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七十六章返轉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10日 10:26 [字數] 520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知府夫婦繃緊的神經頓時鬆弛下來,黃知府一腳跌坐在凳上,而知府夫人則吐了口氣暈了過去。

「拉她過來,問是誰。」定西侯喊道。

阿好已經被拎過來了,聽得一聲吩咐便被兩個僕婦押進來,頭髮散亂衣衫不整。

「快說,是哪個大夫給你治好的?」定西侯問道。

阿好跪在地上渾身發抖抱著身子叩頭。

「沒有,沒有。」她哭道。

定西侯有些火大,看著那嬌怯的丫頭,心裡竟沒有往日那種愛憐,取而代之的方才蘇媽媽那句那麼長的疤…,

他不由打個寒戰,同時有些惱怒,這死丫頭,竟然瞞著,這要是在收房的時候才發現,那豈不是要被嚇到

幸好,幸好…

定西侯的臉上浮現滿滿的厭惡,抬腿就是一腳。

阿好被踹的倒在一邊,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大哭。

「死丫頭,人命關天,你還裝什麼啞巴1他喝罵道。

黃知府噗通就沖阿好跪下了。

堂堂七尺男兒,赫赫威名的知府老爺。

「姑娘,我家孩兒的命就在你手上了,求求你告訴我哪位治好的你。」他啞聲喊道。

屋子裡的人慌了,定西侯忙拉他,阿好也驚恐的翻身沖黃知府咚咚死命的叩頭,額頭上已然血淋淋。

「是少夫人救治的你吧?」常雲成的聲音從門邊傳來。

亂鬨哄的屋子安靜一刻,看向他。

阿好俯在地上哭的渾身發抖.不承認也不否認,在眾人眼裡已然是默認了。

「我去接她回來。」常雲成沒有再問,對已經被攙扶起來的黃知府拱拱手說道「請大人在此等候吧。」

他說罷轉身大步走了,屋子裡的人還處在震驚中。

「少夫人?」黃知府口中喃喃道,看向定西侯「果然是大夫啊定西侯亦是一臉震驚,他知道這個兒媳婦似乎是懂些醫術,但沒想到竟然到了能給人開膛破腹的地步.開膛破肚啊,這不是傳說中神醫扁鵲才有的本事嗎?

我的天,怪不得娘把這個乞丐丫頭當親孫女疼,原來果然美人貴重

謝氏站起來,看著常雲成離開的方向亦是滿面驚駭。

少夫人?

,少夫人?

