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二章好說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3日 12:47 [字數] 41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在這邊熱鬧的時候,參與的幾位公子家也都接到消息了。

當聽到自己的兒子帶人圍了王家大院,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第一個反應就是做夢?

自己的孩子他們自己知道,偷雞摸狗打架喝酒聚賭青樓什麼的都正常,只是圍攻王家大院,是腦子抽了?

待回來報信的下人再三保證后,這幾家人都雞飛狗跳起來,一面催著人快把混帳小子們抓回來,一面召集家人共同商議善後,事情已經鬧了,接下來主要要做的就是推卸責任了,所有人一致咬定自己的孩子沒這麼大膽子,肯定是被人教唆的,問來問去竟然是定西侯府的少夫人。

天啊,定西候府的子孫終於出現在紈子弟行列了。

不過,為什麼是少夫人?不是少爺?

定西候此時也是如此念頭,他家的子孫終於加入惹是生非的不肖行列了。

他記得小時候,祖父嘲笑一個同僚,孫子怎麼惹禍,今天打了某某某,昨天罵了誰誰誰,那同僚哈哈笑著拍祖父的肩頭,說不頑劣的孫子算什麼孫子,當姑娘養嗎?就是姑娘,某某家的姑娘也是上的馬舞的刀,當時祖父的臉色很是難看,最後那些同僚各自談論自己家孩子的頑劣,神情絲毫不減惱怒,反而帶著幾分炫耀,炫耀的同時還說看你們老常家真好,孩子們都安靜文雅的像姑娘。

這不是羨慕,這是嘲笑。

老常家可是轉了種了…

當這句話被傳開后,祖父再也不去同僚聚會了,到最後那些老一輩交情的兄弟們也乾脆不見了…

定西候還記得,那時候在一群粗老爺們的說笑中,祖父看了自己一眼,那一眼竟是滿滿的失落…

他是個廢物,是個不能讓祖父引以為傲的廢物。

好容易常雲成長大了,他以為終於要迎來祖父期盼的那種替兒子收拾禍事,嫌惡中又帶著得意的日子了,結果這小子竟然是個孤膽英雄,打架從來不叫幫手,不管贏了還是輸了,一次也不告訴家人,更別提招呼隨從一起上了。

孩子們的事是孩子們的事,孩子們都不說,他又怎麼好舔著臉去嚷嚷,受害人都不言語,自己也覺得沒底氣。

沒錯,當年馬上征戰得功勛的老常家真的是轉了種了,那就認命。

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一天,下人連滾帶爬的進來回稟,因為被抓了千金堂一個大夫,少夫人去和人打架去了,打的場面還不協.

「反了反了1謝氏還在怒罵,氣的在屋子裡來回走,「這賤婢,這賤婢,是斷斷不能留了,我們定西候府的臉就要被她徹底丟盡了1

臉面…

「誰贏了?」定西候忽地問道。

這問話讓屋子裡的人都愣了下。

「暫時算是少夫人贏了,王家的人關門跑了,但是,少夫人也吃了虧,臉上被打了…」回來報信的下人結結巴巴說道。

定西候看著門外神情越來越激動。

「侯爺,寫休,等明日王家追究起來…」謝氏恨聲說道。

「他們追究個屁1定西候猛地喊道,一拍桌子站起來。

這突然的動靜嚇了所有人一驚。

「抓了我家藥鋪的人,去要人,還被打了!這事沒這麼簡單就完了!他們追究!我還沒追究呢1定西候扯著嗓子喊道,因為第一次,聲音激動顫抖還有破音,聽上去氣勢不夠。

所有人都獃獃看著他,侯爺說的每一個字他們都認得,但合在一起怎麼就聽不懂了呢?

「來人,抄傢伙,去王家。」定西候袖子一甩大步走了出去。

瘋了…

謝氏看著大步而去出門還被絆了下身形踉蹌的定西候,唯一的念頭就是這個。

引起外邊各家喧鬧的王家,此時反而安靜的很。

胡三被人從柴房叫醒的時候,他正流著汗喇子睡的香,看的小廝們一臉嫌惡。

這種人會是定西候少夫人的第一大弟子?!

但現在他們可是半點不敢在莽撞了。

「胡少爺,請。」他們含笑恭敬的說道。

這一聲請,喊得胡三三魂掉了兩魄,伸手捂住下身。

「你們要幹什麼?」他扯著嗓子喊道。

小廝們再次黑臉。

「胡少爺,你快請,有人接你來了。」他們說道。

這一次胡三聽清楚了,猛地站直身子。

「你們喊我什麼?」他問道。

「胡少爺。」小廝們再次喊道。

胡三看著他們,忽的哈哈大笑起來。

「再喊幾聲我聽聽。」他說道。

小廝們忍著脾氣低著頭再次稱呼。

胡三還沒踏入廳堂的大門,就忍不住扯著嗓子喊了聲師父,早有漂亮的丫頭打起帘子,胡三兩步奔了進去,一眼就看到坐在椅子上正被阿如阿好圍著不知道做什麼的齊悅。

「師父.」胡三的眼圈忍不住紅了,想起這半日受的驚嚇,又是委屈又是后怕,直接就沖齊悅過去了。

常雲成從一旁站起來,擋住了胡三的路,冷冷看了他一眼。

胡三收起要抱住腿訴苦的心思,老老實實的站好。

看到胡三進來,范藝林頓時覺得反胃,垂頭喪氣的他再忍不住從椅子上站起來。

「我不信…哪有那樣治病的..也太有傷風化了1他喊道。

齊悅自己放下冰塊敷臉,對著這位公子再次解釋。

「我剛才要說的都說過了,我已經兩次用到這個法子了,你可以去打聽下,一個是在我家的莊子上,一個小孩子溺水失去呼吸,我就是按照這種法子搶救回來,還有一個,就是我自己。」她笑道,一面指了指阿如,「因為意外,我一時窒息,是我這個丫頭按著我曾經教過的法子,對我進行了人工呼吸。」

