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一十九章不懼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1日 17:35 [字數] 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常雲成的舉動讓定西侯積攢的憤怒爆發了。

對於女人,他定西侯就算再憤怒,也會保持風度,但對於男人,更何況還是自己的兒子,他便再也不需要風度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這個蠢貨白痴混蛋1定西侯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還四下找東西。

謝氏雖然對於兒子的舉動恨的吐血,但還是第一時間站在了兒子的身前。

「他是被那個女人蠱惑的,都是你,你要是不慣著那女人,怎麼會有今天1她喊道。

常雲成扶住母親的肩頭。

「不是她蠱惑我的,是我要這麼做的。」他說道。

謝氏渾身發抖,死死的咬住下唇,避免訓斥質問的話脫口而出。

她的兒子,她可以罵,可以打,但是,當有另外的人想要對其進行打罵時,她要做的就是維護兒子。

「你為什麼這麼做?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定西侯氣得渾身發抖,到底是抓起瓷瓶砸了過來。

常雲成身子一轉擋在謝氏前面。

瓷瓶砸在他肩頭滾下地碎了。

「我這樣做就是為了表示我們定西侯府不是軟蛋1他猛地拔高聲音說道。

沙場歷練過的人,一旦釋放了那種威壓,氣勢煞是逼人。

定西侯被這突然的一吼嚇的不由後退一步。

「打賭就打賭,我們定西侯府賭不起嗎?」

「賭了就賭了,還沒分輸贏呢。就怕了嗎?」

「一個弱女子都不怕,我們怕什麼?」

定西侯不由在後退幾步,坐在了椅子上。

謝氏也不由扶住心口,帶著幾分怔忪看著兒子。

「這個時候不讓她進門。讓外人怎麼看?看我們定西侯府還沒比呢。就認慫了1常雲成收回氣勢,目光掃過室內,「我丟不起那人。」

他說罷收聲,屋內沉默下來,只有略微凌亂的呼吸聲。

「那..那要是輸了呢?」定西侯聲音微顫的說道。

「輸了再休她也不遲。」常雲成說道,「也算是我們給百姓一個交代,表明我們定西侯府對於庸醫殺人的態度,就算是自己家人,也絕不姑息庇護。」

曾經救治過知府公子的那個院子重新變得熱鬧起來。

「這個手套必須戴著。」齊悅將胡三取來的手套分發給大家。

劉普成等人點頭。看著齊悅示範洗手消毒帶手套將手舉在身前。

「按照齊娘子你所說的能夠驅邪的,在上次的基礎上我又加了苦參、黃柏、大葉桉和蛇床子,熬制好的湯藥。」他又說道。

齊悅點頭。吩咐阿如從花房找來花灑,將消毒用的湯藥裝了進去。

「你們定時用這個噴洒屋子裡以及院子了。」她說道。

跟隨來的另外兩個弟子忙忙的點頭,緊張的接過兩個花灑。

「這病沒有其他的原因,就是需要大劑量的廣譜抗菌。」齊悅說道,看著劉普成,「把所有能夠起到這個作用的中藥都找來,這個老師你比我懂,你自己看著來配藥吧,加大劑量,沖。洗,敷,灌。」

劉普成點點頭,大家依照安排各自行事。

夜黑很快籠罩了定西侯府。

常雲成過來時,齊悅正坐在門外的台階上看天。

「怎麼?人要死了?」常雲成直接問道。看著她的樣子。

齊悅笑了。

「沒有。」她說道。

不過也快了…..

齊悅伸手揉了揉臉。將皺起的眉頭用力的撫平。

那些葯根本就不管用,或者說不能很快的奇效。口服自然比不上靜脈給葯或者輸液….

這樣下去,她輸定了。

輸了嗎?

當齊悅發現自己站在一個潔白的走廊里時,第一個念頭便是自己做夢了。

我睡著了嗎?我不是明明在和常雲成說話?

齊悅怔怔的站在走廊里,似乎一眨眼間,身邊變得熱鬧起來,來回走動的患者以及奔忙的護士,他們對她都視而不見。

齊悅已經不再驚慌了,她是在做夢,她不由吐了口氣,抬頭看著走廊。

這是一樓,挂號藥房亂鬨哄的最熱鬧的地方。

齊悅慢慢的走過去。

「齊大夫下班了?」旁邊走過的護士笑著和她打招呼。

齊悅應了聲下意識的含笑看過去。

那護士已經走開了。

看不到自己吧?

齊悅看著她的背影,做夢嘛。

「小齊,小齊。」旁邊有人喊她,然後一隻手搭在她的肩上。

齊悅嚇了一跳,這真實的突然增加的力量。

一個比她大幾歲的女子正一手扶著她,一手在登鞋子。

「..這新鞋不合腳,我貼了個創可貼…」她弄好鞋子,手沒有鬆開,看著齊悅笑。

「張姐,你今天白班啊?」齊悅緩緩開口問道。

「是啊,老同學送來個親戚,我得照顧一下。」張姐說道,一面挽起她的胳膊,「走,走去吃飯..」

好真實的夢啊,齊悅不由被她拉著走去。

想到這裡她又失笑,什麼時候回到現代到成了夢,而在古代成了現實。

齊悅忽地停下腳。

「怎麼了?」張姐不解的問道。

齊悅後退兩步,看著門牌。

西藥房….

