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一十二章挑撥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29日 08:39 [字數] 39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千金堂因為醫治外傷為多,所以常常彌散著血腥氣,但此時的千金堂里除了血腥氣還多了一股腐臭氣息。

劉普成認真的查看了傷口,神情沉重。

「師父,這個不能治了…」張同低聲說道。

此話一出,家屬們都慌了,更有一個婦人哀嚎一聲跪在地上就翻白眼。

「哎呦,大夫,你還沒治呢就說不行。」門外有人陰陽怪氣的說道。

千金堂的弟子們看過去,見不知什麼時候門口圍了一些看熱鬧的閑人,在其中說話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

「吳山,你們回春堂關門了?」胡三沖那男人瞪眼問道。

這話問的吳山立刻氣壞了,好好的誰願意一張口就被人詛咒。

「我呸,你們千金堂才關門了。」他說道。

「那你閑的跑到我們這裡做什麼?」胡三哼聲說道。

「行了。」張同喝止他,看了眼那吳山不再理會。

這邊家屬們又是哭又是求。

「前幾天來,大夫你沒在…」

劉普成哦了聲。

「齊娘子那天在呢..」胡三又哼聲說道。

「齊娘子在?」劉普成忙看向他,有些驚訝,「她在就好了,怎麼沒讓她治?」

胡三哼了聲沖這邊的家屬抬了抬下巴。

他那天雖然也沒在,但其他弟子們自然告訴他了,這種看不起他師父的行徑自然被他牢牢記在心裡。

「他們看不上我師父,我師父都準備好了。他們抬著人另請高明去了。」他看著那些人大聲說道,「怎麼你們又回來了?那位高明大夫沒給你們治好啊?」

家屬們被說得一頭霧水。

劉普成輕輕嘆口氣。

「這傷口原本不止於此的,要是幾天前就割去爛肉縫合的話…」他說道。

「大夫,大夫。求求你。我們大哥一輩子苦啊,爹娘去得早,是大哥又當爹又當娘把我們弟兄幾個拉扯大了,好容易我們能讓他享享福了,偏又…」三個漢子噗通就跪下了,沖劉普成只叩頭。

「好,好,快起來,我儘力。」劉普成忙攙扶說道。一面看向張同,「按照齊娘子說的那些準備,我要給他清創割去爛肉。」

「可是師父。只怕也不行埃」張同帶著幾分擔憂拉他到一邊低聲說道,「此人已經火毒內蘊,熱盛肉腐,邪毒攻臟腑了」

邪毒攻臟腑,這是不治之症了。

劉普成自然也知道。

「不過,哪裡有看著人去死的。」他說道,「齊娘子說過,這種是外傷感染..感染消炎抗毒…咱們再試試吧…」

張同一把握住他的手。

「師父,」他憂急說道,「現在咱們不治他死是天命。但如果咱們治了,他要是死了,那就是人禍了…師父,這些人是城東茅山獵戶..這些人..最是兇橫無禮的…萬一…」

劉普成拍了拍他的手。

「你我大夫,見病治玻見危救人。別的,就不要多想了。」他說道。「人心公道,自己心安便是了。」

張同知道自己師父的脾氣,點了點頭,不再勸說,帶著一干弟子們立刻忙碌起來。

治吧治吧,吳山探頭墊腳往這裡面看。

胡三走到他面前擋住了。

「你幹嗎?」吳山瞪眼道。

「你幹嗎?」胡三瞪眼道,「想要拜師進來叩頭。」

吳山呸了聲。

「我拜師?」他說道,「我瞎了眼埃」

胡三也不惱,哦了聲。

「那就是想要偷師了?」他說道。

這還不如拜師好聽呢,吳山又呸了聲,醫家治病都是講究獨門技術,自然不會輕易被同行看去,吳山自然也知道。

「你們這破技術有什麼好偷師的..」他哼聲說道,轉身拂袖離開了。

胡三沖他的背影呸了聲,忙來這邊幫忙了。

劉普成消毒完畢,這邊張同也給傷者消毒完畢,還鋪上了手術巾。

家屬們看著這從來沒見過的陣勢心裡卻是更加放心,可見這是劉大夫的獨門秘技。

清洗創口,刀子一下一下的割去爛掉的皮肉,再次用熬制的中藥湯汁清洗,敷上去腐生肌的膏藥。

「不用縫合了嗎?」胡三忍不住低聲問道。

劉普成搖搖頭。

「現在不用縫了。」他答道。

張同瞪了他一眼,雖然他也很佩服齊悅,但對胡三這樣時時事事以齊悅的做法為標準很不滿意。

劉普成處理完傷口,又命熬了湯藥過來,用鶴嘴壺灌下去,一刻后,傷者的精神好了很多,不再胡言亂語,氣息也平穩了。

家屬們終於鬆了口氣,但劉普成的神情並沒有多少輕鬆。

「這樣吧,這個傷者今晚就留在我這裡。」他說道。

這裡可從來有傷者留在藥鋪的習慣,家屬們都愣了下。

「你們住的遠,萬一病情反覆,來來回回的路上耽擱,我在這裡可以隨時觀察病情。」劉普成給他們解釋道,當時忙碌不能分心,後來回想起來齊悅在治療知府公子的過程中,很多細節都值得他認真研究學習,比如這個齊悅稱之為住院的觀診。

