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補天記 > 第53章大結局:輪迴夙命(完))

補天記

第53章大結局:輪迴夙命(完))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06日 10:23 [字數] 104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星辰和星辰在激烈碰撞,無數環形的隕石坑分開又聚合,掀起漫天狂沙。

榮慧卿在罡風和星雲漩渦中艱難地穿梭前行,身形快似流星,卻還是險些被那些無處不在的罡風吹得灰飛煙滅。

空間坍塌的速度越來越快。

計都也在躲閃,但是她的修為高出榮慧卿太多,顯得遊刃有餘。

只是無論她追得如何近,榮慧卿總能在最後一刻逃出她的掌握。

計都眼看榮慧卿逃得越來越快,心裡也氣上來了。——以她半神之軀,居然奈何不了一個小小的化神修士!

「六道輪迴,碧落黃泉,現1

一股滔滔大河從天而降,將榮慧卿卷了進去。

計都哈哈大笑,手握長鐮刀,刀鋒寒光閃現,映照出那大河裡面浮浮沉沉的無數魂魄。

都是那長鐮刀收割的生命。

榮慧卿將旭日訣運轉到極致,全身頓時發出燦爛的光芒,如同陽光一樣,照在大河上下。

無數魂魄被這光芒照到,身上的戾氣全消,一個個煙消雲散,去往極樂。

計都看見榮慧卿在大河之中寶相莊嚴,冷冷地往她這邊看過來,心裡重重一抖。——她這個樣子,看起來好熟悉,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是「她」?!

「她」去哪裡了,計都最清楚了。

那消散在天地間的神意,就是「她」——媧皇氏煙消雲散的證據。

可笑光明神殿那群自以為是的笨蛋,還以為他們能找到女媧的神意,送她回神界。

有我計都在,你就別想回神界!

計都咬著牙,恨恨地盯著那道黃泉之河裡面的榮慧卿。再次催動自己的靈力,企圖用黃泉之河煉化榮慧卿。

她當初將她從另一個世界召喚過來,是不得不為。現在目的達到了,她也該去死了……

計都的靈力驅動的越來越快,黃泉之河波濤洶湧,翻滾著往無邊無際處蔓延。

榮慧卿被冰冷污穢的河水壓得喘不過氣來,快要遭受滅頂之災的時候,榮慧卿想起了自己乾坤袋裡的龍骨鑰匙。

黃泉之河也是水,只要有水的地方。就要聽龍神調遣。

榮慧卿咬牙拋出龍骨鑰匙,往計都那邊狠狠砸去。

黃泉之河轟然倒流,從榮慧卿腳下往上急泄。

計都的靈力正是傾巢出動,催動黃泉之河的時候,不提防被榮慧卿用龍骨鑰匙化解。浩浩蕩蕩的黃泉河水倒流,無數魂魄嘶叫著撲向計都。

「藹—1計都大叫一聲,被榮慧卿的龍骨鑰匙砸中胸口。

龍骨鑰匙嘶得一聲冒起一陣白煙,便化為齏粉。

計都噴出一口鮮血,手上長鐮刀光芒黯淡下去。

……

轟!

天地間想起一陣轟鳴。

一塊巨大的石頭從天而降,砸到一座大山之上,將那大山砸得凹了下去。形成一個大坑。煙塵遮天敝日,將正午的陽光擋得嚴嚴實實。

榮慧卿睜開眼角,發現自己已經從空間裂縫裡出來了。

她從地上站起來,看見自己站在一個深坑之內。頭頂煙塵彙集。遮得天黑了一半。

她苦笑。這次不知道被傳送到哪裡去了。

榮慧卿拿出光明神殿的弟子符試了試,那是傳送信息的東西。

絲毫沒有反應。

看來,她離光明神殿很遠了。

榮慧卿檢查了自己身上,發現東西還在。就給自己使了個凈塵術,將身上打掃地乾乾淨淨。

至於臉上的面紗。她想了想,還是繼續蒙著,沒有取下來。

繞過山腳,她看見一隻巨大的公雞在追著一條百尺長的蜈蚣,不由吃驚地站住腳,往旁邊讓了讓。

那蜈蚣剛跑到榮慧卿身邊不遠的地方,就覺得前面好像來了大對頭一樣,竟是嚇得全身酸軟,身上百隻千隻腳,完全動彈不得。

那色彩斑斕的大公雞勝利地長鳴一聲,一口將那蜈蚣啄死。

蜈蚣在地上抽搐兩下,最後現出原形,原來是一隻小小的不到一寸長的蜈蚣精。

大公雞滿意地吃下蜈蚣,仰天大叫,然後轉了個圈兒,變做一個風度翩翩的少年。

這不是卯三郎嗎?!

