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八章會客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7日 08:42 [字數] 389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范藝林坐在定西候的會客廳里心裡很鬱悶,甚至都沒心情對岳父保持尊敬,拉著臉毫不掩飾自己的不高興。

真是討厭,為什麼讓他也過來!

說什麼讓自己道歉,道什麼歉!他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莫名其妙的被個男人親,親了還是自己的錯!

本來他此時應該已經回到自己的家了,正享受母親以及幾個美妾的安撫呢,而不是在這什麼定西候家的客廳里獃獃的坐著,更可怕的是待會還要被那個又丑又凶的女人診治。

想到這裡,范藝林不由伸手掩住衣衫,當年衛介被看殺,他不會也是如此下場吧?

「藝林。」王同業喊道。

范藝林獃獃的坐在椅子上沒聽到。

看著小女婿那呆傻的樣子,王同業很是不高興。

「你瞧,肯定是身體不好。」他沒有再喊,而是對定西候說道,「家裡人都不放心,他鬧著要走,但是我們覺得還是讓少夫人給看看,才放心。」

看到別家的孩子不爭氣,是定西候最樂意的事。

「什麼小事嘛,你還親自上門。」他哈哈笑道,得意洋洋,「這孩子看著是單薄了點。」

王同業翻個白眼,如果我不親自上門,你老小子難道真的會痛快的讓你兒媳婦去診治?

再說我家藝林哪裡是單薄,那是俊秀好不好?你是生不出來這樣的俊秀的兒子嫉妒羨慕恨吧?

看看你家那蠢粗世子…

「世子爺少夫人來了。」門外小廝傳報。

王同業整了整神情,他不能和定西候這樣的草包一般見識,他一定會讚美別人家蠢粗的孩子,哪怕只是表面上。

范藝林獃獃的看著門外,想到將要發生的事就不由悲從心來,然後忽的眼前一亮,有兩人並肩而來,男人自動被范藝林忽略,他的視線落在那個女人身上。

冬日裡。那女人穿著粉藍五彩褙子月白梅花百褶裙,挽著單鬢,插著一根玉簪,便走便笑款款而來。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范藝林猛地坐直了身子,眼睛亮亮的盯著這個逐漸走近的女人,看清面容,更是激動不好已。好美人!

這才像是傳言中的定西候府嘛。美人遍地,那個醜女是個意外!

然後他聽到了小廝的喊聲。

「世子爺少夫人來了。」

那美人笑著邁進大廳。

「父親,王大人。」她笑著施禮。

什什麼?

范藝林受驚之下跳起來。

王同業看著眼前的女子也是愣了下,旋即反應過來。

可不是嘛,能讓定西候府老夫人不怕丟臉不顧出身非要娶進門的女人,怎麼也得有過人之處。

那日是晚上,挨了打,又經過了混戰,臉上有傷形容也狼狽不堪,跟此時對比簡直是兩個人也不意外了。

「月娘埃王大人還是不放心,所以想要讓你看看范公子身體是否有恙。」定西候說道。

齊悅便看向王同業。

「這個。其實你們去找個大夫看比較好。」她笑道,「比如千金堂的劉大夫,比我厲害。」

王同業一愣旋即笑了。

「好,沒問題,等少夫人看過了我們自然會再去的。」他說道,意味深長。

齊悅倒是被他這意味深長弄得一愣,旋即回過神。哈哈笑了。

「王大人,不用這樣的,你誤會了。我和劉大夫是各有所長,並非是要您老給面子。」她笑道,說道這裡沖王同業施禮,「不過,我還是要謝謝大人給我的大大的面子1

這兩個面子說的是兩件事,定西候沒聽懂,王同業聽懂了。

他之所以不給上門道歉的人面子,而給那些不來道歉人家的面子,說到底都是助漲了齊悅的面子。

王同業也笑了,沖齊悅點點頭。

「這孩子就是實誠,很老實的,有什麼說什麼。」定西候雖然聽不懂說的什麼,但還是很知道及時補充讚揚自己家的孩子。

老實,老實的孩子會帶著下人去圍攻人家的大門?

王同業哈哈笑。

「那我先看看吧,父親,借你這邊的隔間一用。」齊悅說道,一面喊阿如去拿醫藥包。

定西候點點頭。

齊悅這才看向大廳里站著的年輕公子。

「范?范公子,這邊請。」她含笑說道。

卻見那年輕公子只是獃獃的看著自己。

莫非真病了?

