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補天記

第35章聖女的記憶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8日 11:02 [字數] 40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榮慧卿聽得滿臉驚訝,卻又喃喃地說不出話來。

聖女的口氣卻又一變,有些複雜地看著榮慧卿,「誰知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他們做好準備,要逃離光明神殿之時,光明神殿遇到一個自從光明神殿出現在人界之後,最厲害的一個強敵」

聖女雙手盤起,狀如蓮花,正是佛宗最神秘的輪迴大手櫻以光明之力,轉輪迴之輪,聖女從自己的記憶里成功地抽出當年的情形,展現在榮慧卿面前。

通天塔前黑雲環繞,黑沉沉的天空從頂上壓下來,像是有十萬天兵天將躲在雲層後頭,只等妖魔鬼怪跳上雲頭的時候,就一棒子砸下來,砸入十八層地獄。

而事實上,讓整個光明神殿如臨大敵般對待的,只有一個身著黑袍的女子,蒼白著臉,赤著雙足,駕著一朵蓮花般的雲彩,浮浮沉沉來到通天塔前。

她眉眼模糊,在聖女的記憶里看得不真切,只感覺到她的修為高得讓人難以想象,應該是比大乘還高的修為,她一身的氣勢,還有她身周縈繞的一層層若有若無的霧氣,卻讓榮慧卿有股莫名其妙-的似曾相識之感。

「…將光明之女交出來,我就饒你們不死。」那女子吐出一句冰冷的話,看得榮慧卿心驚膽戰。

光明神殿是什麼樣的地方?——在五州大陸,那是神一樣的存在。

可是在這黑袍女子口中,就跟她面對的是龍虎門這樣不入流的宗門一樣,她一巴掌就能捏死他們所有人。

光明神殿的人當然不受威脅,一個個悍不畏死地衝上雲頭,和她打鬥起來。

她的修為如此之高,不過在光明神殿的地界兒,她的修為好像好似受到一定的桎梏,並不能完全發揮出來。

數個煉虛期的光明神殿弟子一起和她拚命,她也不能輕輕鬆鬆就做掉他們。

通天塔前霞光閃爍·無數法寶器靈四下飛騰,繞著那黑袍女子一個人斗的不可開交。

榮慧卿雖然看得目眩神秘,可是她也知道,這麼多光明神殿的大拿都拿不下那黑袍女子·可見她有多厲害…

爭鬥還在繼續,而那黑袍女子眼見得天空中的黑雲越來越厚重,而在那無邊無際的黑雲邊上,一縷銀光逐漸亮了起來,給那黑雲鑲上一道金邊。陽光逐漸從雲層中照出來,落到通天塔上。那些黑雲的銀邊跟著慢慢耀目起來,變成五彩的霞光·將黑雲的銀邊也變做五彩。

黑袍女子看見這黑雲邊上鑲嵌著的五彩霞光,似乎越發著急,發出一聲清叱,如鸞鳥出岫,整個人突然一分為二,一個黑袍女子依然和光神殿的弟子激斗,另一個黑袍女子卻化作一道流星閃電,倏地一聲離開原地·鑽入通天塔內。

通天塔的最頂樓里,上一任聖女管鳳女正滿頭大汗,到了要臨產的關頭。

這個孩子關係重大·光明神殿里所有最高職司的修士,都守在了產房外頭。

上一任聖子榮和飛,陣法樞機榮星弘,掌教,現任聖女管輕紗,聖子,還有符樞機,都並肩立在產房門外,守護著管鳳女的安全。

榮慧卿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爹爹。雖然和那個山裡樸實漢子的形象完全不同,榮慧卿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這種父女血脈相連的天性·是到哪裡都截不斷的。

那黑袍女子來到管鳳女產房門前,看著諸多嚴陣以待的光明神殿高層,哈哈一笑,「蚍蜉也想撼大樹。就憑你們?實在是異想天開1整個人又化為一道流星,如閃電一般衝破他們的阻撓,往門裡進去了。

外面的修士面面相覷·跟著奔向屋裡。

可是他們已經來遲一步。

那黑袍女子看見正在產床上生產的管鳳女,一掌揮出,一股凌厲的靈氣呼嘯著直衝管鳳女的肚子。

管鳳女正是最虛弱的時候,她也沒有料到,無論是她丈夫榮和飛設下的陣法,還是光明神殿的掌教設下的結界,都沒有能攔的住那黑袍女子的靈力。

砰!

那股靈力直直地擊中她硬如磐石,正一陣陣緊縮的腹部。

管鳳女隆起的肚腹里一陣劇痛,被那黑袍女子一陣痛擊,管鳳女頓時提前破水,一股羊水嘩嘩的流了出來,打濕了她身下的床鋪。

再下一刻,一個通體漆黑的女嬰順著嘩嘩的羊水流出了產道,落入產婆手裡。

那女嬰一動不動,一聲不吭,僵硬地躺在產婆手上。

「哈哈,光明之女竟是這個樣兒的。幸虧我來得快,提前送你下地獄,不然讓你得了機會,轉世重生,我可是虧大發了。」那黑袍女子哈哈大笑,心情極為舒暢。確認那女嬰已死,才翩然從窗口跳下,如一隻黑色大葉蝶一樣,往塔底飛去。

