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補天記 > 第37章前世糾葛(2)(含淺笑輕紗仙葩緣+)

補天記

第37章前世糾葛(2)(含淺笑輕紗仙葩緣+)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9日 18:21 [字數] 615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那把觸目驚心的長鐮刀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停留在榮慧卿的夢裡。有時候就算她不想,那把閃著銀光的長鐮刀也會不時在她記憶里飄來盪去。

不久之前,那把長鐮刀帶走了羅辰的身體。

這一次在這不知是真還是幻的浮島上,這把長鐮刀則完全取代了羅辰的位置。

這裡本是羅辰的屋子,裡面住的應該是羅辰。

可是羅辰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拿著長鐮刀的女人。

她和帶走羅辰身體的那個女人,是同一個人嗎?

榮慧卿滿腦子都是疑惑,卻被阿貴拖拖拉拉,跟著朵影來到另一個院子。

榮慧卿認識這個院子,這裡曾經是朵家大少爺朵顏和韋世元住的屋子。

當然這一次,沒有韋世元,只有朵顏住在這裡。

朵影在跟朵顏竊竊私語。

榮慧卿和阿貴如兩個虛幻的靈體,站在他們身旁,仔細側耳傾聽。

「祖姑姑說了,讓你好好跟著阿牛住,多學學他。等時機到了,他的一切就是你的。」朵影笑得一臉得意。對於外人,他們都說朵鈴夫人是姑姑,其實按照年齡輩份,朵鈴夫人應該是他們的祖姑姑。

朵顏點頭,「我這就搬去跟他同祝」

朵影看著朵顏笑,眼角眉梢都是愛意。

就連阿貴這個二楞子都看得清清楚楚。

「咦?他們不是兄妹嗎?那個女人怎能這樣看著她哥哥?如果是我妹妹這樣看著我,我可要噁心死了……」阿貴湊到榮慧卿耳邊小聲說道。

朵影當然不知道屋裡還有別人在看著他們,已經唇角帶笑,慢慢將腦袋湊到朵顏耳邊輕輕吹氣。

「哥哥,睡里夢裡都忘不了你呢……」

朵顏的耳朵根都紅了,低頭不語,卻沒有躲開。

榮慧卿瞪大眼睛。——朵顏不是最愛林飄雪嗎?難道因為這一次,林飄雪沒有出現,所以朵顏轉移了目標?

可是他們是親兄妹啊!

想想就噁心…

朵顏的身體雖然巋然不動。一隻手卻漸漸往朵影的腰間移過去。

朵影露出得意的微笑,正要繼續努力,外面傳來沉心的聲音,「大小姐,大少爺,夫人讓兩位過去一趟。」

朵影嘟起嘴,但是沒有違拗,跟著朵顏一起離開屋子。

後面的事。跟榮慧卿經歷過的大同小異。

大牛很老實,很聽話,雖然和榮慧卿一樣住在那個小院里,但是並沒有如同榮慧卿一樣四處亂走。

這個院子里的時光似乎過的很快。

榮慧卿覺得自己才盯著他們看了半天,但是院子里已經過去半個月了。

很快到了朵鈴夫人拿著冰玉管給大牛測靈根的時候。

「雷靈根!他居然是萬年不遇的雷靈根1朵鈴夫人狂喜的叫聲在榮慧卿耳邊回蕩,讓她恍然想起了那一夜,額頭上那粘乎的粘液,原來是測靈根的冰玉管裡面的液體。

大牛身體里的雷靈根似乎跟榮慧卿的雷靈根一樣狂暴,將冰玉管打得粉碎。

「你在做什麼?」大牛醒過來,警惕地問道。

朵鈴夫人用同樣的語言安撫了他。

榮慧卿看不出來大牛有沒有生疑。但是在以後的日子裡,榮慧卿看見大牛沒有再老實待在屋裡。而是開始出來遛噠。但是他不懂陣法,朵鈴山莊處處都是陣法,他根本寸步難行。

山莊里的日升日落,對榮慧卿好像一點影響都沒有,她看得津津有味。

阿貴卻覺得百無聊賴,不到半天的功夫,就打了許多哈欠。

榮慧卿笑著道:「這裡看上去對我們沒有危險。你先出去等著吧。在這裡待著怪沒意思的。」

阿貴精神一振,拍著胸膛道:「你陪我說說話,我就不悶了。」

榮慧卿不知道跟它說什麼。想了想,道:「你出去看看卯三哥在做什麼,如果他沒事,讓他去周圍走一走,看看能不能碰到別人。而且我們在這裡待了這麼久了,不知道寶船還在不在。就算還在等我們,也要給人家打個招呼,免得他們丟下我們,先跑了。」

