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補天記 > 第73章患得患失(慎入,含那年ゝ

補天記

第73章患得患失(慎入,含那年ゝ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1日 10:43 [字數] 611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唔……你……」

只要榮慧卿一張開嘴說話,羅辰就吻得更加兇猛,連舌頭都抵入她的小嘴,在裡面瘋狂絞動。

胳膊堅硬如鐵,緊緊地箍著她在胸前。

厚實的前胸也抵在她柔軟的胸房之上,不斷焦急地磨蹭、揉搓。

一隻胳膊緊攬住她的腰,另一隻胳膊卻在她身上上下遊走,很快就把她的外袍撕得精光,只剩下那套鳳凰尾羽做的貼身護甲。

羅辰這時候有些後悔自己當初給她煉製了這套護甲。護身的作用沒有發揮多少次,礙事的作用卻表現得極為明顯。

可是那護甲這般結實,他就是動用魔氣都撕扯不開。

羅辰低聲咒罵著自己,一隻手更加靈活得在榮慧卿胸前翻飛,終於解開了她的貼身護甲。

無暇的胴體如同新剝開的一截春筍展露在他面前。

榮慧卿滿心都是跟著去大荒山修鍊的事,根本就沒有風花雪月的心思。

兩隻胳膊下意識捂在胸前,不滿地嘟噥道:「人家有正事要跟你說,你能不能聽人家說完再弄……」

羅辰眼眸低垂,看見榮慧卿因雙臂抱在胸前,反而將胸前擠得更是高聳,微微一笑,移唇往下,輕輕印在她的高聳之上。

嫩生生,白馥馥的一對凝脂玉峰堆在眼前,觸之即晃,比軟豆腐還要水滑。

羅辰的唇一路往下,緩慢卻堅定地推開她蓋住雙峰的雙手,含住了手掌覆蓋下的一顆鮮嫩櫻桃,另一隻手掌順著她高聳的胸線,來到另一邊等人採擷的櫻桃處,捻住了輕輕轉動。

輕輕一吮一捻,便抽走了榮慧卿無數的力氣和堅持。

她不由得雙腿發軟,靠在門板之上,一雙雪臂搭在羅辰的肩背之上·無意識地滑動畫圈。

不知什麼時候,羅辰也褪去了他的衣衫,不著一縷立在榮慧卿面前。古銅色健壯虯起的肌肉,厚實強壯的臂膀·將榮慧卿緊緊摟在懷裡,如山一般厚重,堅實。

再強悍的女子,都希望有一個能夠倚靠的男人陪在身邊。

可是再強悍的男人,也有脆弱無助的時候。

有時候心與心的理解和碰撞,也就是或偶然或必然的湊巧當中。

羅辰不是這樣不分輕重的人。剛才還一言不發地站在窗前,等她去送了丹藥回來·他卻突然態度大變,抱住她急切地求歡,肯定是有事發生了。

榮慧卿長出一口氣,雙臂一緊,圈住羅辰的脖頸,低聲問道:「你怎麼啦?出什麼事了嗎?」

羅辰的唇頓了頓,沒有說話,舌尖跟著一卷·圈住細嫩的櫻桃再次吮吸起來。

榮慧卿微張了嘴,半仰著頭,靠在門板之上。雪白的身子已經染上淡淡的櫻粉·身下一陣陣酥麻,在羅辰或輕或重的愛撫之下,濕意緩緩流淌,潤滿了他的手指。

「…我進來了。」羅辰站直了身子,抱住榮慧卿的一條腿,身下對準了那濕意盎然的地方,一鼓作氣地抵了進去。

榮慧卿不知道羅辰是受了什麼影響,可是她知道他的心情很差,他急切地要用一場歡愛來證明什麼。

雖然她現在還不知道原因,但是她知道最好的安撫他的法子·就是跟他一起投入。

以單腿站立的姿勢靠在門上,被羅辰抬起來的一條腿擱在他的臂彎之中,隨著他一前一後的撞擊不斷晃動。一隻雪白小巧的天足斜斜地垂在他身旁,時時直了腳尖,越發活色生香。

整個身子卻服貼地依偎在羅辰懷裡,她的柔軟碰到他的堅硬·讓他糾結不安的心情漸漸平息下來。

羅辰低下頭,看著榮慧卿水汪汪微闔的雙眸,微翕的小巧鼻翼,雁翅般細緻的雙眉,還有染了紅暈的雙唇,歡愛之中,媚色更盛。不必她低吟淺喘,也不必她婉轉相迎,只要將她摟在懷裡,獨佔她的無雙艷色,就沒有哪個男人抗拒得住這種誘惑。——就算是高階修士,也無法抗拒。

而且她的修為越高,似乎容色更盛。

會不會有一天,他們也會有緣無份?

