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九章氣憤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1日 10:08 [字數] 377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知道是哪裡的貴公子,街上的人都不認識,但從穿著打扮以及奴僕的囂張行事就知道肯定不是一般人。

齊悅急的團團轉。

「沒見過啊,真沒見過。」四周被問道的店鋪都給出這樣回答。

看著齊悅又要懸賞,幾個店鋪老闆忙阻攔。

「真沒見過,聽口音不是咱們永慶府的。」一個年長的說道。

齊悅冷靜下來。

「現在是正月里,走親訪友的多,那就是誰家來的親戚了。」她說道。

這要是查的話,可就大海撈針了。

「阿如你回家叫人。」她擺手說道,又吩咐弟子們,「我們一路問,人往哪裡走了,總能問的到。」

黃子喬從酒樓上衝下來,這要一群還在舉杯豪飲的公子哥們很驚訝,以為出了什麼大事,一群人呼啦啦的全跟下來,卻見黃子喬站在酒樓門口望天。

天上有什麼好看的?

一群人跟著看去。

那個女人已經走近了,自己是主動過去打招呼啊還是裝作沒看到?

黃子喬糾結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主動打招呼,太掉份了…

當然如果她主動叫住自己打招呼的話,小爺我也勉為其難應付她兩句。

下定決心,黃子喬整了整衣衫,深吸一口氣邁出門,到門口又停下了。

那是和她迎面走,還是順著走?

「小爺,你到底要幹什麼啊?」有人實在忍不住了,問道。

還有人小聲去問黃子喬的隨從,他家小爺除了肚子被割開過,腦子沒事吧。

「滾。」黃子喬沒聲好氣的瞪他們一眼,「我要買點東西去。」

他說罷不理會他們,邁步出去了。

他晃晃悠悠的走著,除了身後那些嘰嘰喳喳的胡言亂語的狗友們,並沒有女聲叫住他。

「去去,你們站開點,擋住了。」黃子喬回頭揮手。

狗友們低頭看看自己。

「擋住什麼了?」他們不解的問道,一面扭頭四下亂看。

「擋著路了1黃子喬瞪眼說道,目光看到那女人停下來,拉著幾個路人在說什麼,神情有些焦急..

問了幾句又忙忙的向這邊過來。

黃子喬猛地轉過頭,接著抬腳邁步。

那女人一陣風似得從身邊過去了…..

喂….

黃子喬瞪眼看著,卻見那女人在幾步外停下,招呼一個店鋪夥計。

「你有沒有見幾個人綁著一個人,千金堂的胡三,過去了?」齊悅問道,一面和他比劃著胡三的個頭長相。

千金堂如今很有名了,店鋪夥計搖頭,又忙忙的招呼其他人問。

「街上人多,真沒注意。」最終結果很遺憾。

齊悅有些憂急的吐口氣,追到這裡之後,或許是街上人太多了,又或許那些人已經將胡三捆綁結實沒有掙扎吵鬧了,竟然沒人注意到這一群人過去。

是走錯路了?還是這群人的住處就在附近了?

她轉過頭,忽的眼睛一亮。

「小喬。」她喊道。

伴著這一聲喊,狗友們發現他們正準備要扛著去找大夫的黃子喬終於動了。

黃子喬渾身僵硬,看著這幾步站到面前的女人,只覺得耳根子發熱。

他嗯嗯啊啊幾聲,帶著幾分這女人誰啊我可不認識你的神態。

齊悅沒理會這小屁孩的彆扭神情。

「你知不知道最近誰家來了外地的親戚,是個年輕公子。」她忙問道,一面和他比劃圍觀群眾描述中的貴公子的個頭形象。

黃子喬收起了彆扭,認真聽她說完。

「過年來的人多了。」他皺眉說道。

「剛剛把胡三抓走了。」齊悅說道,「因為在街上發了急診,胡三給他人工呼吸心臟復甦,結果可能被誤會了。」

胡三?黃子喬還有印象,那個賤兮兮的男人,就他那賊樣,早晚有這一天。

「你們快想想,這幾天都有哪家有親戚來了?」他忙回頭對一群狗友問道。

結果一群人你說我說,也說不出個一二三。

「算了,別瞎問了,我回去叫衙門派人,挨家挨戶的搜1黃子喬小手一揮說道,「反了天了,打大夫的教訓還沒過去幾天呢,就又敢綁架大夫了!找出這孫子,扔出永慶府1

知府公子開口了,這比他老子還更管用,其他的公子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展現弟兄情義順便巴結神醫的機會,於是各自招呼人馬。

呼啦啦的街上不斷跑過一群又一群拿著棍棒的家叮

百姓見多識廣,看到這幫人的架勢,就知道又是誰家的公子哥要去打架了,以往打架的也有,但都是小場面,從來沒見過這麼多人跑來跑去的,而且幾乎是那些有名有姓的大家族都出來人了,好傢夥,這是要大大的打群架啊!

不知道對戰的雙方是誰?又是因為什麼?最近也沒聽說哪個青樓里來的新粉頭啊?