家屬們哦了聲似懂非懂的點頭。

「師父咱們這裡沒地方埃」張同低聲說道。

「把我的那間屋子收拾出來。」劉普成說道。

張同應了聲帶著人忙去收拾了。

大漢的妻子沒了主意,只好看小叔子們。

「行,大夫你說怎麼就怎麼,只要能治好我大哥。」一個兄弟一咬牙做了決定,大聲說道。

眾人點點頭。這事情就這樣定了,安置好傷者,因為千金堂沒有休息的地方,那間屋子。劉普成又不讓家屬進。於是獵戶們只好留下兩個家屬守在門外等候,其他人便便忐忑不安的離開了。

胡三站在門口看著這些人離去,不知怎的想著方才那家屬說的話。

大夫你說怎麼就怎麼,只要能治好…

要是治不好呢?胡三心裡閃過這個念頭,念頭閃過,忙擺擺頭啐了兩口。

怎麼能治不好呢,師父本就厲害的很,再加上又用了女師父的法子,那自然是手到病除!

胡三抖了抖衣裳。帶著幾分驕傲抬起下巴,一搖三晃的進去了。

齊悅安靜的看了一天書,常雲成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見到她沒睡有些意外。

他看過時,齊悅也看過來,二人對視一眼,誰也沒帶笑意,也沒說話,都移開了視線。

「阿如。」齊悅喊了聲。

外邊的阿如忙進來了,齊悅沖她抬手做個手勢,阿如領會,低著頭在隔扇圓光門上掛上帘子。

齊悅這邊的燭光頓時被遮擋住了。

阿如沖常雲成低頭施禮什麼也沒說退了出去。

常雲成低下頭進了房,關上了門。

一夜寂靜。

劉普成是天快亮的時候才去睡的,但才躺下就被張同喊醒了。

「師父。不好了,那人又開始說胡話了」張同顫聲說道。

「糟了1劉普成翻身起來,連外套都顧不得穿直奔那臨時病房。

這傷者的家屬雖然同意了劉普成留人住院的事,但心裡到底是不安生,一大早眾人就趕過來。結果見到的卻是比昨日更厲害的傷者。

「大夫。這是怎麼了?你不是說好了嗎?」男人女人都圍住了劉普成,哭的喊得亂成一團。

「我不是說好了。我是說試試,病情實在是太嚴重了,而且你們延誤了,所以現在是不行了…」劉普成給家屬們解釋。

「什麼延誤了礙明明是你治壞了…」

不知什麼時候,很多人圍在千金堂里看熱鬧,其中有人笑道。

胡三尋聲看去,見又是吳山。

吳山一直留心千金堂這邊,昨天雖然走了,但還是關注著,看到這些家屬們走出來他還關心的上前問候,且問出了劉普成是怎麼治的。

「割下好些肉啊?」吳山誇張的喊道。

這神情讓那些家屬更加不安。

「吳大夫,這這種治法能治好病吧?」家屬們拉著吳山追問道。

「這我可不知道,大家各有師門技術,不一樣的..你們等等看吧。」吳山搖頭笑道,但卻帶著幾分憐憫的看著這些人,只看家屬們心裡更是不安,所以一大早就過來了,吳山自然也不安,也跟著過來了。

果然…

該,讓你逞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不過正好,死道友不死貧道…喜聞樂見…

吳山心裡笑開了花。

「什麼叫我們治壞了,明明是你們治壞了。」胡三跳過去喊道。

吳山嗤的笑了。

「我們看的時候可還沒這糟,讓他吃藥,他們也不聽,偏要找千金堂千金堂..」他搖頭晃腦說道,撇了撇嘴,「要是吃著我們的葯,說不定…」

他說到這裡沖眾人攤了攤手。

他這話說的慌了神的家屬更加慌了。

「這外傷癰癤最要緊的是吃藥,這倒好,不好好吃藥,反而用刀子又是割又是划的…沒病也得割出病來…」吳山接著說道,一面探頭看那床上躺著的傷者。

傷口並沒有包紮,露出明顯的被刀割的痕。

「你閉嘴,你懂什麼?」胡三等弟子紛紛氣道。

吳山卻是不怕他,對著看熱鬧的人大聲的指點。

「…城東的萬家米糧店的掌柜的怎麼死的?..長了個膿瘡,不小心弄破了..結果呢,三天不到死了…」他說道,越說越一臉悲憤,又看著那已經完全慌了的家屬搖頭,「可惜啊可惜啊,竟然自尋死路礙」

大哥死了…大哥死了…本來還有救的…好好的聽回春堂的話吃藥就沒事的…結果他們把大哥送到這裡來了….結果這個大夫….這個大夫….

「庸醫,你害死我大哥,拿命來1矮粗的那個漢子忽的跳起來,就手抓起一旁的凳子就沖劉普成砸去。

對於這邊的吵鬧,劉普成一直沒有理會,他認真的診脈,又提筆寫藥方,剛寫完站起身,伴著驚呼身後厲風襲來。

劉普成下意識的歪頭躲,同時抬手抵擋,伴著嚓一聲,凳子斷了,劉普成也倒在地上。rq!~!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一十一章暗潮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一十三章群鬧(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