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補天記 > 第72章無份的份(含see_an

補天記

第72章無份的份(含see_an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0日 16:04 [字數] 60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塗山姽嫿靜靜地看著朴宮贏,直看得他越來越心驚膽戰,慌忙擺手道:「別……你什麼都別說了,我什麼都不想知道。」說著,回身坐到椅子上,抱頭捂著耳朵趴在四方桌上。

靈舞眼底帶笑,問塗山姽嫿:「王女,說實話,我也想知道呢。沒隔一陣子,我就要被城主放出來找你,我也很好奇。」

「你好奇什麼?還不快回去?我聽見你的男護衛又打起來了。」塗山姽嫿不動聲色地道。

「啊?這些傢伙,真是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1靈舞立時惱了,柳眉倒豎,身形閃動,回到自己的房間去調解糾紛去了。

榮慧卿眼神閃動,抿嘴一笑,知道塗山姽嫿是故意將靈舞騙走的。

大概有些話,不好讓靈舞知曉。

朴宮贏也站起來,扭著頭道:「我困了,要回去睡覺了。」完全不想面對現實的樣子。

塗山姽嫿的聲音越發柔和,卻也更加堅定,「就算你的人不在這裡,我也會把我說的話,傳到你耳朵里,所以你在不在,根本就沒有關係。」

榮慧卿著急想聽到底是怎麼回事,一伸手將朴宮贏拽下來,故意刺激他道:「少宗主,你是不是男人啊?聽她說句話你就受不了了?」

朴宮贏瞪了榮慧卿一眼,回身坐下,雙臂抱在胸前,斜睨著塗山姽嫿,「說吧,我看你能說出朵花兒來。——你裝神弄鬼的騙人,總是事實。」

塗山姽嫿笑了笑,站在房間中間,雙臂緩緩展開、平舉。

屋裡的光線有些黯淡下來,只看見塗山姽嫿一身烈烈的紅衣,襯著她嬌艷的容色,如火焰般充滿致命的吸引力。

唰!

塗山姽嫿的身後,轉眼間冒出了九條巨大的狐尾,如扇面一樣一字排開。在她身後輕輕搖曳,無風自動。

雪白的狐尾,烈烈的紅衣,交織成一幅具有劇烈視覺衝擊力的畫面,看得屋子裡的三個人都目不轉睛。

九尾狐族的九尾,真是美麗又危險。

榮慧卿在心裡感慨著,悄悄看了羅辰一眼。他這樣的俊美,不知道和九尾狐族的美男子比起來。誰會更勝一籌?

羅辰像是聽見了榮慧卿的心聲,嘴角抽了抽,盡量不去理她。

朴宮贏抬起頭,看著塗山姽嫿現出九尾的樣子,臉色越發蒼白,「你這是做什麼?我們知道你是九尾狐族,不用向我們展示你的尾巴。」

塗山姽嫿笑了笑,雙臂上舉,在空中畫了個半圓,然後雙手攏在胸前。接連變幻了幾個手勢,嘴裡輕叱一聲。「去1

如同變魔術一樣,屋裡出現了一個又一個姿態各異,但是樣貌一模一樣的女子。

榮慧卿敏銳地注意到,屋裡每出現一個女子,塗山姽嫿身後的尾巴就少一條。

到第八個女子出現之後,塗山姽嫿停了手,看向朴宮贏。「你看見了吧?戚黛黛是哪一個,你還認不認得出來?」

朴宮贏連唇上的血色都褪得乾乾淨淨,他死死盯著站在屋子一角的一個綠衣女子。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黛黛……黛黛……真的是你嗎?」朴宮贏顫抖著走過去,站到那女子身邊。