那賤婢……怎麼可能……,

齊悅拿著魚竿已經在水塘邊坐了半天了。

「少夫人,回去吃飯吧。」阿如在後小聲說道。

齊悅回過神,從湖面上收回視線,伸個懶腰站起來。

「走。」她拎著魚竿轉身。

阿如拿著小凳子魚簍跟著。

斜刺里一個七八歲的孩子刺溜跑過來。

「呔站祝」站在不遠處的護衛喝道。

伴著這聲喝,一根長槍嗖的飛過來,穩穩准準的插在那孩子的腳下。

孩子嚇的驚叫一聲.摔倒在地上,手裡的籃子掉在地上,四五個餃子狀的東西滾出來。

「你們瘋了啊1齊悅也是嚇的心跳差點停了,沖那護衛喊道。

阿如也忙去扶那孩子。

「別動1護衛們冷冰冰的喊道,幾步過來隔開那孩子「世子爺說了,萬事小心。」

「這是小孩子!小心個屁啊1齊悅忍不住爆粗口。

「少夫人,我們在北邊,那東奴三歲的小孩子都能給水中下毒。」護衛依舊冷冰冰說道。

齊悅看著他們,張張嘴只得無語。

「你要做什麼?」阿如扶著那孩子問道。

那孩子顯然本就害怕.此時更是嚇的渾身亂戰。

「請,請,奶奶吃。」他幾乎是用盡了力氣說出這一句話′說完把那籃子往這裡一推連滾帶爬的跑了。

阿如和齊悅喂喂喊了兩聲無果。

「少夫人,是溺水的那個孩子。」阿如對齊悅說道。

齊悅哦了聲,那日匆忙救助又濕淋淋的也沒看清長相,倒認不出來。

「少夫人,是角子。」阿如拿起籃子看了說道。

「餃子?」齊悅忙要去看。

護衛已經從阿如手裡奪過去。

「拿去喂狗。」他遞給另外一個說道。

「喂喂」齊悅忙伸手去要,那護衛拿著已經大步走開了。

「少夫人別吃這外來的吃食。」護衛說道,一面伸手做請「少夫人出來時候不短了.請回吧。」

「我說你們應該是保護我的.怎麼感覺我像是成了囚犯了。」齊悅看著他嘆氣說道。

護衛面無表情,對她的話充耳不聞。

齊悅撇撇嘴.走回去了。

「我想吃餃子。」她說道。

「好,好.咱們蒸角子。」阿如忙說道。

「是煮餃子,不吃蒸餃。」

「好好,煮餃子。」

主僕二人一說一答的進去了。

晚飯的時候端上來的就是熱騰騰香噴噴的餃子。

「哈,哈。」齊悅搓著手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嘗嘗這千年前的餃子…」

阿如抿著嘴笑,這一連串的事發生了,少夫人還能有吃有說有笑的,真好。

「這就跟治病一樣。」齊悅握著拳頭對她說道「什麼時候都要輸人不輸陣,你越強大,敵人就越軟弱,你軟弱了,敵人就更強大了,所以,不管什麼時候,不管遇到什麼病,醫生也好,病人也好,都要有信心,有積極的態度,相信一定能戰勝病魔,戰勝困難,哪怕心裡怕得要死,裝也要裝出不怕,說不定能嚇到病魔和敵人,因此運氣也許能改變呢,你想,命運還沒怎麼你呢.你就先喪氣沉沉要死要活的,命運之神一看,,太喪氣了,這人沒救了,於是你就真的沒救了。」

這話說的阿如笑不停,她都不知道,明明是倒霉不好的事,少夫人怎麼總是能把人說的開心呢。

「看.多笑笑,多好看,氣色也好了,你呀,以前就是老愛苦這臉,這可不好,長期下去,人的精神氣就不行了。」齊悅笑道,一面坐下來,審視著面前的餃子.「你們這兒的餃子長得可真夠大的,跟包子似的。」