榮慧卿大喜,從石頭後面跳了出來,大叫:「卯三哥1

那人詫異回頭,看見一個青衣蒙面女子向自己奔過來,鼻子嗅了嗅,臉上神色大變,「你是人界女修?!怎麼跑到我們妖修的地盤上來的?」

榮慧卿愕然止步,將臉上的面紗扯了下來,看著那人道:「卯三哥,你不認識我了嗎?」

那人看見面前的女修乍然露出真臉,容顏絕色,顧盼間神光離合,一時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別過頭,低聲道:「你快快走吧。這裡不是你來的地方。」

榮慧卿覺得有些不對勁,再仔細看那人,雖然乍一看跟卯三郎很相似,可是仔細看起來,差別還是很大的。

至少他的年紀比卯三郎年輕多了。

跟榮慧卿剛認識卯三郎的時候差不多。

過了這麼多年,卯三郎當然不會是當初的樣子。

「請問,你是姓卯嗎?」雖然不是一模一樣,但是應該是一家人吧?或者是親戚?

榮慧卿小心翼翼地問道。

那人回過頭,慌亂地掃了一眼榮慧卿,又看向別處,「我是姓卯。你怎麼知道的?」

榮慧卿笑了,猜對了。

「我當然知道,你認不認識一家人,也是姓卯的,卯光,胖大娘依依,還有他們的兒子卯三郎?」榮慧卿熱切地問道。

那人回過頭,再次茫然,「你說什麼?我不認識他們。」然後又催榮慧卿,「快走吧,這裡不是久留之地。」

正說著,他們腳下的大地發出一陣劇烈的顫動。一條裂縫逐漸在他們腳下顯現。

「不好,地龍又要翻身了1那人大驚,不加思索地飛身躍起,來到榮慧卿這邊,抱住她的腰,帶著她飛向遠處安全的地方。

他們剛剛站立的地方,出現一條深溝,深溝裡面,翻滾著火熱的岩漿。

「你都看見了。這裡已經越來越不適合我們妖修修鍊了。當然,外面的世界,如今正是魔界大軍入侵人界的時候,打得不可開交,你要出去。也是死路一條。」那人嘆了口氣,將榮慧卿放下,問她,「你到底是如何進來的?」

榮慧卿有些恍惚,像是明白了,又像是不明白,默默地跟著那人走了一段路。

「……你是卯家人?」榮慧卿又問了一遍。「你們妖修裡面有幾家姓卯的?你知道葫蘆街、葫蘆城,還有葫蘆國嗎?」

那人說道:「我是姓卯,我們妖修只有一家姓卯,都是親戚。人數不多。至於葫蘆街,」那人撓了撓頭,「是什麼東西?」

榮慧卿心裡終於升出一絲不祥的預感。她最後一次問道:「你既然姓卯,你們家傳的功法。是不是叫旭日訣?」

那人現在覺得榮慧卿腦子有些不正常,在心底暗暗嘆氣。生得如此絕色,居然是個傻妹子……

「旭日訣?從來沒有聽說過。我們妖修的功夫很少,都是從王那裡得來的。後來王升仙了,我們就沒有什麼功法了。」那人對榮慧卿耐心解釋。

「這是哪裡?現在是什麼年代?」榮慧卿終於問道。

那人更加同情的看著榮慧卿。不僅傻,而且笨,連自己的路都找不到了,大概她連自己的姓名都記不住了。

「這是妖修的地盤,叫河上谷。現在是什麼年代,我倒是不知道。我們妖修用的曆法,跟你們人界是不一樣的。」那人說得很詳細。

榮慧卿終於確定下來。原來,她的空間裂縫坍塌,計都的黃泉之河倒流,直接將她送到一萬年前!