那女子好奇地看著朴宮贏,卻不說話。

朴宮贏看見這一幕,只覺得胸中氣血翻湧,靈力如脫了韁的野馬,四處亂竄,丹田之內更是被亂竄的靈力割裂得遍體鱗傷。

榮慧卿大驚,忙對塗山姽嫿道:「請王女手下留情1

朴宮贏到底是青雲宗的少主,榮慧卿對青雲宗還是有幾分香火之情的。

塗山姽嫿拍了拍手,那些女子同時轉身,一字排開,站到塗山姽嫿身後,就跟先前那些巨大美麗的狐尾一樣。

「你們都看見了,這些女子,其實是我的狐尾所化。」塗山姽嫿看著朴宮贏,跟他解釋道。

朴宮贏捂著胸口,把眼睛轉過來,看著塗山姽嫿,恨恨地道:「是你狐尾所化又怎樣?難道你的狐尾不就是你嗎?你還想推卸責任?」

「不,我沒有推卸責任。你自己識人不明,你才是在逃避責任。」塗山姽嫿再不拐彎抹角。

榮慧卿輕嘆一聲。這兩人的孽緣倒是牽扯得不淺。

「王女,你的狐尾化為人形做什麼?」榮慧卿力圖幫朴宮贏解圍。

塗山姽嫿後手撫摸著自己最後一條尾羽,淡淡地道:「我們九尾狐族,有個從來不對外人說的秘密,今日我就對你們說了,但是你們要起個誓,若是將此事泄露出去,不僅此生為心魔所擾,不得晉陞,而且以後輪迴的生生世世,永生永世不能踏入修行之道。」說著,塗山姽嫿抽出把小銀刀,往自己的手腕上割了一刀,一滴鮮血涌了出來,飛向半空中。

榮慧卿戳破指尖,也飛出一滴鮮血到空中。

羅辰和朴宮贏都照樣做,各自取了一滴鮮血出來,彈向空中。

塗山姽嫿將手一招,榮慧卿、羅辰和朴宮贏的鮮血便同塗山姽嫿先前劃出來的鮮血聚合在一起,被她收了回去。

這樣的立誓,是修士當中最嚴格的誓言了。

這種誓言,還從來沒有人打破過。

因為它的後果實在太嚴重,嚴重到比死還要痛苦。

塗山姽嫿收回血滴,仔細查驗之後,才納入丹田。

她做這些事的時候,她身後那些女子臉上神態各異,但是好像誰都看不見誰的樣子,她們眼裡只有塗山姽嫿。

「我們九尾狐族的秘密,就是我們需要修鍊自己的九條狐尾,才能最後得成大道。你們知道,妖修都是要煉體的。我們九尾狐的煉體,就是通過修鍊自己的狐尾得來的。每一條狐尾,都能轉化成一條活生生的人命。但是這種修鍊,不是在洞府裡面與世隔絕的完成,而是要離開修行界,進入凡人的世界,將狐尾的人生。當做是凡人的人生一樣過一輩子,才算是修成正果。我在戚黛黛和葉菁之前,已經修鍊完成了前六條狐尾。」

頓了頓塗山姽嫿又笑著道:「當然,少主和司安都沒有機會看見過以前那些女子。只見到了戚黛黛和葉菁。」

「你是說,她們都是假的?」榮慧卿好奇地看著塗山姽嫿身後的那些女人,確實跟她生得一模一樣,但是神態氣質卻各不相同。

「也不能說她們是假的。她們出去歷練的時候,可是活生生的人。而且都有我的精魂在裡面。」塗山姽嫿說完,意味深長地看著朴宮贏。

朴宮贏臉色鐵青著問道:「她們是狐尾,是你變幻出來的,可是姽嫿呢?跟我一起在海島生活了這麼多年的姽嫿,你不會說,也是狐尾變的吧?難道現在站在我們面前的你,不是你本人,而是你的第九條狐尾?——別想著撒謊,你還能召喚狐荒火。我卻不信一條狐尾也能有這樣的修為1

塗山姽嫿大大的嘆息,滿臉的無奈。「第九條狐尾……就是我本人。所以修鍊的時候,要我親自出面。歷練這一遭。沒想到就是這一遭,出了大漏子。」

「那你煉成第九條狐尾沒有?」榮慧卿沒有朴宮贏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心思,看問題只看重點,沒有雜七雜八地問來問去。

塗山姽嫿眼神一閃,身後的八個女子倏然消失。而背後的長尾,又變成了九條。豎在她身後,如同孔雀開屏一樣。

「如果沒有煉成。我也不夠資格召喚狐荒火。」塗山姽嫿說著,手裡又出現了那青色的火焰。

榮慧卿看著那一縷青色火焰,心裡一動。將火神鴉後裔小烏放了出來,對塗山姽嫿道:「王女,可不可以給一縷荒火餵給我的靈寵吃?它是火鴉。」希望這一縷荒火,能幫小烏修鍊出真正的妖火。

