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十九章夜思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09日 04:57 [字數] 37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齊悅主僕三人回到家。

「這果然是救命的東西埃」阿好抱著醫藥箱一臉的驚訝感嘆。

齊悅哦了聲。

「那個,你也知道了,當乞丐的時候沒辦法啦,沒有錢,被人打了被野狗咬了,都是靠自己的,久病成醫嘛。」她搓搓手說道,「所以祖母就一直帶著這個東西,給我看病也給其他的乞丐看病,慢慢的我都學會了。」

「是啊,要不然當年少夫人救了老夫人的命呢。」阿好認真的點頭,帶著滿面的崇拜看著齊悅。

看著她毫無懷疑的笑容,齊悅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同時又慶幸運氣好,這齊月娘以前真是懂醫的,還救過老太太的命,這一點是人盡皆知的,也好讓她有個緩衝,讓她編的瞎話不至於顯得太瞎..

這樣想著齊悅不由看了眼阿如。

阿如也正看著她,聽了阿好的話,垂下了頭。

「都累了,阿如,你快去歇會兒吧。」齊悅說道。

「少夫人,伺候少夫人是奴婢該做的,哪能為了外人就失了自己的本分。」阿如低頭說道,「奴婢伺候夫人洗洗吧。」

身上是黏黏的,齊悅點點頭。

「我去燒水做飯。」阿好說道,小心的將醫藥箱擦乾淨用布包好,給齊悅放回床上,用被子壓上,這才心滿意足的出去了。

吃飯的時候,齊悅和阿如都有些沉默,只有阿好高興的忍不住唧唧喳喳的說些救治阿如弟弟的事。

「那麼多血啊,少夫人一點也不害怕嗎?我都要嚇死了..」

「…少夫人,縫衣服的時候不疼,縫人的時候真的也不疼嗎?可是我被針扎到手還是會很疼的呢?」

齊悅被她問的只是笑,含糊的應付過去。

「少夫人..」阿好又開口說話,被阿如打斷了。

「你又忘了規矩。」阿如瞪眼說道,「少夫人吃飯呢,你哪來那麼多話?」

阿好吐吐舌頭,安靜的服侍齊悅吃飯,吃過後她們收拾了出,在小廚房裡坐下來吃剩下的。

「姐姐,少夫人真厲害礙」阿好舉著碗還是一臉的激動,「那麼多血,她就一點也不害怕…」

說道這裡,她舉著筷子忘了吃飯。

「哎,姐姐,是不是走過黃泉路所以什麼都不怕了?」她壓低聲音說道。

一直沉默的阿如將碗筷重重的一放,嚇得阿好忙低頭。

「我不說了不說了。」她忙忙說道。

「不僅今日不許說了,以後也不許說。」阿如沉臉說道。

「為什麼?」阿好不解的問道,「少夫人這麼厲害…」

「少夫人金貴人兒,我們知道少夫人是菩薩心腸降尊為奴婢的弟弟救治,別的人呢?本來她們就背後嚼念少夫人,如今你再把這事嚷的滿院子去,她們指不定還要說出些什麼呢。」阿如說道,「夫人原本就不喜歡少夫人的出身,私底下說她是賤命,咱們何必再添把火,讓人說少夫人只會往咱們這些下人奴婢身上用心。」

阿好點點頭。

「是,我記下了,我一定不會往外說的。」她鄭重說道。

阿如看著她點點頭,神情放柔和。

「快吃吧,今日你也累壞了。」她說道,「謝謝你,阿好,你不知道當我看少夫人和你出現時,我心裡….」

她說到這裡眼圈紅了,聲音哽咽不能成言。

阿好也跟著掉眼淚。

「好姐姐,你快別說了,我都快嚇死了,這次多虧了有少夫人,沒想到她會親自來給我們要對牌,還把那些婆子說的一句話不敢回…..你不知道我當時心裡要急死了,想起那年你爹娘不在的時候,你足足在蘇媽媽門外跪了一天一夜….那是大雪天你差點死了過去,到現在落下的病根….我當時真怕,真怕你還要再這樣跪,那這雙腿就要廢了…」她說著說著比阿如哭的還厲害。

「快別哭了,讓少夫人聽見又要擔心了。」阿如忙勸道,一面拉起她給她擦眼淚,「所以少夫人的恩德我們要記在心裡,好好的做事,千萬不要給她惹來事端,少夫人在這個家,沒別人了…」

阿好著嘴點點頭。

「好了,咱們也快收拾了,早點睡,早點起,明日還有好些活要干。」阿如淚中帶笑說道。

夜色深深的時候,阿如還站在自己屋子裡的窗前往外看。

「少夫人還沒睡嗎?」阿好在床上翻個身問道。

阿如嗯了聲。

「姐姐,少夫人該不會害怕一個人睡,所以亮著燈吧?」阿好在床上嘀咕道,不過很快她又自己我否定,「少夫人都敢在人身上縫針,還有什麼害怕的…」

她嘰嘰咕咕的,阿如並沒有聽進去。

「少夫人以前都讓咱們兩個陪著才敢睡,如今一個也不陪….真是跟以前不一樣了…」阿好嘀咕道,打了個哈欠。

阿如嘆口氣轉身走開窗邊上床。

不一樣的何止這一點礙

「..阿好,你說少夫人說的是不是有些奇怪啊?她喝了孟婆湯,為什麼不是所有的都忘記了,那些我們記得的她都不記得了,我們從來不記得不知道的那些,她…」阿如咬下唇低聲說道,「會做飯,還會治病..這些少夫人以前都沒提過…」