因為她知道,妖修以前的地盤河上谷,就是在一萬年前坍塌消失的。

為了尋求新的定居點,妖修跟人界修士聯手,挫敗魔界大軍……

榮慧卿心裡一陣怦怦亂跳。

她回到了一萬年前!

這時候,妖修還沒有跟人界修士合作,魔軍正在入侵人界,這是不是說,她還有機會見到現在的魔界之主羅辰?!

榮慧卿心神激蕩,忘了隱藏修為。

「你的修為很高啊1那人嚇了一跳,直接被榮慧卿化神修士的威壓逼得現了原形。

榮慧卿很是抱歉,剛收起靈壓,妖修的大長老們已經被驚動了,紛紛從四面八方趕來,對著榮慧卿膜拜。

「很多年前,我們妖修就有一個流傳很久的傳言,『天女現,河谷開』。在我們妖修最艱難的時候,會有一個天女出現,幫我們渡過難關。以前我們一直懷疑,現在事實擺在眼前。天女已經降世,我們妖修有救了1大長老帶著妖修匍匐在地。

榮慧卿站在一隻一人高的大公雞旁邊,神色尷尬不已。

成了妖修的「天女」,她當然要幫妖修尋找新的定居點。

榮慧卿便提出,要妖修和人界修士結成同盟,打退魔界入侵,然後可以向人界修士借幾塊地方,划給妖修做定居點。

妖修的大長老們商量了幾天幾夜,終於同意了榮慧卿的建議。

榮慧卿便帶著妖修離開河上谷,來到人界,尋到當時的頂級宗門,表達了妖修的同盟之意。

人界的頂級宗門當然求之不得,立刻跟妖修簽了協議,將他們編到人界修士的陣營裡面。

有了妖修的加入,人界和魔界的戰鬥力立刻逆轉過來,魔界大軍節節敗退,而在妖修和人界修士結為同盟之後,魔界之主據說就悄然失蹤了。

沒有了魔界之主統領魔軍,魔軍很快被人界修士擊潰,最後退回了魔界,界之門被人界頂級宗門的修士聯合妖修的大長老共同封櫻

這件事了解之後,人界修士按照協議,給了妖修三塊地方讓他們修鍊。

榮慧卿親自幫妖修的三個定居點搭建陣法和結界,並且跟三個定居點親自取名為葫蘆街、葫蘆城和葫蘆國。以妖修當然無意中獲得的先天靈寶葫蘆根結成的三個葫蘆為基礎,設立了大杜門陣。

將妖修安頓好之後,榮慧卿離開了葫蘆街。卯家那人主動提出要跟她一起出去闖蕩一番。

榮慧卿知道他的名字叫卯日。這個名字總覺得怪怪的,榮慧卿便叫他阿卯,以示分別。

為了保險起見,榮慧卿用了個化名,跟妖修的幾個大長老說,她叫念辰。她並不知道,妖修將她的名字寫作「念塵」。從而對後世產生了一個美麗的誤會。

從葫蘆街出來,榮慧卿和阿卯一路前行,來到中之大陸。

一萬年前的天空,跟一萬年後的天空沒有什麼不同。

一樣的藍天白雲,一樣的春風秋雨。

榮慧卿帶著阿卯在人界流浪。一邊尋找著回去的路,一邊又在尋找著魔界之主的蹤跡,還順便收了一隻小小的花栗鼠做徒弟。這花栗鼠天生有異能,能夠穿透結界。榮慧卿想起自己的靈寵肯肯,心裡一動,再仔細看去,這不就是她後世的靈寵小花!

