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一十八章選擇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31日 22:55 [字數] 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打賞加更……齊悅眨了眨眼。

沒錯,雖然是繁體字,但她可以肯定自己沒看錯。

休書,蓋有定西侯府印信的休書,大意也就是不守婦道什麼之類的七出。

蘇媽媽看著那女子面色驚愕,準備等待下一步的哭鬧或者暈倒之類的戲碼,但那女子只是認真的看了看那張休書,就收正了神色。

「我知道了,我去見見侯爺。」她說道。

「不用了,少夫人要說的那些話,侯爺已經知道了。」蘇媽媽含笑說道。

榮安院里,定西候焦躁的在屋子裡走來走去。

「我要說的都已經說完了,這個女人這次可惹了大麻煩了,侯爺,你說怎麼辦吧。」謝氏沉聲說道。

定西候面色微微驚慌。

「還怎麼辦?」他看著謝氏,「不是將她休了就行了嗎?」

謝氏放下手裡的茶。

「侯爺,你先坐下。」她說道,「你別急,仔細頭疼。」

定西候沒好氣的坐下來。

「最近家裡接連出事,侯爺,你可千萬要想開些,莫要傷身。」謝氏說道,從條几上的小青瓷蓋罐里拿出一丸藥遞過去。

定西候接過去含在嘴裡,只覺得冰涼清爽在口中散開,混沌的腦子便一刻的清寧,他吐了口氣。

「還是你關心我。」他說道,拍了拍謝氏的手。

謝氏笑了笑收回手。

「我不會說話,討不得侯爺歡心。只是要侯爺你知道,我能依靠的只有你,侯爺好好的,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她在一旁坐下來說道。

這話定西候聽在心裡卻是舒暢的不得了。

「你就是性子太悶。脾氣又壞。不過,咱們夫妻嘛,終歸是一體的。」他看著謝氏說道,「你的心我都知道。」

謝氏笑了笑沒說什麼。

「這個齊月娘1定西候一刻安靜后,又想到眼前的煩心事,不由伸手按額頭,「可是要害慘我們家了..」

跪啊,她難道不知道她這一跪,其實是他們定西候府跪下了嗎?

眾目睽睽之下。百千民眾之前…

定西候伸手拍住眼,他都不能想。

「我就是去祖宗跟前跪死也不足以贖罪了,也沒臉見人了..」他喃喃說道。「這個賤婢啊,這個賤婢啊,她是瘋了嗎?」

「早說侯爺慣不得她,如今知道了吧?這賤婢什麼事都做得出來,這一下好了,全永慶府的人都知道了,過不了多久,只怕京城的人也都知道了..」謝氏說道。

朝堂上又有新的談資了….

而這一次將會是他定西候府…

說起來,他定西候府自從老侯爺死後,已經幾乎消失在朝堂里了。如果不是每年朝廷下發賜俸,皇帝說不定都忘了還有他這個定西候,所幸後來常雲成出息,重新出現在朝廷眼裡,不過這下好了。很快兒媳婦也將出現在朝廷眼裡了….

定西候再一次重重的拍在眼上。

他寧願朝廷的人徹底忘了他….

他甚至可以想象。很快就有一些世家貴勛特意跑過來借口拜訪,然後拍著他的肩頭問問那一跪的風情…..

「快將她的東西都扔出去1定西候大聲喊道。「將她趕出去,不許踏入永慶府一步1

「這還不夠。」謝氏說道。

定西候看向她。

「休她還不夠。」謝氏說道,眼中閃閃發光,「侯爺,你要昭告眾人,表明這賤婢當初怎麼欺瞞哄騙老太太,總之就是要讓世人知道,咱們定西侯府娶她做兒媳婦是受了蒙蔽.…」

定西候遲疑一下。

「其實休了她已經差不多了吧,她到底是一介弱女子,又沒個父母兄弟..」他說道。

對於這樣一個女子來說,休了她已經相當於斷了她的活路了…

這樣一個美人就這樣香消玉殞…

「侯爺,她明知道這次救治不好這個病人,還非要出頭,她不就是打著咱們的名號嗎?她難道不知道這麼做什麼後果?她故意的,就是要把咱們定西侯府往火坑裡推,這樣的人,侯爺,就算是美人,也是心如毒蠍,她明知道你如此看重她,維護她,還做出這種事,侯爺,我心寒埃」謝氏淡淡說道。

「可是萬一她真能治..」侯爺遲疑一下說道。

謝氏看著他。

「侯爺,就算這次能治,那一下次呢?這天下的病症千千萬萬,難道她都能治的?侯爺,這不是能不能治的問題,而是該不該的問題。」她淡淡說道,「她不該忘了自己的身份,肆意妄行,侯爺你護她一次不算什麼,但咱們定西侯府可經不起這一次又一次的驚嚇。」

定西侯不說話了。

「侯爺,她首先是定西侯府的少夫人,她要做的是安在內宅相夫教子,而不是拋頭露面走街串巷,在那些粗鄙的男人中間說笑,而且還在那些身份雜亂的男人身上摸來摸去…當初子喬一則身份在那,二來也到底還小,看了也就看了,但是別人呢?就說這個獵戶傷者,你的兒媳婦,定西侯府的少夫人,就那樣…」謝氏越說越激動,說到這裡自己都說不下去了。

定西侯也聽不下去了,他所想象的神醫,想象齊月娘帶來的,是那些豪門貴族的求醫救治,那種救治光鮮而高雅…一群下賤的獵戶平民…骯髒的身子….