阿貴不擔心卯三郎,但是確實擔心寶船丟下他們先走了。它的妹妹還在那船上呢,若是那隻色狼始亂終棄,它的寶貝妹妹又要受一次苦了……

榮慧卿終於說服了阿貴,讓它先出去找卯三郎商議。

自己在這裡繼續觀察。

看了這麼久,她終於明白過來。

這裡展示的,就是大綱曾經給她暗示過的,大牛做主角的那一世。也是百卉重生以前經歷過的那一世。

那一世,大牛是雷靈根的修士,風光無限,還娶了朵鈴山莊的大小姐朵影為妻,得以進入龍虎門。在朵家老祖的照應上,很快築基,後來又接受魏楠心的幫助,成功結丹,是新一代修士當中的佼佼者。而且他對朵影情深義重,才讓無數女修對他心嚮往之,他收了一個又一個妾侍,依然讓百卉那樣的低階女修對他念念不忘,就算重生回來,也打著他的主意……

榮慧卿想起朵影對她哥哥朵顏的別樣深情,面色很是奇特。她想不出來,是什麼讓朵影放棄了朵顏,心甘情願地嫁給了大牛,最後還在秘地試煉的時候,為了保護大牛,為他送掉了性命。

她沒有疑惑多久,阿貴和卯三郎一起氣喘吁吁地跑進來,對榮慧卿道:「糟了,我們出不去了1

「什麼意思?」榮慧卿大奇,「什麼叫出不去了?」

阿貴搶著跟她說清了緣由。

原來他從朵鈴山莊出去之後,找到在大門口旁邊的大石頭上打坐修鍊的卯三郎,跟他說了榮慧卿的意思,讓他先回去寶船上說一聲,免得人家久等。

結果卯三郎十分驚訝,跟阿貴說,他們進到朵鈴山莊裡面,還不到一柱香的功夫,海邊的寶船怎麼會這麼快就離開?再說是那船主主動讓大家過來探幽尋寶。說了給大家充足的時間,就不會提前離開的。

阿貴也很驚訝。他和榮慧卿在裡面,看見朵鈴山莊裡面的人已經過去大半個月了,怎麼外面才過去一柱香的功夫?!

卯三郎聽阿貴這麼說,也嚴肅起來,立即駕起飛劍,往大山外頭飛過去。可是一飛到一定的距離,他的面前就出現霧蒙蒙的一片。看不見來時的路,只看見一個亮閃閃的路標,寫著「第一站,朵鈴山莊」。無論他怎麼努力,都繞不開這些迷霧。每次他以為自己擺脫了迷霧,結果發現他還是在原地打轉,每一次最後都回到朵鈴山莊大門口。

阿貴見卯三郎沒轍,便使出自己瞬移的神通,試著要離開這個島嶼,可是它沒想到。它的瞬移神通也在這裡失效了,它只能從山莊外面。瞬移到山莊裡面。又或者從山莊裡面,瞬移到山莊外面。跑來跑去,和卯三郎一樣,他們都在同一個地方打轉。

似乎他們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待在朵鈴山莊門口,一個是進到朵鈴山莊裡面。沒有第三個選擇。

聽了阿貴和卯三郎的話,榮慧卿皺著眉頭沉吟半晌。道:「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出去看看。」她擔心山莊外面有陣法,迷惑了卯三郎和阿貴的眼睛。

反正這山莊裡面看著還是很安全的。她和阿貴在山莊裡面待了快半個月了。朵鈴山莊的人根本就看不見他們,也聽不見他們,更感受不到他們的存在。除了草廬里的那個拿著長鐮刀的女人似乎有所感知以外,別人完全是一無所知。所以榮慧卿和阿貴是盡量避開那草廬女人出現的地方。好在那女人很少出來,比羅辰當年還要自閉。