羅辰越發抱緊了她,將心底這個讓他恐懼暴躁的念頭一次又一次地壓了下去。

她是我的,她只能是我的……

羅辰索性兩手兜出,抱住榮慧卿的另一條腿,將她整個人托起來。

撞擊之時,更是將她高高舉起,再重重落下。

再沒有以前的體貼和溫柔,反而帶了幾分狠辣的肆虐,榮慧卿苦苦挨住,一排細碎的小牙咬得下唇幾乎破皮出血。

羅辰終於發現了榮慧卿的異樣,稍稍放緩了動作,低頭吻住了她被咬破的唇,將那血珠一一添凈。

從劇烈的碰撞,轉而回到溫柔的盤磨,剛才的不適慢慢消失。

榮慧卿被頂在風尖浪口,如在水上漂蕩,逐漸骨酥筋軟,整個人更如一團軟面子一樣,晃悠悠縮在他的臂彎之中。

羅辰緊緊盯住她的面容,深深慨嘆,美色傾國,害人害己礙…

這樣的美,這樣的媚,平日里熱烈如火,歡愛的時候,又柔順似

她的好從來都只有他知曉,為何要生出這樣一幅傾國傾城的容顏呢?

羅辰想起榮慧卿說過的她娘親的遭遇,心裡更加沉重。

對於男人來說,要保住女人的美色,沒有強大的實力是不可能的。

他倒是自信自己的修為,是可以保住榮慧卿不被別人染指。但是如果有別的情況出現呢?qt如朴宮贏那樣的情況,根本就跟別人無關。他只是湊巧踢鐵板,遇到塗山在修鍊狐尾而已。

