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四十四章勸慰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24日 03:44 [字數] 377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為雅安祈福,最近天災人禍太多了,願世界和平,風調嗣順,國泰民安。

這些日子不見,這個年輕人整個人都瘦了一圈,他的床邊還放著一本書。

「少爺,你怎麼又看書了,你這樣怎麼才能養好神」彩娟哭道,過去將書拿在手裡,又訓斥旁邊的丫頭,「你們怎麼照看少爺的,我不是說了不許他看書嗎?」

丫頭們一臉委屈的低頭。

「少爺說縣試沒多久了··」她們諾諾道。

古代的科舉考試嗎?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養不好身子,考什麼能考好埃」齊悅說道,一面仲手摸向常雲起的額頭,「別裝睡了,真睡才好呢。」

女子柔軟的手放在額頭上,常雲起果然嚇得睜開眼,慌忙躲開。

「這麼燙1齊悅沒讓他動,說道,皺眉,「怎麼沒敷著?」

「原本敷著的,可是少爺」丫頭低聲說道。

「還不快去拿來。」彩娟喝道。

小丫頭忙從一邊擰了毛巾給常雲起敷好。

「沒事的,只是風寒而已,這些丫頭沉不住氣,驚擾你了。」常雲起閉著眼聲音沙啞的說道。

齊悅看著他,自然明白他此時複雜心情,嘆了口氣。

「我是大夫嘛,這是大夫的本分。」齊悅說道。

是大夫的本分常雲起放在被子里的手攥起來又鬆開。

「多謝。」他閉著眼說道「對不起。」

「雖然說母子連心,但這件事,你是你,她是她,你別多想了。」齊悅說道。

常雲起還要說什麼,阿如拿著藥箱匆匆過來了,常雲成自然也跟了過來。

得知是因為讀書傷了身子,常雲成將常雲起訓斥一頓。

「一個小小的縣試,你緊張什麼你不是一向自詡學問好嗎?一個縣試就成這樣了?」他說道。

齊悅瞪他一眼。

「好話不能說得好聽點埃」她低聲說道。

「不能。」常雲成簡單利索的答道。

二人站的很近,齊悅沖他縱了下鼻頭。

常雲成來了,常雲起不能再不睜眼,於是他便看到這一幕,他慢慢的又閉上了眼。

齊悅聽診了心肺,阿如也量好了體溫,不多時請的大夫也來了,如今永慶府的大夫們都知道定西侯有神醫,因此被請來診病都又激動又誠惶誠恐。

「少夫人你看這藥方可能用?」診了脈開了葯的大夫顫抖著手請齊悅過目。

她哪裡知道,齊悅失笑。

自己真不會用藥的話說了無數遍了說了總是沒人信,還得費一番口舌,她也懶得說了,便點點頭嗯了聲。

我得到神醫的肯定了!

大夫歡天喜地的交付了藥方。

「三少爺很虛弱,要吃些補一補,要不然本是小病卻要元氣大傷的。」大夫又恭敬的說道。

然後再次看到齊悅整容點點頭,大夫喜的渾身發癢,這才深一腳淺一腳的退出去了。

「還不好好吃飯啊?」齊悅問道。

「沒有。」常雲起在床上答道。

「是,好幾頓沒吃了。」彩娟卻說道,看了眼齊悅眼淚就要掉下來。

「真是沒出息,自己都不愛惜自己。」齊悅瞪眼喝道,一面轉身對丫頭說道「去,廚房裡等著,我煲了湯,再過半個時辰就好了,取來給三少爺吃了。」

煲湯?常雲成眉頭一跳,是我的煲湯.

再三囑咐常雲起好好養身子,不許再熬夜讀書,世子夫婦才告辭出來每日的赴宴也是體力活再加上近日在二夫人那邊又高興多吃了幾杯酒回到屋子裡,齊悅困得有些睜不開眼了。

看著齊悅打著哈欠往外走常雲成喚住她。

「我洗過了,外邊冷別來回走了,你在這裡洗吧。」他說道。

齊悅扭頭看他,毫無形象的再次打哈欠。

「我才不和你一起用。」她說道。

常雲成黑著臉看她走出去了。

洗過澡齊悅累極了很快睡了,丫頭們熄了燈小心的退了出去,常雲成聽著那邊呼吸是睡著了,猶豫再三還是披上衣服走出來。

值夜的丫頭被叫來。

「去看看三少爺那邊的煲湯喝完沒?」常雲成低聲說道。

丫頭有些不解,但看著世子爺著的臉不敢多問忙低頭去了。

丫頭敲開了三少爺的院門,傳達了世子爺的話。

屋子裡幾個丫頭看著還剩了很多的煲湯一臉惶恐。

「世子爺如此惦記三少爺,咱們不能讓世子爺覺得三少爺不聽話。」彩娟一咬牙說道,「一定要讓三少爺喝完。」

其他丫頭們也點點頭,帶著難掩的感動以及決心。

「都喝完了?」聽到丫頭的回話,常雲成很驚訝,還帶著不可置信,真的餓成這樣了?還是真的好吃的不得了?

「都喝完了。」丫頭斬釘截鐵的說道,「一點也沒剩。」

常雲成哦了聲。邢就好。」他悶悶說道,關上門。

兩個丫頭對視一眼。

世子爺這神情是欣慰吧?

