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五十三章中秋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24日 19:11 [字數] 403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常雲成站在千金堂內,臉色很是難看,待看到齊悅低著頭竟然看也不看自己一眼走了出去時,他的臉色更難看了。

還是急急忙忙追著齊悅走的阿如眼觀六路看到了。

「世子爺。」她忙收住腳大聲喊道,藉以提醒齊悅。

齊悅聽而未聞的邁出了門。

阿如看著常雲成的臉色,嚇得立刻跪倒了。

「世子爺,少夫人她她許是心情不好…您」她叩頭說道。

常雲成看也沒看她一眼,大步走出去了,然後看到那個女人站在門前,看著街道一動不動。

街道上行人格外的多,幾乎滿大街掛的都是燈籠,各種形狀的燈籠。

齊悅大白天的從來沒見過這麼多燈籠,見過最多的是過年廟會上,那也是集中在一個地方的一片。

一對夫妻笑著從身邊走過,男人的肩頭上還扛著一個小孩童,手裡舉著一個只有拳頭大小的兔子燈籠,雖然那麼小,但卻是精緻的栩栩如生。

齊悅目光追隨他們而去,嘴邊不由浮現笑意。

阿如心驚膽戰的看著世子爺走近齊悅,她的心提到嗓子眼,卻見世子爺停了下腳,從齊悅身邊走過去,什麼話也沒說,很快匯入熙熙攘攘的人潮中不見了。

「這裡的中秋節挺熱鬧的」齊悅坐在馬車上,一面看著外邊熱鬧的街道,一面感嘆道。

雖然跟現代比起來,物質顯得很匱乏,但氣氛卻是現代所沒有感受到的。

「也沒什麼啊,掛燈籠,賞月,一家人吃頓飯,好的人家請戲班子來唱。」阿如小心翼翼的答道,一面看齊悅的臉色。

齊悅哦了聲,手拄著下頜倚窗看外邊,這美人倚窗很快引起街上人的注意,便有那些浮浪子弟指指點點歪眉斜眼的向這邊笑,甚至還有人想要上前,在看到馬車上的徽記時才唬的止住腳。

「你你們怎麼過中秋?」阿如遲疑一刻說道。

齊悅果然來了幾分精神,收回手坐好,阿如趁機放下車簾。

「我們氨齊悅想了想「中秋節放假,不過大多數時候在輪班,就算跟十一假期湊一起,也很少出去玩,平常工作太累了,懶得出去,出去也是人擠人的,回去在家窩幾天,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吃吃睡睡,要不然就去唱歌,哎,我可是麥霸哈哈,有機會唱給你聽」

阿如聽得瞪大眼,一句話也沒聽懂,不過看上去齊悅的神情比剛出千金堂時好了很多,她還是帶著笑意,做出感興趣的樣子點頭。(最穩定,

回到家的時候,雖然精神還是有點不好,齊悅還是打起精神去謝氏那邊請安,雖然醫術不能再用了,但這個家她決不能離開,所以為了過的舒服點,還得繼續努力埃

來到謝氏的院子,還是一如既往的被拒絕進門,如今的謝氏已經毫不掩飾對她這個兒媳婦的厭惡了。

這種厭惡其實也可以理解,包辦婚姻,心中優秀的兒子,卻不得不娶了這麼個兒媳婦,哪個當婆婆的會高興。

不過,等自己離開的時候,那個真的齊月娘應該是已經死去了,不會再回來了吧,這個婆婆的心結也就可以解決了吧。

那麼現在,還得委屈你一陣啊,沒辦法,我就是不為自己考慮,也得為身邊的人考慮,不得不自保不得不讓自己過得舒服點。

齊悅慢悠悠的轉身離開榮安院,走了沒幾步就見路上走來一隊人,幾個婆子抬著軟轎,七八個丫頭相隨撐著一把大青傘,擁著軟轎上坐著一個婦人慢行而來。

「是二夫人。」阿如說道有些驚訝。

「二夫人?」齊悅不認得。

「是西府的太太,世子爺的嬸娘。」阿如忙低聲介紹「娘家姓陳,是京城安陽公爺家的小姐。」

她們主僕說這話,這邊的人已經走近來,齊悅可以看清軟轎上的婦人年紀三十六七歲,面容白凈,五官柔和,青色包頭,藏藍對襟長袍,除了髮鬢上戴朵雪青色的絨hu外渾身上下別無飾物,整個人看上去素淡的很,別說跟比她年長一些的謝氏比,就是謝氏身邊的管事娘子們打扮的也比她艷麗。