阿貴點頭應允,和卯三郎一起盯著大牛和朵顏。

榮慧卿匆匆來到朵鈴山莊門外,駕起飛梭,往來路衝過去。

和剛才卯三郎說的情形一模一樣,無論她怎麼飛,到了一定的距離,她就飛到一團迷霧當中。那迷霧既厚重,又潮濕,如同有形質一樣,沾上就覺得渾身乏力,沉得很。

榮慧卿心裡一動,將小烏喚了出來,「給我噴火,把這群迷霧驅散。」

小烏是火神鴉後裔,假以時日,能夠噴出妖火,不過目前還是只能噴出類似於天火的藍紫色火光。

小烏一出來,感覺到那濕重的迷霧,居然二話不說,一頭又扎進榮慧卿的丹田之內,怎麼喚它都不出來。

榮慧卿又好氣,又好笑,卻也知道她沒法子了,只好迴轉到朵鈴山莊裡面,找到卯三郎和阿貴,沒精打采地道:「暫時確實出不去。」然後盯著這個朵鈴山莊,深思道:「我去那邊的院子瞧一瞧。」

榮慧卿來到自己當年住過的院子。她記得很清楚,這裡藏有四朵巨大的碧玉蓮花,是朵鈴夫人手裡那朵珍貴的混沌青蓮的法外化身。

如果這裡真的是朵鈴山莊,哪怕只是朵鈴山莊的投影,她是不是也能在這裡找到那朵混沌青蓮?就算不能找到真的那朵,也可以把那四朵混沌青蓮的法外化身除去,為他們多製造一些障礙。

榮慧卿想得高興,馬上來到自己以前住過的院子里,從乾坤袋裡找出一把鐵鏟,挖了下去。

沒想到,她拿出來的鐵鏟,跟她現在的狀態一樣,也是靈體狀態,根本就無法對這裡的任何東西造成影響。

別說挖個坑,就算她想吹動一片樹葉,都辦不到。

怎麼會這樣?

榮慧卿頭一次有了極大的無力感。

就算無論怎樣努力,她都沒有辦法改變現狀。似乎除了旁觀,她沒有任何別的事情可以做。

那就只有旁觀吧。

榮慧卿放棄了任何插手的念頭,和卯三郎、阿貴一起,一直盯著大牛的動靜。

大牛在這裡安安靜靜住了兩年。

朵鈴夫人開始傳授大牛修行的功法。

大牛是雷靈根的天才,進度很快。

一年就突破了鍊氣六級,進入了鍊氣高階。

第二年,他很快就突破到快要築基。修行的進展之快,簡直讓朵家三人嫉妒的眼睛都紅了。若不是他的靈根只適合朵顏,朵鈴夫人和朵影都忍不住要奪取他的靈根,佔為己有了。

這兩年內,榮慧卿看見他也曾試圖逃脫過,但是都沒有成功。

最後一次。朵鈴夫人不耐煩了,對朵影和朵顏吩咐道:「不等了,直接動手吧。」

朵顏當然沒有不贊成的。

大牛的個子越長越高,已經超出他一個頭了。再放縱下去,等大牛築了基,他們誰都不是他的對手,還奪個屁啊?——要知道,就連朵鈴夫人。也不過是築基修為。

朵顏有著強烈的渴望,要奪取大牛的雷靈根。

終於到了那個晚上,那個奪取靈根的晚上。

榮慧卿和卯三郎、阿貴在一旁看得屏息凝氣,全神貫注。

只見朵鈴夫人帶著朵影和朵顏來到大牛屋裡,和顏悅色地道:「大牛,你的進展如此之快,我很高興,也很欣慰。很快你的修為比我都要高了,我不能再做你的師父。你跟我來,我有樣東西要送給你。」說著。帶頭往門口走去。

大牛想了想,跟著他們來到院子里。

「多謝朵鈴夫人教誨。一日為師。終身為師。大牛不是忘恩負義之徒,朵鈴夫人放心。」大牛彬彬有禮地道。

朵鈴夫人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你站到院子了,我將我們朵鈴山莊的鎮庄之寶,碧玉蓮花送與你,然後送你去大楚國的三大派之一的龍虎門修鍊。那裡有我們朵家老祖坐鎮,她可是大楚國唯二的元嬰修士。跟著她,你的修為會一日千里。」

大牛臉上的狂喜之色一閃而過,忙低頭恭恭敬敬地道:「多謝朵鈴夫人。大牛一定不辜負夫人的期望。」

朵鈴夫人滿意地點頭,順便給朵顏使了個眼色。

朵顏悄悄走到大牛身邊,站到他身後的影子里。

朵鈴夫人手上的拂塵一揮,輕叱道:「碧玉蓮花,遮天蔽日,起1

院子的地面一陣振動,緊接著,四朵碧玉蓮花從院子里四角的地方旋轉著冉冉升起,在院子上空旋轉著,如同榮慧卿見過的一樣,開始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很快就將整個朵鈴山莊上空布滿了碧玉蓮花。

