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零七章初步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26日 08:36 [字數] 389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齊悅來到千金堂的時候,劉普成沒在,胡三也沒在。

「師父去會友了。」張同說道。

齊悅哦了聲。

「胡三也去了?」她問道。

「胡三在城南的皮匠鋪子,齊娘子你說的那些做的差不多了。」張同笑道。

「挺快埃」齊悅驚喜道,一面一面將自己看書的疑問拿出來詢問,「找你就行了。」

張同誠惶誠恐的給她逐一講解,正說著話,外邊有弟子大聲喊著跑進來。

「師兄,重症創傷。」

劉普成將一干弟子帶的很好,各人各司其職,一般的病症前堂的師兄弟們都應付的來,只是這重症的,還是需要劉普成出手,這也是病人家屬的要求,一般來這裡的,還是都是沖著劉普成的名字。

劉普成沒在,大弟子張同便是最大。

齊悅跟著張同出來,前堂候診區已經一片混亂了。

幾個男人女人圍著一個躺在門板上四十多歲的大漢又是哭又是說,那大漢流了一門板的血,腿上大冬天厚厚的褲子被撕破一個大口子,露出血肉模糊。

「被野豬頂了…」

看著張同過來,其他人忙讓開。

「劉大夫..」一個漢子撲過來拉著張同就要叩頭,「快救救我大哥。」

張同一面扶住他。

「別急,我看看,我師父沒在。」他一面答道。

這幾人聽了一愣,再聽周圍人稱呼來人為師兄,便知道認錯人了。

「你。你不是劉大夫啊?」他們問道。

「我師父出門了。」張同答道。

一旁的雜工端來了早已經準備好的鹽水和燒酒盆,張同依次在內洗過,這才去查看傷者的傷口。

消毒的概念已經被千金堂接受了,一直看著的齊悅點了點頭。但是還是不夠。她皺起眉,如果有手套的話就更好了。

手套能不能弄出來呢….

她走神的時候,這邊的哭鬧越來越大了。

好大好深的傷口….

「齊娘子..這個需要縫合..」張同抬頭看齊悅說道。

齊悅還沒說話,那傷者的家屬都看過來,面色愕然。

他們是沖著劉普成的名字來的,劉普成不在已經讓他們心裡不安了,又見這個自稱徒弟的傢伙翻看了半天傷口不說治,反而抬頭去問一個女人….

「我來吧,你們好好看著。」齊悅說道。這縫合傷口不是說會就能會的,得練習才行,作為專治跌打損傷的千金堂。她最好還是教教他們。

她說著話吩咐再準備鹽水燒酒來。

「我先做清創,阿如你快回去取我的東西來。」她說道。

阿如應聲就往外跑去。

「只是線..」她想到什麼又說道,「上一次已經用完了…」

「我師父這裡還有。」張同忙說道。

齊悅也想起來上一次見過劉普成拿來的線,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做的,但肯定是用來縫合的。