不過不管為什麼吧,打架自來是民眾喜聞樂見的場面,尤其是正月里,閑人更多,於是不多時起鬨看熱鬧的人擠滿了,跟著這些人從東跑到西,從西跑到東,人越跑越多,乍一看還以為鬧了民亂了。

兩邊縣衙都聽到動靜,派出差役要驅趕,結果在其中各自看到自己大人的公子在內,結果不僅沒驅散人群,反而也被呵斥加入進來。

理由是城裡來了狂徒了,還不速速查明,以保證民眾人身財產安全,還好意思當差嗎?還好意思穿著這身衣裳嗎?回家賣豆腐算了!

一時間店鋪紛紛關門,行人們也紛紛避讓,正月里的永慶府瞬時變得氣氛凝重起來。

范藝林不會想到,自己下人隨手抓著的一個明顯是窮酸的登徒子,竟然引起了這麼大的動靜。

胡三是被扔進柴房的時候醒過來的。

在街上剛被下人按住時,他也是很氣憤的。

他胡三已經多久沒有再受到這種待遇了!

自從上一次贏了那王慶春后,千金堂一舉成名,且身後有定西候府撐腰,在這永慶府也算是橫著走了,弟子們別說挨打受氣,就是冷言冷語都遇到不了,尤其是他胡三,負責師父交代的器械打制,被那些鐵匠木匠等等鋪子視為財神爺,今年過年酒宴都吃不清。

胡三氣勢洶洶的跟這些沒眼力見的下人們爭執幾句,回應他的是更兇猛的老拳,因為忙於工作疏於鍛煉的胡三被打暈了,所以一路上被拖著走,連個求救也沒機會發出。

「我是大夫1他撲到門上,喊住要走的下人,「我是在給你們家公子救治,急救。」

下人回頭啐了一口。

「你個兔爺,等我們少爺壓了驚,閹了你。」他們惡狠狠的說道。

胡三下意拭雙腿之間一涼,不由夾緊腿,出了一身冷汗。

「告訴你們少爺,我是千金堂的人,我是定西候少夫人的第一大弟子,你們敢動我,我師父是不會放過你們的1他喊道,這時候知道說好話不管用了,乾脆撂狠話了。

「呸,不僅是個兔爺,還是個瘋子。」

下人們哄得笑了,再沒人看他一眼,說笑著走開了。

這邊胡三一把抓住柴房的門,哪裡還有半點氣勢,鼻涕眼淚齊流。

「師父啊,你可快點來救我礙」

轉念又想自己被抓的時候昏迷著,只怕沒人知道去報信,自己又常去匠人鋪子上,一時半晌不回去,千金堂的弟子們也沒人在意,就算真察覺不對,估計也都到明日了,那時候,只怕自己已經被人閹了…

被人閹了,就算事後師父幫自己出了氣,那也無濟於事了!

天啊,難道他胡三的命就到此為止了?

胡三抓著門軟倒在柴房裡。

師父啊~

而此時,范藝林也正在訴苦抱怨。

「…還說什麼永慶府地傑人靈,養的都是什麼人啊,當街就有如此…」他說到這裡啐了口,不說話了。

「..小姑夫,當街就有什麼?」一個和他年紀差不多的公子好奇的問道。

「當街搶劫。」范藝林黑著臉說道。

他知道他自己風流倜儻英俊不凡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但那只是針對漂亮小娘子們,當街被男人壓,這可一點也不值得炫耀!

那種丟人的事,他打定主意爛到肚子里也絕不會再說。

當然那些下人們也都被他下了封口令。

「他娘的,疼死我了。」范藝林揉了揉胸口說道,羞氣過後,才發覺渾身疼,該不會是被那兔爺壓的…

呸,范藝林狠狠的搖頭,甩去這可怕的想象。

「又出去胡鬧什麼了?」門外傳來老者威嚴的聲音。

看著岳丈王同業走進來,屋子裡的人忙夠站起來,一個個神情恭敬。

前吏部尚書王同業自從致仕后就搬離京城,回到老家永慶府,為人低調,每日以養花釣魚為樂,一多半的時間都住在鄉下的老宅里,到過年了才被請回來,在鄉下散漫慣了,越發像個田舍翁,但可沒人真敢把他當田舍翁,王同業為官多年,弟子遍地,六部九卿中也有重任。

「父親大人什麼,就是路上遇到個小賊,差點被搶了。」范藝林恭敬的說道,哪裡還有半點弔兒郎當的樣子。

王同業看了一眼這個小女婿,心裡有些不滿意。

「你都這麼大了,還沒想到要去做什麼嗎?」他說道。

又來了..

范藝林心裡哀呼一聲,這個岳丈真的跟自己爺爺一般,年紀相似,說的話也相似。

張口要說話,就聽門外有人急匆匆進來了。

「老爺,不好了,外邊好些人把門給圍上了,管家爺也被打了。」下人神情慌張的進來說道。

這話讓王同業吃了一驚。

「你說什麼?」他問道,以為自己聽錯了。

(快捷鍵:←)名門醫女 四月打賞名單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章衝突(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