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二十一章觀望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09日 04:57 [字數] 38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周姨娘停下筆。

「月娘埃」她慢慢說道,「最近她倒是挺熱鬧。」

「是埃」阿金說道,「奴婢看,少夫人她終於醒過神來..」

周姨娘笑了。

「她…」她搖頭說道,一面繼續提筆抄寫經書,「她醒過嗎?我怎麼覺得她從進咱們家,就嚇得沒睡過,何談醒來?」

想到少夫人的樣子,阿金也有些無話可說。

「我早就說過,這種出身的孩子,底子骨子裡都是壞了的,除非洗經伐髓,否則是扶不起來,老夫人偏偏不聽,真是跟別人說的那樣鬼迷了心竅一般,竟然還做出求聖旨定姻緣的事,我知道在成哥的親事上,老夫人定然不會讓那賤婦好過,但這做的也太過了,何止那賤婦不好過,我們又佔得什麼好處?」周姨娘慢慢說道,說曾經想到如今,已經抄了三年佛經的心境還是亂了,落筆微抖。

她口中輕輕鬆鬆的說出賊婦這個稱呼,阿金神色淡然,還微微的點點頭。

「一個乞兒!一個乞兒!無父無母無親無靠,除了狠狠的打了那賊婦一耳光,自己也是傷了手,讓那賊婦在她死後瘋了似的報復,逼得我們措手不及無力還手,如果當初聽了我的話,挑個好的給成哥兒,也不至於我現在落到這個境地…..」周姨娘吐了口氣,放下筆,神情帶著幾分憤恨,「你知道今年的年禮那賊婦給我們周家送的什麼嗎?老夫人才去了三年,她就敢這麼做了,哥哥捎信來沖我發脾氣,我又有什麼辦法,難道我不想嗎?難道我不想像老夫人在的那時候一般風光嗎?」

阿金倒了杯茶端過來。

「姨奶奶,小心你的身子。」她低聲勸道。

周姨娘閉上眼緩了緩情緒,吃了口茶吐出一口氣。

「我這身子沒事,我不僅要比那賊婦多得侯爺的情,比她多生養了兒女,還要比她晚死,我一定會把身子養的好好的,我一定要看著她先死…」她緩緩說道,面上露出一絲笑。

「姨奶奶,我覺得少夫人這次不一樣了。」阿金停了一刻,還是開口說道,「不管怎麼說,她也是老夫人親自定下的人,在這府里要論起來,是姨奶奶您可以親近的,更何況,她的位子在那裡,您忘了,老夫人當初將管家的牌子是直接放到她手裡的,只待她成親三日後就撒手全部給她的,然後由姨奶奶您扶持著,只是沒想到到底老夫人那樣突然,少夫人她又哭的死去活來的變成那樣,姨奶奶怎麼說她也不聽,這才被大夫人抓住了機會拿過了管家權….」

周姨娘的手攥緊了茶杯,重重的吐出一口氣。

「過去的事就不提了,在她手裡跟在一個死人手裡有什麼區別?」她說道。

「可是這次少夫人做的很好。」阿金說道,「現如今全府里都知道少夫人她走了遭黃泉道,而且是老夫人親手推她回來的,老夫人既然讓她回來了,那自然是要她當家主事。」

周姨娘手轉著茶杯,聽著她的話,也不由一笑。

「說起來,還真是,」她看著阿金笑道,「這丫頭竟然會玩出這麼一招,說起來荒唐,但無可否認越是荒唐傳開的越快,大家印象也更深…」

「是吧,」阿金笑道,「還有,痛痛快快乾凈利索的教訓了一個丫頭幾個婆子,溜的周婆子和蘇婆子都驚訝的不得了,大夫人嘴上不說,暗地裡還是將府里查了遍,這還是說忌諱了?說到底,要是少夫人想要管家,她還真就不太好辦了。」

「都三年了,晚了。」周姨娘幽幽說道。

「姨奶奶,不晚,三年了,雖然老夫人的人被大夫人換的換攆的攆收服的收服,但也何嘗不是讓咱們看的清楚,哪些是真正能用的,哪些是牆頭草而已,如今那些還想著老夫人的人,只要少夫人一聲喚,她們必定死心塌地。」

「那賊婦嫁過來雖然十八年了,但被老夫人壓得死死的,就著三年而已,她縱然看似握住了侯府的大權,但不過是移栽的樹兒,根兒淺,那風兒如果厲害些的話….」周姨娘慢慢說道,神情變幻。

