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補天記 > 第33章海船上的忌諱(含淺笑輕紗

補天記

第33章海船上的忌諱(含淺笑輕紗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7日 20:23 [字數] 60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榮慧卿既然已經跟狼七解除了靈寵契約,當然不會再自作主張,控制它的自由。

「你知道,它現在已經不是我的靈寵了。你想做什麼,要自己親自去問它。」榮慧卿委婉地道,對阿貴提出來的條件很是惋惜。

她要尋找浮槎和水晶棺,有海蛇族幫忙,肯定要好找的多。

可是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她要得到海蛇族的幫助,肯定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就目前來說,她的代價,就是要把狼七交給海蛇族的人魚公主阿娥做靈寵。

就算狼七是榮慧卿的靈寵,她也不會交出來的。更何況她現在已經解除了靈寵契約,就算她後悔想答應,都沒有法子了。

榮慧卿兩手一攤,「我真的做不了主。你自己問它吧。它若同意,自然會心甘情願地留下來的。至於做靈寵,我覺得你最好不要多此一舉。你妹妹到底是要個真正愛她疼她的男人,還是要個只知道順從搖尾巴的哈巴狗,都要看她自己了。」

阿貴獃獃地立在珊瑚樹後頭,半晌沒有說話。

榮慧卿再也憋不住了,捂住胸口斷斷續續地道:「我要回去了……」說著便努力划水,往頭頂光亮的地方游過去。

可是海底的水壓那麼高,她先前一直靠著靈力修為支撐,才能勉強在海底行動自如。現在靈力快要用盡,海底的氣流跟陸地上的靈氣是完全不同的種類,並不適合人界修士修行,所以她也無法從海底的氣流里得到補充。

歪歪斜斜地劃了兩下水,榮慧卿就如石頭一樣掉了下來。

阿貴哼了一聲,嗖的一下往上竄起,一手抓住榮慧卿的胳膊,一手托住她的腰。踏著水花往海面上飛奔而去。

有海蛇族少主相助,榮慧卿眨眼間就來到海面上。她的頭剛從海底鑽出來,就大大地吸了一口氣。憋的有些紫漲的面頰上慢慢恢復了正常。

「你住在哪裡?我送你上去。」阿貴抬頭,眯著眼睛看著燈火輝煌的寶船。

離開了水底,榮慧卿的靈力在逐漸恢復當中。

「三樓,最中間那個位置。」榮慧卿有氣無力地說道。掛在阿貴的臂彎間,腦子還有些昏昏沉沉的。

阿貴托緊她的腰,輕叱一聲。就從海水裡躍了出來,跳到三樓最中間的艙室門口。

赤豹聽見聲響,急忙從裡面把艙門打開。

榮慧卿渾身濕漉漉地站在一個灰發灰眸的少年郎身邊。

卯三郎從隔壁屋裡信步走了出來,一眼看見榮慧卿狼狽的樣子,馬上來到她身邊,伸手要接她過來。

阿貴眼疾手快,迅速將榮慧卿換了個胳膊托著。自己站到卯三郎和榮慧卿中間,傲慢地問道:「你是誰?你想幹什麼?」

卯三郎根本看都不看它一眼,直接問榮慧卿:「你怎麼啦?剛才出什麼事了嗎?」

榮慧卿微微地點了點頭,又覺得不妥,搖了搖頭。有氣無力地道:「我要進去歇息,有話明天再說吧。」

看見榮慧卿這副樣子,卯三郎心都揪起來了,忙讓開一條道,「快進去吧。我幫你護法。」

榮慧卿這樣虛弱,進去肯定要補充靈力的。

赤豹瞪了阿貴一眼,對榮慧卿伸出手,「主人,赤豹扶你進去。」

阿貴一聽就知道赤豹也是榮慧卿的靈寵,才放心將榮慧卿交到它手裡,看著他們走進艙室。

當一聲,艙門關得嚴嚴實實。

卯三郎在艙室旁邊盤膝坐下,閉目養神。

阿貴又哼了一聲,也在艙室的另一邊盤膝坐下,學著卯三郎的樣子,閉目養神。

不過阿貴到底坐不住,沒過多久就睜開眼睛,斜了卯三郎一眼,不屑地挑釁道:「你才是築基修為,也想跟我爭?——也不拿鏡子照照你那幅德行1

卯三郎雖然閉著眼睛,也感受得到阿貴的怒氣和敵意,本想發作,可是略一試探,發現阿貴居然是結丹修為的海獸*—乖乖,有這種修為的看門狗,倒也難得。

一時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把這個看門狗氣走算了,還是將計就計,讓它就幫榮慧卿守門護法。畢竟它的修為比自己還要高一籌。

