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一章來處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09日 04:57 [字數] 409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大青山,山路十八盤,冬日裡一輛越野車在其上孤獨的盤桓。

「齊大夫,你怎麼不在城裡住一晚,等明天一早再上山?」司機是個小年輕,黑瘦,山裡出身的孩子倒也挺健談。

他一面輕鬆的開車,一面看副駕駛位子上的女人。

女人穿著白羽絨服,頭髮燙的大卷,一把扎在腦後,化了淡淡的妝,此外也沒帶個髮夾啊耳環什麼的,但在小年輕司機眼裡,就是城裡穿戴最洋氣的戲團的那些女人也沒這個女人..嗯有味道。

果然是大地方來的人啊,骨子裡都不一樣。

「有個病人等著做手術,我湊齊了東西今天回去,明天一早就能用上了,要不然他還得等一天。」齊悅從車窗外收回視線,對小司機笑了笑。

她鵝蛋臉大眼黑亮,一笑露出兩個酒窩。

「齊大夫今年多大了?」小司機忍不住脫口而出,話出了口,才覺得唐突有些不好意思的紅了臉。

「我啊,老了。」齊悅笑著說道,一面打量司機,眼睛彎彎,「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才上大三呢。」

司機心裡飛快的算,他自己的雖然是當兵出身,但家裡的妹妹讀大學,大一是十八歲,那麼四年讀下來二十二歲,那麼撐死了也就..

「才二十二三!哪裡敢說老1他咧嘴笑道。

齊悅抿嘴一笑,知道這孩子剛才心算了。

「我有那麼年輕?」她笑了,一面伸手揉著臉,「我讀的大學是八年。」

司機啊了一聲,轉頭看齊悅。

「我已經二十七了。」齊悅笑道。

司機嘿嘿笑。

「那也不老,可不敢說老。」他說道,「齊大夫結婚了吧?」

話一出口,小司機就想打自己一耳光。

自己今天是怎麼了,總是問些不該問的問題,跟著齊大夫又不熟….

齊悅已經轉過頭又去看窗外的風景,聽了便笑著搖頭。

「還沒有。」她答道,並沒有不悅介意。

「齊大夫這麼好的,可要好好的挑挑….」小司機忙笑著恭維道。

齊悅笑,沒說話。

小司機不敢再多說話,暗自吐吐舌頭專心開車。

齊悅看著窗外不斷閃過的山崖,因為司機那句結婚勾起了心事。

二十七歲,對於這個司機所在縣城來說,年紀是不小了,但對於她的生活環境來說,這個年紀結婚還不是值得考慮的事,當然,對於有男朋友的人來說,結婚也差不多提上日程了,三十歲之前吧。

不過,現在她可說不準了,她的男朋友是要結婚了,只是新娘不是她。

這句爛俗的廣告語,沒想到自己也有用上的一天。

齊悅吸了吸鼻子,在位子上換了姿勢,將頭靠在靠背上。

「月亮,你為什麼非要去那裡?」

「….讀書在燕京,臨床實習也在燕京,畢業后直接留在燕京,住院醫生也當了二年了,郭主任看重你,都帶你上手術主刀了,相信不到三年你就能獨立上手術了…」

「..你想學東西,我沒也阻攔你進修,國外的名額也有,你為什麼非要到偏遠山區來?來這裡能學到什麼?」

「…去國外進修那是鍍金,你去這偏遠山區算什麼?學什麼?學怎麼用草藥治病嗎?你底子好有天分,但也別浪費時間,你一去這鄉下就要三年,三年啊,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月亮,你就算回來,前途也就完了…..」

「…你父親出了事,前途完了,你還聽他的,說什麼真正鍛煉技術在基層!這什麼鬼話!你難道也不要前途了?別以為下鄉支援幾年就能有政治前途,咱們這行當靠技術吃飯,這個虛名可沒用…

「…你簡直越來越不可理喻,我們到此為止了….」

齊悅閉上眼吐了口氣,將頭偏向窗戶一邊,汽車在山路發出孤獨的轟鳴聲。

其實,他說了那麼多,最終要說不過是最後一句話而已。

就在一年前,齊悅的父親因為主刀手術失誤致患者癱瘓,這起醫療事故終止了他的行醫以及政治前途。

社會競爭如此,不僅要拼自身能力還要拼家世拼爹…..

齊悅自嘲的笑了笑,跟那個女人結婚,對於男朋友來說,的確更適合….

相戀五年又怎麼樣?這年頭,什麼都貴,就感情最廉價。

你妹的,當時真該在潑那小子的咖啡里加點料…

唉….

