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十五章出面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09日 04:57 [字數] 365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齊悅可沒那些感觸,她根本就不知道阿如方才幹什麼了,事實上就是知道「自己」的丈夫沒捎信或者不收衣服什麼的,也沒什麼感覺。

當時她正在屋子裡拿著自己的手術刀之類的器械對著空氣做模擬,聽的在廚房鍛煉手藝的阿好喚了聲阿如姐,然後聽得帘子響,想必是阿如進自己屋子裡去了,就在這時,院門被咚的撞開了,然後就是一個小丫頭喊阿如。

「阿如姐,貨郎讓給你捎個信,你弟弟在街上要死了。」那丫頭粗聲粗氣的喊道。

正在廚房興緻勃勃準備練手藝的阿好直接就坐在了地上,反應過來后就見阿如哭著就往外跑,齊悅也被嚇了一跳,要死了這個詞直接點中的她的職業習慣,抓起醫藥箱就跟著出來了。

阿如已經和那丫頭跑得沒影了。

「快去瞧瞧怎麼了?」齊悅忙沖扶著門出來的阿好喊道。

阿好應了聲飛也似的跑出去了。

這邊齊悅坐立不安的等著,不多時阿如哭著跑進來了,一進門就沖齊悅跪下了。

「少夫人,求少夫人讓我回去看看。」她泣不成聲叩頭說道。

「自然要去的。」齊悅忙過去拉她。

阿好也氣喘吁吁的跑回來了。

「…在街上當人力,跟人搶活,被人用刀砍了…」她描述從貨郎口中聽到的具體信息。

「那你快回家埃」齊悅說道,「還回來做什麼?」

「奴婢見不到蘇媽媽,求少夫人給蘇媽媽要對牌…」阿如叩頭說道。

就是請假條的意思吧,齊悅哦了聲。

「好,沒問題,」她點頭說道,然後看阿好,「我….」

少夫人失憶了,自然不記得這些事,阿好立刻明白了。

「我拿少夫人的對牌去找蘇媽媽。」她說道。

「快去快去。」齊悅擺手催道。

看著阿好拿了對牌拉著阿如飛也似的出去了。

齊悅等了一刻,卻是一個小丫頭跑過來。

「少夫人…」她在門外探頭怯生生的喊道。

齊悅就在院子里,立刻看她。

這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小丫頭,穿著打扮跟那日搶荷花的小丫頭一樣,只不過長得更瘦弱些,見齊悅看過來,她受驚一般低下頭。

「阿好和阿如姐姐在那哭呢,見不到蘇媽媽…」她低聲說道,說完扭頭就跑了,似乎怕被人看到一般。

這孩子是好心來報個信的,齊悅一聽,立刻抬腳就出門了,出了門才想起自己根本就不認路。

「她們在哪呢?」她忙喊道,「我不認路..」

幸虧那小丫頭還沒跑遠,站住腳沖她招招手,示意跟自己走。

齊悅忙快步跟上,顧不得欣賞這古代侯府大家的景緻,沿著路走了一段,那小丫頭一直在前邊跑,只偶爾回頭看齊悅有沒有跟上,似乎怕被別人看到一般,穿過兩道門就來到一處院子里,遠遠的就聽見阿如的哭聲,那小丫頭沖她指了一個方向,自己調頭跑開了。

「求求嫂子,給蘇媽媽說一聲,這是我們少夫人的對牌,少夫人允了的….」阿好伸手拉著一個婦人的衣袖哀求道。

這邊阿好叩頭不停,額頭上已經是一片血。

院門口站著四五個婦人,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有兩三個在嗑瓜子,另外兩個不讓她們嗑瓜子。

「…你們這丈八燭台,成日家啐罵洒掃的不幹凈,自己走哪裡嗑哪裡…」婦人笑罵道。

「….你知道這是什麼瓜子嗎?」那三個婦人笑,「這是我方才去大夫人屋裡,我回話回的好,阿鸞姑娘從桌子上抓給我的,這可是京城裡皇宮裡才能吃到的瓜子…」

「那可得跟人說了,這瓜子皮可不能掃撿起來還能嚼一嚼…」

大家都鬨笑起來,蓋過了這邊阿如的哭聲。

「嫂子..」阿好急的哇的哭出來,「求求跟蘇媽媽說說…阿如姐姐就這一個親人了….」

「姑娘這話說的。」終於一個婦人轉過臉正眼瞧她,扁著嘴似笑非笑,「姑娘好歹也是二等的份位,怎麼說出這麼惹人笑的話,什麼叫親人?阿如姑娘是賣了死契進來的,還有什麼親人?咱們府里便是她的家,哪來的外邊的親人?早想要親人,何必貪那幾兩銀子?」·

「天地君親師,縱然幾兩銀子賣了,那生養血親也是抹不去的,難不成你的意思,只要用錢就能抹去這君親師?」

一個聲音陡然插過來說道。

這話說的文縐縐的,那婆子又沒讀過書,一時間都沒聽懂什麼意思,但明白這話是在質問自己,質問自己便是給這兩個丫頭出頭,竟敢為了這兩個丫頭出頭,真是瞎了眼吃撐了自找麻煩!