塗山姽嫿手一抖,那絲青色火焰分了一朵小小的焰光,送到小烏嘴邊。

小烏一口吞下,在屋裡撲棱著翅膀怪叫兩聲,又鑽回榮慧卿的丹田裡面。

榮慧卿盈盈謝道:「王女大情,慧卿沒齒難忘。」

塗山姽嫿笑道:「你救了我一命,我正愁如何報答呢。現在兩清了。」

羅辰站起來,抓住榮慧卿的手,「話說完了,我們可以走了。」拉住榮慧卿閃身離開這個房間,回到他們自己的屋子。

榮慧卿不滿,「我還沒有聽完故事呢。」

羅辰淡淡地道:「你也當給他們兩人一點機會。你在那裡,有話他們都不好說。」

榮慧卿努了努嘴,卻沒有反駁,默默地坐到一旁打坐修鍊。

羅辰走出艙門,看見外面的海天一色,跟浮槎溝通,「我讓你找的適合修鍊的地方呢?」

浮槎知道自己闖了禍。先前那詭異的海島,就是它找去的,因為那裡有強烈的靈力波動,又人跡罕至,它本以為是修鍊的好去處,誰知那裡也有坑爹貨。

浮槎一想到這件事就覺得憋屈,對羅辰道:「等著,很快就到了。」

這一次,應該不會有問題了吧?

而塗山姽嫿和朴宮贏的房間里,朴宮贏就差聲淚俱下,對塗山姽嫿道:「姽嫿,我不管你修鍊多少條狐尾,我對你的感情是真的,你對我的感情也是真的。你就說吧,跟不跟我在一起?」

塗山姽嫿默然良久,破天荒頭一次有些遲疑。

朴宮贏看著塗山姽嫿不說話的樣子,心裡逐漸喜上來,「你也是對我有感情的,是不是?」

塗山姽嫿搖搖頭,誠懇地道:「朴少主,我想你也明白,她們是我的紅塵歷練,是我,也不是我。當我修鍊完成,她們的感情,已經煙消雲散,不會影響到我的感情和意識。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沒辦法,我現在沒辦法騙你。」

塗山姽嫿目光湛然,如晶瑩的露珠,不含一點雜質。

朴宮贏一顆心直直地沉入谷底,丹田之內的靈力又開始四散奔逃,衝擊著他的筋脈。

在最渴望和最失望之間,朴宮贏的感覺經歷從天堂到地獄的掙扎混亂。

長久以來的心魔終於得到疏解,修鍊的壁壘轟然崩塌。

沉星海上劫雲又開始凝結,一陣陣雷聲轟隆而至,聚集在樓船之上。

榮慧卿和羅辰一起跑到外面觀看。

浮槎的妖靈對榮慧卿傳音道:「浮槎上有人晉級渡劫。這些是劫雲。讓大家小心,會有風浪海嘯。」

榮慧卿一驚,「誰晉級渡劫?」

浮槎表示是朴宮贏。

榮慧卿大喜,」青雲宗終於又要出一個元盈修士了。」

說著,趕緊和羅辰回房間,對羅辰道:「我要給少主煉一爐丹藥,好給他結嬰成功之後吃,能夠穩定他的元嬰狀態。」

羅辰點頭囑咐她:「你自己小心。我在外面給你護法。」

榮慧卿匆忙回到屋裡。拿出青銅小丹爐,又召喚出小烏,給她噴火,她要煉丹。

煉丹的原料都有現成的,不過這一次,小烏吞了一縷荒火,雖然還沒有完全煉化,但是火焰的質量已經不能同日而語。

榮慧卿聚精會神地煉丹,對於天上的五彩劫雲,還有七七四十九計天雷完全置之不理。

朴宮贏在那邊的房間。盤膝端坐在屋子中央,已經承受了所有的劫雷。而丹田之內的元嬰小人已經剛剛凝結成形,雖然還很脆弱,但是已經勿庸置疑,結成了元嬰。

塗山姽嫿鬆了一口氣,身上也是焦黑一片,都是被劫雷劈的。她為了償還朴宮贏的一片痴情,為他擋了最後一計劫雷。也是最大、最狠的一計。

朴宮贏眼神複雜地看向塗山姽嫿。

如果沒有塗山姽嫿今日為他接住最後一計劫雷,他肯定是抗不過去了。

這份大情,對於修士來說。早就超脫了一般的道侶雙修的情誼。

「你真是一點都不想欠我的。」朴宮贏嘆息著,終於將心結放下。

這是困擾他修為的最後一個壁壘。拆除了這個壁壘,他以後的修為不可限量。

塗山姽嫿忍著被劫雷擊得快要重傷的劇痛,笑著道:「你能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欠人債的滋味不好受,特別是情債。

