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七十七章之意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11日 09:47 [字數] 37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屋子裡點亮了燈,阿如忙前忙后的不斷將湯湯水水的端上來齊悅躺在炕上,蓋上被子,散了頭髮,額頭上還頂著一條溫熱的毛巾。

「我不行了,這頭暈的厲害,還是被敲的留下的病還沒好」她哼哼唧唧的說道,一面喘著氣,如同下一刻就要死過去一般。

「這怎麼辦?我去請大夫來。」阿如嚇的有些不知所措,又扶著要她吃了剛熬好的葯。

「我不能吃了,我都不能起了,一吃就想吐。」齊悅哼哼唧唧說道,抓緊被子不動。

「世子爺」阿如憂急的看常雲成。

自從齊悅被扶著進了內室,他還一直呆在那邊,坐在炕桌前自己慢慢的斟酒吃,似乎對這邊的事毫無察覺。

此時大約聽夠了這邊的熱鬧,他放下酒杯,大步過來了,站定在床前,看著齊悅。

「世子爺,奴婢去請大夫,還望世子爺等等」阿如小心的帶著幾分哀求說道「少夫人的病果真沒好呢…」

您千萬別一甩手就走了。

「少夫人,你有什麼法子能好歹撐一撐,能熬到家就好」她又借著幫齊悅換手巾低聲說道。

好容易世子爺開口讓回去了,可千萬別失了機會。

「這病不能動的,就得躺著靜養」齊悅哼哼說道「也不用擔心,躺幾天自己就養好了,不用吃什麼葯」

阿如半信半疑。

「是我錯了。」常雲成開口說話了。

這話沒頭沒尾的阿如不明白,回頭看他。

「你說吧,要我怎麼樣?」常雲成接著說道。

阿如愣了下,看了眼齊悅,齊悅正閉著眼,雖然嘴裡哼哼唧唧的,但臉上卻是掩不住的笑意,她恍然明白了。

「少夫人…」她忍不住喊道,這也太太,

「哎呦世子爺這話說的真客氣,您怎麼會錯啊?」齊悅伸出手枕在腦後,慢悠悠的說道。

半點病的樣子也沒了。

常雲成看著她,突然揚起嘴角。

「錯在不該目光短淺,把話說絕。」常雲成答道。

不知怎地,當他說出這句話后,原本心裡的憋悶突然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想笑。

齊悅瞪眼看他。

「說你自己的事,不用捎帶提醒我。」她說道。

阿如看看這兩人,慢慢的後退一步。

常雲成的笑意終於忍不住在臉上散開最終變成無法控制的大笑。

齊悅也不急也不惱就悠然自在的躺在床上,等著常雲成笑聲停下。

「笑夠了?」她問道「你請回吧。」

常雲成的笑便又起來了,他撩衣在床邊坐下。

阿如見狀忙低下頭退了出去。

「對不起。」常雲成收住笑,整容說道。

齊悅點點頭。

「嗯,不錯,這對不起這三個字說起來真是容易…」她亦是整容開常雲成打斷她。

「對我來說,不容易。」他說道。

這話說得真是欠揍埃

「你到底知道自己怎麼錯了沒?」齊悅坐起來,皺眉說道。

「我說過了啊,不該目光短淺把話說絕。」常雲成亦是皺眉答道。

齊悅看著他搖頭。

「我來幫你算算啊你做了多少錯事。」她伸手說道「第一,為了救自己的人砍傷了無辜的元寶。」

常雲成搖搖頭。

「砍傷他他不至於死而若是不砍傷他,我的手下就要死,你說值不值的?再說,我的手下的命,值那小子一百個。」他微微抬頭,帶著一臉倨傲說道。

齊悅看著他有些失笑。

「同樣是命,怎麼會有貴賤之分?」她說道。

「既然是命,自然有貴賤之分。」常雲成答道。

二人四目對視。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1齊悅舉手高喊。

常雲成嗤聲一笑。

「沒有種乎何必要去做這個王侯將相。」他淡淡說道。

齊悅看著他皺眉。

「跟你說不清有代溝,那好吧這個就這樣算了。」她擺擺手說道,挪了挪坐正幾分「那你對我呢?」

常雲成沉默不語。

「先說一走三年不聞不問,你這是當丈夫的嗎?」齊悅問道。

她可不信什麼軍務繁忙無心兒女私情什麼的屁話,擺明了就是故意「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會讓我的日子過的如何難堪?」齊悅看著他說道「我為什麼會死皮賴臉的搬到你的院子里去?常雲成,不是只有你要面子的,誰都有面子的,能讓人撕了面子去做的事,不止是傷了你的面子。」

她說完這話,室內一陣沉默。

站在外間的阿如忍不住掩住嘴,眼淚滑落。

這樣冷靜說來的悲傷,反而比哭著喊著說來的更讓人難過。

「後來,你對我又是打又是罵又是羞常雲成,這叫夫妻?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也不過這樣了吧齊悅看著他接著說道。