自己若不是妖修,僅僅靠著築基後期大圓滿的修為,是抵不上對方一個小手指頭的,根本打不過這個結丹期的海獸。

卯三郎在心裡暗嘆一聲。為了慧卿,還是不跟這沒教養的小子計較……

「喂!你聾了?還是啞巴了?本小爺跟你說話呢1卯三郎不動如山的樣子,看得阿貴一陣氣悶。

卯三郎睜開眼睛,微笑著站起來,「我不跟你爭,行了吧?」說著,轉身進自己的艙室,然後從兩個艙室之間相通的小門進到榮慧卿和肯肯的艙室。

阿貴當然不知道卯三郎的艙室有小門跟榮慧卿的艙室相通,只看見自己把這個怪怪的修士趕走了,「呵」的一聲怪笑,以手撐頤,坐在榮慧卿的艙室門口,心猿意馬地想起好事了。

剛才榮慧卿的一顰一笑,都印在它的腦海里,一次次回想起來,一點都不覺得枯燥厭煩,反而每一次都有新的發現,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在偷偷地笑。

狼七帶著阿娥從海底跳了出來,落在甲板之上,正好看見阿貴坐在榮慧卿的艙室門口發獃,似乎還在傻笑,不由大搖其頭,乜斜著眼睛問阿娥,「你們沒有家族遺傳病吧?剛見你的時候,你有些痴,現在你的大哥,似乎有些傻。——以後不會遺傳給我們的孩子吧?」

阿娥聽了眉開眼笑,抱著狼七的胳膊撒嬌:「你說什麼?我聽不懂。你再說一遍?」

阿貴這才看見狼七和阿娥站在自己面前,趕忙故作鎮靜地站起來,問道:「你們倆來做什麼?」

阿娥搶著道:「阿狼要陪它的朋友找人,我來陪它。等他們找到了,阿狼就陪我回去。」

阿貴瞪著狼七,「你簽了靈寵契約嗎?不簽你不能纏著我妹妹1

狼七送了阿貴一個大大的白眼。「兒大還不由娘呢。她是你妹妹而已,又不是你女兒,我和她是什麼關係。關你什麼事?*—切,別以為是我大舅子,就能對我頤指氣使。我跟你說,我不吃那一套1

說完就帶著阿娥去自己和赤豹住的艙室。

阿貴盯著當一聲又關上的大門。恨得上前踹了一腳。

寶船的船身都是法寶煉製而成的。

阿貴雖然修為不淺,但是還是比不上寶船的厲害。它那一腳本來可以在海底掀起滔天風浪,此時卻在寶船的艙門上連個腳印都沒有留下來。

阿貴停住腳。若有所思地盯著艙門,神識不由自主放散開來,往寶船的各層一一試探過去。

有些艙室裡面明顯有比它強大的存在,它小心翼翼地繞開了,當然沒有自討沒趣。

最底層是船工水手,最厲害的修為不過是築基。

一層到三層倒是住了一些能人。它能感覺到,至少有兩個元嬰修士偽裝成結丹修士。藏在某些艙室裡面。

第四層比較有意思,居然都是一些沒有修為的凡人住在那裡。

阿貴的神識在第四層徘徊得時間久了一些,剛要上到第五層的時候,一股更加強大的神識從天而降,直接截斷阿貴的神識。並且順著它神識的方向倒流過來,如針扎一樣刺入它的識海。