「齊大夫?齊大夫?」

司機的小心問詢打斷了齊悅的思緒,她轉過頭。

「你暈車嗎?」司機有些擔心的看著她的臉色。

齊悅忙搖頭笑了。

「不,不,沒事。」她說道,打起精神。

「這車上新配了衛星電視….我們張縣長就愛看電視,你看看電視吧。」司機想到什麼,高興的說道,沒等齊悅拒絕就打開了電視。

小小的屏幕看了只怕不暈車也要暈車了。

齊悅感激這個年輕人的好意,笑著道謝沒有再說話。

電視里的聲音填滿了車廂,多了些聲音,齊悅便覺得空落落的心被填滿了。

「…..觀眾朋友,這次考古發現是一次意外之喜,誰也沒想到這麼個土包下竟然埋著一座古墓,從現場來看,封土完好,據專家說,這應該是一座貴族墓…」

「挖到寶貝了。」司機很興奮,「我最愛看挖墳盜墓的節目了…」

齊悅一臉黑線,視線也不自覺的投到小屏幕上,屏幕里一臉興奮的女主持正擠在打了雞血一般的幾個專家的身邊,他們身處的環境是一個墓道,背景便是墓道盡頭一個青石大門。

「….等一會兒我們將親眼見證墓葬打開的那一瞬間…..劉教授,你來說說…..」

車猛地停了,齊悅不提防差點撞一下。

「到了。」司機咧嘴笑。

這裡已經到了山路的盡頭,再往前便是不能行車的山路,站在半山腰望去,可以看到不遠處點綴著稀稀拉拉的房屋,一幢明顯新修的房屋位於一塊平地中很是顯眼。

那裡便是鄉衛生院,也就是齊悅援助的地方。

自從她來到這裡,其他鄉鎮的百姓甚至縣城的人也翻山越嶺的過來讓大城市來的大夫看病,原本冷清的醫院裡變得熱鬧起來,當作住院部的幾間屋子都不夠用,老所長乾脆把自己的辦公室都貢獻出來,老鄉們再也不可惜扶貧款建起的這麼好的房子白瞎了。

齊悅跳下車,小司機幫她從後座上拿下藥箱。

「齊大夫,你自己拿的了不?還有一段路要走呢..」司機看著齊悅將急救箱拎在手裡,又看看那很是陡峭的小路,擔心的問道。

「沒事,我抄近路,從這裡直著下去就到了。」齊悅說道,又看看天,今日的天色比別的時候要陰沉,隱隱有雪粒打下來,「下雪了,你快走吧,等黑了山路不好走。」

為了不讓司機擔心,說完這話,齊悅就先走了。

司機一直看她下了山坡才上車。

發動著汽車,小電視里的聲音又充斥了車廂。

司機一面哼著歌一面飛快的開車在山路上。

「….打開了…..」

司機忙向抽空向電視上看去,等待奇出現的那一刻。

「….今年過節不收禮…」

「草..」司機罵了一聲,又不甘心,只得耐心的等一段又一段的廣告過去。

只是今天的廣告格外的長…

此時在電視的那一頭,女主持人看著一群神情的沮喪的專家,臉色也是很難看。

「怎麼會什麼都沒有?」

一個頭髮花白的男人有些瘋癲的在墓室里轉來轉去。

「看墓室這構造,的確無疑是豪門大族墓葬啊?..」另外幾個也是一臉迷惑,「怎麼會沒有陪葬?」

費了半天勁,結果什麼都沒有,女主持人也很是冒火,這不是耍觀眾嘛,自己的飯碗非砸了不可。

「會不會你們看錯了,不是什麼公侯大官的墓葬,要不就是盜墓賊光顧過…」她插話說道。

「我們怎麼會看錯,你不懂不要瞎說1質疑自己的權威,老專家們頓時火冒三丈,就算是個美女主持也毫不客氣的吹鬍子瞪眼。

「那王侯豪族怎麼會沒有陪葬1女主持人還沒受過這待遇,也不客氣的哼聲說道。

對呀,怎麼會沒有呢,專家們頓時泄了口氣…

「老師,開棺了1正在主棺忙碌的一個學生大聲喊道。

這句話讓所有人都涌了過去,攝像燈光都忙跟過去。

棺中一具白骨,看身形側。

衣物早已經化沒了,女主持人掩著口鼻探頭看,眼前並沒有其他古代棺木打開后隨葬玉石金銀等等器物散落,除了白骨什麼都沒…

完了,這次真是白忙活一場了。

「直播時間到了,不能再拖了..」那邊人催促。

「播什麼播,什麼都沒有。」女主持人沒聲好氣的說道。

她的話音一落,就聽有個專家發出一聲喊,她忙轉過身,看到一個專家從白骨交叉雙臂的骨架下捏起一物。

「這是什麼?」他喃喃說道,將那物件舉到眼前。

雪粒子終於變成雪片,在轉彎最後一個拐彎后,車穩穩的駛入平原,司機也鬆了口氣,可以將注意力稍微放到小電視上。

電視上幾個專家正忙著清洗什麼,女主持人喋喋不休的解說。

「…好了大家看,這便是從那屍骨身下取出的…」

司機不由瞪大眼,看著鏡頭特寫放在一個托盤裡,那裡放著一個器具。

「咦?」司機不由揉揉眼,「這,這不是手術刀什麼的嗎?」

司機以前沒見過,就是在縣城接齊悅時,看到她整理急救箱,裡面就有這些東西。

屏幕上也傳來女主持人的疑問。

「那麼專家你看著到底是什麼?」

專家面色糾結,戴著手套的手拿起。

經過清潔,這個器具恢復了本來模樣,隨著專家的轉動,在攝像燈光下閃閃發亮。

「這是…手術刀…」專家喃喃說道,「而且還是德國產的…..」

「德國?」女主持人和司機裡外同時發出驚呼。

「我草..」司機罵道,「連考古節目都整成走近科學了…..真是沒法看了..」

他啪的一聲關掉了電視,也關掉了女主持人呵呵的傻笑以及未說完的話。

「…張老師開玩笑了….那不管怎麼說,我們可以看出這一定是這位主人的心愛之物…竟然什麼都沒有,只有這個隨葬…而且好像是抱在懷裡的,那他這一抱就是千年…..」

(快捷鍵:←)名門醫女 目錄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楔子(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