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三十九章嘗試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14日 02:36 [字數] 42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土匪打架也沒這麼慘過,再看這些人穿著打扮也不像土匪,反而一個個衣著華貴頭戴金冠的。

看著滿屋子的大夫輪番上陣,卻始終止不住血,嘰嘰喳喳嚷著說流這麼多血救不得了,送傷者的來人中一個大漢大吼一聲,一腳踢碎了條凳,嚇得滿屋子安靜。

「劉大夫已經去接了,你們這些難道都是廢物,救不得命,難道連血都止不住嗎?」大漢吼道。

這位爺如同黑塔一般,腰裡還掛著刀,嚇得眾位學徒大夫們抖了三抖。

「這..這委實..委實傷口太大…撒上去的葯根本就沒用埃」大弟子硬著頭皮說道,「等師父回來或可。」

「你們這些廢物1黑大漢喝道,又一腳踢碎了一跳條凳。

滿堂的學徒們噤聲縮頭。

「先包上,多包點所有的葯都撒上..」大弟子只得催著其他人忙忙說道。

滿屋子人忙的團團轉。

「縫起來就好了嘛。」

身後忽的響起低低的聲音,這讓急的一頭汗的大弟子很是惱火。

「誰在這裡添亂呢1他回頭低聲喝道。

身後不添亂的學徒們嗖的讓開了,露出最後站著的一個年輕學徒。

那學徒正和另一個低聲說話,陡然被晾在人前,不由嚇了一跳。

「胡三!誰讓你進來的?回後院去1大弟子看到此人沒聲好氣喝道。

這個被喚做胡三的年輕人,正是那位給阿如兄弟診治過的胡大夫。

此時被這大弟子呵斥,再看滿屋子鄙視的眼神,他心裡不由冒火氣。

想來他也是杏林世家出身,只不過名氣不大,爹又死得早,自己也沒得到真傳,但祖業不能丟,於是好容易走了門路進來這千金堂,想要當這個學徒,學好醫術重振家風,結果來了三年了,連靠近劉普成的機會都沒,更別提學醫術了,還要被這些學徒們呼來喝去。

你們有什麼本事啊,還不是不會診治這樣的傷,還不如小爺我見多識廣!

「我知道怎麼治。」胡三頭皮一熱喊道。

大堂里頓時一片安靜。

喊出這話胡三就慌了,再看所有視線都落在自己身上,更是心跳的厲害。

「滾下去。」大弟子瞪眼喝道。

滿堂又恢復熱鬧,大家各自忙去,胡三被晾在原地,他自己忍不住也鬆了口氣。

「說你們見識少,還不信..」他滿臉自我慶幸,但又想挽回點面子,嘀咕一句轉身就走。

剛抬腳就聽身後呔的一聲大喝。

「那個傢伙,給我過來治1

這聲音嚇得胡三腿一軟就要坐在地上。

「大爺,這個是我們這裡的雜工…日常也就是揀葯什麼的..根本就不會治病的…」大弟子忙向那人解釋,雖然胡三很讓人討厭,但畢竟掛著千金堂的名字,萬一出點事,倒霉的還是千金堂。

「你們難道就不是雜工了?照樣治不得,反正都是廢物1大漢喝道,大手一伸,便有兩個跨刀冷麵侍從幾步過來,將已經腿軟的胡三拎過來,一把摁在傷者跟前。

「快給我治1大漢喝道。

胡三此時是欲哭無淚,臉兒慘白。

「我,我…」他結結巴巴的,不知道如果說自己不會治會不會被這大漢直接一巴掌打飛腦袋?