羅辰不怕外敵,只怕榮慧卿。如果她說一句要放棄,他毫無招架之力。

榮慧卿感受到羅辰的撞擊變得緩慢,抬手給他拭了拭額頭的汗珠,低聲道:「這樣累不累?到床上去吧。」

羅辰依言抱著她上了床,馬上就俯身上去,將她的雙腿折起壓向兩旁,再次狠狠地送入·將她占的滿滿的。

榮慧卿閉上眼,任憑羅辰在她身上折騰,除了盡量配合,她別無他法。

不知過了多久·羅辰終於怒吼一聲,將精元撒了她滿壺,才氣喘吁吁地從她身上翻身下來,躺在她的身側,閉了眼,粗重的鼻息依然在榮慧卿耳邊迴旋。

榮慧卿的身上遍是青紫,跟以往的任何一次歡愛都不一樣。

這一次更加劇烈·也更加漫長。

榮慧卿默默地運轉靈力,修補身上的傷痕。

不知不覺間,她發現自己丹田內的靈力也在逐漸變得厚重,如有實質。

這就是要結丹的徵兆了。

榮慧卿終於有些歡喜,扭頭看向還在閉目喘息的羅辰道:「看來我的晉級,又著落在你身上了。」

上一次榮慧卿築基的時候,就是他們第一次歡愛的時候。

羅辰沒有睜眼,悄悄放出神識·往榮慧卿身上查探了一下。

發現她的丹田靈氣濃稠到幾乎要結成實質的狀態,羅辰心裡一動,連忙坐起來道:「看來你要結丹了·我去讓浮槎找個地兒停下來,讓你試試衝擊結丹。」

榮慧卿抓了件外袍披在身上,縮到床腳,散著一頭青絲,默默地看著羅辰,沒有一句言語,卻已有萬種風情。

羅辰咽了口口水,轉身嘶啞著聲音道:「你快穿好衣衫,我出去了。」逃也似地離開房間。

榮慧卿嘆口氣,慢條斯理地穿好衣衫·在屋裡布下一個護靈擋煞陣,為自己的結丹做好準備。

結丹不比築基,是一定會有劫雲和劫雷的。

羅辰回到房間,也幫她加持靈力,盤膝坐在不遠的地方,靜靜地等候榮慧卿結丹。

榮慧卿看見羅辰回來·心神大定,開始集中精神,一邊從葫蘆根里抽取靈氣煉化,一邊運轉旭日訣,加快帝流漿的煉化,企圖在雙重保障之中,一舉結丹成功。

一旦結丹,她就從低階修士,跨入高階修士的門檻了。

丹田內的靈氣也在瘋狂旋轉之中,逐漸擠壓到一個點上,然後順著那個點集結匯聚,將那個點逐漸加大加深。

金丹就是在這個基礎上煉成的。

浮槎外的沉星海上,劫雲逐漸翻滾而來,伴著陣陣雷聲,很快聚集在浮槎的樓船之上。

榮慧卿丹田之內的金丹已經到了積聚成型的要緊關頭。

天上的劫雷聲其實並不驚人,力度也不大,劫雲飄飄蕩蕩,聚了又散。

羅辰看見這副情形,心知不好。

榮慧卿這一次結丹,未必會成功。

果然沒有多久,盤膝打坐的榮慧卿突然吐出一口鮮血,暈了過去。

天上的劫雲自然散去,劫雷也轟隆隆走遠了。

就像大家都在期待一場暴雨,結果卻只拋灑了幾滴小雨點一樣讓人失望。

羅辰連忙扶起榮慧卿,探測了一下她的傷勢。

還好,只是丹田之內剛剛凝結的丹勢消散了,並沒有大的傷勢。她吐的血,也是丹勢渙散之時的反作用力造成的,不算大礙。

肯肯、赤豹、狼七、阿娥、靈舞和塗山起沖了進來,緊張地問道:「出什麼事了?」

他們都知道榮慧卿在結丹,可是劫雲散去,劫雷遠走,這邊又傳來不穩定的靈力波動,肯定是榮慧卿出事了。

羅辰將榮慧卿托在臂彎,淡淡搖頭道:「沒事,結丹失敗而已。」

「哦。」大家鬆了一口氣。

結丹失敗是常有的事。

一次結丹就成功的,是鳳毛麟角。而且一般來說,多失敗幾次,對以後的修鍊更有好處。

一直一帆風順的,未必是好事。

看著羅辰將榮慧卿放到床上,往她嘴裡塞了一粒她自己早就準備好的丹藥,然後注入靈力,幫她煉化丹藥。

急切之中,羅辰的魔氣沒有得到很好的遮掩。

塗山{意識到羅辰的異樣,定定地注視了他許久。

羅辰將榮慧卿的傷勢打理好了,才察覺到塗山{警覺的目光。

「你們先出去。」羅辰將肯肯、赤豹、狼七、靈舞和阿娥都遣了出去,只留下塗山在房間裡面。

塗山{走到榮慧卿床邊,手裡已經握住笞龍鞭,看著羅辰道:「你是什麼時候沾染上魔氣的?」以為羅辰只是被魔氣侵染而已。

羅辰心念電轉·還是打算不跟她說實情。他比塗山的修為高得太多,如果想隱瞞,對方是探測不到的。

「以前在陰棲之地待過一陣子,所以沾了些魔氣。」羅辰淡淡地道·敞開神識,讓塗山{探查。

塗山{不放心,果然探測一番,方才放心點頭,「還好,你還有的救。如果被魔氣侵染太甚,我是不會放心讓你跟慧卿在一起的。」

「你會怎麼做?」

塗山{抖了抖手裡的笞龍鞭·「當然是將你除去。」

「如果慧卿不肯讓你除去我呢?」羅辰背著手,站在■山{面前,一點都不害怕的樣子。

塗山{語塞,過了好半晌,才道:「我會說服她。」