「當日我離開葫蘆城,以姽嫿的身份四處遊歷,就是為了修鍊我的最後一條狐尾。來到沉星海上,也是偶然。因為這一次的身份,是一個在海上做無本買賣的家族裡的小姐,有些修為,有重大任務出海的時候,我都會扮成男裝,跟著他們出海。結果遇到風浪,被海水衝到那海島附近。我們船上別的人都被那漁女的歌聲所迷,紛紛跳海身亡,只有我來到海島之上,喝了她們一口水,就迷失了本性,被困在了那裡。」塗山姽嫿終於將當初的情形說了出來。

朴宮贏元嬰初成,修為的提升,伴隨著心態的轉變。

再說他跟司安又不同。

塗山姽嫿以自己的主體修鍊最後一條尾巴的時候,朴宮贏恭逢其勝,跟她有過踏踏實實的一段共處的日子。

這段日子對於凡人來說,不算短。但是對於修士來說,不過是漫長修鍊歲月裡面的一個剎那。

朴宮贏經歷過最渴望的東西,然後又在以為擁有的時候,被倏地打破幻想,反而將他對塗山姽嫿的感情消磨乾淨。

他的心結已解,再看塗山姽嫿,除了深深的遺憾和嘆息,沒有別的感覺。

遺憾,就是可惜而已,卻不會再有偏執的舉動。

「知道了。你好自為之,以後不要再這樣了。」朴宮贏微笑著道。

榮慧卿在外面敲門,「少主,我給你煉了一瓶穩定修為的丹藥,請問我可不可以進來?」

朴宮贏拉開房門,走了出來,對榮慧卿笑道:「這又不是我的房間,你問我做什麼?」伸手從榮慧卿手裡接過丹藥瓶,回到自己的房間,吃了丹藥,開始鞏固自己的修為。

剛剛結嬰成功的時候,是朴宮贏最虛弱的時候,需要大修士給他護法。

樓船四周,也聚集了不少覬覦朴宮贏元嬰修為的海獸精怪,恨不得將現在最虛弱的他一口吞吃了。

但是有塗山姽嫿,還有羅辰在,更重要的,是有榮慧卿身上的龍骨鑰匙威懾,這些海獸精怪都只看著樓船垂涎而已。

朴宮贏在樓船上修鍊了一個月,終於元嬰狀態得到徹底穩定,已經是穩穩的元嬰初期大修士,正向中期邁進。

榮慧卿跟朴宮贏說了自己從青雲宗偷偷溜走的事情,讓他幫著保密。

朴宮贏知道輕重,再說也承了榮慧卿一個大情,都是需要報答的,連連點頭應允,「我不會跟別人說的。」

榮慧卿又遞給他一個瓶子,「裡面有一粒七品丹藥,是我為頂級宗門的一個長老煉製的。本來說閉關百年,就是為了煉丹。現在也是時候每次送點東西出來,免得有人暗中生疑,偷偷搞事卻是不好。」

朴宮贏笑道:「這一次我回去了,會幫你布置更嚴密,不會有人想不開,還要去試探於你。不過這粒七品丹藥,我也帶回去了。萬一頂級宗門的人不放心,要求來見你,我也好有東西打發他們。」

榮慧卿知道朴宮贏不會坐視不理的,笑著點頭,跟他串通了一番說辭。

過了兩天,朴宮贏告辭離去,對塗山姽嫿和對榮慧卿沒有差別,是真正放下了。

榮慧卿嘆息道:「既然有緣無份,當初又何必有緣呢?」轉身問塗山姽嫿:「我看你也快結嬰了,為何還要壓制自己的修為?」

塗山姽嫿望著西面的天空,悠然道:「我既然召喚出了狐荒火,我的晉級,勢必要去大荒山一行,才能成功。」

榮慧卿心裡一動,那應該是個可以靜心修霖方,匆忙回屋,問羅辰:「辰叔,我可不可以……」

羅辰卻一把抱住她,瘋了一樣地吻了上來。

*************************

為see_an五月打賞的仙葩緣加更送到。五千字大更,今天補足了昨天欠的一更。求粉紅票和推薦票。

ps: 今天上了主站大熱封推,無限感慨和感激。晚上再發感言。現在要去睡覺了。凌晨3點半,俺還在寫文……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