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五章得意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5日 10:44 [字數] 360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從王家大院出來天已經很晚了,原本圍在王家門外的那些半大孩子們已經一個不剩了,夜風捲起門前安靜祥和,就像什麼也發生過。

回到定西候府,所有人都焦急的等在門口,更有管家召集了全部護衛全副武裝,當看到定西候一行人出現在街口時,忍不住一陣騷動。

「都在這裡站著做什麼?」定西候高高昂著頭,努力要嚴肅淡定一點,但那不由自主裂開笑的嘴實在是忍不住,也破壞了那故作的淡定風淡雲輕。

除了嘴裡說的話,一舉手一投足每一個神情都在狂喊,快來崇拜我迎接我我好得意礙.

管家自然明白自己老爺的心意,幾步就撲過來。

「侯爺,您可是太衝動了,怎麼能這樣礙.」他大聲喊著,似乎定西候去斬妖除魔一般。

同時沖身後做了個手勢。

頓時所有的僕從護衛亂亂的跟著喊起來,不外乎侯爺您太厲害了侯爺這太危險了侯爺以後可別這樣。

「侯爺,以後這種事讓小的們來,您是一家之主,只要你站在這裡,就足以為我們擋風遮雨了,要是再讓你親自出面,就是要折煞我們了。」管家哽咽說道。

「說什麼呢這是,我不過是去和王家交涉一下,那王家算什麼,又不是什麼惡虎猛獸哈哈哈哈哈哈…」

定西候擺著手,終於抑制不住大笑一搖三晃的進去了。

跟在後面的常雲成和齊悅不由低頭。

謝氏站在院子里看著他們進來,心情複雜,兒子平安。侯府無礙,都是她念佛祈禱的,但那個女人…

那個惹禍的女人為什麼總是要和她的兒子以及侯府綁在一起!

所以次次才能化險為夷!

謝氏緊緊攥了攥手,迎著常雲成過去了。

「先吃飯。」她關切的說道。

定西候哈哈笑。

「不用了,已經在王大人家吃過了。」他帶著幾分炫耀說道。

謝氏等人聽了更是大吃一驚,都鬧成這樣了,竟然王家還留飯?

定西候就是等著看大家的驚訝的神情,渾身毛孔張開舒坦的不得了。

原來出頭騾么好啊!

齊悅站在後面。第一次看定西候那種滑稽的得意沒有想笑,她又轉頭看被謝氏拉住的常雲成,當常雲成趕到,定西候也突然出現的時候,她心底同樣是震驚,震驚之餘還有一種酸澀的感覺,這種酸澀的感覺並不讓人難受,反而很溫暖..

在這裡,終於有人會為自己出頭。會為自己不顧一切了么?

這一次,這個家的人不會躲避,而是站出來維護。

他們把自己當家人了嗎?

自己在這裡也有家人了嗎?

「父親。」常雲成忽的喊了聲。

正享受聞訊而來的通房俏婢安慰的定西候被兒子這一聲喊的一愣。

當然,常雲成喊父親沒什奇怪的,只是今日這一聲父親。感覺怎麼有些怪?

常雲成卻沒有說什麼,而是低頭施禮。

「父親受累了。早些休息。」他低聲說道。

定西候正忙著享受美人們的恭維,隨意擺擺手,示意他可以告退了。

「父親。」

又一個人喊了聲父親。

這次是齊悅,

才抬起頭的常雲成看過去,面色微怔。

這女人是自從那次大夫打賭后,第一次用父親這個稱呼….

