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八章其意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8日 23:28 [字數] 416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常雲成愕然抬頭看著謝氏。

「母親,何出此言?」他問道「我自然是聽母親的…」

謝氏看著他冷笑一聲。

「你今天做什麼去了?」她問道。

常雲成遲疑一下..

「跟那女人出去玩的挺高興吧?」謝氏冷笑問道「這個,也不會是你父親逼你的吧?」

「不是的。」常雲成忙說道「我..我是想去趟千金堂看看,畢竟..畢竟這件事也算是有關係,我去看看還有什麼後續的事要辦沒,月娘她,她聽說了便也要去,她跟劉大夫他們也算是患難與共了,我也沒理由不讓她去…」

謝氏看著他,一臉審視。

「果真?」她問道。

是這樣的吧…他就是這樣想的。

常雲成重重的點頭。

「以後別去了。」謝氏面色稍緩,伸手拉起他,說道「一個藥鋪醫館,有什麼好看的,那些賤民,如同吸血的蠅蟲,一旦沾著就甩不掉,離他們遠點。」

常雲成站起來。

「母親,他們還好。」他說道。

這孩子就是有什麼說什麼,不會為了順著自己而胡亂說話,謝氏聽了沒有生氣,反,所以他不會說謊話騙自己。

「你父親辦的荒唐事,卻總是要你來擔後果。」謝氏嘆口氣說道,示意常雲成坐下「那女人沒鬧你吧?」

常雲成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搖頭。

「沒有,她怎麼敢,再說,她有什麼好鬧的。」他說道。

「她是那種知道分寸的人嗎?」謝氏冷笑不屑道。

常雲成摸了摸鼻頭。

「母親,其實,月娘她..她..」他遲疑一下說道。

「她,我自有打算,你放心。」謝氏說道,看著常雲成糾結的神情,很是心疼。

都是這個賤婢,害的常雲成在自己家也沒個舒心日子。

「這快要過年了,我走不開,你回來這麼久還沒去看過你外祖父他們,不如送年禮去一趟吧。」謝氏說道。

常雲成點點頭應聲是。

「我剛回來時去看外祖母,她身子不太好,我也很記掛她。」他說道。

說到母親,謝氏的神情更加柔和。

「是,她年紀大了,你能多去見見,就見見吧,下一次不知道…」她嘆息說道。

常雲成神情也是幾分黯然,外祖母的身子一直不好,如果…那女人去看看治好的話….

那樣母親是不是就能喜歡她一些?

常雲成的神情瞬時歡快起來。

「我這就去準備。」他說道。

「還跟小時候似的,一說去外祖母家,就猴急。」謝氏笑道。

常雲成摸了摸鼻子,帶著幾分尷尬告退了。

謝氏便伸手翻看月曆冊子,和蘇媽媽商量那一日去,最後定下了後日走。

「你去和二夫人說一聲。」謝氏放下書,說道。

蘇媽媽稍微愣了下,世子爺回自己外祖母家,和二夫人說什麼?但她什麼也沒問應聲出去了。

這邊常雲成回到院子,齊悅已經睡了。

「..少夫人和阿如姐姐都累極了,回來就睡了…」秋香看著常雲成的臉色小心說道,只怕因為少夫人沒等他就生氣。

常雲成看了眼那邊隔間垂下的帘子。

「可吃過飯?」他低聲問道。

秋香被問得倒是愣了下。

「沒..」她慌忙答道。

常雲成皺眉,又看了眼那邊,才進去換洗了。

秋香揉揉眼,我的天,我沒看錯吧?貌似世子爺的神情是…有些擔心?

齊悅睡到半夜醒來的,屋子裡的炭火依舊燒的暖暖的,她從被子里伸出手借著地燈的光起身了。

側耳聽外邊一片肅靜,顯然已經後半夜了。

因為習慣屋子裡不留伺候的人,齊悅自己起身倒水,才走過去點亮燈,外邊就傳來腳步聲。

「醒了?」常雲成的聲音緊接著從外邊傳來。

齊悅嚇了一跳,看著他掀帘子進來。

他穿著家常的蟹殼青的中衣褲子軟布鞋子走過來。

「你睡覺這麼輕啊?」齊悅皺眉說道「那不能怪我吵到你。」

常雲成看了她一眼。

這女人的腦子總是跟常人不一樣,想的都是什麼!

