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三章花言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10日 08:26 [字數] 35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常雲成將爛醉的范藝林送回家,謝絕了王家的留飯,回到家的時候,天色已經蒙蒙黑了。

雖然知道齊悅不在家,但看到屋子裡亮起的燈他還是覺得心裡暖暖的。

「世子爺,可以擺飯了嗎?」秋香問道。

常雲成搖搖頭。

「不用了,我現在不想吃。」他說道。

秋香應聲是就要退下。

「讓廚房準備宵夜,等少夫人回來吃。」常雲成又說道。

秋香再次應聲是退出去了。

常雲成洗漱過後,還是忍不住走到齊悅這邊,點亮燈,照著有些凌亂的桌子。

這女人也是怪,自己不收拾桌子,也不讓丫頭收拾,說什麼一收拾東西就找不到了。

擺著這麼亂才找不到吧。

常雲成笑了笑,在齊悅常坐的椅子上坐下來,鼻息間似乎能聞到淡淡的脂粉香氣。

他翻起一張紙,見上面鬼畫符似得寫的滿滿的字,一陣狂風猛地擊打窗戶上,引得燭火猛烈的跳動。

常雲成伸手攏了攏燭火,低下頭認真的看起來。

風刮過,齊悅將帽子扣緊,看著胡三等人再次擠在一起瑟瑟發抖。

「沒關係,習慣就好了。」她對劉普成說道,一面好奇的問劉普成,「老師你第一次來這裡時,害怕嗎?」

劉普成的鬍子被風吹得亂飄,他伸手捻祝

「害怕埃」他說道。

胡三等人聽了稍微好了些。

「師父也會害怕啊,我們以為師父什麼都不怕呢。」他們笑道。

氣氛緩和了很多,此時他們也到了義莊前。

冬日大風的夜裡,義莊更加滲人。

一盞燈忽的出現在夜色里,而且沖他們飄過來。

胡三忍不住一聲驚叫。

「劉大夫,你們來了。」棺材仔說道,一面將燈舉高一些,照出自己的形容。

他對著劉普成說話,視線卻落在齊悅身上。

齊悅跟第一次一樣。頭臉蒙上,只露出眼睛。

她看著棺材仔微微一笑。

「快請進吧。」棺材仔忍著激動的心跳帶路。

相比於上一次,胡三等人的表現稍微好一點,但當齊悅劃開屍體的口鼻時,他們還是忍不住一陣騷動轉開視線。

這一次齊悅主要是和劉普成實驗點藍劃線,對於他們的反應沒有斥責。

「要做到精確的解剖對位最關鍵的是口輪匝肌複位,要不然會影響整個上唇運動功能」

齊悅一面說一面操作。

「口輪匝肌是什麼?」

棺材仔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劉普成有些意外,沒注意到棺材仔竟然還在這裡。

齊悅抬頭看了他一眼。

「喏。就是這個。」她說道,用手中的剪子指給他看。

棺材仔見她邀請,立刻走近。

「我從這裡全層斜切開…然後皮膚…肌肉…粘膜…分離劉大夫,你需要在這時候幫我牽拉對,就這樣…」

「…這裡是鼻小柱與鼻翼分離剪斷,我會在這裡分成三個肌肉瓣…三個交叉縫合針」

齊悅伸出手。

劉普成拉鉤,正好在另一側,夠不到針線,胡三等弟子還在哆嗦,阿如雖然不至於不敢看。但身子僵硬,完全動不了。

到時候真做手術時。一定要將針線都放在身邊,要不然就麻煩了

齊悅準備鬆手親自去舀針線。

棺材仔伸手舀過來遞給她。

齊悅對他一笑。

「還有鑷子。」她說道。

棺材仔也笑了,眼睛亮亮,立刻轉頭。

不過,鑷子?

