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一十七章軒然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31日 08:39 [字數] 378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定西侯府的少夫人跟人打賭了!

定西候府的少夫人要給人治病!

定西侯府的少夫人竟然是大夫!

當然,這都不是關鍵。

關鍵是,定西候府少夫人要治的這個病人,是被其他大夫判了死刑無藥可救的人!

別的大夫都說不能治了,定西侯府的少夫人說能治,難道她以為自己是大羅神仙嗎?

她以為她只要伸伸手指頭,就能讓人生人就生讓人死人就死嗎?

這不是瘋了還能是什麼?

不過也有人不這麼認為,伴著這個消息傳開的,還有知府公子前一段幾乎死了又被人救了的事,而那個讓知府公子本要死卻又生了的人,正是定西候府少夫人。

如果結果是一邊倒,這件事便只會被眾人當成一個瘋子笑話來看待,但如果結果是一半一半的話,那對眾人來說就很刺激了。

「師父,我已經打聽清楚了,當時知府公子果然就是這定西候少夫人治好的。」吳山帶著幾分忐忑說道。

王慶春臉上閃過一絲憂慮,莫非這女人果真有過人之技?

「具體的情形你可打聽了?」他問道。

吳山點點頭,帶著幾分神秘。

「我打聽清楚了,當時是那定西候府少夫人行割腹縫合之技,劉普成湯藥扶正,這是劉普成當時用的藥方。」他從懷裡拿出一張紙遞過來。

王慶春嚇了一跳。

藥方都能拿出來?

他有些激動緊張幾乎不能呼吸,顫著手接過藥方逐一逐字的看,一連看了好幾遍。

沒錯。沒錯,這些都是扶正祛邪固本正源的湯藥,用量以及配伍都很精確,只是也不過如此而已。對他王慶春來說。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也就是說,換作任何一個大夫都會如此用藥,當然,只是指他王慶春等水平差不多級別的大夫來說。

這也就是說,當時的湯藥診治其實都是劉普成所做,那個少夫人並沒有什麼起死回生的葯,也就是在探腹五臟六腑上有過人之處。

「這東西你從哪裡弄來的?」王慶春問道。

這些醫家藥方都是秘之不宣之物,更別提寫的這樣清楚詳細。連什麼時間用的都標明了,這幾乎就是劉普成親手整理的醫案。

「是劉普成親手寫的。」吳山說道。

王慶春幸虧沒喝茶,要不然非一口嗆死不可。

「你。你,也瘋了不成?」他好容易理順氣,看著吳山喝問道。

吳山嘿嘿的笑了。

「沒有,師父,千真萬確,這個是我從千金堂拿到的..」他壓低聲音說道。

千金堂有內鬼?王慶春第一個念頭閃過,這種事也不少見…

看來知道這些劉普成難逃解難,所以手下的弟子們要自尋生路了吧。

「果真是?」他還是帶著幾分憂慮問道。

那個人給自己的怎麼會有假,他說是親自審問劉普成,而且還是劉普成親手寫下的。

太醫院埃那麼嚇人的地方,劉普成怎麼敢騙人。

吳山心裡想到,再次鄭重的點點頭。

「師父,千真萬確,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對一對筆跡。」他說道。

說道筆跡。王慶春拍了下頭,忙認真的再次審視這張紙。他記得千金堂門口的對聯是劉普成親手寫的,此時仔細回想,果然於眼前紙上的筆跡相同。

王慶春眼中疑慮全消。

這一次劉普成都已經沒法子用藥石相救了,那麼這個只會開膛剖肚的定西候少夫人還能怎麼樣?

說到底只不過是想要把罪責全部攬在自己身上,想要以她定西候府的身份逃避追究罷了。

「既然她如此仗義,咱們就成全她。」王慶春冷笑道,一面看向吳山,「你儘快將這件事宣揚出去,越誇張越熱鬧越好,讓所有人都知道,定西侯府的少夫人誇下海口要治病救人,輸了就從千金堂跪行到城門,我看到時候他定西侯府的可怎麼辦1

輸了要跪,定西侯府的臉就徹底丟盡了,輸了不跪,那麼定西侯府的臉照樣丟盡了,總之,這一次定西侯府可是要大大的出名了!

這可不是故意要針對定西候府,要怪就怪你們娶得這個兒媳婦吧!

或許定西候府真該好好查查。

「查什麼?」吳山不解的問道。

「聽說這定西侯府的少夫人是不知來歷的乞兒出身,那麼他們應該去查查,這少夫人是不是他們仇家特意安排的。」王慶春整容說道,「要不然怎麼會這麼往死里整定西候府呢?」

這話說完,他收起那嚴肅的神情,捧腹哈哈大笑起來。

吳山也跟著大笑起來。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千金堂里劉普成沙啞這嗓子沖齊悅喊道。

千金堂里那些看熱鬧的人都走了,弟子們在收拾被砸爛的桌椅板凳,齊悅則圍著傷者認真的查看,旁邊站著虎視眈眈的家屬。

對於劉普成的話,她似乎沒聽到。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把腿鋸掉。」她站直身子說道,「保命的幾率就大了很多…」

這話讓周圍的家屬頓時憤怒起來,鋸掉腿!這叫什麼能治好!一個獵戶沒了腿!活著還不如死了!