齊悅皺眉,一直站在一旁的常雲成忽的幾步過來,站在范藝林身前,擋住了他的視線。

「哎?」范藝林的眼前美人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堵黑牆,頓時便急了。

「范公子。」那黑牆冷冷的說道,「這邊請。」

范藝林回過神,看到黑牆不善的神情盯著自己。

「還愣著幹嗎,快跟少夫人去。」王同業越發覺得丟臉,低聲喝道。

齊悅已經走向隔間了,范藝林忙深一腳淺一腳的跟過去了,常雲成沉著臉遲疑一下也跟了過去。

范藝林有些獃獃的,讓他坐就坐下了。

「你…是那天的那個少夫人?」他看著齊悅獃獃問道。

齊悅笑著點頭。

「對啊,范公子,我們見過的。」她笑道。

「是啊是啊,我們見過的,我姓范,名藝林,字茂竹…」范藝林忙忙的說道。

齊悅笑著哦了聲。

「那范公子我…」她說道,一面挽起衣袖。

話沒說完,這邊范藝林一驚動作流暢的解開了衣裳,三下兩下就將白嫩的上身展露出來。

「少夫人,來吧。」他沖齊悅柔聲說道,俊目朦朧,一副任君采拮的神態。

齊悅舉著手目瞪口呆,太太配合了吧。

常雲成則再忍不住站起來。

「穿上。」他低聲喝道。

范藝林被這男聲喊得回過神,這才看到屋子裡還有一個男人,他嚇得啊了聲,慌忙掩住衣衫。

「你。你什麼人,你進來幹什麼?」他瞪眼喊道。

合著這男人都一直沒看到自己?

常雲成黑臉,不由咬牙。

范藝林喊出來也反應過來了。

「世子爺埃」他忙又堆上笑,「您也過來了,真是有勞了」

「我看范公子沒事,不用看了。」常雲成淡淡說道。

「別,別,我有事。很有事。」范藝林慌忙說道,一面扶著頭就坐在椅子上,「不行了,站了這一會兒就頭暈。」

不多時,阿如拿著聽診器過來了,齊悅笑著接過。

「我看看。」她說道,走近來,看著范藝林又要解衣,忙笑著制止,「這就行了。」

范藝林很是遺憾。

「這樣看得清楚嗎?」他關心的問道。

齊悅笑了。一面用聽診器在他身前聽來聽去。

范藝林眼睛都不捨得眨一下,這麼近的距離看女人。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好香

「娘子用的什麼香啊,好香埃」他嘻嘻笑道。

常雲成往前邁一步,極力控制才沒伸手將這男人扔出去。

「是嗎?多謝,是我丫頭做的,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齊悅笑道,一面摘下聽診器。

要是換做別的小娘子了,這樣的話聽起來就是不嚇的煤熗肆場6這女人竟然沒有任何反應,似乎他說的話是再普通不過…

難道不是嗎?夸人家香水好也沒什麼嘛。

「好了,沒事。」齊悅笑道。「估計那天就是胸口猛受一擊,再加上落地的驚恐才導致的突發性窒息。」

范藝林一臉遺憾。

「沒事?怎麼可能?我這渾身都不舒服埃」他皺眉說道,坐在椅子上似乎起不來,「少夫人還是再詳細的看看吧,我把衣服脫…」

這混球當自己是死的嗎?

常雲成一步過去,將坐在椅子上的范藝林拎起來。

「范公子,你是說內人誤診了?」他一字一頓說道,在內子二字上加重語氣。

范藝林終於從美色誘惑中清醒過來。

哎呀不得了,當著人家丈夫的面調戲妻子,這實在是風流倜儻形象中的大錯。

糊塗了糊塗了,惹惱了人家丈夫,自己再想見小美人可就無望了。

想他范藝林竟然犯了這樣的糊塗,真是丟臉埃

「沒有,沒有。」他神情肅正的說道,一面站直身子退開幾步,沖齊悅躬身施禮,「多謝少夫人。」

齊悅笑著還禮。

「既然沒事,你先回去吧。」常雲成說道,依舊擋在齊悅身前。

齊悅哦了聲,施施然走出去。

范藝林神色清正,視線都沒斜一下,只是看著常雲成。

「多謝世子爺,上次的事真是對不住了。」他認真的說道。

常雲成看著他神色不動,聽得那邊齊悅和王同業說完診看結果告退了,才轉身走出來,范藝林自然也跟出來。

這邊再說些什麼齊悅就不知道了,她回到院子便準備去千金堂了,至於謝氏說的禁足的事,隨著臉好,已經被她自動忘掉了。

才要走,常雲成回來了。

「哎,王大人他們走了?」齊悅有些驚訝問道。

還以為會留飯常雲成得作陪呢。

常雲成嗯了聲,不知道是是還是不是。

「你去幹嗎?」他皺眉問道。

去問問做練習的屍體找好了沒…

「去千金堂看看,好幾天沒講課了。」齊悅說道。

常雲成嗯了聲,站著沒動。

「要一起去嗎?」齊悅又隨口問道。

客氣一下,那種地方常雲成怎麼會去,多無聊。

「好。」常雲成答道,方才的鬱悶心結稍微好了點,既然這女人開口了,自己就勉為其難陪陪她好了。

齊悅愣在原地。

「其實,你不用為難的…」她忙說道。

常雲成沒理會她,拿起大斗篷先走出去了。

該!齊悅自言自語一句,看著那男人大步而去的背影,又想到什麼,抿嘴一笑跟上去。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七章壓驚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九章主動(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