盤尼西林…盤尼西林….這麼真實的夢能不能…帶回去一些?

這個荒唐的念頭閃過,齊悅再也無法控制,她推開張姐就敲開了藥房門。

「齊大夫?」開門的人還沒問話,齊悅就沖了進去。

齊悅直接衝到貨架前,開始翻找。

盤尼西林..盤尼西林…

找到了!

齊悅低頭看自己穿的是白大褂。立刻脫下來將所有的盤尼西林掃下來..

「齊大夫,你幹嘛?」無數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還有人來拉她。

「別拉我,別拉我。錢從我工資上扣吧。」齊悅喊道。一邊抱起這一包葯就往外跑。

身後亂亂的說什麼。

齊悅顧不得理會,她跑出去,死死的抱著那些葯。

醒過來啊,醒過來啊,快醒過來了礙

她覺得自己在走廊跑,似乎怎麼跑也跑不到盡頭,然後她撞上了一個人,懷裡的東西全撒了。

她顧不得跟人道歉,忙去撿。

「這個是我們中藥房的你別亂拿..」一個女聲響起來。

齊悅的手不由停下來。抬起頭。

「崔秀..」她喃喃喊道。

眼前的女子沖她一笑。

「齊悅,告訴你個好消息。」她說道,勾勒了眼線的眼睛更加迷人。將一瓶注射劑晃了晃,「你瞧,中藥注射劑,我們又進貨了。」

齊悅看著她,終於控制住用手裡的葯砸這女人臉的衝動。

「那就祝你好運,永遠別碰上不良反應1她說道,抓起地上散落的葯。

「難道你這個就沒有不良反應嗎?」崔秀一把抓住包著葯的衣服,大聲說道,「寫報告駁論!你真多管閑事!有哪功夫,不如管管你男朋友吧..」

她說到這裡又笑了。

「哦。對了,不是你男朋友了,是我男朋友。」她笑道,沖齊悅晃了晃手裡的葯,「還有。是他告訴我你暗地寫報告的。聽說你很辛苦,還親自實驗製作了一次….」

齊悅看著她。

「他說。你可真蠢。」崔秀笑道。

齊悅狠狠的將衣服拽回來,卻因為用力過猛人向後跌去…

「混蛋1

一隻手扶住她的脖子。

齊悅打個機靈睜開眼,仰頭看到的是漆黑的夜空,點點繁星。

「你怎麼睡著了?」常雲成問道,有些尷尬的收回似乎要將她抱起的手,「坐著也能睡著..」

是因為太累了吧?

「反正已經這樣了,你該睡還是要睡會兒的..」他便忙又說道。

「我睡著了?」齊悅怔怔說道。

這女人剛說了沒兩句話,就沒聲了,頭垂在膝上,他以為她是不想跟他說話,原來竟然睡著了….

已經累成這樣了?是心裡累吧…

孤獨么…

「我的葯1齊悅猛地站起來,開始四下摸找。

「什麼?」常雲成不解問道。

冰涼的地面,乾淨的連一塊小石頭都沒有,哪裡有自己包的葯…

夢嘛,怎麼可能..

齊悅自嘲的笑了,甩了甩手,然後她突然停下了。

「葯..」她喃喃說道。

常雲成還沒再次疑問,這女人又拔高了聲音。

「葯1她喊道,轉身向院子里奔去,一眨眼間就衝進了屋子。

常雲成被拋在原地,愣了一刻。

「你是說把湯藥用..用..針筒打病人的體內?」

屋子裡,聽著齊悅的話,劉普成一臉驚訝。

「是啊,咱們用的這些葯雖然有抗菌消炎的作用,但首先療效的確比不上西藥,再者是因為口服,效果更加減弱,這樣下去,控制不了病情,所以我想,我們必須想法靜脈注射了。」齊悅說道。

燈光下,圍過來的弟子們都一頭霧水。

「就是像師父你以前用的..補充體液那樣嗎?」胡三問道,「快速補充體液?」

「對,就是這個意思。」齊悅說道。

「好。」劉普成毫不猶豫的點頭。

旁邊一個弟子還把湯藥直接端了過來。

「娘子,這是新熬制的湯藥你注射吧。」他說道。

齊悅笑了,搖頭。

「這樣打進去,病人立刻就能死了。」她說道。

大家更加不解。

「我需要提純。」齊悅深吸一口氣說道,「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而且我時間也不多了,再退一步說,就算我弄出來,也不知道能不能真的起效,因為這樣的葯不良反應很大,所以….」

「所以我們還是有法子試一試了是不是?」劉普成接過話說道,看著齊悅,帶著溫和而堅定的笑,枯皺的臉上神采奕奕。

齊悅看著他也終於點了點頭。

「是。」她含笑說道,「那姓王的跪大街的機會又多了幾分了。」rq!~!

(快捷鍵:←)名門醫女 三月打賞名單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章賭局(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