榮慧卿從光明神殿的典籍里挑了一套專門破結界的功法給花栗鼠練習。還教它功法大成之前,不要化形。

教會它之後,就決定將它放歸山林,囑咐它一萬年後。如果還活著,就去東之大陸的落神山,找一個小女孩。如果這個小女孩給它取名叫「小花」,那就是它要救的人……

花栗鼠發了誓。便帶著功法一蹦一跳地奔向山林。

路上沒有什麼事,榮慧卿靈機一動。將旭日訣傳授給阿卯。

阿卯記性不太好,教了好幾遍,總是記得有些粗糙。

榮慧卿也就罷了,她從後世的卯光那裡學到旭日訣的時候,本來就比較粗糙。她是化神之後,才根據光明之神的傳承那裡進一步完善了旭日訣的。

也許她回到一萬年前,只為了把這個旭日訣傳授給卯家的這個先祖,然後由他一代代傳下去,直到最後,夙命讓卯家後人遇到榮慧卿,又將旭日訣傳授給她。

兩人亦師亦友,處得十分融洽。

這一天,他們來到中之大陸的一個小酒館吃飯,就聽見酒館里的人三三兩兩圍成一團,十分激動,都在道:「《異物志》前幾天在這裡出現了,引來幾路人馬,殺得天昏地暗,你們去撿了寶貝沒有?」

榮慧卿聽了大喜。她記得羅辰帶著魔界大軍入侵人界,就是因為他親手纂寫的《異物志》被一個人界女修偷走,帶入人界。

這個人界女修到底是誰,榮慧卿很想知道。她很確信不是她自己。因為若是她,若是她想要羅辰的《異物志》,羅辰一定會雙手奉上,不需要她騙,也不需要她偷……

「當年人魔之戰殺得太慘了,這附近的宗門都快滅絕了。」一個人嘆息著喝了一口酒,「光明神殿按兵不動,光靠頂級宗門帶領二級和三級宗門在那裡扛著,差一點就扛不住了。現在修道之士人材凋零啊,什麼阿貓阿狗也來逞強……」

榮慧卿心下慘然。前一陣子,她見了許多人魔大戰的場景,確實非常慘烈,光靠她一個人,真是無法制止。她本來想著,在她見到羅辰之前,她不想插手這個人魔大戰。——就算要插手,也要等到命運安排好的那個時刻,不早一分,也不晚一分,在時間的長河裡,剛剛好碰見他……

結果她等不及見到他,就插手了人魔大戰,促使了妖修和人界修士的同盟,從而扭轉了戰局。而從那之後,羅辰似乎就失蹤了……

阿卯看見榮慧卿出神,低聲道:「念塵,要不要去歇息一下?你的臉色好差。」

榮慧卿抹了一把臉。還好,她臉上蒙著面紗,嗔了阿卯一眼,「我帶著面紗,你如何看得見我的臉色?」

阿卯嘿嘿笑,「我猜的。你的眼神很累很疲憊。」

榮慧卿笑了笑,「我想見一個人,可是我怎麼也找不到他。」說完仰脖兒喝了一口酒,「我真的很想很想他……」

話音剛落,酒館的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一個身披玄色長斗篷的男子站在門口。

身材高大魁梧,面容俊美無儔,靜靜地站在那裡,眼風往屋裡一掃,屋裡的人立刻鴉雀無聲。

榮慧卿緩緩站起來,難以置信地看向門口。——那是羅辰!居然是羅辰!

魔界之主在魔軍大敗之後還敢微服私訪嗎?

榮慧卿慢慢走了過去。

羅辰站在門口,默默地看著榮慧卿走過來,在他身前一尺之地站定,仰頭對著他笑。眼裡卻有淚花閃動,「你終於來了,我找了你好久,原來你躲到這裡來了。」

羅辰抬起一隻胳膊,摸了摸榮慧卿蒙著面紗的面頰。一道聲音傳入榮慧卿腦海,「你回到一萬年前,為何一直不去找我?」

榮慧卿渾身一震,又驚又喜地看向羅辰。——這個羅辰,也是從一萬年前回來的?是她的辰叔?那現在的魔界之主羅辰呢?!

羅辰像是明白榮慧卿在想什麼,「魔界之主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只有現在。我不在的時候,這裡沒有魔界之主。我回來了,他們才有了王。」說著,將她的手一拉。帶著往酒館外面大步走去。

榮慧卿被他拽得跌跌撞撞,差一點就跟不上他的腳步。

羅辰一向很體貼,今日怎麼這樣不顧自己的死活?

榮慧卿不免腹誹。

羅辰卻一把抱住她,緊緊摟在懷裡。身形閃動,從原地消失了。

再出現的時候。他們已經站在一個碧波蕩漾的大湖邊上。

榮慧卿認出來這裡正是一萬年後,光明神殿舉行煉丹大比的閔丹潭!