阿貴嗷地一聲捧住腦袋滾在地上。

「原來是海蛇……好好待著,別惹事,我就當什麼都沒看見……」一個聲音若有若無地傳入阿貴腦海。

阿貴一下子暈了過去。

阿娥在狼七的艙室聽見外面的響動,推門出來一看,自己的哥哥居然暈倒在甲板上。

阿娥忙將阿貴扶到艙室裡面,給它輸入靈氣,幫它療傷。

「不知道誰這麼厲害,居然能傷到我哥哥。」阿娥憂心忡忡。

狼七抱著胳膊站在一旁,說著風涼話,「……說不定是有女修看上你哥哥了,想讓它做靈寵,又或者,看上它,要采它的元陽,跟它雙修。」

阿娥白了狼七一眼,「過來幫我埃它是我大哥,也就是你大哥。還不過來?」

狼七沒有法子,悻悻地哼了一聲,過來幫阿娥替阿貴療傷。

阿貴悠悠地醒過來,睜眼看見狼七和阿娥,甩了甩頭,怎麼也想不起剛才發生什麼事。

「哥哥,剛才是誰傷的你?」阿娥關心地問道。

阿貴搖搖頭,「沒人傷我吧?我真的記不起來了。」

狼七沒有說話,站起來走出艙室,將屋子讓給阿貴和阿娥兄妹倆。

外面的天已經大亮。

一輪紅日噴薄而出,從海平面上跳躍出來,灑下萬道霞光,照在沉睡的沉星海上,灰濛濛的海面突然變得妖嬈多姿,艷麗動人。

許多修士都從艙室裡面走出來,站在甲板上,對著初升的紅日吐納起來。

狼七靜靜地看了一會兒這裡的景色,目光就習慣性地在人群中游移起來。

它是築基妖獸,能變成人形。修為比它低的人界修士,都不會覺察到它的不同。只有修為比它高的修士,才有可能知道它的不一樣。

不過既然它能買得起上船的船票,也不是一般的妖獸,至少也是有靠山,有後台的。

有些看出來狼七妖獸本質的人界修士,眼光也不過在它身上溜了一圈,就轉開了。

在修行界,實力為尊,明哲保身才是王道。

管閑事太多的修士,不是修為逆天了,就是壽元到頭了,對一般修士來說,都不可齲

狼七笑了笑,走過三樓的甲板,往樓梯口走過去,下到二樓。在二樓轉了一圈,又到一樓,最後來到底層船工水手住的地兒。

一股臭烘烘的味道撲面而來。

狼七皺了皺眉頭。馬上又自嘲自己是「由奢入儉難。」——這裡的味道,不管怎麼說,都比當年它剛來的時候待的那個真正的狼窩要乾淨多了。

「你幹什麼?我警告你,你想自己死沒關係,別拖著別人一起死。」一個低沉的女聲從拐角處傳過來。

狼七連忙往後退了一步,避開前面走過來的人。

「我不過是想上去看一看。怎麼會拖累你?你放心,我就算是死在上面,也不會拖累你的1另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來。

狼七立即警惕起來。

這個聲音它太熟悉了。就是它曾經喜歡過的雪狼女的主人魯瀅瀅的聲音。

在沉星海海邊的時候,它記得卯三郎似乎對魯瀅瀅做了什麼手腳,可是它不知道,原來魯瀅瀅也上了船!

狼七閃身離開底層。直接沖回自己的三樓艙室。

「主人在不在?」狼七敲著榮慧卿艙室的門。

赤豹將門打開,探出頭來,見只有狼七一個。便放它進來。

狼七閃身進來,正要說話,卯三郎背著手站在它面前,冷冷地問道:「你不是不願意做靈寵嗎?還過來做什麼?你還叫主人?我們擔當不起。」

狼七瞪了卯三郎一眼,「關你什麼事?我倒要問你,你對魯瀅瀅到底做了什麼手腳?」

卯三郎唇角微揚,「我讓她簽了船工水手的契約。」

別說寶船。就算是一般漁船上的船工水手,都是最苦最累的活兒。

魯瀅瀅雖然是修士,可是自小有家族長輩依託,從來沒有吃過苦。這一趟的磨練,也算是頭一遭。

不過一般的船上。不會讓女人做船工水手,一是體力不夠,二是不吉利,唯恐得罪海神,掀起大風浪,大家就都沒有活路了。

而修士的寶船卻沒有這個忌諱。再說女修都有法力修為,凡人男子都要給力。

所以羅巧姿和魯瀅瀅才能以女修的身份,簽下船工契約。

狼七咳了一聲,「只是簽了契約啊?你沒有抹去她的記憶?——我剛才在底層看見她了,一樣的德行,蠢蠢欲動,不肯老老實實做水手船工。我擔心她過一陣子,會摸到上面幾層。若是被她發現主人,就糟了。」