「是啊,所以,您看,奴婢是不是往秋桐院走一走?也好看看少夫人的口風。」阿金問道。

周姨娘沒有說話沉默一刻。

「還是罷了。」她最終說道,再次提起筆,「看看再說吧,你看著點那邊,但不可妄動,免得咱們檯子搭起來,結果戲子嗓子啞了,那到時候可就是咱們被晾在台上了。」

也是,想想少夫人一貫的性子,還真有這個可能,阿金嘆口氣。

「是奴婢太急躁了。」她說道。

「不急,慢慢來,耗了這麼久了,還在乎這一天兩天的。」周姨娘含笑說道。

阿金不再說話,安靜的研墨,桌案上裊裊而起的佛香在屋子裡彌散開來。

六月的天很是悶熱,尤其是當阿如看到院子里燃起的炭火時,更是覺得身上的汗唰的就下來。

阿如正有些興奮又激動的從齊悅手裡接過燒烤工作。

「….有明火了澆點水..」齊悅在一旁的美人榻上坐下,搖著小扇子,指揮著。

這邊阿如手忙腳亂但是滿臉笑的將各色食物放在鐵絲蒙上,因為動作不純熟,不是被燒到手放在嘴裡吮吸。

「阿如,我烤好了,你來嘗嘗。」齊悅看到阿如,笑著招呼道,一面指了指旁邊小石桌上擺著的吃食。

「…冬天下雪的時候家裡的小姐們也玩過這個」阿如笑著走過來幾步說道,不過那時候都是廚娘在忙碌,小丫頭們都不會去動手的,更別提她們這等丫鬟。

「我們倒是夏天更愛吃這個….」齊悅隨口說道,自己在醫院旁租了一套房子,有露天的小平台,夏天不上夜班的時候,同事好友們都喜歡聚在她這裡,吃吃喝喝抱怨工作的繁重病人的不聽話領導的八卦…..

伸手要將院子里的燈點亮的阿如微微停了下。

「少夫人,你嘗嘗這個行了吧。」阿好舉著一串豆腐高興的沖齊悅喊道。

齊悅探身接過。

「嗯,不錯,少放點鹽..肉該翻面了…小心點…」

阿好嘶嘶吸著涼氣,把手指再次放進嘴裡,卻是笑個不停。

「這個不是圖吃,就是圖個樂。」齊悅笑著又躺回美人榻上。

夜色朦朧,星辰點點。

這樣的夜空在城市時很少見了,還是來到大青山後,有幸常常見到。

只是沒想到,再次看這相同的星空,卻是兩個時空。

齊悅將手枕在脖子下,望著夜空,不知道自己的親人朋友們此時在做什麼,是沉浸在失去親人的悲傷中,還是繼續日復一日的生活,此時或者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或者交接班開始查房,或者呼朋喚友開始夜生活。

而這曾經熟悉的一切,都與她無關了,她就像孤零零的坐在大熒幕前,看著裡面熱鬧繁華卻無法觸及。

阿如收回視線,接著逐一點亮院子里的燈籠。

忽的響起了敲門聲,打斷了阿好的笑聲,齊悅的魂游天外。

秋桐院很少有訪客,也就這段因為齊悅和阿好總愛倒騰吃的,門前吸引了一些小丫頭,但那隻不過是一群最低等的粗使丫頭。

「阿好,阿好。」門外響起一個清脆的女聲。

「是彩娟。」阿如聽出來了,說道,有些驚異。

「彩娟是誰?」齊悅隨口問道。

阿好剛要張口,門外有人替她答了。

「我是三少爺院里的彩娟。」女聲說道,一面再次輕聲叩門。

定西侯有四個兒子,齊悅點點頭,便不再理會了,接著躺下來搖著小扇子看星星。

「彩娟,你怎麼來了?」阿如上前開門。

齊悅側眼看了,見是一個跟阿好差不多刪在門口,卻並沒有邁步進來。

「還能怎麼著,被香味勾來的唄…。」彩娟笑著說道,話說一半,才忽的看到齊悅坐在院子里,借著燈光星光,見那女子姿態慵懶,如果不是身前的小扇子搖著,她都要以為是睡著了。

「少夫人…」她喊道,矮下身子施禮。

齊悅沒有動,搖著扇子沖她笑了笑。

「可是要嘗嘗阿好的手藝?」她笑道。

「阿好的手藝如今很有盛名了。」彩娟笑這湊趣。

正拿起兩串肉串的阿好得意的笑了。

「是少夫人教的….」她張口就要說。

阿如咳了一聲。

「這個送給你吃吧。」阿好麻溜的咽下了未說完的話,為了掩飾一般幾步過來將手中的肉串遞給她。

彩娟笑著接過來。

「那我不客氣了,我就是為這個來的,剛好經過,聞到香味就走不動了。」她笑道,一面沖齊悅再次施禮,「少夫人別笑我饞嘴吃。」

「能吃愛吃才是大福氣呢。」齊悅笑道,坐起身來,「阿如,將這個茄子大蒜還有雞翅給拿去都嘗嘗。」

「那真是多謝少夫人了。」彩娟笑著施禮說道。

「真是便宜你了,這可是我們少夫人親自烤…」阿好有些不舍的說道,話沒說完又被阿如打斷了。

「少夫人開口賞了人,你別想發懶,再給少夫人烤一些去就好了。」阿如笑道。

阿好有些訕訕的點頭。

彩娟笑著沒說話,接過阿如遞來的一把串兒,再次道謝便轉身走開了。

她小碎步的很快走到不遠處的大樹下,走近了才看到樹蔭里站著一個人影。

「少爺。」彩娟低聲喚道。

常雲起站在樹影了視線還落在秋桐院,大門正在關上,遮住了那個已經有些陌生的女子身影。

--------------------------------------------------------

見到好些從別處而來新讀者,謝謝你們,希行一直不夠好,缺點多,但請相信,我一直努力做好,努力要寫讓你們看了舒服愉悅的故事。

*^__^*,謝謝大家打賞投票。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二十章吃食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二十二章貪嘴(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