大牛的視線立刻被漫天的碧玉蓮花吸引了,抬頭看向天空,目光中被壓抑許久的貪婪立刻表露無疑。

榮慧卿哼了一聲,扭頭一直盯著朵鈴夫人。

在大家的視線都被小院上空的碧玉蓮花吸引住的時候,朵鈴夫人果然悄悄拿出了正牌的混沌青蓮,是一朵小小的其貌不揚的青色蓮花。

「曾大牛,定1朵鈴夫人單手一揚,一個定身符甩了出去,將大牛的身體牢牢定祝

「哥哥,快站到他旁邊1朵影在朵鈴夫人身邊大叫,讓他站過去。

朵顏立刻和大牛並肩站在一起,面露微笑,意味深長地看向朵影。

朵鈴夫人催動手裡的混沌青蓮,連番施法,很快那個小小的混沌青蓮已經飛到大牛頭頂三尺高的地方,停在那裡靜了一瞬,便放出碧色光幕,將大牛整個人籠罩起來。

大牛頓時捧住自己的腦袋,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似乎痛到極處。

榮慧卿憶起被朵鈴夫人奪靈時候的痛楚,就如有一把尖刀深入她的腦海骨髓,不僅要生生割除她的大腦,而且要剜去她所有的意識和感官,一時對大牛的痛楚感同身受。

大牛的面色一時紫漲,一時青白,雙手捧著腦袋,在碧色光幕下苦苦掙扎,痛得連叫喊的聲音都發不出來,全身的氣力似乎都要被那碧色光幕吸收而去。

榮慧卿怔怔地看著這一幕,覺得很是荒謬,既虛幻,又真實,真像海蛇族的大巫師所說的一樣。

當一聲,小院的大門突然被人推開了。

進來的是那個住在草廬的女子計姑娘,袖著手,緩步走了進來。

「計姑娘,你怎麼來了?」朵影一愣,忙從台階上跑下來。

計姑娘背著手站在那裡,雙眸眯了眯,突然問道:「難道你是想奪取他的靈根?1

朵鈴夫人的雙手一頓,咯咯笑道,「你心疼了?怎麼你現在才看出來么?」

計姑娘面無表情地搖搖頭,「不成的。這樣生生奪取他的靈根,上天馬上就會降下天劫責罰於你。我勸你還是好自為之吧。」

朵鈴夫人笑得十分歡暢,美目流轉,「這就不勞計姑娘操心了。計姑娘還是請回吧。」說著,做了個「請回」的手勢。

計姑娘向前斜踏兩步,盤膝坐下,冷冷地道:「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隨便你。希望等會兒天劫降臨的時候,能夠長些眼睛,不要打錯了雷。」

天上頓時傳來一聲沉悶的雷聲。

朵影本來看得興緻勃勃,可是聽見這雷聲,朵影瑟縮一下,跑回來朵鈴夫人的衣襟,怯生生地道:「祖姑姑,難道真的有天劫?」

朵鈴夫人還沒有說話,下面院牆底下盤膝坐著的計姑娘已經沉聲道:「當然會有天劫。而且是滅族滅根的天劫。——生生奪取靈根,可是比奪舍的罪孽更大。我真是奇怪,你們朵鈴山莊,怎麼能存在五百年之久?1

***************************

一更送到。五千字,含為淺笑輕紗盟主大人四月二十八日打賞的兩個仙葩緣的加更。繼續求粉紅票埃下午還有加更。月底了,大家的粉紅票腫么越來越少了?唉,榮家軟妹紙拚命在粉紅榜上掙扎啊,馬上就被擠下去了……on_no

感謝淺笑輕紗盟主大人昨天打賞的靈寵緣和平安符。感謝enigmayanxi盟主大人昨天打賞兩塊和氏璧和平安符。感謝翻書看寂寞、綠衣心香、神莫王道、軒轅御讖、蝶舞塵雲昨天打賞的平安符。感謝see_an盟主大人昨天打賞的和氏璧。on_no

ps: 這一段劇情非常重要,它不僅僅講的是前世的另一種情形,而且講述的是前世的發展,對這一世造成的影響。準確的說,是有了前世那樣的發展,才有了這一世的掛檔重來。所以俺就偷個懶,不嘔心瀝血地想章節名了。內容很精彩,某些習慣只看章節名的童紙,小心俺以後只寫多少章,內容一點都不透露。~~~~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