應該是的。

第二日三少爺病了,趕出去個管事娘子的消息便傳遍了。

謝氏又砸了幾個茶杯,一則是因為齊悅下的命令而那些僕婦竟然還遵循了,二則也是被這管事娘子的行徑氣得。

對於這個幾個庶子女,要說親那是絕對親熱不起來,但也絕不會傻到故意去苛待。

「夫人·我查了,那個婦人是周姨娘的人。」蘇媽媽急匆匆的從外邊進來回道。

謝氏嚇了一跳,旋即明白了,一臉冷笑。

「這個賤婦,竟然還沒死心。」她喝道,一面伸手一指,「去告訴侯爺,告訴他他心念的柔情美人是如何的惡毒,竟然不惜要傷損親子來污衊我1

「夫人·有沒有證據,侯爺怎麼會信呢。」蘇媽媽說道,「這些事您心裡清楚有個提防就好了,莫要去侯爺那裡說,反而讓侯爺對你生嫌隙。」

「真是沒道理,他對我生什麼嫌隙1謝氏冷笑道。

蘇媽媽有些無奈的看著她。

「三小姐,你呀這輩子的脾氣都改不了,太硬了。」她忽的說道,嘴裡說著抱怨,面上卻是慈愛的笑·「什麼都明白的寫在臉上,怪不得大小姐和夫人都要護著你。」

謝氏被這句話三小姐喚的怔了下,神情也柔和下來。

「好好的說這個做什麼。」她說道,伸手摸了摸臉,曾經光滑柔潤的皮膚已經有些鬆弛了,「都已經老了」

「老什麼老,有老夫人在一天,你就永遠是孩子。」蘇媽媽笑道。

謝氏的情緒緩和下來。

「母親的身子還好吧?」她問道。

「好,有安老大夫看著,沒事的。」蘇媽媽笑道。

「我知道了·我不會去和侯爺說這件事的。」謝氏話題一轉說道,一面解下釵環,「我心裡明白·自己防著就好了。」

蘇媽媽點點頭,幫她解開頭髮。

「那女人再怎麼蹦一時半時也翻不了身,對咱們來說已經沒什麼大礙,現在最要緊的是家裡這個。」她一面說道,用篦子給謝氏篦

謝氏微微閉眼養神,一面點點頭。

「二夫人那邊已經和饒家說好了,只要能保證郁芳在咱們家的地位,饒家就能同意。」她說道。「最好的是向朝廷請旨·就如同當年保山公那樣·許下左右夫人之名,對咱們對饒家都是皆大歡喜了。」

保山公當年隨高祖征戰·與妻郭氏離散以為死了,后再娶了孫家女為妻·建朝立國封賞之後,妻郭氏尋來,自來一夫一妻,此事無法解決,前妻有結髮糟糠之禮,後妻有共難相扶之情,任誰為妾也不合情理,二妻相敬一個要出家一個要自盡來成全對方,最後還是皇帝出面,下旨封二人為左右夫人,平起平坐,此事圓滿解決皆大歡喜,還被編成戲詞,但凡唱戲是必點的曲目。

「那保山公有大功,咱們家祖上也是立過攻的,如今世子爺也有出息,不管從哪裡說這齊月娘出身實在是說不過去,當初是老侯夫人一力請求,皇帝也沒辦法才答應的,只怕在皇帝心裡也覺得很不合適呢,只要侯爺肯去說,咱們不是休妻,顧全了皇帝的金口玉言,皇帝一定也會顧念一下咱們,更何況,二夫人已經託了她娘家的嫂嫂適時給宮裡的董妃遞個話」蘇媽媽低聲說道,「如今董妃正得寵呢。」

謝氏面色更加緩和。

真沒想這件事會有這麼多人相助,二夫人的嫂嫂能和董妃說上話,可見姻親人脈的關係,要是跟饒家結了親,將來常雲成的前程必定無量。

「侯爺那懶出頭,要說動他還真不容易。」她皺眉說道。

「也不是沒機會埃」蘇媽媽笑道,「世子爺過了年開春就要走了,這一走一年半載的,如今世子爺已經二十五歲了,還沒個子女,實在是不孝啊,開枝散葉那是不可再耽誤了,多納妻妾,多多生養,這也是侯爺心念的大事埃」

謝氏點點頭。

「世子爺到現在也沒近過那女人的身。」蘇媽媽附耳低聲說道。

「事不宜遲,我明日就和侯爺說。」謝氏說道。

說罷也已經卸完妝,蘇媽媽服侍著謝氏在床上躺下,一面和丫頭們放帳子。

「明日大姑娘來,您看怎麼招待?」蘇媽媽又問道。

定西侯的黃姨娘生養了庶長子長女,長子幾年前外任彭城縣令時感染了時疫病死了,也沒留下子嗣,庶長女常春蘭嫁到永慶府下黃田縣劉家,劉家亦是官宦人家,不過這一輩官運不是很順.

小謝氏進門時這庶長女早已經長大了,也沒在她跟前教養長大,因此也沒什麼感情,親事什麼的也都是老侯夫人安排的。

「還按著往年就是了。」謝氏不在意的說道。

蘇媽媽應聲是下去了。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四十三章新年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四十五章庶姐(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