定西候看過去,他可沒注意過兒媳婦對他稱呼的變化,對兒子嚴肅,對兒媳婦可不能擺著臭臉。

「你也快去休息,臉上的傷..」他關切的說道。

「謝謝父親。」齊悅沖他一笑。只不過此時的笑可算不上沉魚落雁。

「說什麼話呢。」定西候哈哈笑道,「一家人,說什麼謝,快去快去。」

齊悅再次低頭施禮,然後又沖謝氏施禮。

「你可知錯?」謝氏沒有讓她起身。而是冷冷問道。

常雲成張口要說什麼,齊悅已經先開口了。

「我知道錯了。」她答道。

這回答讓已經積攢了無數斥責話的謝氏憋了一口氣沒上來。

常雲成則看著齊悅神情更加緩和。

「我不該自己貿然行事,當時應該回來找父親母親和世子爺的,要不然,也不會鬧成這樣。」齊悅又說道。

謝氏那句你錯在哪裡只得再次憋回去。

「只是這個?這都是你不守婦道…」她沉聲喝道。

「行了,知道錯了就行了,還帶著傷呢,快去下去。」定西候在一旁打斷她的話說道。

「侯爺。」謝氏回身看著定西候皺眉。

婆婆教訓兒媳婦他這個當公公的本不該插話,定西候哈哈笑了。

「今日都累了,有什麼話明日再說。」他一擺手說道。

既然定西候發話了,謝氏便不能再反駁,常雲成和齊悅低頭施禮告退了。

謝氏看著兒子和那女人一起退去,只覺得心裡煩躁無比。

「侯爺1她回頭看著被一群女人圍著笑的春光燦爛的定西候,喊道,「摺子你寫好了沒?」

齊悅和常雲成回到院子里,自然於是一陣混亂。

「不用忙,這過兩天就消腫了..」齊悅笑著說道,「哭什麼啊,破了相也沒事啊,再說也沒破相啊..」

阿如阿好鵲枝擦眼淚。

「行了下去。」常雲成洗完出來看到屋子裡還擠著一堆丫頭,皺眉說道。

他的丫頭都忙聽話的退下了,阿如阿好鵲枝站著遲疑。

「去。」齊悅笑道,一面囑咐鵲枝,「這幾天你歇著。別當值了,被那糟老頭踹一腳,也傷著了。」

鵲枝揉著腰滿滿的委屈點點頭。

「很疼呢。」她說道,「方才已經讓阿如姐姐瞧過了,說擦些葯好好養一樣,少夫人別擔心。」

阿好白了她一眼,哪有這樣當人奴婢的,就是把頭割下來嘴上也不是得說只不過是碗大的疤嗎?

「那快去歇著。明日再讓劉大夫開些葯。」齊悅忙笑道,

鵲枝也不推辭再三道謝,和阿如阿好三人退下了。

屋子裡陷入安靜之中。

「今天..」

齊悅思付一刻抬頭看常雲成開口,卻不料常雲成也在此時開口。

二人一愣,旋即又都停下。

「今天謝謝你。」齊悅便笑了。

常雲成看她腫臉笑的樣子就沒好氣。

「謝什麼謝,對不起沒用,謝謝就有用?」他沒聲好氣的說道,在一旁坐下來,「下次聰明就是了。」

齊悅哦了聲。

二人又是一陣沉默。

「反正你和父親能趕到了我心裡很..」齊悅又開口說道,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站到了常雲成跟前,「我齊悅..娘,不是那種揣著明白裝糊塗的人,你們的情義。我記下了,來日必定…」

常雲成看著眼前的女人頗有拍胸脯表決心發誓的跡象。不由嘴角抽了抽。

這臭女人真把自己當男人了!

「你還是在揣著明白裝糊塗1他伸手攥住齊悅的胳膊,「我們護著你是為什麼?要你的情義?什麼狗屁?你是我的女人,你是定西侯府的少夫人,有什麼道理可思來想去的?是個男人都不會讓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負1

齊悅看著他,這男人緊緊抓著自己的胳膊,雙手結實充滿力量。

她怔怔的哦了聲。

好,豁出去了,怕什麼啊,死都死了,還有什麼可怕的。就跟這男人當夫妻唄,大不了就再被負心一回唄,現代人哪個不被感情傷過兩三次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現代人!

「好,那,我們睡覺。」她一咬牙說道。伸手搭上常雲成的肩頭。

一個坐著一個站著,目光相對。

「什麼?」常雲成一時沒反應過來,問道。

「睡覺1齊悅粗聲答道,乾脆抬腿坐在他腿上。

咱都一把年紀了,豁出去了。

常雲成看著面前腫著半邊臉大小眼的露出吃人般神情的女人,不知道是錯愕還是驚嚇,竟然張口結舌。

二人保持這個姿勢獃滯一刻。

「你,你現在這鬼樣子,誰,誰跟你睡覺1常雲成先反應過來,漲紅臉說道。

齊悅觸電般從他腿上站起來,雖然臉也漲紅,但還是鬆了口氣,呸了一聲。

「不睡拉倒。」她逃也似的進自己那邊的屋子,順手熄滅了燈。

常雲成還保持原樣坐在椅子上,似乎還沒從這突然的事情中回過神。

這臭女人是什麼意思?

戲詞說的救命之恩以身相報嗎?

這臭女人,她把自己當成什麼了!

他黑著臉看著那邊黑了燈的屋子。

要不就…

他站起身來走幾步,最終還是收住腳,轉身回自己那邊去了。

聽得腳步最終離開,咬著被子的齊悅鬆了口氣,同時忍不住抿嘴一笑,縮進被子里找個舒服的姿勢閉上眼安心的睡去了。

作為事件主角的王家和定西候家這一夜都安心睡了,但城中卻有無數家不得入眠。

王同業是天不亮就聽到傳報說知府大人來了,雖然不想見但不能不見。

大廳里明顯一夜未睡的知府大人神色憔悴的忙沖王同業施禮。

「這麼早,有什麼事?」王同業看著他,皺眉說道。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四章爽利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六受驚(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