他不由一臉厭惡。

「將那女人的東西收拾了,都給我扔出去。」他說道。

「她有什麼東西?」謝氏冷冷說道,「乞兒身份進了門,這家裡有她什麼?」

說這話站起身來。

「讓門上的人快點。趕快打發到莊子上去,待這件事過了,就稟告朝廷,休了這賤婢。」她說道。

總算有機會了。總算有堂而皇之的機會了。做出這等激怒民意的事,天皇老子也沒理由護著她了。

謝氏看著不再說話的定西侯,激動的垂在衣袖下的手緊緊的攥起來,長長的指甲折斷了都沒有感覺。

我的兒終於能解脫了…..

「夫人,夫人。」門外有丫頭急匆匆的跑進來,看到定西侯在忙跪下喊侯爺。

謝氏見她進來以為是聽傳喚的。

「去,讓門上的人利索點。」她說道,「就送到牛角山的莊子去吧。」

「不是夫人,世子爺在門上呢..」丫頭結結巴巴的說道。「他,他把休書撕了..」

什麼?

謝氏和定西侯都不可置信的站起來。

這邊的事西府陳氏那立刻就知道了。

「母親,母親。你快去,勸勸侯爺夫人,不要休了大嫂…」常英蘭一頭跑進來,拉住坐在床上的陳氏焦急的喊道。

陳氏神態平和,跟什麼都不知道一般。

饒郁芳跟在常英蘭身後進來了。

「妹妹,慢點說,姨母的身子…」她低聲有些急切的勸道。

常英蘭瞪了她一眼,又帶著懇求看陳氏。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只是那是你伯父伯母的家事。咱們怎麼好去管?」陳氏緩緩說道。

「母親,可是大嫂真的很好啊,伯父伯母怎麼能休了她?」常英蘭急道。

「妹妹,聽說大嫂她跟人打賭,會污了侯府的聲譽..」饒郁芳低聲說道。

「我大嫂才不會輸。她說能治好就一定能治好。」常英蘭看向她喊道。再不掩飾敵意,「你從哪裡聽來的?你一天天不出屋倒是知道的挺多。」

饒郁芳看著她低下頭。

「行了。是方才婆子們在我這裡說,你姐姐在跟前聽到了。」陳氏看著女兒笑道。

常英蘭顧不得理她,又帶著懇切哀求搖著陳氏的手。

「母親,母親,他們那裡沒人會幫大嫂,大嫂太可憐了..」她說著都哽咽了,「她要是被休了,可怎麼活..」

「沒事,她會活的很好的。」陳氏含笑說道。

「母親,大嫂那麼喜歡你,你都不幫她1常英蘭都要急哭了,鬆開陳氏的胳膊說道。

旁邊的婆子忙訓斥她不該如此和夫人說話。

「我幫她,我不幫她,還有誰能幫她..」陳氏並沒有在意女兒的態度,而是依舊含笑說道。

就這時又有婆子急匆匆的進來了。

「夫人,世子爺在門上把休書撕了1她顧不得施禮就說道。

此言一出屋內三人,只不過愣著后的神情不同。

常英蘭哇哦一聲歡悅的握住了手,陳氏與饒郁芳則是一臉不可置信。

不是說,世子爺很討厭這個女人?

不是說,世子爺一直想不再看到這個女人?

蘇媽媽也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世子爺..這是這是侯爺和夫人..」她急忙說道。

常雲成已經隨手一拋,那碎紙便隨著北風飄了一地。

這邊的齊悅已經轉身走開了。

她沒有時間在這件事上費口舌費精力,目前,現在最重要的是,救人命。

至於這些瑣事,別急,一樣一樣來,她記著先放著。

但她沒走幾步就被人抓住了胳膊。

「常雲成?」齊悅回頭看著這個男人,有些驚訝,但同時也沉下臉,「我現在沒空跟你們廢話,你放心,等我忙完這個,再..」

常雲成沒說話,拉起她的胳膊就向回走去。

他的動作依舊粗野,手的力度依舊很大,齊悅被他拖著一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喂,你想幹嗎,你別耽誤我時間….」齊悅只得喊道。

常雲成一句話不說,只是緊緊拉著她。

蘇媽媽眼睜睜看著常雲成將齊悅拉進門,阿如則恢復了神情平靜,從她身邊越過進去了。

於此同時從門內跑出十幾個護衛。

「世子有命,速去去千金堂,拉傷者來。」為首的一個對已經嚇呆了車夫吼道。

車夫被吼的回過神,馬立刻如同驚了一般沖了出去,拖著搖搖晃晃隨時都要散架的車向千金堂而去。rq!~!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