但顧忌到還在外邊的護衛,他們到底不敢大聲咒罵,只是憤怒狠狠的看著這女子。

齊悅可沒理會他們。

「不過,那樣的大失血,又沒有血型試紙,我無法給他輸血,再加上傷口感染的幾率也會很大…」她又說道,帶著幾分遺憾,「說到底。還是廣譜抗菌消炎」

她這才看向劉普成。

「老師,加大那些消炎湯藥的分量。」她說道。

劉普成卻沒回答她的話。

「你既然叫我一聲老師,那麼你就得尊師敬道,你現在立刻跟我從這裡出去1他面色鐵青渾身發抖。用那隻沒有受傷的手往外一指喝道。

齊悅笑了。

「行了。老師,你要是此時能去街上告訴大家,我當初切下了知府公子的..」她說道。

話沒說完,劉普成臉色大變,一聲喝止她。

看著滿屋子的人,劉普成額頭上冒出一層汗。

「你,你..」他幾乎已經又是氣又是嚇的說不成話了。

齊悅沒事人一般笑了。

「老師,你不會,我自然也不會。」她說道。

這孩子….劉普成看著她。頹然嘆了口氣,心內五味雜陳。

「這跟那一次不一樣,就算說出去。那一次你是救活了人,怎麼都沒事,但是這一次,這一次..」他顫聲說道,看著齊悅搖頭。

齊悅也搖頭。

「老師,我不是為了那個,不是為了你護過我,所以我還你情。」她說道。

那是為什麼?

劉普成愣了下。

齊悅看著他,還有其他的弟子們一笑。

「因為,這世上總有人要去嘗試新法子…」她慢慢說道。

這句話是自己當初說的….

劉普成頓時明白了。而張同胡三阿如也明白了。

我不是為了這件事,而是為了這個道理。

其他的弟子雖然一開始不明白,但隨著齊悅的話也漸漸明白了。

「這種法子沒有錯,任何事都不可能是都成功的,總是有失敗有成功。我要你們相信。你們做的沒錯,就是這次錯了。也不用怕,錯,我來擔,而你們則只需要堅定信心,接著做下去。」齊悅說道,深吸一口氣,「你們要走的路還很長,我不希望剛邁步就停下了。」

劉普成看著她點了點頭。

「那麼來吧,這個傷者還沒死,戰鬥還沒結束,我們繼續努力吧。」齊悅拍拍手舉起來喊道。

「是。」張同等弟子齊聲應道。

劉普成看著四散忙碌去的弟子們,嘴唇抖動最終什麼也沒說,轉身來到這傷者面前,伸出沒有受傷的手搭在傷者脈上。

「脈細數…」他緩緩開口說道。

一旁的阿如不知什麼時候拿起了紙筆,在最上面一行寫上日期時辰,便開始記錄。

待劉普成給傷者施了針,齊悅查看了瞳孔呼吸。

「雖然人事不醒,但瞳孔沒有散大,呼吸沒有斷絕,還有搶救的機會。」齊悅說道。

這邊阿如依然記下。

「阿如,你回去拿我的東西,我得在這裡住下。」齊悅又說道。

此話一出劉普成再次反對。

「你一個女子家,又是侯府少夫人,怎麼能在外居住?而且還是…這藥鋪里。」他說道。

這樣啊,齊悅皺眉。

「那我帶人走,咱們還去侯府那個院子里。」她說道。

劉普成遲疑一下。

「這..只怕不方便吧..」他低聲說道,「還有少夫人,您還是先去給侯爺解釋一下這件事,要是通過別人傳入他耳內,只怕對少夫人您…」

齊悅點點頭,這是應該的。

「那我先回去,然後讓人來接你們。」她說道。

齊悅想的很簡單,但這一次卻遇到了麻煩,她的馬車竟然被攔在了門外。

「不讓我進門?」齊悅很驚訝,掀開車簾看著門房問道。

門房們視線躲閃,在他們身後蘇媽媽走了出來。

「齊娘子。」她開口說道,面上帶著幾分笑。

齊娘子?齊悅皺眉,這蘇媽媽一向謹慎,哪怕心裡恨自己恨的要死,但言語行動上半點疏忽也沒有,怎麼一張口就喊自己齊娘子?

「這是侯爺讓我給你的。」蘇媽媽含笑說道,看著這女子驚異的神情,只覺得神清氣爽,將手裡一張紙抖了抖遞過來。

阿如伸手接過捧了過來。

齊悅接過展開,頓時驚愕。

休書。rq!~!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