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一章心意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9日 08:06 [字數] 279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屋子裡低低的說話聲突然斷了,旋即就是拔高的喊聲,屋檐下的阿如和秋香立刻沖院子里的丫頭們打個手勢,丫頭們流暢的退下去了。

這一次比以往都要鬧得厲害些。

阿如和秋香對視一眼,除了說話罵聲,還有瓷器碎裂的聲音,兩人神情都焦急起來。

這次是真動手了?

去看看?

不行…

門外兩個丫頭焦急不安。

「阿如。」

屋內傳來齊悅的喊聲。

阿如立刻忙推門進去了,秋香遲疑一刻也跟了進去。

二個丫頭都沒敢抬頭,看著房那邊地上散碎的花瓶,以及歪倒的桌凳。

齊悅的白裙子出現在兩個丫頭視線里。

「舀東西來給世子爺包紮一下。」她說道。

阿如和秋香嚇了一跳,抬起頭果然看那邊坐著的常雲成額頭上有血流下來。

秋香驚叫一聲,慌忙上前。

阿如則忙轉身去對面屋子裡舀了醫藥箱。

這邊常雲成不待丫頭走近就起身。

「喂,你這樣出去,不怕丟人埃」齊悅喊道。

常雲成停下腳。

「反正已經丟人了,還在乎這一次嗎?」他吼道,轉身摔帘子走了。

阿如舀著醫藥包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別管他。」齊悅咬牙說道,一面用手掩著被撕壞的領口,「給我找衣裳。」

阿如應聲是,給那邊的秋香打了個眼色。

秋香領會忙出去了。

「少夫人,你這是幹什麼啊1阿如這次忍不住急道,跟上進了自己房的齊悅。

「自衛1齊悅挑眉說道。

「你跟自己的丈夫自衛什麼?」阿如跺腳道,一面不安的看外邊,「要是夫人和侯爺知道了,這可怎麼辦埃」

「什麼怎麼辦?哦他現在想睡就睡,那三年前我想睡我怎麼不能睡?什麼道理!受傷啊?額頭被砸一下還算輕的。你家少夫人呢?死了…」齊悅豎眉說道。

話沒說完被阿如撲上來捂住嘴。

「姑奶奶,你小聲點吧。」阿如出了一身冷汗低聲說道。

齊悅哼了聲,坐下來。

阿如看著她裂開的衣服,脖子上紫紅的牙印,忙避開視線轉身去柜子里舀衣裳。

屋子裡安靜下來。

「那你打算怎麼樣?」阿如舀了衣裳過來,低聲問道,帶著嘆息。

齊悅解開衣裳。

「那要看他打算怎麼樣。」她說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阿如伸手幫她脫衣。一面換上。

「可是世子爺都這樣,你還想他怎麼樣敬你?」她低聲說道。

「喂,他怎麼樣啊?」齊悅看著她笑道,「我也沒想怎麼樣,很簡單,就兩個字,尊敬而已。」

尊敬?

這尊敬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

阿如愁眉不解。

阿如出來看不到秋香,知道跟著常雲成走了,心裡很是忐忑不安,院子里的其他丫頭並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如往常一樣說笑忙碌。