「你怎麼跑得這麼遠?」榮慧卿的聲音又嬌又怨。

羅辰微微地笑,捧住了榮慧卿的面頰,低頭印下一個深吻。

他們分離的時間並不長,可是在這時光倒流之中,他們好像隔了一生一世才見面。

兩人漸漸吻的難解難分。

「哼,一對狗男女1一個憤憤的聲音在他們身旁響起,同時一道白光劈了過來,要將他們分開。

羅辰抱著榮慧卿急速閃開,轉身面向那出手之人。

居然是一個生得跟榮慧卿隱藏容貌時候的清秀形象一模一樣的人。

「怎麼又是你?」羅辰皺了皺眉頭。

榮慧卿看著那人的樣子,很是奇怪。那一張臉,她已經很久沒有見到了,如今再看到,恍同隔世。也確實隔了許多世。

對面那人身形漸漸化虛,然後轉實,再出現時,居然是計都的樣子!

「真的是你?1榮慧卿大驚,「你是計都?你怎麼也來了?」

計都傲然道:「這話該我問你。——你憑什麼跟我爭?論情分,我跟羅辰幾百萬年、見千萬年前就彼此熟識,心心相印,若不是你身上有我的印跡,他怎會移情到你身上?1

羅辰咳嗽一聲,「熟識是真,心心相印是假。——我從來沒有跟你心心相印過。」

計都當著情敵的面,被羅辰下了面子,全身都恨的顫抖,指著榮慧卿道:「她是什麼人,你不會看不出來吧?——她不過是一個奪舍的靈魂!你喜歡的這具身體,早就被這個異世靈魂給佔據了1

羅辰冷笑,「奪舍與否,你怎會知道?」

計都哈哈大笑,快要瘋狂的樣子,「我怎麼會不知道?若不是我,她怎麼能從異世穿越過來奪舍?!我只是想不到,我召了她,居然還是斷了跟你的緣!為什麼?為什麼?我不服1舉著雙手對著蒼天狂叫。

榮慧卿和羅辰對視一眼,彼此明白對方的心意,兩人一下子分開,如閃電一樣將計都圍在中央。

計都對他們的情形像是沒看見一樣,繼續對著蒼天大叫,「這是為什麼?我已經把你殺了!你回不來了!為什麼還要弄這樣一個人來跟我作對!我想得到的,為什麼就是永遠得不到?1

說著,計都的雙眸轉為血紅,看著榮慧卿,露出一個猙獰的笑,「你知道嗎,我為何要將你召喚過來?」

羅辰正要動手,聞言倒是停了下來。冷冷地道:「你變做慧卿以前的樣子,以為就能騙到我?」

計都的臉上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沒有騙到你,但是至少讓你對我和顏悅色,才對我放鬆警惕,讓我拿了你的書。」

榮慧卿驚叫,「原來是你偷的《異物志》?*—還不快交出來1

計都從懷裡掏出一本小冊子,笑著道:「想要嗎?過來搶阿1說著。將那書拋向天空。

榮慧卿飛身躍起,卻發現那本書早已經被撕成碎片,破碎的紙片在空中飄飄蕩蕩,如同一隻大葉蝶,在雲層中穿梭飛舞。

她伸出手。抓住一張碎片,卻發現那碎片到手就變成了煙塵,再用手指一捻,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羅辰不耐煩了,雙手一闔,身上的披風變做血紅色,眼底血色氤氤。魔氣縱橫,右手一招,一把長刀在手。

榮慧卿雙掌一拍,一道九天烈焰衝天而起。往中間的計都席捲而去。

計都也喚出長鐮刀,一道黃泉之河再次從天而降,卻被榮慧卿早有準備地展開結界,擋在頭頂上。

「我只是不明白。你既然有穿梭過去未來的能力,為什麼看不出我對你威脅?你為何要毫不利己。專門利人。不僅給我第二次生命,還給我了一個知心愛人。」榮慧卿故意刻薄說道,她已經看出來,計都最大的弱點,就是她對羅辰的感情,已經到了病態的執拗階段。

