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八章態度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30日 08:44 [字數] 522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第一百五十八章態度

家裡除了考生還多了一個待手術的病號,齊悅又通知廚房加了一個病號餐,那邊待產的朱姨娘聽說了,也跟定西候說了,於是定西候便來問有沒有孕婦餐。

「少夫人,這個可千萬不能應承。」常春蘭低聲說道。

齊悅正在教燕兒做日常口腔護理,聽見了便隨口問了句為什麼。

「這女人生孩子就是過鬼門關,兇險的很。」常春蘭說道,一面看了眼外邊,將聲音壓得更低,「萬一大人或者孩子出個什麼意外,這吃的喝的被牽扯上就麻煩了。」

齊悅哦了聲,這種事她見過,書上小說里以及電視上….

「多謝大姐了。」她笑道,一面叫過阿如,「你去和侯爺說,因為快要生了,不用特意再大補什麼的,就清清淡淡的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吃飯其實是人的本能,所以身體里缺什麼了就會想吃什麼,那就順從本能便是大補。」

阿如應聲是轉身去了。

「那燕兒想吃糖糕,是身體里缺糖糕了..」燕兒忙拽著齊悅的衣袖說道。

齊悅忙搖頭。

「那可不行。」她說道,「不是有發乎情止乎禮這句話嘛,人要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那豈不是亂了套。」

燕兒被說得一愣愣的。

常春蘭忍不住笑起來。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吃我要吃。」燕兒回過神扯著齊悅的袖子搖著說道。

沒想到自己的女兒還有能跟人撒嬌的那一天,常春蘭笑著笑著眼眶又有點濕。

「好吧好吧。」齊悅對小孩子一向沒有抵抗力,只好舉手說道,「吃,吃,我們去吃,所以還有一句話是說世界是屬於孩子們的,什麼真理在他們面前都沒用。」

這都是哪裡來的話,常春蘭又笑了,用手帕輕輕擦拭眼角。

她環視齊悅的屋子,布置的簡單,沒有濃烈的熏香,也很少有各式的擺件,桌子上擺滿了厚厚的紙張以及書,並不整齊,反而有些凌亂,凌亂的充滿了生機以及讓人親近的祥和。

簡單的說,就是人氣。

她的視線落在羅漢床的被子上,微微愣了下,不由看向外間。

齊悅和燕兒在客廳分吃一塊糖糕說說笑笑。

夫妻難道是分開睡的?

常春蘭閃過一絲疑惑。

「世子爺回來了。」門外丫頭們傳到,一面打起帘子。

常春蘭忙站起來,燕兒比正常孩子還要敏感,立刻安靜下來,還慌亂要找面巾。

「你怕什麼,你舅舅膽子可大了,他什麼都不怕的。」齊悅拉住燕兒笑道。

常雲成已經邁進來,清早演武場歸來,頭上還冒著汗。

「別剛運動完就回來,好歹在那邊落落汗,雖然是在家裡一路走來大冬天風焯焯的。」齊悅說道。

燕兒安靜的站在齊悅身後,常春蘭沒有走過來,看著他們說話,面色的疑惑褪去,換上欣慰的笑。

「哪有那麼多事。」常雲成說道,看到這邊的常春蘭。

「世子爺。」常春蘭施禮說道。

「大姐過來了。」常雲成點頭招呼,看了眼燕兒,「的確瘦小,多吃點多補補。」

燕兒站在齊悅身後低著頭像模像樣的施禮。

「謝謝舅父教誨。」她口齒不清的低聲說道。

常春蘭拉著燕兒告辭了,這邊常雲成進去洗過換了家常衣裳出來。

「跟我去母親那裡問安。」他說道。

齊悅皺皺眉。

「我還是不去了。」她說道,「你看上次去了她也不高興還是你自己去你們母子好…」

她的話沒說完就被常雲成沒好氣的打斷了。

「那次是母親歇息了,你這女人亂想什麼?」他說道。

齊悅看著他,忍了忍脾氣。

「常雲成,你不要裝糊塗,你母親不喜歡我,這是事實,不是我跟你去問安說好話幾次她就會喜歡我的,反而會覺得我更討厭…」她耐著性子說道。

常雲成的臉色沉下來。

「既然你知道這是事實,為什麼不肯去讓母親喜畸喝問道,「你這種態度,母親怎麼可能喜歡你?」

「她不喜歡我不是因為我的態度1齊悅也不由拔高聲音。

「你這什麼態度1常雲成也拔高聲音,豎眉喝道,「你這種態度誰會喜歡你1

齊悅吐了口氣。

「不喜歡我,沒關係啊,我沒求你們喜歡我。」她說道,甩手抓起收拾好的圖紙走出去。

常雲成一把抓住她的書將她拉回來。

「所以其實你根本不在乎是不是?」他咬牙問道。

「我有在乎的,也有不在乎的。」齊悅看著他說道,「常雲成,我不想和你吵,我們心平氣和好好的來說一說…」

常雲成一把甩開她,大步走了出去。

門帘重重的掀開又垂下,發出一聲悶響。

齊悅嘆口氣。

常雲成的生氣對她來說沒什麼影響,正如她自己所說,這裡的人喜不喜歡她,對她來說有什麼什麼干係呢?

