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百零五章夜談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25日 08:21 [字數] 393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齊悅看著他徑直走進自己這邊,在對面的坐下來,不由愣了下。

「我睡不著了。」常雲成說道。

「那…」她笑了笑,也坐下來,「還是不習慣吧,屋子裡多個了人。」

「是不習慣。」常雲成看了她一眼說道。

齊悅笑了笑沒說話,將書籤夾在書中合上。

「我也不習慣,我也在想辦法,你也想一想,咱們可以討論一下…」她想了想說道。

或許是因為夜晚安靜的緣故,此時眼前這個男人的氣息似乎跟往常不太一樣。

沉靜、平和…平和?

齊悅不由抿嘴一笑,這個詞用在常雲成身上可真是稀奇。

「你這是什麼?」常雲成沒有接她的話,而是忽的說道。

齊悅抬起頭,看著常雲成拿起她的鵝毛筆,帶著幾分好奇打量。

「是用來寫字的。」齊悅說道。

常雲成更加好奇。

「寫字?」他說道,抬手就在桌上的紙上寫下去。

「哎,這個,是我做記錄用的。」齊悅忙說道。

常雲成的字已經寫在那張紙上。

氣氛微微一滯。

「對不起。」常雲成忽的說道。

「沒關係,還可以寫嘛..呃…你說什麼?」齊悅隨口笑道,話一說一半才發覺常雲成說了什麼,她瞪大眼看著眼前的男人,燭光不算明亮,但眼前這張臉確實沒換人埃

常雲成被她看得耳朵發熱,沉下臉。將鵝毛筆扔在一旁。

齊悅看著他笑了。

「沒關係。」她再次說道。

常雲成轉過頭讓視線落在書上。

「你不是都會嗎?還看這個?」他又開口說道。

「學無止境嘛,而且我真的不太會。」齊悅笑道,同時微微皺眉看這男人一眼。

他….是在和自己聊天?

「我影響你的話,我這就不看了。你…」她笑了笑說道。撫著手說道。

「母親和嬸娘關係很好,你多去去那邊,挺好,母親也會高興的。」常雲成的視線停留在那本書上,說道。

其實謝氏高興不高興,跟她沒什麼關係。

「哦,好。」齊悅含笑點頭說道。

二人一陣沉默。

「時候不…」齊悅握著手開口。

常雲成也開口了打斷了她的話。

「你是怎麼發現那個丫頭死因有異的…」他說道,話一出口就一臉尷尬。

大晚上,這叫什麼話題…

齊悅亦是有些愕然。但很快恢復平靜。

「我是大夫嘛,對人體很熟悉的,而且。有句話說過,屍體從來不說謊,它會告訴你一切。」她含笑說道。

解剖課上學的,日常生活也接觸過法醫,對於這些略有了解。

常雲成看著她,笑了笑。

「那個仵作也這樣說。」他說道。

齊悅有些驚訝也來了興趣。

「真的?」她往前探了探身,「我一直忘了問,那個仵作說阿金她是什麼原因致死的?」

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那一日仵作驗傷后的詳細結果只有定西侯他們幾個人知道,比如齊悅等人只需知道阿金是被人害死的就夠了。

常雲成不由看了眼跳躍的燭火。有北風呼呼打在窗棱上,夜半時分,他們這是在說什麼話題…..

不過,看著那女子這幾日第一次露出饒有興趣的神情…

「說是用足踏喉窒息致死。」他說道。

「腳?」齊悅問道,帶著幾分恍然。

常雲成略一擺了下動作。

「就這樣。借著控制杖刑中掙扎的她。趁人不備用腳抵住了蝴說道。

齊悅哦了聲。

「也真虧她們想得出來。」她說道,嘆了口氣。

氣氛頓時低沉下來。

「你說。」齊悅又抬起頭看著常雲成。一面伸手有些無聊的翻弄面前的書本,發出嘩嘩的聲音,「至於嗎?她這是何必呢?所以說有時候我覺得你們的想法都挺怪的…」

「她一直恨我母親。」常雲成說道,「因為當初祖母和父親本是要娶她的。」

齊悅看著他。

「是我外祖家不允許,所以她最終以妾身份進來了。」常雲成說道。

「何必啊,真愛嗎?」齊悅嘀咕一句。

「什麼?」常雲成沒聽懂,問道,身子也往前移了移。

「沒什麼。」齊悅笑道,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世界觀人生觀,說不清也道不明。

常雲成眼中閃過一絲失望坐正了身子。

齊悅看了眼屋中的滴漏。

「時..」她再次張口。

「那個仵作..」常雲成又一次先開口,說道,「挺厲害。」

「跟宋慈一樣厲害嗎?」齊悅咽下要說的話,忙問道。

「宋慈?」常雲成不解。

「就是一個可厲害的仵作,寫了一本書,叫洗冤錄,上面寫了好多屍檢的事,可以從一個小小的傷口看出這個人是怎麼死,特別厲害。」齊悅眉毛微揚說道。

「是嗎?我沒看過。」常雲成說道,「雞鳴狗盜之徒中亦有高手。」

「怎麼就成雞鳴狗盜之徒了。」齊悅不愛聽,皺眉說道,「那可是刑偵高手,替死人說話的。」

大晚上…這女人膽子可真…

常雲成咳了一聲。

「那些人可不就是低賤之人…」他說道。

齊悅聳聳肩,可不是,士農工商良賤之分等等,該死的階級觀念,。

當仵作的的確是身份…

「不過那個棺材仔是挺厲害的。」常雲成說道。

齊悅眼睛一亮。

「哎?棺材仔?」她大聲問道。

常雲成被她的神情嚇了一跳,同時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只有說別人的時候。她才有興趣嗎?