計都果然被激得氣息紊亂,過了好一會兒,才道:「關你什麼事?只要殺了你,我就能改變這一切1說著,舉著長鐮刀,再次往榮慧卿這邊撲過來,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榮慧卿一邊喚出日月雙鉤抵擋,一邊再拍出一記九天烈焰。

計都閃身避過,靈力全速運轉,比榮慧卿快了數倍,已經來到她身邊,右手一探,握住了榮慧卿的脖子。

羅辰大叫一聲,卻被計都不要命地逼退了數步。

「你再過來,我扭斷她的脖子1計都怒道。

羅辰本來不想理會這種威脅,卻見榮慧卿對他使了眼色,就停下腳步,道:「你小心點,你若是扭斷她的脖子,我就扭斷你脖子1

計都的手一搭上榮慧卿的脖子,榮慧卿的識海處就掀起滔天巨浪,似乎有什麼沉睡的東西正在蘇醒。那力度如此驚天動地,讓榮慧卿的整個身子都僵硬起來。

計都本想立刻殺了榮慧卿,可是從榮慧卿咽喉處傳來一股靈力,至正至陽,讓她覺得溫暖,又莫名退縮,似乎連心底的殺意都被沖淡許多。

計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有些慌亂,為了掩飾這股慌亂,她迫切想說說話,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你知道我為何要召喚她過來?」計都的聲音里有些凄惶,「還不是因為她的小情郎1

羅辰和榮慧卿都是一愣。

「你說誰?」兩人異口同聲地問道。

榮慧卿都不知道自己有個「小情郎」。

計都哈哈大笑,笑聲中有著無盡的蒼涼,「就是曾阿牛啊,榮慧卿,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賤人,枉費人家對你一片痴心啊1

原來是阿牛?

啊呸!

榮慧卿大怒,「阿牛那個賤人關我什麼事?1

計都停了笑聲,沉默一會兒,道:「他確實是個賤人。你不知道,上一世的時候,本來沒有你,我跟羅辰鬥法,阿牛跌跌撞撞闖了進來。我一拳打中他的胸口……為了不受天道法則懲處,我只好和他對換肋骨,從此跟那個賤人有了脫不開的聯繫1

榮慧卿恍然大悟。原來,阿牛的上一世輝煌風光,是從計都那裡來的!包括他的雷靈根!

可是,阿牛沒有一隻會咬結界的花栗鼠啊,他是如何進到結界裡面的?

計都冷笑道:「上一世,我們鬥法的時候,本沒有設結界。」

所以阿牛可以闖了進去,結果撞到計都身上。計都被逼,和阿牛對換肋骨。

阿牛風光一世,計都也不得不跟他牽袢一世,也就跟她心心念念的羅辰越來越遠。

「我費了那麼大功夫,可不是為了成全曾阿牛那個賤人!所以我偷天換日,算出破這個局的關鍵,在光明神殿那個被我殺了的聖女的肚子里的孩子身上。那個孩子是光明之女轉世。我不想讓她出生,所以提前殺了她。但是殺了她,我卻付出了比光明之女降世更慘痛的代價。但是那個孩子已死,我不能讓她死而復生,只好在她剛死不久,從異世招來一個靈魂,就是你,取代她的位置。」

計都看著羅辰,兩眼裡發出狂熱的光芒。「我只是沒想到,你活了過來,卻是斬斷了我和阿牛之間的機緣,可是你卻擁有了和羅辰之間的機緣。——辰,你知不知道。我這一世,比上一世還要痛苦萬分!上一世的時候,我雖然不得不跟阿牛那個賤人牽扯,但是你自始至終沒有看上別的女人。而這一世,我擺脫了阿牛,你卻跟別的女人山盟海誓,你怎麼對得起我?」

羅辰淡淡地道:「這隻能說明我們之間沒有緣分。怨不得別人。」

「我就是不服。你以前明明是愛著『她』,你如何能移情別戀?你既然移情別戀,又為何不能是我?1計都看著羅辰,差一點要給他跪下了。

計都心神激蕩。一隻手緊緊掐住榮慧卿的脖子,突然發現自己的靈力正急速往榮慧卿身體裡面輸入進去,她似乎正在沖關。

計都大急,卻怎麼也甩不開。

榮慧卿閉上眼睛。讓計都那股她非常熟悉的靈力和神力,漸漸深入她的識海深處。在那裡。無數散布的神意終於聯合起來,成長為一個寶相莊嚴的白衣女子,和榮慧卿的樣貌一模一樣,但是神情無比淡然。