常雲成卻笑了下,要說什麼最終沒說。

「我錯了。」他看著齊悅,只是再次說道。

齊悅看著他,笑了笑。

「那你以後,打算怎麼對我?」她笑問道「好好待你。」常雲成看著她答道。

「怎麼好好待我?」齊悅手拄著下頜,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問道。

常雲成臉色越發的難看。

「你說。」他吐出這兩字。

「從現在開始,你只許對我一個人好,要寵我.不能騙我,答應我的每一件事情,你都要做到,對我講的每一句話都要是真心,不許騙我、罵我,要關心我,別人欺負我時,你要在第一時間出來幫我,我開心時.你要陪我開心,我不開心時,你要哄我開心,永遠都要覺得我是最漂亮的,夢裡你也要見到我,在你心裡只有我。」齊悅手拄著頭笑著看著他,慢慢的說道。

今年他們胸外科年末文藝匯演她準備來個惡搞版河東獅吼,只是因為原本的男豬腳成了前男友而泡湯,沒想到竟然還有用到的一天,不知怎的她笑著說完.眼淚竟忍不住流下來。

真是…,真是不知廉恥…,

竟然一個女子說出這樣的話,

常雲成臉色黑如鍋底,忽的看到面前原本笑的得意囂張的人竟然哭了,頓時又有些僵硬。

「好,我記下了。」他沉默一刻答道。

「那今天就到這裡吧,我累了,剩下的改天再說,我要睡了。」齊悅擺擺手興趣全無,說道。

常雲成猛地站起來。

「差不多就夠了。」他帶著隱忍的怒意說道。

齊悅卻是待看不帶看的瞥了他一眼,扯被子躺下。

「世子爺,現在不是你把我轟出來的時候了。」她懶洋洋的說道.「再說,我又不是小孩子,那些好聽話.也就是聽個熱鬧,還能真往心裡去埃」

常雲成的拳頭攥起來,看著這個已經躺下,只露一頭黑髮的女人。

「別以為離了你就沒辦法了。」他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轉身大步就走。

在外間的阿如嚇得慌了神,下定決心如果世子爺走出來,她要死死的抱住世子爺的腿,死也不放他走…

有力的腳步聲到門邊停下了.阿如的心跳也幾乎停下了.就在她一口氣要憋死過去時,腳步聲又動了.只不過退了回去,

阿如長吐一口氣靠在隔扇門上。

常雲成又站回床邊,看著床上那個女人.自始至終她動也沒動,如同睡死了過去。

常雲成的拳頭攥起來又鬆開,最終一咬牙,伸手撕拉一下扯開外袍。

齊悅抱著被子,沉浸在過去那段情傷中,從得知的被背叛的那一刻起,佔據她所有情緒的是憤怒,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再想起來時傷感便鋪天蓋地,曾經那麼優秀,在實驗室振臂高呼要站上醫術巔峰的男人,也有一天會為了追逐名利不擇手段,又或者到底是不愛了吧

齊悅嘆口氣想要換個姿勢躺著,才轉過身,就被嚇的呆住了。

「你,你幹什麼?」她掀被子就坐起來喊道。

常雲成已經脫的只剩褲子了,手正在解腰帶,聽見問抬起頭看她。

齊悅見他看過來,又猛地用被子把自己裹起來。

「喂,我告訴你啊,我可是有原則的,士可殺不可辱,你這樣威脅我是沒用的。」她喊道。

常雲成原本黑著臉,待看她這樣子又聽了這話,嘴邊浮現一絲略有些嘲諷的笑。

「我怎麼了?你不是說我一扔下你三年不聞不問的不對嗎?我們是夫妻,那麼便自然要做夫妻該做的事。」他說道,一面抽掉腰帶。

齊悅哇哇兩聲用被子蒙住頭。

「…,這樣我是你的夫,你是我的妻,還會有孩子」

常雲成的聲音透過被子傳進來。

「…,這樣,你可安心了…」

然後有手在拽她的被子,齊悅死死的揪祝

「你這人有病啊,這時候誰有心情跟你這個埃」她喊道「你快穿上衣裳,我們接著說,好好說。」

**

「完事了也能說。」常雲成的聲音從外傳來,緊接著一股大力,將被子扯開。

「阿如,救命氨齊悅尖叫連滾帶爬的就要下床。

外邊的阿如在聽到常雲成第一句話的時候,就羞紅了臉,又驚又喜的紅著臉跑了,當然不忘貼心的將里門外門都關好。

「行了,別欲迎還拒了,我知道你們女人心裡想的都是什麼…」

伴著這句話,齊悅被一隻手按住肩頭,旋即如山般的男人壓了過來將她撲倒在床上。!~!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