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五十二章痴迷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24日 10:02 [字數] 47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飯廳里傳出零亂的砝磕絆絆的聲音,站在院子里的世子爺的丫頭們忍不住看過去。

「搞什麼啊?」站在世子屋門口的秋香哼了聲嘀咕道「神神叨叨鬼鬼祟祟的…………」

說到鬼這個詞她不由打個寒戰。

少夫人據說是死過一回的……,

原本她也不信這話,此時不知怎的竟覺得也許是真的要不然怎麼就魅惑的世子爺讓她進了院門呢?

也只有鬼怪才能做到了吧?

齊悅住進了世子院,原本在秋桐院跪著哭鬧的被罰被撤的差事的幾個婆子沒有膽子來這裡鬧,再加上原本在大家眼裡是要被休棄的少夫人竟然平安無事的住進了世子爺的院子,雖然不是同房,但足以讓所有人都震驚了一把。

少夫人坐穩了少夫人的位子,那將來便是侯夫人,這侯府里將是她一手遮天,得罪她的話…………

很多人掂量掂量這個念頭,便歇了心思,準備再觀望觀望。

這一次的早會上,會聚到世子院子里的管事娘子們第一次齊全了,原本缺席的那些人從今日起也沒資格再進來了。

齊悅動作麻利的提拔了幾個婆子填補了這幾人的空缺,那幾個婆子自然是她翻看hu名冊早已看好的,緊接著宣布對那些沒有做到自己承諾事項管事娘子們的處罰,這個處罰不過是罰些錢,跟撤差事相比輕了很多,原本忐忑的以為自己也要註定被當雞殺了的婦人鬆了口氣,面上竟有些忍不住對齊悅感激。