來到千金堂,齊悅便問今晚去義莊能不能早一些。

劉普成一臉驚訝。

「今晚去不了。」他說道。

齊悅也驚訝。

「為什麼?」她問道。

「那個,找一個..屍體不是很容易的..」劉普成壓低聲音說道。

「那裡那麼多屍體呢,不是讓隨便用的啊?」齊悅問道。

劉普成哭笑不得,怎麼聽這意思,這姑娘以前屍體都是隨便用的?不過也許正因為如此,才能練出那樣嫻熟的手藝吧。

是什麼人能隨便的用屍體?

「那當然,那些屍首都是有主的。」劉普成低聲解釋,「只有遇到無主死屍,才有可能有機會被我們借來用用,而且還要偷偷的,要是被告到官府,那是盜屍的大罪。」

齊悅恍然哦了聲,又嘆口氣。

「我找小棺讓他幫幫忙儘快給咱們再安排一個的。」劉普成低聲說道。

也只能這樣了,齊悅點點頭。

「那就只有再等等了。」她說道,打起精神,「不過,也好,我們先解決別的問題吧,通過昨晚的實驗,我們還有很多問題要討論一下。」

劉普成點點頭,拿起紙筆。

「沒有美藍和碘酒,我做不好定點設計…」

「美藍和碘酒是什麼?」

「就是一種定點上色劃線,這樣我能準確的做好縫合…還有縫線..昨晚用的線太粗糙了…」

和劉普成商量完,因為一時半時做不了實體實驗,齊悅只好接著講課。

「胡三呢?」阿如一眼看到沒有胡三,忙問道。

阿好和鵲枝這才四下亂看。

對啊,這個人好像沒在啊,要是別的時候她們一進門他就第一個接過來了。

「師兄去取..模型了..」一個弟子說道。

上次要做的人體模型,用來做急救練習的,齊悅哦了聲很高興。

「這麼快就做好了?」她問道。

「是啊,師兄說那木匠已經做的差不多了,今日拿來讓師父你看看怎麼樣,如果可以的話,讓他再多做兩個。」弟子答道。

萬能的古代工匠,齊悅握了握拳頭。

「那我們就先上課吧,一邊講一邊等他。」她說道。

一堂課很快講完了,但胡三還是沒回來。

「怎麼這麼晚啊,那木匠家離這裡很遠嗎?」阿如坐不住了,問道。

「不遠埃」幾個弟子說道,「是不是師兄玩去了?」

「不會。」阿如斬釘截鐵的說道。

「或心不好,在修改吧。」齊悅說道,「你別急。」

阿如的愣了下,旋即臉騰地紅了。

我才沒急呢,我急什麼,我才不管他來不來呢…..

這邊齊悅終於報了前幾天被她調侃的一箭之仇,嘿嘿笑起來。

阿如嗔怪的看了她一眼,見大家都不解的看向她們,也不敢再說話。

「我去前邊幫忙。」她跺腳出去了。

如今除了講課聽課,她們也會參與千金堂的工作,做一些最基礎的護理工作。

「走,走我們也去。」齊悅笑著招呼道。

剛走出門,就見阿如迎頭跑回來。

「少夫人,不好了,胡三被人抓走了1

齊悅等人跑到街上時,圍觀的人還沒散去,聚在一起議論紛紛。

「到底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

「難道師兄又見錢眼開逞能治病了?」

弟子們抓著圍觀的人亂亂的詢問。

「我們也不知道..」

接二連三的圍觀人被問到時都慌忙的躲開了。

難道惹到的人很厲害?齊悅一把褪下手上戴著銀鐲子,舉起來。

「誰告訴我,怎麼回事,這個就歸誰了。」她喊道。

正要四散開的圍觀眾人一愣,看著那個被女子舉起來的銀鐲子,日光下很是耀眼。

「我知道。」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一個老婦跳出來喊道。

「你們要找的那個小哥,當街非禮一個貴人公子,被人家抓起來,說要帶回去打死..」她大聲說道。

此言一出齊悅等人。

什..么什麼?