她歪著軟轎子上,半眯著眼,呈現幾分病態的柔弱,並沒有看到齊悅,是她身邊的婆子們認出來齊悅,停下腳。

二夫人陳氏察覺睜開眼。

「嬸娘過來了。(最穩定,」齊悅笑著施禮。

秋日午後的日光下,那女子笑盈盈的俏立,二夫人陳氏不由愣了下,猛地坐正身子。

「月娘」她帶著幾分驚訝又幾分歡喜,示意轎子落下,沖她伸手「竟遇到你了,聽說你大好了,快讓嬸娘看看。」

這婦人聲音輕柔,神態親切,最關鍵是神情絲毫不作偽,竟是情真意切。

自來到這裡后,齊悅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神情,不由愣了下。

齊悅這一愣,那婦人的手便有些尷尬的空抬著,然後接著輕咳掩嘴收回了手。

「二夫人,我們少夫人,病了一場后,就忘了些事和人」阿如忙解釋道「有些認生……」二夫人陳氏微微一笑。

「我聽說了,果然真是認不得了?、,她笑問道,一面又問請了大夫瞧了沒。

這話依舊是關切,但卻和方才那一瞬間流露的完全不同,此時的就如同其他的人習慣性的客氣問候一般了。

齊悅都懷疑自己方才是看hu了眼。

「多謝嬸娘惦記,看過了,說好好養著,日子長了就自然好了。」她笑著答道。

二夫人陳氏看著她笑著點點頭,慢慢的靠回靠背上。

「你母親在吧?」她說道。

齊悅明白她的意思,笑著讓開身。

「在呢,嬸娘快進去吧。」她笑道。

陳氏帶著客氣的笑點點叉,婆子們抬起軟轎子,一行人走過去了。

齊悅站在那裡看著,見榮安院里得到消息走出來好些人迎接,落了轎子,蘇媽媽親自扶著陳氏的手接了進去,自始至終,陳氏沒有再回頭看這邊一眼。

「少夫人,走吧。」阿如提醒道。

「阿如,我以前和這位嬸娘很熟嗎?」齊悅問道,一面轉身慢行。

「不熟埃」阿如說道「自從二老爺病逝了后,二夫人也大病了一場,就此留下病根,一則說是寡居之人,二來這病要靜養,所以很少出門,您成親的時候,二夫人也只是讓人送了賀禮來,人卻沒來,日常更是很少來往的。」

哦,那就奇怪了,齊悅心道,怎麼方才乍一見時,那二夫人流露出的神情竟是親密的很,不過算了,這府里的人亂七八糟的,隨他們去吧。

主僕二人說笑幾句,揭過這個話題。

中秋節如期而至,這是齊悅第一次在古代過節,不由多了幾分興緻。

一大早起來先是去定西侯府祠堂行祭拜禮,在這裡齊悅又見到了二夫人,作為晚輩齊悅排在她身後,只是點頭微笑算是打過招呼,並沒有多說話,祭拜完畢她就告退了,到了晚間也沒過來,只是讓孩子們過來吃飯賞月。

早上見過一面,但這麼多人看的齊悅頭昏眼hu,自然也沒記住誰都是誰,認得清除了定西侯謝氏和常雲成外,就是那些管事娘子和丫頭們,還有那個三少爺。

晚宴擺在榮安院后的小園子里,這裡有小戲樓,也闊朗,賞月聽戲吃飯都相宜,擺了長桌,一家子熱熱鬧鬧的不分男女按輩分逐一落座,落座時齊悅正斜對著少爺小姐們,她的視線自然落在見過一面的三少爺身上,正好三少爺也看過來,於是她禮貌的一笑。

常雲起有些意外,遲疑一下還是笑了笑。

伴著定西侯的落座,以及說了吉慶話之後,宴席正式開始了,流水般的飯菜酒水瓜果傳上來。

定西侯的姨娘們沒有資格落座,周姨娘宋姨娘以及柳姨娘站在定西侯夫婦身後布菜伺候,朱姨娘因為有了身孕只略坐一坐便告退了。

正吃得高興,這邊定西侯卻啪的放了筷子,眾人皆是一驚不知道怎麼回事看過去。

定西侯扭頭,周姨娘眼疾手快取了痰盂,定西侯重重的吐了。。

「這是什麼?瞎了眼給我吃?」他轉過身,一面用帕子擦嘴,一面不悅喝道。

手裡還拿著筷子的柳姨娘一臉惶惶的就要跪下。

「妾婢沒看清轉過來就撿了」她顫聲說道。

大家都放了筷子,忐忑不安的看過去。

謝氏側身看子眼。

「侯爺不吃胡菜的,怎麼撤了這個沫子?」她沉聲問道。

一旁侍立的廚房管事娘子忙跪下了,惶惶不安。

「那個那個老奴老奴糊塗了」她叩頭說道。

謝氏眯著眼看她,似乎是愣了下。

「你是哪個?董娘子呢?」她同道。

董娘子是原本管廚房的,就在齊悅撤職的幾個人中,此時這個婆子是新提上來的。

齊悅一笑站起身來。

「回母親的話,董娘子如今不管廚房了,這是新換的元婆子。」她說道。

「你換了人,也該好好的說一下,怎麼不知道侯爺的口味,傳上這道菜來?」謝氏沉臉說道。

齊悅站起來的時候,定西侯愣了下。

「是大媳婦?」他有些意外「怎麼如今是你管家了?」

侯爺不理庶務,這些日子見過齊悅兩回,只不過老公公不便於兒媳婦見面說話,因此只是點頭而已,再加上謝氏有心隱瞞,他知道是齊悅身子好了,並不知道齊悅接過謝氏的手開始掌家了。

真是讓人不省心,齊悅心裡有些惱火,這謝氏也真是的竟然在大領導面前給她上眼藥,換人不知道,裝什麼無辜…………

這定西侯什麼脾氣呢,她還沒來得及研究她不由抬頭去看正座上的定西侯,這個男人保養極好,富貴天成般的儒雅氣息她的視線微一錯,便看到站在定西侯身後的一個美貌婦人,沖自己做了一個口型。

先齊悅一怔,電光火石間就抿嘴一笑。

此時宴席四周高掛羊角大燈,空中月色漸明,齊悅今日穿了阿如精心挑選綠鑲領粉藍束腰對襟比甲,阿好梳的層次繁雜令人眼hu的髮鬢,攢的是老侯夫人留下的盤hu金玉頭飾,傅粉柳眉紅唇一點,在這燈月同明之下,一笑流光溢彩,灼灼生輝。

定西侯瞬時就看的呆住了,臉色緩和下來。

「侯爺,她才好了,又在那院子里住了這麼久,年紀又小,初次管這個事,菜單她自然看了,只是那菜上撤什麼配料蔥姜蒜的,又沒寫著,她怎麼知道。」周姨娘笑道,一面沖齊悅再次一笑,招手「來,快給你父親陪個不是。」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五十二章痴迷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五十四章逢源(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