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七章無醫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17日 07:40 [字數] 325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中午的時候,齊悅終於在滿謝府人的期盼視線中邁進大pf

這種場面讓謝老太太等人很糾結,怎麼也想不明白才短短一天一夜的時間,怎麼就成了期盼這女人進門了?

這讓謝老太太等人不知道該怎麼和這女人說話,歡迎?哀求?開什麼玩笑!

幸好兆哥媳婦搶了所有的話,而齊悅也並沒有和她們客套說話的意思,避免了尷尬。

「我只是懷疑,具體的我要查看的才知道,我的藥箱也沒帶來,已經讓人回去舀了,你先別急,我看看。」齊悅安慰哭成淚人的兆哥媳婦,徑直走進室內。

內室里兩三個僕婦正守著孩子哭。

看到她們哭這樣哭,所有人的心頓時墜入冰窟。

已經不行了么

兆哥媳婦腿一軟,人便坐在地上,連哭也哭不出來。

齊悅幾步邁上前。

「…體溫好低埃」她口中說道,一面逐一查看,「給我燈。」

已經大白天了,還要燈做什麼…

滿屋子的人都呆傻著,沒有人動。

常雲成舀過燈點燃了遞過來。

這種燈怎麼…齊悅皺眉,四下看,放下帳子。

床上立刻暗了下來,齊悅一手接過一盞燈,舉著湊近那嬰兒,一手翻開嬰兒的眼。

「…雙側瞳孔大小不等顱壓升高光反應還有」她口中喃喃說道,「不知道血壓多少…但肯定高不了…」

她沉吟一刻拉開帳子。

「沒事,還活著,還有機會。」她說道。

這話讓屋子的人又鬆了口氣,兆哥媳婦一口氣上來,哭起來。

「這孩子到底是什麼病?也沒別的事啊就是瀉肚,怎麼也會這樣厲害啊?」大老爺大聲問道。

而就在此時,安老大夫坐在椅子上,看著面前的兒子安小大夫。

「沒錯,依你所說這就是小兒驚風之症。」他緩緩說道。

「可是明明是瀉肚,怎麼就成了驚風呢?」安小大夫一臉不解,「難道我診錯了?」

安老大夫神色沉沉。

「不是,你別多想了,這種癥狀本來就易混淆,沒有見過這種病症的,看不出來也是正常的。」他嘆口氣說道。

「那父親,謝府的人還在等著,你」安小大夫問道。

安老大夫嘆口氣。

「去告訴他們,醫者不醫必死之人這個病症,老夫無能為力。」他擺擺手說道。

安小大夫應聲是退了出去。

屋門關上,安老大夫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似乎入定一般。

「又是驚風之症礙」

許久屋子裡才響起一聲幽幽嘆息,旋即再次陷入沉寂。

「….患兒抑制性癥狀,嗜睡,昏迷,肌張力下降」齊悅喃喃說道,「…各種反射減弱前鹵飽滿,懷疑蛛網膜下腔出血但是沒有ct,不能確診具體出血位置出血量…也不知道什麼引起的」

這一連串的話說的滿屋子裡一句也聽不懂只是看著齊悅神情沉沉,大家心裡都沉下來。

「弟妹…」兆哥媳婦哽咽道。

「就目前癥狀來看,我可以確定應該是顱內出血。」齊悅深吸一口氣看著這家人說道。

這家人沖她瞪著眼,一臉不解。

「就是說,孩子的頭裡面…」齊悅伸手指著自己的頭,簡單解釋道,「出血了」

此言一出滿屋子嘩然,出血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事,更何況頭裡面!

兆哥媳婦頓時大哭起來。

「少夫人,少夫人快救救浩哥兒。」她跪下抱住齊悅的腿。

齊悅忙仲手拽她。

「快起來這種病症來勢兇猛你們快去請大夫1她大聲說道。

此話一出滿屋子人都愣了。

合著這裡說出了病症道出了病名就差臨門一腳了,卻說自己來不了換人吧。

這是什麼邏輯?

大家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快去啊請大夫來對症用藥。」齊悅又催道。

不是聽錯了

「你,你什麼意思?」謝老太太一頓拐杖喝道。

齊悅被她的喝一愣。

「我沒什麼意思埃」她說道旋即恍然,「這個,我能判定病症,但是我不會用藥,我現在可以給這孩子急救,你們呢快去請大夫來開藥。」

「少夫人,你不會開藥?」兆哥驚訝的問道。

這怎麼可能?

「是啊,我不會用藥。」齊悅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便直接承認了,「我當初學的只是辯證,我能認出病症,但是我不會用藥。」

謝老太太死死的盯著她的眼,試圖在其中發現一絲奸詐隱瞞,但最終無果。

這個女子神情坦然,目光純正。

「快去請安大夫1謝老太太轉頭喝道。

下人們立刻亂亂的去了。

好,大夫去請了,那麼現在要做什麼?

齊悅站在床邊,腦子裡回想著現代醫院面對這種病症的措施。

「止血吸氧輸血減顱壓…」她喃喃自語,腦子裡飛快的放著那些熟悉的流程。

那麼現在不在現代,什都沒有,她要怎麼做?