范藝林還想說什麼,王同業開口呵斥。

「閉嘴,坐下。」他沉聲喝道。

范藝林立刻再次老實的坐下來。

「齊娘子神醫聖手,早有耳聞,此技無需解釋。」王同業看向齊悅說道。

方才的間隙子孫已經低聲和他介紹這位定西候少夫人是大夫,且還頗有名氣。

王同業雖然不知道,但自己子孫的話還是很相信的。

齊悅沖他點頭道謝,又看向范藝林。

「這位公子,我想你身上一定有傷,要不然不會突然昏厥窒息。」她說道。

范藝林沒好氣的耷拉著頭。

「沒有,我什麼傷也沒。」他說道。

「起來。」王同業喝道。

范藝林一個機靈就站起來了。

「去,讓齊娘子看看,不知道福氣的孽障。」王同業喝道。

范藝林挪過去了,看著眼前這個腫了半邊臉,一隻眼大一直眼小的女人,帶著幾分嫌棄扭開頭將胳膊一伸。

「我不看脈的。」齊悅說道,站起身來,「解開衣裳我看看。」

范藝林下意識的用手護住身前,瞪大眼看著這醜女人。

果然師父弟子一路貨色….

他范藝林真是倒霉到家了,天妒美顏,竟然先後要被這無恥的師徒二人褻瀆!

齊悅等的不耐煩,乾脆自己伸手一把扯開他的衣裳。

范藝林發出一聲驚叫。

這女人也太…

屋子裡王家的人都忍不住瞪眼。

齊悅一撕得手,將范藝林一轉,面向眾人。

「看。」她淡淡說道。

王同業站的近,清晰的看到范藝林的心口一片淤青,他忍不住走近幾步,伸手將范藝林餘下的衣裳扯開。

范藝林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娘,我要回家,這裡太可怕了。

這一下所有人都看清了。

最後翻盤的機會也沒了,王家的人神色有些複雜。

「這個傷導致他的急性昏厥窒息,要不是我的弟子發現及時,搶救及時,那麼現在,貴公子已經不可能站在這裡了。」齊悅說道。

說的這樣嚴重….真的假的啊?

「許是舊傷呢..」有家人不死心的嘀咕道。

當然這話沒人理會,不管是新傷還是舊傷,就憑人家如此篤定一眼指出有傷,這弟子治病的說法就無法反駁了。

「你們找個別的大夫看看,窒息我弟子已經解決了,雖然代價有點大。」齊悅說道,一面伸手摸著臉,「告辭了。」

她說罷就走。

常雲成卻不動腳,伸手拉住她。

「誤會是解決了,王老爺子你要我給你的解釋也給了。」他看著神色沉沉的王同業,問道,「但是,你們還欠我一個解釋呢?」

他的視線落在齊悅的臉上,只看得的心頭的火氣蹭蹭冒。

他以前不覺得,這女人推一下打一下有什麼,但此時看到別人打了,就覺得疼的像是自己被剜了一塊肉一般,不,比皮肉傷還要疼。

王同業自然知道他說的什麼,看著常雲成,笑了。

「世子爺,抓人的誤會是解釋了,但是,我這王家的大門被人圍攻的事,你打算怎麼解釋?你要解釋了我自然也給你解釋。」他緩緩說道,面上帶著笑,眼中可是沒有笑。

再看屋子裡其他的王家人,神情亦是冷凝憤怒。

有錯?有錯又怎麼樣?我們是王家,就是有錯,也沒人能這樣對待我們!

「這位老爺。」齊悅開口了,將手從臉上拿開,「你的意思是,別人打了我,我就不能還手了?」

她說著話指了指自己的臉。

「婦道人家,竟然聚眾鬧事,你這臉說到底是你自己打的。」王同業冷哼一聲說道,「你要是好說好了的,又怎麼….」

齊悅再忍不住火氣了,她都是已經死了的人,還有什麼可怕的?

「阿呸。」她一口打斷了王同業的話。

這一聲呸的鎮定的王同業也變了臉色,這大膽的後輩!

剛才看上去還端莊有禮的,怎麼轉臉就如此粗鄙!

不過,也沒什麼奇怪,方才不就是這婦人引人圍攻自己家大門嗎。

「你的意思是,我的臉被你們打了,哦,我還得伸出這半邊臉好聲好氣的跟你們說話好求著你們再打這邊啊?」齊悅豎眉喊道,「這位老爺子,你們好涵養做得到,我可做不到那麼賤1

這意思就是罵他們賤…

大廳里幾個年輕後輩就忍不住了要跳出來。

「我再三表明身份,要見你們,要好好的解釋,結果呢,你們派出來一個醉鬼,一句正經話沒說,倒把我和我的丫頭打了,都這樣了,還要我好說好了,我告訴你,好不了1齊悅豎眉喝道。

這醜婦人好凶..

范藝林再次裹緊衣裳,心驚膽顫的看著齊悅。

他已經打定主意,這輩子就是媳婦哭死,也再也不踏入永慶府半步。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一章解釋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三章交代(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