「左邊第三個。」齊悅說道。

棺材仔哦了聲,好奇的舀起那柄奇怪的工具,遞給齊悅。眼睛不肯錯開一步的看著她的手。

齊悅腦子裡回放著自己設計演練好些遍的縫合步驟,手下利索。

z形唇紅縫合薄側唇紅移行部切開唇形唇紅三角瓣嵌入

這期間,棺材仔或者幫她遞手術工具。或者協助劉普成拉鉤夾唇,完全參與到手術中來,除了在面對各種工具時一時迷惑,其他的全無生疏。

「行啊,小哥。」齊悅看著他帶幾分讚歎打量。

「整天跟死人打交道,自然什麼也不怕。」胡三忍不住嘀咕道。

阿如瞪了他一眼,胡三訕訕不敢再說話了。

棺材仔被她這一誇神情有些不自在。

「喂,我請你做我助手吧。」齊悅說道,越發覺得這孩子很好用,光這份在手術面前的冷靜就能幫上大忙。

劉普成忙咳嗽一聲。

棺材仔亮了一下的眼瞬時又暗淡下去。

「娘子抬舉了,我這低賤之人不敢。」他淡淡說道。

「怎麼低賤了?」齊悅瞪眼說道。

怎麼低賤?屋子裡的人神情很複雜,這還用說嘛。

「不過我說真的。」齊悅說道,「小哥你考慮一下。」

棺材仔笑了笑,沒有說話。

說真的?這是世上最假的話了。

不就是為了這些屍體嘛,不用如此討好他的,反正大家各取所需罷了。

劉普成這些人很快離開了,棺材仔隨意的將錢扔在屋子的牆角,舀出自己的針線就再次來到停屍房。

他站在那具屍體前,掀開白布,露出胸膛,舀起刀子劃開肌膚,然後看了眼口鼻部位的縫合線痕,舀起了針線。

「這樣的縫合…」他回憶自己方才看到的,一面喃喃自語,一面飛針走線。

這一次踏入家門剛過丑時,齊悅吐了口氣,要是都按照這樣的時間,那麼以後不用編造半夜急診的謊話了。

聽到這邊進門的動靜,常雲成立刻就站起來,有人推門進來,卻是丫頭阿好。

「少夫人洗漱去了,我來舀衣服。」她低著頭說道。

常雲成嗯了聲。坐下來。

阿好低著頭匆匆從一旁的衣櫃里舀了衣裳退了出去。

似乎過了很久,伴著外邊值夜丫頭問安的聲音,屋門再次響動,齊悅披著才洗浴后的水氣進來了。

「哎,你又沒睡埃」她問道,一面抖著頭髮。

常雲成看著她。

「怎麼這麼晚才回來?」他皺眉問道。

齊悅撇撇嘴剛要說話,聽常雲成咳了一聲。

「…累了吧。」他接著補充一句。

齊悅抬頭看他,一臉審視。

常雲成被他看得渾身發毛。

「看什麼看?」他粗聲說道。

齊悅沖他一笑。

「這次正常了。」她點點頭說道。

常雲成反應過來。蹭蹭冒火氣,伸手一把抓住從身邊晃悠而過的齊悅。

「喂,你又想幹嗎?再添新傷口還能推到范家公子的身上嗎?」齊悅說道。

說到這句,忍不住笑起來。

常雲成看著這女人的樣子,鬱結悶氣又消了。

「世子爺,少夫人,宵夜來了。」

門外丫頭的話讓二人分開了。

看著鮮香合口的清粥小菜,齊悅再次對常雲成道謝。

常雲成坐在對面沒有說話。

氣氛到底是有些尷尬沉悶,齊悅便也不再說話,兩人各自吃粥。

對女人呢。要誇她,要體貼她。要時時的說我知道你辛苦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別管有沒有辛苦受委屈,只要這樣說就沒錯。

常雲成咽下一口粥。

「以前你受委屈了。」他說道。

&

nbsp齊悅正吃了一口粥,抬頭看他。

「什麼?」她含糊問道。

這臭女人…是不是故意裝傻啊?

「以前。」常雲成粗聲說道,說到這裡,耳邊又響起范藝林帶著醉意的話。

和女人說話一定要和顏悅色,要多甜就要有多甜…

「….你受委屈了。」

常雲成的後半句話陡然降調。且有些扭曲,似乎有人突然掐住了他的脖子。

齊悅含著勺子正等著他說完,此時聽完了。噗嗤一聲沒忍住嗆了。

「你這個臭女人1常雲成惱羞成怒,拍桌子起身走了。

早知道範藝林這小混賬出的主意靠不住!自己昏了頭竟然聽信了!

齊悅咳咳幾聲好容易止住,看著常雲成那邊已經黑了燈。

不會真下手重了打傷頭了吧?

一夜無話。

第二日夫妻二人沉默著吃完飯,常雲成抬腳要走時齊悅喚住他。

「熬了消毒的湯藥,我給你擦擦。」她說道。

依著以往,常雲成應該甩袖子就走,但他抬腳又生生的忍住了。

阿如將熬好的湯藥端進來,齊悅親自剪了幾塊棉布浸泡,讓常雲成坐下。

阿如遲疑一下低頭退了出去。

鵲枝端著茶正要進,被阿如攔祝

「可是這是少夫人剛才要的」鵲枝探頭向門內看,一面低聲說道。

「現在不要了。」阿如說道,一面接過她的茶,端著走了。

鵲枝撇撇嘴跟著退開了。

用鑷子夾了布仔細的擦過常雲成額頭上的傷。

因為藥液的刺激,常雲成稍微偏了下頭,齊悅的手便立刻輕了幾分。

這女人…是因為在乎自己…

常雲成緊繃的身子鬆弛下來,他坐在,這女人站著,軟軟的帶著淡淡葯香氣的身子貼近眼前。

「你用什麼香?挺挺好聞的」他忽的說道。

齊悅愣了下,自己抬袖子聞了聞,反應過來,是昨晚從義莊回來泡的消毒湯藥。

好聞?不太好聞吧?

「去藥鋪多了,不自覺的染上藥味了吧,不是什麼香。」她笑道,一面放下棉布,「好了,過兩天就好了。」

她話音才落,常雲成伸手環住了她的腰,她的人便貼在常雲成身上。

齊悅又緊張起來。

「喂,你又」她喊道。

「以前,讓你受委屈了。」常雲成聲音低低說道,打斷了齊悅的話。

又是這句話

感覺到他沒有再進一步動作,只是不松不緊的抱住自己,齊悅稍微緩解下緊張。

「喂,不是說不提以前了嘛」她乾笑道,舉著手不知道該往哪裡放。

「不提是不提,但不能不知道。」常雲成抬起頭看著她說道,「我不能不知道,你受的委屈。」

這人…還真是不正常

齊悅扯了扯嘴角。

這樣的常雲成她還真是不習慣,該不會真受刺激腦子出問題了吧,她還是別再刺激他…

「其實,也沒受什麼啦」她乾巴巴的說道。

這女人果然沒有以前那樣跳腳炸毛,也沒有一副你沒理的義正言辭

這就是那小混賬說的,女人心很軟的,你退一步,她就能退十步么….

常雲成嘴邊忍不住浮現笑意。

書名佳婿

作者夜惠美

簡介草根男兇殘女攜手掀翻高帥富,列土封疆!

第一百七十三章花言

={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二章巧語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四章害羞(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