「會說人話不?不會說話就…」那婆子啐了口斜眉耷臉的說道,一面說一面尋聲看是哪個不長眼的。

「阿好。」齊悅說道。

阿好正好拉著那婦人,聞聲順手就給了這婦人一巴掌。

那日齊悅說的有機會就撈本,撈了再說且不管以後的話被她牢牢的記在心裡,聽得一聲喊便毫不猶豫的抬手了。

一聲清脆的巴掌響,讓笑轟轟的場面頓時安靜下來。

「怎麼跟少夫人說話呢?」阿好喊道,喊完了幾步就跑回了齊悅身邊。

齊悅不由抹了把冷汗,看了看阿好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這真不是她的意思要打人的,雖然她也不很喜歡這婆子的態度…..

「少..少夫人。」終於有個婆子看清來人了,揉了揉眼,有些認得又認不得,結結巴巴的試探的喊道。

那挨了一巴掌的婆子都懵了。

「你個小蹄子敢打我…」她就要跳起來喊道,喊到一半聽到這聲稱呼,嗓音就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怔怔看著眼前站著的女子。

三年沒見了,大家的記憶都模糊了,好像想又好像不像……

「你方才說我什麼?我說的不是人話?」齊悅看著這婆子問道。

「少夫人..少夫人,老奴不知道是您..」那婆子慌忙道歉,最初的驚訝過後,面上浮現不服,捂著臉,「老奴是跟這兩位姑娘說的,老奴也沒說錯什麼,既然賣了死契,哪有隨便就要探親的…」

「我看不是我說的不是人話,而是你聽不懂人話。」齊悅笑了,看了這婆子,「我有問你這個嗎?」

婆子被她喝的一愣。

「那那少夫人問什麼?」她結結巴巴的順口問道。

「你方才說我說的不是人話?」齊悅問道。

這這什麼跟什麼啊,婦人們有些哭笑不得,死了一回倒是敢說話了,只不過還是那般爛泥扶不上牆,說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

「老奴不知道是少夫人您…」那婆子也有點氣惱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竟然被這個死人一般的少夫人沒臉….

「你就回答是不是吧?哪來的廢話埃」齊悅打斷她說道。

一旁的婆子拉了拉那婆子的衣袖。

「是老奴說的不是人話。」那婆子咬著牙低頭說道。

「這不就結了,」齊悅說道,擺擺手,聲音放柔和,「既然我說的是人話,那你們可聽懂了吧?縱然這丫頭賣了死契,那生養之恩,手足之情也是不能一抹而去的,如今她的兄弟遭了難,當姐姐如果不是探望,那才是畜生心呢。」

婦人們神色古怪的看著齊悅。

少夫人這是在罵她們嗎?是吧是吧?

「怎麼了?」院子里傳出來一聲問,緊接著衣衫腳步響,走出一個婦人。

這個婦人年紀四十左右,穿著一件藍紫褙子,面容圓潤白凈,描的細細的眉,擦著淡淡的粉,她一面走過來,一面抬手撫了撫鬢角,露出手腕上兩隻細金鐲子,手指上還有一隻瑩翠戒指。

口中說著話,走出了門,視線就落在了門前齊悅身上,她一怔。

「少夫人1她緊走幾步,面容驚喜,「您怎麼過來了?這大日頭下的..有什麼話讓丫頭來說,怎麼自己出來了?這身子可受得了?人呢?可是丫頭偷奸耍滑了?」

她一口氣連說起來,表情由驚訝歡喜不解嚴厲依次變幻,如行雲流水水到渠成沒有絲毫的矯揉造作虛情假意。

齊悅都不自覺的報以笑容,只覺得心裡親切的很。

這位莫非就是那位掌管一切雜務,侯爺夫人謝氏第一陪房,類似皇帝跟前大太監總管地位的定西候府內院總管蘇媽媽?

「蘇媽媽。」阿好喊道。

「蘇媽媽是這樣的,阿好…」齊悅介面笑說道,一面沖阿好一伸手,「對牌給我。」

阿好忙捧過來。

「夫人是要什麼?」蘇媽媽忙問道。

「我這個丫頭,阿如,家裡有個弟弟,剛才門上有人捎信來,出了事只怕不大好了,想要回去看看…」齊悅笑道,將對牌遞過來。

蘇媽媽立刻明白怎麼回事了。

「拿了對牌送姑娘出去,抓些錢,請好大夫。」她轉身說道。

身後跟著的兩個丫頭立刻應聲,一個從腰裡掛著的滿滿一墜子各色對牌上解下一個,一個則去拉跪在地上哭的阿如。

「姐姐,咱們快去。」她們說道,面容焦急,如同此時是她們自己的緊要事。

阿如沖齊悅叩頭,擦淚踉蹌的走了。

這邊齊悅看著蘇媽媽一笑。

「這對牌擱的時間太久了,落了灰發了舊…」她看著手裡的對牌,檀香沉木,精美雕花,上有她的名字,在日光下發出瑩潤的光澤,「我怕兩個丫頭拿出來人認不得,因此還是人親自來一趟的好。」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十四章可憐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十六章探視(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