非禮貴公子?

齊悅驚愕的張大嘴,手裡的鐲子掉了下來,那老婦眼明手快一把撿起,喊了聲謝娘子賞撒腿跑了。

胡三竟然是..斷袖?還是個如此豪放的斷袖?

范藝林覺得今天是黃道吉日,跟著媳婦回娘家的第三天,終於得到自由了,不用再陪著岳母等一群老婦人摸牌看戲,也不用陪著岳父大舅子等老男人喝茶聊書,沒辦法,誰讓他娶的媳婦是家裡的老小,岳父岳母老來得女,結果大舅子都趕上他爹的年紀了,年紀小的又是差著輩分,跟他也說不到一起,這對於風流倜儻鬥雞遛狗精通的他來說,真是寂寞如雪啊,多虧媳婦明智,知道他的惆悵,今日開金口許他在永慶府隨意遊玩,只要晚上回家睡覺就可以。

范公子風流,手下隨從亦是倜儻,趁著他在酒樓吃個痛快的時候就打聽了這永慶府第一等的脂粉地,並且定下了頭牌的姑娘。

距離天黑還有很多時間,這些時間足夠做很多事了。

范藝林騎在馬上,想著小廝描述的紅姑娘如何的誘人,如何風騷,只恨不得插翅膀飛過去,越發覺得這馬兒走得慢,不由狠狠的抽了兩鞭子。

馬兒受了驚,揚蹄向前衝去,范藝林只顧著想一會兒如何**,結果骨頭都酥了,沒抓好韁繩,人便叫了一聲從馬上仰了下去,身子還沒著地,又被撅蹄子的馬正對著胸口來了那麼一下。

隨從們只聽到一聲驚叫,叫聲短促,好似還沒喊出來就沒了,然後就見自家公子趴在地上不動了。

公子騎術一向不好,偏又愛招搖,說什麼男人騎馬才像男人,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得,這下又從馬上摔下來..

隨從們亂亂的叫著下馬圍過去,卻沒見自己家少爺如同往日那樣鯉魚打挺的抄一抄塵土站起來,而是依舊面向下趴著不動。

幾個隨從慌了神,將人翻過來一看,得,這次還嚇暈了。

「少爺,少爺。」隨從們忙忙喊著,又是拍臉。

終於有個隨從看出不對勁了。

「少爺的臉1他猛地喊了聲,指著地上躺著的范藝林的臉。

發紺!

胡三從人群外看過來,第一眼就閃過個念頭。

「讓開1他大喊一聲,同時舉起手,「我是大夫1

這一聲喊蓋過了周圍人的議論紛紛,大夫二字也震懾了眾人,胡三很容易的就站到了范藝林的身前,推開小廝,半跪下去。

檢查生命體征。

「喂,你怎麼了?你聽到我說話沒?」胡三貼近范藝林的耳邊大聲喊道。

沒有反應,擺正體位,壓頭抬頜開放氣道,貼近口鼻查看呼吸,眼看耳聽面感,沒有呼吸。

胡三深吸一口氣,張開嘴貼上范藝林的嘴,緩緩的吐出氣。

四周的人愣住了,他們看到了什麼?

就在這一愣神間,胡三已經連續俯身口對口了好幾次,然後他重重的伸手壓住范藝林的胸口。

「兩次有效呼吸,五次按壓,除顫一次,輪迴..」胡三口中念念,動作逐一而坐。

四周的人終於回過神了,轟然大聲。

「小子!你幹什麼?」范藝林的隨從們也終於醒了,大喊著就沖胡三揮起了拳頭。

「他沒呼吸了,我在幫助他呼吸..」胡三大聲說道,矮頭躲過一擊,開始下一個人工呼吸輪迴。

范藝林咳咳兩聲,就在此時緩緩的睜開眼,然後看到一張男人的臉貼了過來,臭烘烘的血盆大口吻上了自己的嘴。

死了…

范藝林眼一翻,真的暈了過去。

「少爺1

就近的隨從看到了,天啊,自己少爺生生被這人非禮嚇暈了,他們再也毫不遲疑,三兩下按住這個大膽的登徒子。

「打死他這個兔爺1

四千字更,告別四月,迎接五月,多謝大家支持。

有時候看著粉紅票,心痒痒也想掙一掙,但一則我的文情節起伏大,總有讓讀者堵心或者不舒服的情節,也就不去鬧著起起伏伏了,二來,投票多了,我也無以回報大家,心裡愧疚過意不去,我寫的慢,工作家事也多,每天能碼字的時間不多,但大家給我投票我看在眼裡記在心裡,謝謝大家。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七章夜學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四月打賞名單(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