「我治。」他一咬牙喊道,將顫成一片的手往外一伸,「拿水來1

其他人根本沒料到他真說出這句話,一時間都嚇傻了。

「師兄,完蛋了,胡三是被嚇得失心瘋了…」有人對大弟子耳語道。

胡三喊的太有氣勢了,旁邊一個學徒也被嚇呆了,怔怔就果真端了水給他。

胡三抖著手瞪著眼想著那日所見的場景,一咬牙扯下包裹傷口的布條,動作過於笨拙讓傷者發出痛聲,大漢的眉頭跳了跳,強忍住了。

「我..我現在要給他..他清..清那個傷口…」胡三看著展露在眼前血肉模糊的傷口,哆嗦著說道,一面說著一面伸手按住傷口將水唰的倒上去。

傷者因著突然的刺激打了哆嗦,血和水在地上衝散開。

「你..」大漢站起來,瞪著胡三,咬了咬牙還是忍下了。

胡三邁出第一步,接下來就膽子大了些,要了更多的水,沖洗傷口,甚至在傷者嗷嗷叫痛的時候,還敢說幾句話。

「..這..感染了…那個..細胞..什麼的..得沖洗乾淨不然嗯..好不了..忍忍啊,當日那個十四五歲的半大孩子都忍的住,你這麼個大人可不能比不過一個孩子…」

那傷者在劇痛下意識清醒,聽到他含糊不清的嘮叨,一咬牙果真生生忍住了。

黑臉大漢等幾人慢慢放鬆肌肉,發出嘎巴嘎巴的聲音,讓周圍的其他學徒都嚇得臉色慘白。

「好了..」胡三滿頭大汗的終於沖洗完了,雖然血還在冒出來,但至少傷口處不那麼狼藉了,「拿針線來..」

他又一伸手說道。

學徒們你看我我看你。

「什麼針線?」大弟子黑著臉問道。

「咱們這裡肯定沒有那樣的…那..那就拿縫衣服的..反正都是縫..」胡三嘟囔一句,抬頭說道。

所有人都啊了一聲,你看我我看你。

「胡三,你自己尋死的,別怪我不講情面,待會兒出了事,你就從我千金堂滾出去。」大弟子低聲說道。

胡三面色抖了抖,咽了口吐沫。

「給他拿1黑臉大漢喝道。

他的話管用,立刻有人飛也似的拿去了。

胡三接過針,針上還體貼的被穿上了線….

所有人都瞪眼看著胡三,然後見他抖了又抖,慢慢的將針刺向那傷者的胳膊….

嗷的一聲慘叫頓時響起,緊接著就是又一聲慘叫,還有吧嗒一聲人和地面相撞的聲音。

原本剛才還在傷者跟前的胡三已經被拍飛,跌落在屋角,撞到桌子上,趴在地上翻著白眼。

「你媽了個逼的,敢耍老子玩1黑臉大漢罵道,一面將拳頭握的嘎吱響。

所有人都嚇得半句話不敢說,那個去拿針線的學徒只怕遭了牽連,噗通就跪下叩頭求饒了。

「我,我真的見過人這樣治..」胡三趴在地上看著似乎還要過來打自己的大漢,嚇得鼻涕都出來了,顫聲喊道,「就在..就在街上…那個人好好的….」

「你個小兔崽子…」黑臉大漢根本就不聽他的,邁步上前一把提起,大拳頭就要招呼。

所有人都閉上眼不忍睹。

「老馬,慢著。」一個低沉的男聲忽的響起,聽在胡三耳內無疑是天籟。

胡三睜開眼,見自門外又邁進一個男子,背對著光線也看不清模樣,但見身形挺拔如蒼松。

「果真有人是這樣被治好的?」他站在門口,一手將馬鞭子在手裡摔啊摔,一面問道。

「是,是,大爺,果真是,那人原本也是胳膊被砍了流血止不住,是那大夫用針縫起來就好了,當時就能下床了,三天就沒事了,如今如今還在鄭四鐵匠鋪子掄鐵鎚呢。」胡三大聲說道,只怕慢了一步就被大拳頭砸碎了腦袋。

