話,劉老太爺心裡那剛興起這女人是故意的念頭便消了。

一旁的常雲成忍不住扭頭好掩飾嘴邊的笑意。

老師你怎麼來了?也只有這女人能如此臉不紅耳不赤的說出這句話吧?

還不是你叫來的!

劉普成待這二人把該說的話說完了,才帶著幾分不自在看了眼室內,站著男人們,跪著的婦人和小孩子…。

「你們家有客,真是唐突了。」他說道。

他的面容忐忑不安惶恐,沒有絲毫的作假。

劉老太爺心,他總覺得事情哪裡不對,但偏又說不上來。

這時候齊悅忽的看向他。

劉老太爺心裡一跳。

「哎?對了。」齊悅帶著幾分驚喜說道,「老太爺,這位大夫也是善寧府的…跟你說的那個大夫是一個地方的…哦對了…」

她又看向安老大夫。

「這老先生,我忘了,你貴姓什麼來著?」她問道。

「免貴姓安。」安老大夫忙答道。

「哎呀,真是巧,你也姓安埃」齊悅笑道。又看劉老太爺,「老太爺,他也姓安呢1

劉老太爺看著這女人,一句話也不說。

齊悅卻沒有打算放過他。

「哎?老太爺,不會他就是你說的那個安老大夫吧?」她一臉驚訝好奇的問道。

定西候這是終於反應過來了,他一掃先前的頹廢,三步兩步站過來,看向門外。

「安老大夫!安老大夫!你怎麼來了1他大聲喊道。那神情就如同見了多年不見的舊友。

站在某個不知名角落裡的管家可以對天發誓,這是侯爺第一次見這位安老大夫。

「剛才劉老太爺還說起你,神醫啊,果然神啊,這一說就到了。」侯爺大笑道。

這什麼跟什麼啊,劉老太爺扯了扯麵皮。

他其實也並沒有說什麼吧….

「是丹江府的劉老太爺?」安老大夫看向他,含笑說道,一面拱手施禮,「不敢不敢,劉老太爺繆贊了。」

劉老太爺當年母親重玻就是求到安老大夫面前才救的一命,此等恩情。劉老太爺無論如何也不會做出不報的行徑。

就算安老太爺認不出他,他也會上前打招呼的,更別提人家還認出了他。

「安大夫,當的。」他肅正說道。

安老大夫搖頭。

「痴學幾年,自以為略有所成,直到見到少夫人,才知道井底之蛙。愧不敢當。」他說道。

什什麼意思?

劉老太爺再次僵在原地。

這邊安老大夫沖齊悅再次鄭重施禮。

「少夫人,老夫這次來除了為上次小兒的無禮表達歉意,還有就是想拜少夫人為師。」他說道。

「安老大夫。這可不敢當。」齊悅忙說道,一面再次還禮。

定西候在一旁早忍不住了,他死死的看著劉老太爺的臉色。

「…月娘,既然安老大夫一心向學,你就別讓人家失望了。」他大聲說道,「人家這麼老遠特意趕來了,看在這份誠意上,就不要因為曾經的事而故意推唐了。」

這話說的連齊悅都聽得有些臉紅,但定西候可不管,他終於看到劉老太爺那萬年不變的聖人臉裂了!

「這個,父親你還有客,我先請劉大夫安大夫借你書房稍候。」齊悅忙說道。

定西候覺得還沒過癮呢,但齊悅不待他答應就忙讓人帶劉普成和安老大夫過去了。

這兩人離開,客廳里又安靜下來。

常春蘭和燕兒已經早被扶起來坐在椅子上啜泣。

「成陽,帶上燕兒告辭。」劉老太爺說道,拂袖就要走。

這邊常春蘭和燕兒聽到了,又開始哭。

劉成陽卻遲疑一下。

「父親,燕兒這個…」他期期艾艾的說道。

話沒說完,就被劉老太爺瞪了一眼。

「跟我快走1他喝道。

劉成陽嚇了立刻不敢再說話,過去就要拉燕兒,常雲成站過來,擋住他。

「怎麼?世子這意思是不讓我們帶人?」劉老太爺冷聲問道。

常雲成亦是回他一個冷笑。

「沒錯。」他說道。

齊悅笑盈盈的站過來。

「其實呢,我們自始至終都沒打算讓燕兒跟你們走。」她說道,哪裡還有方才的唯唯諾諾,「不過劉老太爺總是打斷我們說話,沒機會告訴你罷了,哦對了。」

她站在常雲成身側,笑眯眯的歪了歪頭。

「劉老太爺方才問我是什麼東西」她說道,「我年紀小,不敢妄自判定,敢問老太爺,你說我算個什麼東西呢?」

劉老太爺冷笑一聲。

「少夫人,這種把戲玩的很得意嗎?」他豎眉說道,到此時,臉上再沒有那種肅正,「你既然早就認識安老大夫,還故意如此,是何居心1

怎麼會這麼巧呢?這世上從來沒有巧合,只有人為!

劉老太爺到此時已經反應過來了,他想到那個半路出去的丫頭,出去看被這少夫人叫來說了幾句話,又想到這女人引著自己說那些大夫的話,當時覺得是這女人惶恐不安,現在看來,那都是故意的!

這個!女人!

齊悅哈哈笑了。

「居心?沒什麼居心,就是想要劉老太爺高興高興。」她笑道,「我要是早說了,老太爺,你現在的感覺能這麼好嗎?」

無無恥….

劉老太爺瞪大眼,張口結舌面紅耳赤。

齊悅看著帶著冷笑。

「我就是想讓你知道知道我算個什麼東西。」她接著說道,微微抬頭居高臨下看著這老者,「我就是想讓你知道,我說她是病就是病,你隨便扯出一個大夫都能立刻出現尊我為師,你說是我運氣太好呢,還是,你不是個東西,老天爺都看不下去打你的臉呢?」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八十七章舌毒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八十九章無恥(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