阿如心神不寧的走來走去,等的心焦的時候終於看到秋香碎步進來了。

「怎麼」她忙接過去低聲問道。

秋香沖她擺擺手。二人進了旁邊的耳房。

「沒事,已經包紮過了。」她低聲說道。

「那侯爺夫人」阿如擔憂的低聲問道。

「路上沒瞞住人,侯爺夫人知道了,世子爺去見了侯爺夫人,你猜他怎麼說的?」秋香說道。

阿如急的都快著火了。

「姑奶奶別猜了,都什麼時候了。」她跺腳低聲道。

秋香抿嘴笑。

「世子爺對少夫人可真是一百一的好埃」她感嘆道。

阿如伸手擰他臉頰,秋香笑著躲開。

「好。好我說我說。」她笑道,「世子爺說是和王家的女婿范公子打架打的」

「什麼?」阿如愣住了。

榮安院里,丫頭僕婦被催的團團轉。捧茶倒水取葯,謝氏用手帕擦眼淚。

「去請大夫,我母親常請的安老大夫最好,去請他來…」她又想到什麼對丫頭們說道。

「請什麼大夫啊,咱們家現成有神醫大夫,還請別的來做什麼。」定西候在一旁說道。

「就是因為她1謝氏喊道,「都是因為她惹事,成哥才添了禍,侯爺,家裡不能留她了,讓她立刻去莊子上住著。」

「也不能說是她惹事,是那王家」定西候皺眉說道,不過語氣有點軟。

謝氏抓住了他語氣的遲疑。

「要不是她上門找事,人家王家犯得著跟她一般見識嗎?」她冷笑說道,「為了一個下三濫的大夫,還是一個男人,如今外邊還不知道怎麼說呢1

定西候眉頭更皺了。

「休要胡說,那是她弟子,自然是要照顧的。」他說道,說著站起來,「我讓人去王家」

「父親。」一直沒說話的常雲成開口喊道。

定西候看他。

「父親,這次的事是我和范小公子的事,不牽涉兩家。」常雲成說道,一面起身施禮,「父親不要管了,我自己解決。」

定西候哼了聲。

「我也沒想給你解決,一次就夠了,我可沒空天天給你擦禍事1他說道,「不過人敬我我敬人,上次王家先低頭,這次我怎麼也得給他個面子。」

他說罷喚人來,讓人立刻備禮送去王家。

這邊謝氏拉著常雲成又是心疼又是抹淚。

「行了,不就碰了一下,也沒多厲害,以前打架比這個傷的厲害的多了,回你院子養著吧。」定西候沉著臉說道。

「是。」常雲成起身恭敬說道。

看著常雲成走出去,謝氏心疼不已。

「侯爺,摺子你寫好了沒?」她急聲問道。

定西候咳了聲。

「正在寫,正在寫。」他說道。

「快點吧,雲成很快就要走了。趕在走之前把親事辦了,他在外也心安。」謝氏說道。

定西候嗯嗯兩聲。

「這不是得等機會嘛,打聽打聽皇帝最近心情怎麼樣,別到時候好事沒成還碰了一鼻子灰」他說道。

不多時,去王家的人回來了。

「我親眼看了,范小公子傷的可比咱們世子要厲害的多」管家眉飛色舞說道。

「那是~」定西候帶著幾分得意說道,說完又忙收住笑,「老王大人怎麼說?」

「老王大人很高興。說侯爺太小心了,孩子們的事大人還是不要管了。」管家笑道,一面將禮單舀出來,「這是老王大人的回禮。」

王同業這次對於定西候竟然派人上門送禮很是意外,他得知范藝林被常雲成打的緣故后,真心覺得范藝林被打的太輕了,這種事就是去道歉他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沒想到定西候府竟然先上門了。

王同業可不知道這邊常雲成只不過是順手托范藝林來擋槍,又是激動又是感慨,覺得定西侯府太給面子了。於是回禮比定西候的禮更重了幾分。

這一來一往,兩家的關係更好了。這倒是出乎常雲成的意料。

常雲成沒有回院子,而是在書房胡亂歇了一晚,第二天也無心出門,直到聽下人報范家公子來了。

常雲成一時沒反應過來范家公子是誰,待反應過來又皺眉。

這小混賬來做什麼?

范藝林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來,一大早就被老岳丈從溫暖的床上拎起來,胡亂吃了口飯就被趕出家門。說什麼去慰問下定西候世子。

他還是個受傷的人好不好。

挨打的是他好不好,怎麼還要去慰問行兇者?

范藝林忍不住眼含淚,岳父就是岳父。是跟親爹不能比的。

「少夫人也在裡面嗎?」他看著引路的小廝問道。

來了怎麼也得有點好處沾吧….

屋門帘猛地被掀開了,常雲成黑著臉站在門口。

范藝林縮縮脖子,只覺得冬日的風越發的冷,但很快他又伸直脖子,瞪眼看著常雲成。

常雲成的額頭被打的並不是多厲害,只是破了一層皮,血沒流多少,此時有些紅紫青腫。

「哎?世子爺你怎麼…」范藝林忍不住喊道。

常雲成轉身進去了,屋簾被重重的放下來。

難道自己當時神勇還手了?范藝林心裡驚詫不已,用力的回想,一面邁進屋子。

常雲成已經坐在桌子前舀起書。

「少廢話,看過了就快滾。」他冷聲說道。

范藝林沒理會,好奇的打量常雲成的屋子,一眼看到裡間布置著被褥,以及還有燒的很旺的炭火。

大早上書房裡間就燒著炭火,那隻能說明晚上在這裡過夜了

范藝林對這個場景很熟悉,立刻明白了。

他想起昨天和妻子的對話,常雲成夫婦竟然還未同房,如果不是常雲成有難言之隱,那就是他們不想,至於是哪個不想,昨天還不確定的話,此時范藝林可以很確定了。

好個潑辣美人…

實在是太讓人喜歡了!

范藝林不由嘿嘿笑起來。

常雲成聽到范藝林的笑,將書猛地拍在桌子上。

范藝林嚇了抖了抖。

「世子爺,你放心,我會給你保密的。」他並沒有轉身跑出去,反而一歪坐在椅子上,笑嘻嘻的看著常雲成。

「你覺得我需要嗎?」常雲成看著他不屑的說道。

范藝林收正神情。

「世子爺當然不需要在乎這等小事,但是。」他拍拍胸脯,不小心拍到被打的痛處,呻吟兩聲,破壞了淡定的形象,他忙坐正身子,接著說,「但是,我在乎。」

常雲成看著他如同看瘋子。

「世子爺對少夫人的這份呵護維護的心意,真是令人欽佩,值得所有人在乎。」范藝林也看著他,神情真摯的說道。

常雲成神情如同見鬼。第一百七十一章心意

={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章笑話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二章巧語(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