阿好已經睡得迷迷糊糊了。

「以前..少夫人沒跟我們說罷了…」她嘟嘟囔囔的說道。

「而且,你不覺得少夫人變了很多,愛笑愛說也會說敢說了..」阿如又問道。

「少夫人以前可能就是這樣的吧,她忘了現在了,只記得以前,以前的她我們又不知道…姐姐我好睏我先睡了…」阿好嘟囔一句翻身面向里不說話了。

阿如有些無奈的看了她一眼,就這麼一會兒功夫,阿好已經微微打鼾了,只穿了肚兜,因為貪涼雪白的膀子露半個。

「也好,什麼也不想,其實挺好的。」阿如嘆口氣說道,笑了笑,起身幫她搭好薄單子,吹了燈睡下了。

而此時的齊悅還坐在桌案前望著昏黃的燭火發獃,面前擺著自己的醫藥箱。

她嘆了口氣,又換了只手拄著下頜。

「我到底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啊?」她自言自語,皺著眉頭,「真是不習慣啊,難道這一輩子就困在這個院子里了嗎?真是…這活著有什麼勁啊1

她雙手抓頭,將烏黑的長發揉的亂亂的,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擺出貞子的造型。

她有爸爸媽媽親人朋友,有個工作有技術,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圈子,深入骨髓的習慣,曾經無數次抱怨繁重的工作,養家糊口的壓力,朋友同事戀人之間的糾紛,也曾經無數次說煩死了煩透了,但當這些不管是喜歡還是煩惱一切,那些曾經平凡到枯燥的日子,突然真的都消失了,獨自一個人靈魂被扔到這麼個奇怪的地方,寄居在陌生人的身體里,過著完全不同的別人的生活…..

齊悅重重的將頭碰在桌案上。

這是來到這裡后齊悅第一次失眠,當第二天阿如過來后看著趴在鏡子前的齊悅時嚇了一跳。

「夫人,你怎麼了?」她慌忙的喊道。

「我沒事..」齊悅抬起頭乾巴巴的說道。

這憔悴無精打採的樣子哪裡是沒事,阿如又是擔憂又是難過。

「少夫人,都是奴婢拖累..」她哽咽說道。

「哎呦,真不是你的事。」齊悅站起身伸個懶腰,沖她笑道,「只是一晚上沒睡著,覺得有些嗯…可能是失去了記憶吧,到底是有些不習慣。」

阿如看著她終於忍不住一咬牙問出自己的疑惑。

「少夫人,為什麼你忘記的都是我們記得那些,而你記的的卻是我們都不知道的?」她問道。

是啊,為什麼呢?齊悅伸手搓了搓臉,一個謊言就要有一千個謊言來圓,她真受夠了!

「我不知道,」她乾脆吐了口氣,看著阿如說道,「或許是在你們這裡過的日子都是不好的記憶吧,不好的記憶所以就乾脆忘記了,只記得那些好的記憶。」

阿如臉都白了。

「少夫人,這話您可在屋裡說說就是了。」她忙說道。

齊悅哈哈笑了。

「少夫人,您別想那麼多,等世子爺回來了,您的病也好了,到時候…」阿如柔聲說道。

「到時候,怎麼樣?」齊悅轉頭看她。

阿如被她看得突然說不出話來,她想到三年來逢年過節自己和少夫人都眼巴巴的守在門口,期盼著有人會過來,一次次的期盼一次次的落空,一日日一夜夜縫製衣裳鞋襪,一年年一季季的壓在箱子里….

「少夫人,世子還沒看到你的好,你這麼好,世子一定會…」她忍不住眼淚落下來,哽咽道。

「沒事,沒事,快別哭了。」齊悅忙安慰她。

不就是一個男人嘛,看把這主僕傷的,過不下去就不過了唄,誰離了誰不能活啊,至於嘛。

當然這話口上是絕對不會說出來,而是說些好話寬慰,並再三保證一定會讓那個世子看到自己的好,死心塌地的和自己過日子,阿如這才擦著淚笑了。

「少夫人能這樣想,才不枉老夫人疼你。」她說道。

齊悅扯著嘴角笑點頭應是啊是啊,走一步說一步吧,但不管怎麼樣,日子得過的好好的,想到這裡她又打起精神,也許用不了多久自己一覺醒來就又回到了現代,而如今的日子就是做了一場夢。

「好,我們吃飯吧,今天阿好大廚做了什麼好吃的?」齊悅說道。

「炸果子銀耳粥。」阿好端著盤子進來大聲回道。

「好..不過,阿好,這好東西也不能天天吃啊?」

「啊,少夫人你又想到什麼好吃的了?快教教我…」

----------------------------------

*^__^*打劫票票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十八章大夫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二十章吃食(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