阿如再次被逗的笑出聲,好容易才將筷子遞給她。

「那些護衛們也都有吧?」齊悅又問道。

「有。」阿如笑道「少夫人就是大度。」

「什麼大度啊,人得分好賴。」齊悅笑道,將筷子頓了頓「得講道理不是,人家守在這裡,到底是為了保護咱們。」

阿如點點頭。

「有酒嗎?」齊悅夾起一個餃子,問道。

阿如便想起那日中秋宴會上齊悅喝酒的事。

「少夫人很愛喝酒啊?酒量也很厲害?」她笑問道.一面轉身去拿。

「不敢,不敢,一般.一般。」齊悅笑道,看著阿如給自己斟了酒遞過來,吃了一口餃子仰頭喝了。酒,一臉滿意的感慨「餃子就酒,越吃越有。」

說完又示意阿如斟酒,阿如拒絕了。

「少夫人.您還有傷呢。」她說道。

「這算什麼傷.沒事沒事,再吃一杯。」齊悅笑道.起身就要去阿如手裡奪「你們這兒的酒度數低.跟糖水似的」

阿如抱著酒瓶不肯。

二人一追一躲跑向門邊,阿如剛要跑出門,陡然看到門口不知什麼時候杵著一個人,嚇得尖叫一聲。

『世子爺?」她叫完了才看清面前的人,不可置信的喊道。

這邊齊悅已經抓著凳子過來了,聽見世子爺三個字也很驚訝。

「你說什麼呢?看hu眼了?那臭男人怎麼,天啊,我沒看hu眼吧?你這傢伙怎麼又來了?」她說這話走過去,也發出一聲驚呼。

常雲成沒理會這個一臉驚愕且口出惡言的女人,抬腳走進來,徑直來到炕桌前坐下來。

齊悅和阿如站著沒動。

「喂,臭小子,你還來幹什麼?你還想怎麼著?」齊悅撈起放下的凳子,沖他喊道。

阿如忙伸手抱住凳子,沖齊悅驚恐的搖頭。

常雲成並沒有理會她們,面色沉沉,只是看著桌上的餃子。

「過得不錯埃」他忽的說道。

「很遺憾沒有如你願再上吊一回。」齊悅咧嘴笑道。

常雲成從鼻子發出一聲笑,沒有在說話,伸手拿起放在一邊的筷子,撿起餃子就吃。

「那是我的。」齊悅拎著凳子幾步過去。

常雲成沒理會,又取過一旁的酒壺自己斟酒。

齊悅眼明手快一把抓過自己的酒杯。

常雲成仲出的手停下,乾脆舉著酒壺直接喝了。

「餃子就酒」他自言自語說道。

鬥氣滿滿的齊悅聽到這句話,頓時出了一頭冷汗,一旁的阿如也瞬時白了臉。

不知道他什麼時候來的,聽到了多少,

齊悅飛速的回憶自己方才說了什麼,越想越冒冷汗

「這些人也真是的,世子爺來了怎麼也不說一聲!太沒規矩了1她不由對外恨恨的喊了聲。

常雲成嚼著餃子笑了笑。

「坐吧。」他說道。

齊悅沒反應過來,阿如伸手悄悄的拉了她一下。

齊悅站著沒動,你讓我坐我就坐埃

氣氛怪異的沉默。

因為沉默,一盤餃子哪裡經得住常雲成這麼吃,很快就空了。

「再去拿些來。」常雲成說道。

「我們的東西世子爺竟然也吃得下,也不怕噁心。」齊悅嘖嘖笑道。

「奴婢去看看。」阿如忙說道,轉身出去。

這個沒骨氣的丫頭,齊悅氣悶一下。

守著炕桌上的空盤子,常雲成和齊悅各自沉默。

「你覺得是誰幹的?」常雲成忽的問道。

齊悅心裡正亂的跟麻似的,想著自己說的那些話,想著自己是就地坦白還是死磕不認自己是異魂,陡然被他這一問,問的愣了下。

「什麼?」她結結巴巴的問道。

常雲成抬眼看她。

「你怕什麼?」他皺眉道,審視這齊悅「莫非你知道是誰要害你?」

原來是說這個,齊悅鬆了口氣。

「我不知道。」她說道「不過,想來不過是不喜歡我,或者不喜歡你的人罷了。」

常雲成看著她。

「不是應該是不喜歡你的人才要害你的嗎?」他問道。

齊悅看了他一眼。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嘛。」她說道「誰都知道你不喜歡我,而且你前一刻又剛剛跟我在一起,並且貌似也不太愉快,弄死我,自然你懷疑最大,這種事,自然是不喜歡你的人給你添堵的嘍。」

常雲成看著她笑了,他笑著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放下酒杯這笑看上去有那麼幾分自嘲。

「當然,我是瞎想的,也不排除是喜歡你的死忠為你除去我讓你清凈一下,通常這種豬一般的隊友也不稀罕,更何況你本就是個豬一般的主子。」齊悅笑道。

「豬一般的隊友……」常雲成哈哈笑著跟著說了一遍,然後才注意到她最後一句罵自己的話,臉色黑了黑。

齊悅笑的更開心了。

「說起來真是可笑。」常雲成看向她,說道「你這麼個傻不愣登不討喜讓人噁心的反倒明明白白,而我那些至親則糊裡糊塗。」

這是誇呢還是損呢?

齊悅心裡明白了,這小子回去之後肯定被家人當為第一嫌疑人了,活該,她不由忍不住得意的笑起來。

「這是人品問題,不要怨社會。」她哈哈笑道。

常雲成皺眉。

「什麼亂七八糟的話。」他嗤了一聲「又或者說,關心則亂?」

「瞧你美的哈哈哈。」齊悅再次大笑。

常雲成看著她不說話。

「你笑的這樣開心,又看的清清楚楚,也就是說你不關心我了?」他忽的一笑說道。

廢話,我幹嘛要關心你…,

「我是受害者,我自然要更關心自己一些。」齊悅乾笑道。

「你說得對,人是該自己關心自己。」常雲成說道「不管什麼吧,無所謂了。」

齊悅沒興趣接他的話,她現在又想大笑嘲諷這小子,但又想趕快回去,到底是用威逼還是討好達到這個目的

威逼,有尊嚴沒結果,討好,失了尊嚴結果也不一定好。

「回去吧。」常雲成說道,站起身來。

齊悅一愣。

阿如此時也捧著餃子進來了。

「東西什麼的,收拾一下吧。」常雲成說道「連夜走。」

阿如明白過來,頓時驚喜的差點把盤子摔了。

「是,是,奴婢這就收拾。」她放下盤子慌手慌腳的說道。

「你,是說要我回去了?」齊悅還有些不自信,驚訝的問道。

「你也可以住在這裡。」常雲成轉過頭看她淡然的說道。

齊悅看著他,走近幾步。

**

「沒人告訴你這樣看男人是逾矩的嗎?」常雲成移開視線,說道。

齊悅不理會依舊看著他,還圍著他轉了一圈。

「哈,哈。」她忽的哈哈兩聲,然後大笑起來。

阿如被她嚇了一跳,只當是歡喜的過頭,忙要過來攙扶她先坐下,還沒挨著齊悅的胳膊,就聽齊悅笑著笑著的聲音打個彎。

「啊哈啊哈哎呦」齊悅一手扶腰一手扶頭,身子搖搖晃晃,口中說道「我這是怎麼了,突然就頭暈站不住了,阿如快扶我我喘不上氣來了…」!~!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七十五章驚聞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七十七章之意(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