「將那人帶來我瞧瞧。」剛進門的男子說道,一面大步進來。

身後有人應聲去了。

元寶被帶進千金堂時,還處於驚嚇中,待看到堂內的情景更是臉色慘白。

「你們..你們抓我做什麼?我沒有沒有打架..」他梗著脖子喊道。

只當是街上人力搶活又打起來了,自己被殃及池魚了。

「你的胳膊讓我瞧瞧。」屋子靠里的一角有人說道。

元寶尋聲看去,見那邊坐著一個,站著兩個人,烏漆麻黑的一時也看不清樣子。

他還沒說話,旁邊押解他過來的男人就一把按住他,撕爛兩下兩邊的胳膊袖子都被扯下來,露出瘦瘦的胳膊。

「右邊那個..」胡三弱弱的聲音被掩蓋了。

「我瞧瞧..」黑臉大漢幾步邁過來,一把揪住元寶到門邊光亮處。

「你們幹什麼?」元寶大喊大叫道。

光亮處可以看到元寶的胳膊上有一條明顯的疤痕彎彎曲曲如同蛇一般,與那些自我癒合的傷口完全不同,上面清晰的可見縫針的陣腳。

「這果真是縫起來了?」黑臉大漢驚訝的喊道。

元寶忽的明白他們這是要做什麼了,扭頭向室內看去,果然見胡三。

「小兄弟,這是哪個大夫治好的?」黑臉大漢有些激動的問道。

元寶只是閉著嘴不說話,小小年紀的臉上滿是倔強。

當初姐姐曾經囑咐過他,千萬不能告訴別人給他治傷人的身份。

「還不說?」黑臉大漢有些意外,「這有什麼好瞞的?莫非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人?」

元寶只是不言語,任憑他抓著胳膊越來越用力。

「是,是侯府的大夫。」胡三在一旁說道。

元寶惡狠狠的瞪他。

「小兄弟,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看這個傷者,可不能再耽誤了..」胡三迎著他的目光急道。

「哦?」堂內坐著的那個男人站起來,聲音有些好奇,「侯府的大夫?哪個侯府?可是這永慶府的侯府?」

元寶只是不說話,乾脆低下頭。

「你這混小子1黑臉大漢一巴掌打過去,「信不信老子一刀劈了你。」

元寶栽倒在地上,抬起頭擦去嘴角的血,看著黑臉大漢作勢拔出的刀,依舊緊閉嘴巴。

「三慶,咱們家什麼時候養著大夫了?」那男人一步一步走出來,一面問道。

「回世子,並沒有。」屋裡的站著的一個侍從低聲答道,「要不讓小的回去問問?」

那男人已經一步步走到屋門口,元寶抬著頭,看清了他的模樣。

這是個二十四五歲的男子,皮膚微黑,濃眉大眼,炯炯有神,鼻樑高挺,薄唇鈍頜,眉宇間帶著富貴天成的威嚴。

世子?元寶心裡閃過這個念頭,面上有些驚訝,他還沒來及再想什麼,就見這男子薄唇微翹,露出一絲笑意。

「不用,既然這個孩子這般嚇也不敢說,必定是瞞著人的,你去問,也問不出來,何必浪費那功夫..」他說道,一面伸手扶住黑臉大漢的刀柄,「不如,再治一次來得快…」

他的話音一落,元寶就聽嗆啷一聲,旋即面前刀光閃過,一陣劇痛瞬時傳遍全身。

元寶慘叫一聲抱著胳膊跌滾在地上。

看著那拿著刀依舊微笑的男子,滿堂的人只覺得頭皮發麻,胡三更是噗通一聲坐在地上。

這下麻煩大了…..

-----------------------------------------------

嘿,我閑著沒事開了個靈異文,不定時更新,就是瞎玩,講鬼故事而已,大家沒事可以隨意看看。點我的名字進個人空間搜吧,名字叫《暗夜行走》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三十七章手下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三十九章狹路(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