「現在無關人等立刻退出屋內,保持這屋內空氣流通。」齊悅舉手喊道,一面從床上抓過枕頭,將嬰兒輕輕的扶起來頭來,小心的右側位放好。

屋子裡其他人已經退下了,但謝老太太大舅母以及兆哥媳婦都站在那裡,盯著齊悅的一舉一動,從來沒見過的舉動.

「取火盆,把屋子裡暖起來。」齊悅又說道。

謝老太太再次傳令。

很快好幾個火盆被端起來屋子裡頓時暖和起來。

「還不夠,還不夠。」齊悅喊道。

「去找,去找。」兆哥媳婦大聲喊道,再次一把抓住齊悅的手,似乎抓住了最後一絲希望,「少夫人,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他才生下來,還沒好好睜開眼呢….」

「我儘力,我儘力。」齊悅說道,拍了拍兆哥媳婦的手,「現在就是要看大夫的了」

她的話音才落,就聽外邊一陣熱鬧。

「母親,安老大夫回來了。」兆哥跑進來喊道。

謝老太太和大舅母頓時滿面喜色。

「快,可請來了?」大舅母顧不得婆婆在搶著問道。

「沒有。」兆哥啞聲說道。

大舅母這才看到兒子的臉幾乎是在哭。

「怎麼?」她不解的問道。

「安老大夫說,說他救不得,這個病症他治不得」兆哥真是快要哭出來了說道。

謝老太太和大舅母頓時呆住了。

這邊齊悅也是大吃一驚。

大夫竟然不肯來了?那怎麼辦?她怎麼辦?

「再去請別的大夫1她急道,「快,快,這病症耽誤不得1

謝老太太和大舅母都被安老大夫不肯接診的消息嚇呆了。

對於她們來說,安老大夫的話就是最終判定。

他都不肯治了,那就是說這孩子是治不得了

謝老太太身子一搖晃倒在椅子上。

屋子裡又是一陣慌亂。

齊悅被晾在一邊,完全被忽略了。

「喂,你們別這樣啊,還有救的,快去請大夫沒有這個什麼安大夫,還有別的大夫埃」她喊道。

兆哥媳婦此時反而比這兩位長輩鎮定了。

「是,去請這條街上的大夫,全給我請來。」她大聲說道。

屋內的人怔怔看了她一刻。

「既然我兒還沒死,還有救,我就要救,誰放棄了,我也不會放棄,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兆哥媳婦直身子,喃喃說道。

「快去將城裡好的大夫都請來。」兆哥站起來大聲吩咐。

下人們大聲的應了,轉身跑出去。

天色漸黑的時候謝家少夫人院子里的點亮了火把,啪啪的燃燒著照著進進出出忙碌的人影。

「吸氧,吸氧,吸氧」齊悅喃喃說道,俯身口對著嬰兒的口開始人工呼吸,她不停的吸氣,吹氣,吸氣,吹氣,臉色因為缺氧而變得難看,但還是不停的重複這個動作。

這一次她連體溫計血壓計聽診器都沒了,沒有站在背後可以依仗的劉普成老師,沒有能夠協助護理的阿如,除了曾經的經驗,什麼都沒有了。

知道體溫很低,但不知道低到多少,知道心率一定很快,但不知道到底多快

「夾板來了」門外有人喊道,舉著一個奇怪的木板進來了。

齊悅忙起身,卻因為缺氧眼一黑。

一雙手及時的扶住她。

齊悅閉著眼喘了幾口氣才睜開。

「怎麼樣?沒事吧?」常雲成的聲音在耳邊低響。

「沒事。」齊悅睜開眼,對他笑了笑。

常雲成點點頭,幫她接過木板。

齊悅將兩塊小夾板仔細的固定在嬰兒頭上,這才轉過身。

「怎麼樣,大家有沒有研究出該怎麼用藥?」她問道。

屋子裡站著七八個大夫,或低著頭思考,或兩個低聲交談,更多是他們一直好奇的看著齊悅的動作。

口對口的吹氣?

奇怪的卡住嬰兒頭的木板?

幾個大夫仲手擦了額頭上的汗,這汗一方面是因為這病症愁的,另一方面是這屋子裡太熱了,簡直是蒸籠。

屋內溫度很高,地上床上都擺著火盆,乍一進來的人都覺得熱氣轟轟,而齊悅等一直在這裡的人衣裳都濕透了。

「齊少夫人,這個病症確實是…」一個年長的大夫最終開口說道,「實在是不好治埃」

他一開口其他人也都紛紛點頭附和。

「不如去請安老大夫來看,他曾經是太醫院的掌院,一定有法子的。」另一個稍微年輕些的大夫說道,「我等,我等技藝淺堡…」

又是那個安老大夫

如此被人推崇,齊悅也想請啊,現在沒有劉普成在身邊,她自然想要找個最厲害的大夫了,只是,這麼多人提起的都是安老大夫

但是,偏偏人家不肯治啊!

真是抓瞎啊!第一百三十七章無醫

={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六章巧合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八章蠱惑(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