「用鹽水煮了。」她說道。

張同立刻親自去了。

這邊齊悅將袖子挽起來,洗了手,還沒走到那傷者面前,就被人攔住了。

「你你這女人要幹什麼?」兩個男人戒備看著她喝道。

「我給他治傷埃」齊悅說道。

她的消毒過的手習慣性的舉在身前,引來這些人更加詫異的審視。

「哪裡有女人當大夫的…」

「只有接生婆吧…」

「你瞧這女人古怪的….」

家屬們低低的交談,同時看向齊悅的眼神更加戒備。

「哦。你們別擔心,我也是大夫的。」齊悅忙解釋道,這才反應來他們是不信任自己這個生面孔。

這無可厚非,現代醫院好些病人也都是直接來點名找那個大夫看病的。

「不信你們問他們。」齊悅指著大家說道。

千金堂的夥計弟子們立刻亂鬨哄的點頭。

「是啊,這是齊娘子礙」

「..可厲害的齊娘子呢…」

家屬的神情依舊將信將疑。

「齊娘子。會剖腹療傷的..」一個弟子擠過來激饋

他不說這話還好。說出來那家屬們嚇了一跳。

「大嫂,我看這裡的人都瘋了。」一個漢子對坐在傷者賞聲說道。

婦人也點點頭。擦著眼淚,看了眼齊悅。

「哪有這樣的小娘子當大夫的,太不靠譜了…」她嘀咕道,一面招呼大家,「反正劉大夫也不在,我們到別家去…」

伴著她的話,家屬們立刻抬起傷者就向外走去。

「喂,喂,我真的能治埃」齊悅有些傻眼,忙追著勸道,「你們別看人,看技術,試一試埃」

「阿呸。」一個年輕些的小婦人紅著眼轉身啐了口,「試一試?我們這是命,不是別的,試一試,你說得輕巧..」

齊悅忙道歉,那群人加快腳步急匆匆的出去了。

齊悅嘆了口氣,一臉失望。

「來了來了,煮好了。」張同捧著一盒子還冒著蒸氣的線跑出來激饋

話音未落看著空空的候診區呆住了。

「人呢?」他問道。

「人家..不肯讓齊娘子治…」有弟子訕訕說道。

張同不由氣急。

「這..這真是…」他結結巴巴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邊齊悅轉過身來,攤了攤手。

「好了,讓不讓治都沒什麼,還是要病人選擇嘛,不管找誰,能治好就好。」她笑道,一面看著堂內的弟子們,一個念頭閃過,「我。來教你們怎麼縫合術吧。」

這些人是常常接觸問診的人,這些人是那些求醫人熟悉的人,這樣多一份信任多一份機會,就能給傷者減少一分痛苦。

聽齊悅這樣說。滿堂的人都呆住了。

包括那揀葯的雜工們。偌大的千金堂里一片寂靜。

「怎麼了?」齊悅嚇了一跳,不解的看著大家問道。

「齊娘子,你說把縫合術教我們?」一個弟子大著膽子問道。

「對啊,怎麼了?」她問道,又笑了,「你們別怕,這個其實很簡單,就是多練習就可以,不難的。比你們學中醫要容易的多得多…」

伴著她的話音一落,所有人都確信自己沒聽錯,頓時轟的一聲熱鬧起來。

「謝謝齊娘子…」

「不對。要叫師父…」

胡三抱著盒子邁進千金堂的時候,就聽到所有人都在喊師父,然後就看到站在被眾人齊齊施禮方向的女子。

「不許亂叫1胡三嚇了一跳,三下兩下跳過去,伸出手擋在齊悅身前,瞪眼如同護食的小獸,「這是我師父!你們別亂喊啊1

齊悅哈哈大笑,笑的心裡又有些熱乎乎的。

「你們呢準備一些皮子。」齊悅給眾人介紹需要準備的東西,「然後每個人再準備一些針…針嘛…胡三..」

拉著臉帶著幾分賭氣坐在人後的胡三聽到這聲喊忙大聲應著,腆著沒有肚子的肚子站起來。

「你拿著我的這些針。」齊悅從阿如已經取過來的醫藥包里拿出幾根不同功能的縫針。「去找個地方,打制出來,然後一人一份。」

這些器具…胡三不由緊張激動的不能呼吸。

他顫著手去接。

「師父..」他喃喃說道,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哦,這是錢。」齊悅又說道。伸手從阿如那裡要了錢袋。塞給胡三。

「師父,師父。不敢的…」

「師父,我們自己出錢…」

大家亂亂的喊著,有人從身上摸出錢遞過來。

「你們的錢留著養家糊口吧。」齊悅笑道,「再說這又不是我的錢,不花白不花..」

她最後這一句聲音放低,只有阿如聽到了。

阿如微微愣了下,是因為這個,所以她才一直顯得那樣洒脫淡然,侯府的一切對她來說,到底是….無所謂的吧。

「師父。」有的年紀小的弟子都有些哽咽了,「你教給我們的手藝,就是養家糊口吃一輩子的埃」

齊悅離開后,千金堂的弟子們立刻將胡三圍住了。

「都退後,退後,離遠點埃」胡三死死的那一把針攥在胸前,也不怕被扎破,一手沖眾人做出制止的手勢,「碰壞了,你們的命都賠不起..」

大家便忙忙的退開一些。

「胡三,我們就」有人笑著說道。

「看也不行。」胡三拉長聲調瞪眼說道,將縫針乾脆掖在懷裡,又想到什麼掃過眾人,「我有句話可說前頭…」

大家帶著幾分興奮看著他,不知道這小子還有什麼重要的事交代。

「雖然都是叫師父,但是,我是大師兄,你們都要喊我師兄。」胡三大聲整容喊道。

眾人呆了一刻。

這小子竟然惦記的是這個….

「我也要叫你師兄嗎?」張同哼聲負手看著他問道。

胡三立刻沖他嘿嘿笑。

「不敢,不敢,你是我師兄..」他笑道。

「我呢?」

「胡三,你敢讓我喊你師兄…」

「就是,你小子憑什麼…」

「重新排,重新排…」

千金堂里笑鬧一片,但一向講究秩序的大師兄張同卻沒有喝止師弟們,而是含笑在一旁看著。

常雲成邁進門的時候,見到屋子裡亮著燈,投在窗欞上是女子的身影。

不過現在他已經不會再認為這女人是在等候丈夫歸來所以還沒睡。

「世子爺。」

丫鬟們齊齊的施禮,打起帘子,秋香跟進來接過他的斗篷。

屋子裡暖氣撲面,其他的倒跟以前沒什麼區別,並沒有那種有女人的地方便有的那種熏人的香。

常雲成徑直走進自己的房。

「你回來了。」齊悅的聲音在後面響起。

常雲成身形停頓下,沒說什麼揮退了秋香關上了房門。rq!~!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零六章悠然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零八章漸生(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