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四章進退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5日 10:37 [字數] 410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休書….

定西侯心裡哆嗦一下。

這也是收賭債來了么?

「休書?什麼休書?」定西侯一臉不解的問道。

裝傻?齊悅有些傻眼,她猜想了很多種定西侯的反應,只是沒想到定西侯竟然直接裝傻。

也虧他使得出來!

『姘好說的什麼休書?」定西侯已經換了一副驚愕憤怒的神情。

「侯爺。」齊悅有些無奈的笑了,說道,「其實我不是來質問侯爺什麼的,這休書的事咱們可以商量一下,結果一樣,但是形式最好變一變,比如和離」

「月娘,你不要說了,這件事我一定會好好的查一查,一定會給你個說法,你放心,只要我在一天誰也別想欺負了你。」定西侯大手一揮,果斷的要結束這個話題。

齊悅有些急了。

「侯爺,白紙黑字的都寫了,連你的印信都蓋了,怎麼能就這樣算了?」她說道,「侯爺您男子漢大丈夫,說出的話砸在地上一個坑。」

那是那是,定西侯忍不住有些得意的笑,不是,不是,他忙又收住笑。

「月娘,哪有這回事?你是誤會了,看錯了。」他收正神色整容說道。

這才叫睜眼說瞎話,齊悅可算是見識到了,一時間她張大嘴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怎麼會看錯?侯爺,你別開玩笑了,我親眼看了。」她皺眉說道。

「哪有?在哪?」定西侯整容說道·伸手,「我看看,哪個膽子大的敢假冒我的印信?」

「常世子爺撕了。」齊悅說道,「不信你叫他來,他也看到了。」

定西侯第一次覺得自己這個不招人喜歡的嫡子做了件貼心的事。

「月娘,撕了就是沒了,沒了就是沒了,你不要多想了,你這幾天這麼累·快好好的休息休息去,什麼事都不要操心。」他語重心長說道。

什麼叫沒了就是沒了?

齊悅看著定西侯,她也是成年人,哪裡不知道這位侯爺心裡的想「侯爺。」她不由嘆口氣,說道,「其實,我不敢保證次次都能救活人,這種事,說到底還是賭運氣了,但是我不能做到見死不救·所以,我會惹到很多麻煩,這一次僥倖沒有給侯府帶來麻煩,但是下一次,下下一次,總會惹來麻煩的…」

她說道這裡時,有人唰的掀帘子進來了。

「世子爺來了。」同時有小廝急忙忙的喊聲。

帶著一身寒氣的常雲成站定了。

「雲成你也來了,吃過飯了沒?」定西侯忙笑道,一面帶著幾分打趣,「這才一會兒沒見·就跟著媳婦來了?」

齊悅和常雲成臉色都僵了僵,這跟這個有關係嗎?

「還沒吃呢,父親也沒吃呢吧?耽誤父親用飯了·我們先告退了。」常雲成說道。

好兒子好兒子,定西侯忍不住滿臉的欣慰喜悅,連連的點頭。

「好好,快,月娘辛苦這麼幾天了,快去吃飯,讓廚房做些好的。」他說道,迫不及待的端茶趕人。

「我吃過了」齊悅說道·開什麼玩笑·她還什麼都沒說呢。

常雲成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轉身就將她拉了出去。

他們前腳走·定西侯後腳就忙忙的吩咐人。

「快,快·收拾東西,我去燕雲湖的莊子上住兩天去,正是賞湖的好時候。」他說道。

這個大冬天的賞什麼湖景…小廝們一頭霧水,但這個愛好風雅的侯爺的審美思維都與他們這些俗人不同,眾人不敢怠慢,忙忙的傳話收拾各種帶要去的物品準備馬車挑選跟去的人腳不沾地。

這邊齊悅被常雲成拖出定西侯的書房。

「你幹嗎?」齊悅用力的掙,卻掙不脫,常雲成鐵了心一般死死的攥住她的手不放。

齊悅的力氣在他眼裡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你又弄疼我的手了1齊悅氣憤不已,任誰被打亂原本設想好的事都會很生氣。

她乾脆緊跟上幾步,擋在常雲成身前,用另外一手去抓常雲成的常雲成任她動作。

「就你那力氣,掰開了才怪。」他看著這女子氣急敗壞的樣子,忍不住笑道。

齊悅伸手揪住了他的衣襟。

「很好玩是不是?」她看著他,眼睛紅紅,不知道是熬夜熬的還常雲成的笑收了起來。

「你們這樣耍我很好玩是不是?」齊悅看著他,她的聲音並沒有提高,語調也慢慢的,「看著我跟狗一樣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很好玩是不是?高興就給了笑臉不高興就冷臉相對很舒服是不是?」

常雲成看著她,沒有鬆開手,反而握緊了,另一手蓋上了她揪住自己衣襟的手。

「我知道,我清楚的很,我在你們家是死乞白賴的,很討厭,我也覺得討厭,我很抱歉,我一開始不知道怎麼辦,不知道出去後人生地不熟的怎麼辦,我就沒臉沒皮的賴在你們家,你要相信,我比你們還難受。」齊悅看著他接著說道,「現在好了,你們也說出來了,我也準備好了,大家好聚好散,這樣玩有意思嗎?」