「中秋節就要到了,方才大家都說了怎麼辦,也都看了舊例,都有依照,大家費心,辦的齊全完美,節后,咱們啊再賞。」齊悅笑著結束了今日的早會。

地下的婆子們亂亂的應聲是雖然聲音還是有些雜亂先後不一但比起往日又好了很多。

蘇媽媽站在一旁冷眼看著這一切。

忙完家事,常雲成依舊不知道哪裡去了,齊悅隨口問一句秋香,秋香跟防賊似的,齊悅便也不問了,少夫人出趟門也不是什麼大事,有沒有世子陪都無所謂。

「你師父還在書房呢?」齊悅一踏進千金堂就聽到大弟子過來說這個,嚇了一跳。

「齊娘子和我師父說了什麼了?他老人家怎麼」大弟子也很糾結。

齊悅嘆口氣,也沒說啥啊,只不過拿出的那種葯刺激這位老大夫了唄。

「我先去查房」她搖頭說道一面接過阿如遞來的衣裳,就這樣套在身上。

「查房?」大弟子被說得一頭霧水,看著齊悅向內走去。

胡三顛顛的接過來。

「師父,您來啦。」他樂滋滋的喊道,一面殷勤的去接阿如手裡的藥箱「阿如姑娘,我來我來。」

阿如低著頭不理會他,也不肯把藥箱給他。

「別叫我師父。」齊悅瞪了他一眼」「你有師父的。」

胡三訕訕笑。

「就是我師父讓我叫你師父的。」他說道。

齊悅被這一圈師父繞的頭暈乾脆不理會他那傷者已經被挪進千金堂一間單獨的房間,按照齊悅的要求,進出的人嚴格控制,要穿專門的衣裳,每天用酒熏屋子。

「齊娘子來了。」

她剛走到門口就聽見裡面有男聲響亮的喊道。

「不錯,聽起來中氣十足,看來恢復良好。」齊悅笑著推開門進去看著床上躺著的年輕男人。

「齊娘子來了。」黑臉大漢陪床,見她來了高興的起身施禮,重複每一次見面都要說的話「多謝娘子救命大恩。」

「應該的應該的。」齊悅笑道。

她的意思是大夫救死扶傷,而黑臉大漢理解的便是作為定西侯府下人自然要聽從世子爺的話雙方皆是一笑掠過這個話題。

傷者手撐著要起身,看著齊悅笑。

「別動,快躺好,傷口要是裂開了,還得受回罪。」齊悅忙笑道。

這邊阿如動作嫻熟的打開了藥箱,拿出口平聽診器遞給她。

「不受罪有娘子妙手神醫在,一點也不受罪。」傷者笑道。

這孩子愛說愛笑,性格不錯齊悅笑著問他昨夜睡得好不好,吃了什麼傷口疼了幾回,一面用聽診器血壓計體溫計逐一做了檢查。

「液體可以停止輸了。」她扭頭要對胡三說道。

胡三正高興的給她捧來輸液用的東西,齊悅昨日臨走時交給他拔針,對胡三來說這個可沒有扎針厲害,因此今日正想學學呢,聽了這話只得作罷。

「餘下的就全交給你們師兄弟診治吧,吃什麼葯就聽他們的。」齊悅說道」

「啊?那怎麼成?娘子,你怎麼不管我了?」傷者聽見立刻喊道。

娘子這個稱呼,齊悅聽起來實在是十分的怪異,忍不住起雞尖疙瘩。

「對啊師父,還是您接著診治吧。」胡三也忙說道。

我沒法接著看了,我會用的葯這裡全沒有啊,齊悅苦笑一下。

「那個,其實我不太會治病,我只是會縫傷口什麼的。」她笑道。

「啊?那怎麼,?」胡三瞪眼問道。

齊悅聳聳肩攤攤手。

「我祖母也沒教過我,我只會這個,至於對症下藥什麼的一概不懂,所以還是靠你們了。」她含糊不再解釋說道。

胡三點點頭。

「一招鮮吃遍天,師父你會這個就夠了。」他說道。

「那齊娘子你是不是以後就不來了?」傷者在床上急忙忙的問道。

「來啊,再過幾天,我還得給你拆線呢。」齊悅笑道。

傷者展開笑顏露出白白的牙齒。

「那就好,那就好,我還以為見不到齊娘子了呢。」他鬆了口氣說道。

一旁的阿如輕輕咳了一聲。

「這個給我吧。」她忽的站到齊悅身前,伸手接聽診器,正好擋住了那傷者的視線。

齊悅不在意遞給她。

「哎,你」躺在床上的傷者忍不住撐起身左右晃。

「不是說要去看看劉大夫嗎?」阿如低聲提醒道。

齊悅哦了聲,沖這邊傷者和那黑臉大漢笑了笑。

「那你們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她說道,沖二人擺擺手。

傷者看著口罩遮擋下只余的那雙滿含笑意的眼忍不住張口就要說說話。

「齊娘子請便。」黑臉大漢搶在他前頭說道一面借著起身伸手狠狠的掐了把傷者。

傷者倒吸幾口涼氣,看著齊悅轉身邁出門。

「齊娘子。」他還是忍不住大聲喊道。

齊悅回頭看他,眼帶詢問。

「我……我叫江海。」傷者說道。

齊悅笑了笑,沖他擺擺手,邁出門。

江海看著那個可惡的丫義帶上了門,隔斷了視線,他嘆了口氣重重的躺回床上,望著房頂。

「臭小子,你給我注意點,這不是你在邊關隨意廝混的時候。」

黑臉大漢伸手揪他耳朵低聲喝道」「那是世子爺家的人」

「世子爺家的人怎麼了?正好求世子爺賞給我」江海渾不在意的說道。

「這娘子技藝非凡非常人,你好意思給世子爺開口,再說,這娘子分明就是成了婚的婦人打扮,你給我省省心吧。」黑臉大漢瞪眼喝道。