光明神殿聖教宗的聲音突然在眾人耳邊響起來,「留住她…殺了她…」

掌教第一個跳了起來,往窗外躍出去,不加思索地攔住那黑袍女子的去路。

整個光明神殿,除了從來不露面的聖教宗,修為最高的就是掌教。

掌教拼盡全力一擊,居然也將那黑袍女子從雲端打落到半空中,急急地往下墜。

黑袍女子大驚,沒想到光明神殿也有能傷到她的人。她袍袖一拂,更大的雲霧出現在眾人面前,將她和掌教都圈了進去。

等雲霧散盡的時候,那黑袍女子已經不見蹤影,掌教軀體破碎,躺在通天塔下,只有元神得以逃脫,回到了通天塔的個神秘的小房間里。

而管鳳女的產房裡,畫面突地盪起一陣漣漪,就如錄影機倒帶重播一樣,又一個和先前那個黑袍女子一模一樣的黑袍女子出現,站在管鳳女床前,一臉神秘地道:「這孩子以後可是有大造化的,你們不能讓她就這麼去了。她雖然跟光明之女無關,卻是你們血肉相連的孩子,你們捨得讓她就這樣死去嗎?」說得奇奇怪怪·似乎忘了剛才是她一掌將這孩子打得胎死腹中的。

那黑袍女子的話語中透出一股寒意,似乎能從面前的記憶畫面上傳過來,將榮慧卿全身凍得冰冷。

她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那黑袍女子又去而復返?她明明看見·掌教拼盡全力一擊,已經將那黑袍女子傷得不輕,她為何轉眼就跟沒事人一樣,再一次出現在管鳳女的產房?

可是聖女正聚精會神,將自己的記憶牽引出來,不能跟她說話。

榮慧卿只好將目光又移到面前的記憶畫面上。

「你說什麼?什麼死孩子?1管鳳女似乎沒有注意到自己面前的黑袍女子已經是第二次出現了,臉上的神情驚訝無比·不顧剛剛生產的疲憊,看向床尾的產婆。

那女子戰戰兢兢將一個抱在襁褓的、嬰孩送到管鳳女手裡。

黑袍女子撇了撇嘴,手裡卻不動聲色地掐了起來。

榮慧卿看得清清楚楚,那女子分明極通易術,正在做著某種推算。

是什麼呢?榮慧卿不由自主隨著那女子手指的動作,也跟著掐起來

記憶畫面中,光明神殿剩下的諸人看見那黑袍女子站在管鳳女床前,都怒吼一聲·想要衝過去。

那黑袍女子一手掐算,一手揚起,布下結界·將自己和管鳳女,還有那個女嬰圈在一起。

榮慧卿看著那個一動不動的女嬰,心裡一片茫然。

這就是自己剛出生的時候嗎?為什麼一動不動?連一聲啼哭都沒有…

「她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怎麼捏她都不哭?」管鳳女一臉惶恐,都顧不上一個強敵站在自己面前,似乎完全顧不上自己的性命,一顆心都放在自己孩子身上。

那黑袍女子突然冷冷一笑,似乎已經推斷出所有的前因後果,厲聲道:「你既然生了個死孩子,她就自然不是光明之女了。看來,我還要再去外面找去。想不到那賤人就算灰飛煙滅·也如此狡詐,居然虛晃一槍,用一個假的光明之女來調虎離山。哼,我倒,她葫蘆里賣的都是什麼葯1一揚手,屋裡騰起一陣灰濛濛的煙霧·在人前雲山霧罩,看不清楚。悄然間,一團雲霧樣的東西在管鳳女看不見的時候,悄悄滲進了那女嬰的身體裡面。

「走了,既然她不是,今天多有得罪了。」那黑袍女子大笑一聲,在離開之前,突然回眸詭異地一笑,「你們光明神殿不是有續命之術嗎?我看這孩子壽元未盡,如果給她續命,她還是能活下去的。」說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剛才她還需要從窗口跳出去,這一次卻能從原地消失。

榮慧卿注意到這個細節,總覺得有些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記憶畫面中,通天塔頂的產房裡,管鳳女失魂落魄,抱著女嬰的襁褓不肯撒手。

精通藥理的煉丹樞機專門來給女嬰檢查過,再一次宣告,說她生下來之前就被那黑袍女子的靈力殺死在腹中了。

這是一個死嬰……

榮慧卿更加茫然。自己生下來就是死的?

然後心裡一動,想起百卉曾經說過,這個世上,本來沒有自己。管鳳女,本來沒有女兒……

而百卉的上一世,榮慧卿記得很清楚,是大牛威風凜凜的一世。他的諸多際遇,都是被自己佔據了。

這之間,到底有著什麼關聯?

榮慧卿的眉頭蹙得越來越緊,無數的問題在她腦海里翻騰,卻找不出一個合理的答案和解釋。

聖女的記憶到了這裡,逐漸轉為灰白,畫面漸漸淡去。

再過一會兒,她看見自己的娘親和爹爹抱著自己,跪在一個小房間門口苦苦哀求,而自己的爺爺也一臉愁容的站在旁邊,對著屋子裡面的人說話。

屋裡的人,似乎就是光明神殿的掌教大人。

「求掌教施展續命之術,為我兒續命。我兒為光明之女,我寧願將她獻出,幫助神主回返神界。」管鳳女磕得額頭都出血了。

一股神識從屋裡飄了出來,在那女嬰身上轉了一圈,停頓一瞬,繼而一個惱怒的聲音傳出來,「一個死嬰,還沒有靈根,你們就想讓我施展續命之術?1

續命之術要消耗極大的修為,不管是誰,修為都會掉一層。修為越高的人施展續命之術,續的命越長久,同時施展續命之術的人修為也掉的越多,一般沒人會願意這樣大公無私。

管家人苦苦哀求不得,只好離開了掌教的屋子,回到自己的洞府。

再下一刻,榮慧卿看見的,是管鳳女和榮和飛一起,在榮老爺子的幫助下,自行施展續命之術。

在最後一刻,那黑袍女子的身影一晃而過,一個透明的魂體鑽進了那女嬰的身軀。

那女嬰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她,活了過來。第35章聖女的記憶

={

(快捷鍵:←)補天記 第34章天意不可測 補天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補天記 第36章回到過去三原則(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