卯三郎皺起眉頭,「不會這麼巧吧?」

寶船之上,大家的船票是一樣的價錢。艙室的位置是抓鬮得來的。下面樓層到上面樓層都是有的。

「還是小心一些吧。」赤豹出聲道,「其實當初就不應該讓她上船。現在惹來這些麻煩。」

卯三郎有些不好意思,「我出去看看。」

卯三郎走後,赤豹和狼七一人一邊,站在榮慧卿左右,盯著她閉目打坐修鍊。

肯肯躺在榮慧卿身後的床上,呼呼大睡,似乎真的暈船暈得很厲害。

赤豹對狼七傳音問道:「你為何跟主人解除了靈寵契約?」

狼七嘆口氣,回答道:「是主人主動跟我解除的。你以為我想埃」背靠大樹好乘涼的道理,它還是懂的。可是不願意做奴隸的願望,它也是有的。一時很是矛盾。

赤豹哼了一聲,「你還帶了兩個麻煩上來了。你打算怎麼處?」

狼七想著阿娥,心裡美滋滋的。可是想起阿貴,就哭喪了臉,對赤豹傳音道:「阿娥是我的魚,你別想染指。至於阿貴,它是發花痴,跟著主人過來的。你別理它就是。」

赤豹冷笑,「結丹修為的花痴,你好大的臉1

狼七不忿,「你不信就算了,別指桑罵槐的。有本事,你也結丹啊1

一句話說得赤豹氣呼呼的,馬上閉目打坐,進入了內視內省的物我兩忘的境地,力圖儘快提升修為。

狼七偷偷吃了一顆榮慧卿給它的丹藥,然後跟著閉目修鍊,煉化那顆丹藥,好儘早進入築基後期,就能夠結丹了。

卯三郎來到底層轉了一圈,感覺到魯瀅瀅還停留在底層艙室的某間屋子裡,並沒有上來,鬆了一口氣,看著大海,拿不定主意,到底是要先下手為強,還是靜觀其變。

魯瀅瀅被羅巧姿攔了回來,一個人坐在屋子裡生氣,咬牙想了好久,終於拿定主意。——不去試一試,她不會死心的。

卯三郎靜靜地待了一會兒,就看見魯瀅瀅打扮得花枝招展,從艙室走了出來,往一樓去了。

來到一樓,魯瀅瀅敲開了一間艙室的門。

一個中年修士打開門,看見是一個漂亮的女修,會意地笑了笑,便側過身子,讓她進去了。

卯三郎頓時不屑地搖搖頭,回三樓去了。——魯瀅瀅選擇以色侍人,已經是自掘墳墓了。這種人,沒有什麼大出息的。

回到三樓,卯三郎來到榮慧卿的艙室,對赤豹和狼七淡淡地道:「魯瀅瀅你們不用擔心了。等過幾天,她就會乖乖地待在底層,再不會出來的。」

話音剛落,正在行進的寶船好像撞上什麼東西,一下子停了下來。

甲板上的修士被慣性帶得東倒西歪,紛紛抓住船桅,大聲叫罵,「奶奶滴熊!到底是怎麼開船的!這海面這麼寬,什麼都沒有,也能給老子撞船?——你倒是跟老子說說,前面什麼東西都沒有,你到底是撞哪門子邪?1

「住口1一個聲音厲聲呵止剛才那罵罵咧咧的修士,「在船上不能亂說話1

海上怪事頗多,所以出海的海船忌諱也很多。不能亂說話,說什麼招什麼,就是其中一大忌諱。

**********************************

一更五千字送到。含為淺笑輕紗四月份打賞的和氏璧的加更。下午還有四千字。今天九千字更新,求粉紅票啊,掉了一個名次了。

感謝淺笑輕紗25號和26號分別打賞的兩個靈寵緣和平安符。感謝翻書看寂寞、軒轅御讖25號和26號分別打賞的平安符。感謝helenc25號打賞的桃花扇和平安符。感謝enigmayanxi25號打賞的平安符。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