還肯徵求榮慧卿的意見,證明塗山{並不是不通人情的。

羅辰溫言道:「慧卿有你這樣的朋友,是她的福氣。」然後話鋒一轉,「不過·你以後會是妖修之王,要記得你的一舉一動,都會有特殊的意義·且不可再如此莽撞。」

說話的語氣,就像他也是一個王者,在跟塗山{站在同等的地位上說話。

塗山{聽得愣愣的,居然還應了一聲。

等她一路飄忽地走出屋子的時候,才想起來羅辰剛才的語氣似乎很是奇怪,不過已經出來了,她也不想再回去了,就在自己的房間里打坐,盤算著什麼時候下船去大荒山。

大荒山並不在塵世之中。去往大荒山的路,他們九尾族的王族自然知道·不過也需要契機,需要等到大荒山每一千年開啟一次的時候,才能進去。

塗山{掐指算來,明年應該就是大荒山開啟的日子。

正好,她可以回葫蘆城把事情交待清楚,就可以放心去等待大荒山了。

榮慧卿和羅辰的屋子裡面·自塗山{走後,羅辰就靠坐在床頭,低頭看著榮慧卿沉睡的樣子出神。

榮慧卿醒轉過來,睜眼就看見羅辰默默凝視她的雙眸。

「我沒有結丹?」榮慧卿坐了起來,感知了一下自己的丹田,語氣里十分失望。

羅辰扶著她靠坐在自己身上,溫言在她耳邊道:「沒關係,這一次不成,還有下一次。」

榮慧卿嗯了一聲,閉上雙眸,回想自己剛才結丹的情形。

她記得在靈氣積壓凝聚到一定程度之時,自己的身體裡面似乎生出一股反作用力,將那股丹勢徹底打散,讓她剛剛快要凝結成型的金丹霎時間潰散。

她的身體,也被丹勢潰散的反作用擊得吐血暈厥。

「辰叔,我覺得我的身體有些問題。」榮慧卿睜開眼,偏過頭,在羅辰胸前輕聲說話。

羅辰低下頭,將耳朵放在她的面頰邊上,「你說什麼?」

「我說,我覺得我的身子有些問題。」榮慧卿又說了一遍,說完又覺得有些歧意,很是不好意思。

羅辰也會錯意了,一手伸了過來,輕輕捏了捏她高聳的胸房,「……是有問題,有大大的問題。」

榮慧卿大窘,仲手將羅辰的手推開,嗔道:「人家跟你說正經的。你不要想歪了好不好?」

羅辰「哦」了一聲,摸了摸鼻子,「那你指哪方面?」

榮慧卿咳嗽一聲,將自己剛才結丹潰散的情形說了一遍。

羅辰也嚴肅起來,「讓我看看。」一手兜起榮慧卿,讓她跨坐在自己腿上,一隻手捂在她的丹田處,閉上眼,感知著她丹田和識海的情形。

羅辰的靈力在榮慧卿的體內順著大小周天運轉一周,起初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榮慧卿鬆了一口氣,整個人都輕鬆下來。

正在這時,似乎因為榮慧卿放鬆了警惕,連她體內隱藏的那股氣息都輕鬆下來,不知不覺露出了馬腳。

羅辰的神識剛要從榮慧卿體內退出來,就感知到那股隱藏至深,跟榮慧卿的靈力完全不一樣的那股氣息。

乍一看去,那氣息就跟一般的靈力沒有差別,因為外觀被隱藏過。

可是仔細感知一下,就知道那股氣息跟榮慧卿的靈力完全是兩個極端,而且一直起著壓制她修為的作用。

以前她的修為太淺,這股氣息從來沒有出現過。

這一次結丹,這股氣息是第一次出現。

如果羅辰沒有料錯的話,以後榮慧卿要晉級的時候,這股氣息都會出現,吸收榮慧卿的修為以自肥,就如寄生蟹一樣,是靠寄主生存。寄主越強,它得到的修為就越高,自己的修為也越強。

而且這股氣息有股生機在裡面,說不定以後吸收的修為多了,它會生出神智,取榮慧卿而代之。

羅辰皺起眉頭。

誰這麼狠毒,在榮慧卿身體里種下這樣一個寄生體?

他很確定,在他跟榮慧卿相識之後,並沒有旁人能夠對她下這個

羅辰想了想,一狠心,將一股魔氣灌注進去。

那股氣息這一次有所察覺,感覺龜縮回外人找不到的地方。

不過羅辰以魔界之主的身份,魔氣何等深厚,那股氣息雖然逃得快,也架不住被羅辰的魔氣逮住一縷。

羅辰將那股氣息用魔氣包裹出來,仔細分辨之後,不由面色陰沉。

如果他沒有看錯,原來這股氣息,在榮慧卿出生之後不久就有了,跟榮慧卿年歲相差的程度,不過短短數日而已。

也就是說,在榮慧卿出生后不久,有人就給她種下了寄生體。

一更五千字。含為那年聽風5月打賞的第一個靈寵緣的加更。下午還有一更四千字。求粉紅票和推薦票埃看在俺發低燒還堅持更新九千字的份上OK∩一∩KO

感謝mngprayanu、蝶舞塵雲、翻看寂寞、酹月air、軒轅御讖、雪嶺奇緣昨天打賞的平安符。OK∩一∩KO第73章患得患失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