榮慧卿心裡漸漸了悟,想起了前世今生的種種糾葛過往,輕輕一聲嘆息出口,讓計都和羅辰都全身一震。

榮慧卿的脖頸處像是有彈力一樣,將計都的手彈開。

計都就像是被一股大力按著壓倒在地上,四肢抽動著,嘴裡唔唔有聲。

羅辰默默地看著榮慧卿,終於單膝跪地,垂下了他高傲的頭。

榮慧卿神意已復,她是榮慧卿,也是女媧,那個億萬年前主神之一,也是百萬年前鍊石補天、悲天憫人的媧皇氏。

「計都,當日你在大荒山偷襲於我,你可知罪?」榮慧卿淡淡地道,聲音中不帶任何感情色彩。

「你們兩人,本是我的左膀右臂。計都你欺師滅祖,可曾想到會有今天?」

計都慘笑。她的功法、她的靈力、她的煉丹之術,還有陣法之術,都是女媧一手教習的。

難怪這個榮慧卿,天生資質如此逆天,原來她就是主神。自己蠅營苟苟,也不過是畫了一個圓圈,又回到原地而已。

她殺了女媧,將她神軀盡毀,可是女媧的主神之力非同小可,將自己的意識化為神意,早早地逃向另一個世界。

在那裡,她輾轉流浪,等待復活的那一天。

而在計都偷襲她之前,她已經預感到大劫臨近,事先在神界安排好光明神殿入塵世,在人界紮根,以迎接主神回歸。

計都害了女媧,羅辰看不見屍首,不肯相信女媧已死,追著計都四處搏鬥,要她說出她把女媧弄到哪裡去了。

那一天,他們在落神山決鬥,說定只要羅辰贏了,計都就告訴他女媧的神意到哪裡去了。

結果第一世,闖進來大牛,終止了他們之間的決鬥,讓計都被大牛纏住,過了憋屈的一世。

計都不忿,穿梭回到她剛剛殺掉上一任聖女管鳳女肚子里的孩子之後,用偷天換日之術,將另一個靈魂從異世召喚過來。只要這個女娃能續命,她計都就不會再被大牛那個賤人用機緣和肋骨纏祝

結果此女娃就是彼女媧,她也早該想到,她能召喚到進入那個身體的靈魂,只會跟女媧有關。

「我不服……」計都喃喃吐出了最後一句話,閉上了眼睛,她的身體如星光點點,消散在天地之間。

羅辰問道:「您不擔心她也會回歸嗎?」

榮慧卿微微一笑,「她是半神,不是神。她還沒有修鍊出神意。」然後看向羅辰,榮慧卿走了過去,「起來吧。」

羅辰慢慢站起來,默默地看著榮慧卿,「你到底是誰?」

榮慧卿望著羅辰,臉上逐漸露出一個端莊又羞澀的微笑,她伸出手臂,緩緩抱住了羅辰的腰,將面頰輕輕貼在他的胸口。

羅辰的心怦怦狂跳起來。

「我是榮慧卿,也是女媧,我就是她,她就是我。」榮慧卿微笑著吐履秘密,「我一直希望,我能如同一個小姑娘一樣,陪在你身邊。我不是主神,也不是你師父,只是一個單純的小姑娘,在你身邊,被你百般呵護。——計都,她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她讓我實現了這個夢想。」說著,榮慧卿將手一抬,一個金色的光芒鑽入羅辰體內。

「這是你遺留在我這裡的心,我現在把它物歸原主。」榮慧卿粲然笑道。

羅辰再也忍不住,緊緊抱住她,深深吻了下去。

有什麼比發現你深深愛著的人,原來深深愛著你,更讓人激動得呢?

穿越千山萬水,百世千年,經歷無數波折苦痛,最後的最後,他們總是在一起了。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

全書完。

(快捷鍵:←)補天記 第52章大結局:輪迴夙命(二)( 補天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補天記 目錄(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