「有宵夜你吃不吃?」他問道。(最穩定,

齊悅看他,一面端著水喝。

「看什麼看?」常雲成被她看的有些沒由來的惱火,還帶著幾分心慌,她猜出自己是特意給她做的嗎?這..這簡直太丟人了…

「你挺好看的。」齊悅隨口說道,仰頭將半杯水喝完。

常雲成被這沒頭沒腦的回答弄得莫名其妙。

「我本來就好看。」他悶聲說道。

齊悅噗嗤笑了。

「拿宵夜來。」常雲成有些氣急,轉頭對外喝道。

門外一陣細碎的腳步聲,不多時有兩個值夜的小丫頭捧著食盒進來了,擺在桌子上,恭敬的施禮退下了。

常雲成掀開食盒,香氣頓時溢出來。

齊悅不由吸吸鼻子,被引得食指大動。

「這是排骨栗子湯。」常雲成說道,一面端出來。

齊悅坐下來搓搓手。

「你沒在裡面下藥吧?」她又抬起頭看常雲成問道。

「下了,足夠毒死一頭牛。」常雲成淡然答道。

齊悅哈哈笑了,伸手接過碗,吃了一大口。

「嗯..」她挑挑眉毛,不錯不錯,比她現代吃的還要好吃,畢竟這裡的肉栗子都原生態無污染,熬制湯羹的材料也都新鮮天然。

常雲成坐下來,自己也盛了一碗,桌上的燈照著兩邊的人碰頭吃的歡快香甜。

「你這個人當朋友還不錯。」齊悅忽的說道。

常雲成的湯勺停了下。

「這個,無須你判定。」他淡淡說道。

齊悅撇撇嘴不再說話,三口兩口吃完放下碗。

「再吃些。」常雲成說道。

「不了,還要接著睡,不能吃太多。」齊悅擺擺手站起身來。

常雲成低著頭咬了塊肉。

「後天去善寧府。」他說道。

善寧府?

「你母親的娘家?」齊悅問道。

怎麼說的這麼繞。?

「我外祖家。」常雲成皺眉說道。

齊悅哦了聲,便不再言語了。

常雲成慢慢的喝湯,夜風噗噗的打在窗戶上,透過的風吹得燭火一陣跳動。

屋子裡多個人,這冬夜倒也別有一番味道。

常雲成的嘴角不由微微翹。

「哎,那個,你吃完了沒?」齊悅問道「我還想再睡會兒。」

常雲成停下手,垂下臉。

小丫頭收拾了東西,重新熏了香退了出去,常雲成也站起身走向自己的室。

「喂,多謝了。」齊悅在後說道。

常雲成的腳步沒有停,似乎沒聽到掀起帘子走了。

這個人啊,還真是…矛盾的很,齊悅搖搖頭吹滅了桌上的燈。

常雲成一直都到屋子裡關上門,燈影里,他嘴邊的笑意濃濃散開。

這一次睡醒后,齊悅對著鏡子仔細的照。

「紅絲消了很多了。」阿好一面梳頭一面說道。

阿如拿著衣裳進來,聽見了忙過來看。

「嗯不錯。」她端詳了才點頭說道。

齊悅也端詳她。

「嗯,你也不錯。」她笑道「果然年輕就是好..」

阿如咳一了聲。

「少夫人比我大一歲而已,別裝老。」她笑道。

齊悅哈哈笑了。

阿好在一旁看著她們帶著羨慕。

「今天我打算教他們縫合術。」齊悅對阿如說道「你也來學吧。」

阿如點點頭。

「少夫人。」阿好忽的開口喚道。

齊悅和阿如都看向她。

阿好帶著幾分膽怯,但還是鼓起勇氣。

「我..我也想學。」她說道。

齊悅笑了點點頭。

「好埃」她說道。

這一次出門的時候,阿好被帶上了。

「你學這個做什麼?」鵲枝聽說的好奇的問道。

「我也想向阿如姐姐那樣幫到少夫人。」阿好說道。

鵲枝手指絞著小辮子,若有所思。

「我..也想學。」她忽的說道。

阿好驚訝的看她。

「我也想幫少夫人。」她笑著看阿好說道。

那一日她親眼看到少夫人的神技造成了多大轟動..

她親眼看到侯爺面對這樣的轟動是怎麼樣的前倨後恭..

看到了那些敬畏崇拜的眼神….

那種感覺,也許比自己當上通房姨娘要好吧….

這一次常雲成沒有跟著來,齊悅身邊多出兩個丫頭來,引來千金堂里弟子們好奇又害羞的注視。

阿好站在阿如身後,依舊有些怕見人,鵲枝則爽朗的很多,主動對那些弟子笑,只笑的那些弟子們紅了臉不敢看她。

「好了,好了。」齊悅拍拍手,看著這收拾出來的屋子,已經按照她的要求擺了桌子凳子「大家都坐吧。」

弟子們應聲是,各自夾著自己的針包線皮子尋位子依次坐下。

阿如遲疑一下,也帶著阿好和鵲枝坐下來。

齊悅站在台上,有些緊張,其實她也帶過實習生的,只不過當老師手把手的教這個還是第一次,她不由深吸一口氣回憶當初老師是怎麼教自己的。

「在學縫合之前,我們還要先了解很多東西,比如人的皮膚,肌肉,我們用到的工具…」她看著大家說道。

話沒說完就見眾人有些驚慌的站起來了,一片桌椅板凳挪動的聲音打斷了她的話。

「師父,你怎麼能站著..」

「對啊,師父,你站著我們怎麼好坐著…」

幾個弟子們惶惶的說道。

齊悅愣了下,哈哈笑了。

「別想那麼多,這是為了教學方便。」她笑道,到底是費了一番口舌才讓大家都坐下,但每個人還是坐不踏實,或者坐一角,或者乾脆虛坐著,簡直比站著還難受,最後齊悅只得讓他們也站起來。

「…..縫合的目的是將已經切開或者外傷離斷的組織創緣相互對合、消滅死腔,起到止血、傷口早期癒合以及重建器官結構整形的目的…」

「…手工縫合的手法臨床上有很多種..單純對合縫合…」

雖然很多話對於弟子們來說都是如同天書,但所有人都捨不得分神,奮筆疾書,認真記下齊悅說的每一個字。

劉普成輕輕的從門外走進來,手裡也夾著針線**子以及紙筆,示意大家不要多禮,走到最後一張桌子前站好,開始認真的聽講。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七章有心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九章不依(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