倒忘了這個,江海神色一滯,這才想起來,那娘子雖然看上去年輕但確實已經是婦人打扮。

「這可真是可惜了」他嘆了口氣,滿面惆悵。

黑臉大漢又高興了,頗有幾分幸災樂禍。

「哈,你小子,仗著小白臉四處勾搭女人,讓咱們弟兄眼讒,輪到你也有這個時候。」他咧嘴笑道。

門外傳來腳步聲伴著一聲笑。

「什麼時候?」常雲成推門進來,一面問道。

「世子爺。」傷者以及那黑臉大漢都忙忙的喊道,黑臉大漢站起來垂手肅立,傷者掙扎就要起身。

「躺好。」常雲成沖他一抬手,簡潔卻不容拒絕的說道。

江海依言躺好。

「世子爺您不用天天來看我們,這小子結實著呢死不了。」黑臉大漢說道「您久日不歸家,好容易回來了,還讓你惦記著我們」

常雲成嗯了聲沒說話。

「世子爺。」江海想到什麼又忙忙的起身,掙得傷口疼齜牙咧嘴「那個,齊娘子的丈夫可還在?」

常雲成被他陡然問的一愣。

「齊娘子?」他沒反應過來是誰,微皺眉問道。

「就是給我治傷的那個您府上的大夫。」江海忙說道,帶著幾分期盼「她是否還有丈夫?、」

常雲成明白了,但臉色卻更有些難看。

「她埃」他含糊一句。

「稱這臭小子。」黑臉大漢沒料到他真的直接問世子爺,抬手給江海一巴掌。

「世子爺,她要是丈夫不在了,您把她賞給小的吧。」江海咧嘴縮頭說道。

常雲成的臉色一瞬間鐵青。

齊悅見到了劉大夫,被他屋子裡擺列的東西嚇了一跳。

各種書以及紙張散落一地,一日不見的劉普成狼狽又憔悴的從其中爬起來。

「齊娘子,我找到好幾個藥方,您看看,能不能配出跟您那種麻醉藥同效的來。」他手裡抓著幾張紙興奮的對這齊悅揮道。

齊悅看著這個熬得雙眼通紅的老者,有些說不上來的滋味。

她能說什麼,告訴這個老者,她帶來這些葯,是千年後才有的,他再努力也沒機會看到了?或者她什麼也不說,任由這個老者相信很容易就能製造出來,痴迷於此,否定了自己的醫術,荒廢了自己的醫路?

她做這些事是不是不對?她給阿如的兄弟縫合傷口,卻引起了胡三的模仿,這還只是一個外傷縫合手術,如果有大夫看到她給阿好做的開腹手術,那也照葫蘆畫飄學了去…………

齊悅不由打個了寒戰。

看似救活了一個人,卻有可能讓更多人的死去齊悅看向劉普成,劉普成又一臉激動的站回去,在滿地的書本紙張中翻找什麼,口中在說什麼,齊悅已經聽不到了。

這個醫者,聽說是城裡最有名的一個,他有著豐富的經驗以及高超的醫術,又培養了那麼多學徒,他要做的是用自己的醫術給百姓緩解傷痛,以及將這些經驗和技術傳承下去,造福一輩又一輩的民眾,而不是為了這一時驚艷的技藝而痴迷於此,荒廢了他自己本該做的事,本該走的路。

她已經明白父親要她去鄉下歷練的意義了,那麼她現在該做的就是什麼也不做,就這樣乖乖的呆在那個院子里,守著那個房粱,等著回去的那一刻,這樣,對於這裡來說,她就像從未來過一樣,不會改變什麼,也不會影響什麼,讓一切靜靜的沿著歷史的長河該有的軌跡奔騰不息。

也許,這才是她現在應該做的,也是必須做的。

「劉大夫。」齊悅喊道,邁上前一步。

劉普成沒有聽到,抓著一本書翻看,嘴裡念道著什麼。

「劉大夫。」齊悅再次加大聲音。

劉普成這才拿著那本書走過來,一臉的興奮。

「齊娘子,你看看這個如何?」他將書遞過來說道。

齊悅搖頭,伸手擋住他遞來的這本書。

劉普成不解的看著她。

「齊娘子,你這是」他布滿紅絲的眼中滿是驚訝。

「沒有用的,我用的那些葯,是不會被制出來的。」齊悅整容說道。

「齊娘子,既然有人能造出來,那麼就證明是可以被造出來的」

劉普成含笑說道。

「不會的。」齊悅再次打斷他,深吸一口氣說道「因為它不是造出來的,而是天生的,天生的一種……,植物……」

「植物?」劉普成看著她,滿臉驚訝」「那麼」

「這種植物咱們這裡沒有。」齊悅接過他的話頭說道「那位異人,是從海外得來的,那種植物,我們這裡沒有,如果有一天有人能坐著大船去到那位異人去過的地方,或許才能有機會再拿到這種葯吧,但是現在,我們這裡,是不會再有的,劉大夫,您不要再費心神了。」

身後劉普成神情恍惚瞬時黯然,手中的書啪嗒一聲落在地上。

齊悅沒敢也不忍心看劉普成的神情,說完深深的鞠了個躬。

「那位傷者,餘下的治療就靠您了,多謝了。」她說道,轉身頭也不回的走開了。!~!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五十一章開誠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五十三章中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