「是義莊守人的孩子,大家都喊他棺材仔。」他說道。

齊悅哦哇一聲,這好像跟宋慈出身一樣,該不會是混亂時空下的宋慈吧?

這可是個大能人埃她的眼睛亮亮。有機會一定要見見。

「倒茶去。」常雲成突然覺得心情很不好,他說道。

齊悅看了他一眼。

「還喝什麼茶啊,都多晚了,快去睡吧。」她說道。

她竟然趕自己!常雲成臉色更難看,坐著不動。

「我不困。」他哼聲說道。

哎呦喂,齊悅看著他笑了。

「我困了。」她說道,伸手做請,「世子爺,你不困去你屋子裡坐著。或者出去散散步也行,我要睡了。」

果然是錯覺,屋子裡哪裡還有方才那樣半點的平和。隨著常雲成的黑臉,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這是我的屋子,我想在哪就在哪。」常雲成抬起下巴,重新恢復那倨傲的神態慢慢說道。

又來了是不是,齊悅看著他。

「你現在就想在這裡是不是?」她問道。

常雲成拿起桌上書看起來,以行動回答她。

「那好,你在這裡吧,我去那邊睡。」齊悅說道。

你..敢!常雲成咬牙,但不抬頭,聽的那女人抱起被子果然蹬蹬走了。不多時又抱著被子過來了,一把仍在他身上。

「你這臭女人1常雲成惱羞喊道,扯開蓋頭蓋身的被子。

齊悅已經哈哈笑著跑開了。

常雲成起身,看著那女人一溜小跑的進了房砰的關上門,裡面還傳來悶悶的笑聲。

「哎呀。傻瓜埃這麼大的床,這麼方便的凈房。這麼暖和的屋子,傻瓜不睡,我來享受嘍。」

常雲成瞪眼看著那邊的房,慢慢的嘴角浮起笑意,笑意越來越大。

「這臭女人…」他低聲說了一句,轉回身,看到地上的被子,頓時又黑了臉,「好歹也給爺把床鋪好了….」

院子里的阿如和秋香一直小心的看著這邊屋子裡的燈終於熄滅了才鬆了口氣。

「走。」阿如低聲說道。

二人躡手躡腳的進了值夜的耳房。

靜謐的夜終於入睡了。

但在此時,位於府城外的義莊里,卻亮起了一盞昏黃的燈,在北風呼嘯的夜裡顯得格外的滲人,如果有人看到的話一定會嚇尿褲子,當然,這種地方白天都沒人來,更何況是晚上。

燈照到門前停下來,一隻枯瘦的手忽地伸出來,敲了敲那薄薄的門板。

門吱吱呀呀的打開了,燈光灑進屋內,映照出一排排薄皮棺材。

一個人影忽地站過來。

饒是來人已經來過幾次,但還是被嚇的手抖了下,燈光昏昏搖晃。

「來了,進來吧,今天可是有好貨。」人影說道。

聲音清亮的男聲,聽起來年紀不大。

來人吸了口氣邁步進去,屋門被關上,屋子裡也點起了燈,屋子裡的一切便看的清清楚楚了。

這是一間長長的通徹的屋子,除了一排排的棺材,就是沒有棺材只有木板破席裹著的屍體,再就是等著擺放上屍體的草墊子,雖然是冬天,鼻息間依舊是腐爛的臭味。

來人的視線從那些屍體上收回,轉向最裡面,那裡擺著一張長長的床板,此時上面躺著一個人,當然這裡不會躺著活人,但傍邊坐著的是活人。

他背對著來人,正忙著什麼,發出吸溜吸溜的聲音。

「你等我一下,我吃完面。」他轉過身,說道。

正是方才開門的人。

他的年紀不過二十三四,長得五官端正很清秀,只是或許是因為身在這個環境,面容上蒙著一層陰冷。

一根麵條垂在嘴角,隨著他的說話,如同蠕動的蚯蚓一般吸溜鑽進他的嘴裡。

「王大夫,今天這個是被亂棍打死的,你想不想看看被打死的人的內臟是什麼樣?」他咧嘴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齒,看著來人說道。

來人是個年約五十的老者,鬚髮斑白,帶著帽子,穿著考究的棉袍,他終於穩定心神,將手裡提著的燈忽地吹滅了。

「好啊,我正想看看這個,棺材仔,多謝你了。」他說道。rq!~!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一百零四章歡宴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一百零六章悠然(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