常雲成依舊不說話,只是握著她的手。

齊悅胸口劇烈起伏,似乎積攢的鬱結悶氣得以舒緩。

「還有你,你又裝什麼淡定呢?」她用力要甩開常雲成的手,卻是無果,「敞開說話,就那麼難嗎?大家明明白白的坐下來好好說不行嗎?一驚一乍一喜一怒的鬧什麼?很有意思嗎常雲成等她說完。

「好。」他點頭說道。

「好什麼好?」齊悅一口氣說出來這麼多,心裡稍微舒服些·喝道。

「敞開說話,坐下來好好說話。」常雲成說道。

齊悅喘著氣看他。

『好,你那還是我那?」她說道,一面再次抽手。

「你說。」常雲成說道,握著沒有放。

「我那。」齊悅說道,再次抽手,「鬆開。」

常雲成鬆開了。

齊悅伸手揉著自己的手腕,憤憤看了他一眼,轉頭就走。

看著齊悅和常雲成一前一後的進了院子·正在說話的阿如阿好鵲枝等人忙接過來。

「擺飯。」齊悅說道。

看她的臉色,阿如沒敢多問,忙示意大家依言行事。

飯菜很快擺上來,色香味俱全,而且這次有齊悅最愛的白粥小菜,當然,常雲成喜歡的肉蛋。

看著齊悅悶頭吃飯,常雲成放下筷子。

「不如先說吧。」他說道,「帶著悶氣吃飯對身子不好。」

齊悅抬頭看他。

「哎呦,你還懂養生埃」她半諷刺說道。

一旁侍立的鵲枝眉頭不由跳·悄悄的看了眼阿如,見她神情平靜,似乎什麼也沒聽到。

「是,懂一些。」常雲成答道。

齊悅看著他一刻,吐了口氣。

「我沒事了,吃完再說吧。」她說道,眉間的焦躁漸漸緩下去,低頭吃飯。

常雲成這才拿起筷子。

「你嘗嘗這個牡丹餅,是父親特意從京城要來的方子做的。」他遲疑一下,拿起盤子里切好的一塊焦黃的餅子遞過去。

齊悅接過。

「多謝。」她說道·語態平靜,恢復了客氣。

「你再嘗嘗這個魚羹」常雲成又說道,將一盞小蓋碗送到齊悅面前·「早上吃點鮮鹹的,對身子也不錯。」

他說完,見這女子看過來,便一笑。

「府里的媽媽從小就會教的,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時候吃,吃多少。」他說道。

古代人比現代人還會養生·齊悅心裡說道·不再言語,低著頭慢慢的吃飯。

早飯在前所未有的融洽氣氛中結束了·鵲枝等人也舒了口氣。

看著二人在屋子裡坐定,鵲枝親自捧茶后·就在阿如的示意中帶著小小的遺憾退出去了。

「反正被休我是絕對不同意。」齊悅開門見山說道。

常雲成看著她點點頭。

「是,我也不同意。」他說道。

齊悅面色稍緩。

「你看,你我的婚事都不是咱們倆能做主的。」她接著說道,「雖然我的身份配不上你,但是我其他的地方沒有錯,所以休是絕對不合理的,那麼和離的話,對你我都是公平的。」

常雲成看著手裡的茶杯沒說話。

「這一點你沒意見吧?」齊悅問道。

常雲成笑了笑,沒有說話。

「這不是我死心眼,反正都是離開,結果成了就是了。」齊悅也沒在意,她也端起茶杯吃了口,目光看向門外,接著說道,「我得為我自己負責,有錯我擔錯,沒錯而非要低賤自己擔錯的話,就算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那對我來說也是不可原諒的,人嘛,自己都不在乎自己了,活著豈不是太沒意思了。」

「是。」常雲成說道,看著她,笑了笑,「這話說得好,我喜歡。」

齊悅沖他一笑,這笑很友善,但也很客氣。

「你看,其實很簡單,我們坐下來說開了就挺好的,你也不用糾結,你母親對我的擔心防備完全是沒必要的,其實我早就有這個打算了,只是一開始.」她含笑帶著幾分欣慰說道。

說到一開始,齊悅不由帶著幾分追憶,一開始她還存著回去的希望…

「…只是還沒準備好,還不知道自己要走的路,說不害怕那是騙人的」她笑道,帶著幾分感慨。

真是害怕的,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陌生的習慣規矩

「一開始?」常雲成忽的說道,打斷了她的話,「你是說,你早就準備這個了?」

「是啊,所以你們真是多慮了,我真沒打算賴你們家一輩子,看把你和你母親嚇得」齊悅不由撇撇嘴說道。

那也就是說,自己那些糾結,那些煎熬,以及做出的那些事,在她眼裡都是笑話了…

常雲成笑了,只不過這笑有些駭人。

「算了,過去的事就不說了,現在我做好準備了。「齊悅說道,抬頭看常雲成,「這麼說,關於和離的這一點我們達成一致了?」

「沒有。」常雲成站起來說道。

「那好,咱們再說說這財產….哎?」齊悅含笑說道,帶著幾分輕鬆拍了下手,還沒放下就猛地愣住了,帶著幾分驚愕看常雲成,「你說什麼?」

常雲成居高臨下,看著她。

「我說」他微微一笑,「走也好留也好,你以為你做得了主1

齊悅看著他瞪大眼。

「你這麼快就忘了我,提供本書txt下載。說過的話了?」常雲成笑道,走近幾步,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和離?你想的還真美1!~!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三章樂見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五章慢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