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補天記 > 第28章美少年和美少女(含粉紅480提前+)

補天記

第28章美少年和美少女(含粉紅480提前+)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4日 11:21 [字數] 598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陸奇宏追蹤著自己乾坤袋的蹤跡,來到了卯三郎拋灑乾坤袋的地方,費了一番力氣,才將自己和魯瀅瀅的乾坤袋拾回。

不出他所料,對方偷去他和魯瀅瀅的乾坤袋,是想搶靈石去買船票。

他的乾坤袋的印記高,對方打不開,而魯瀅瀅乾坤袋的神識已經被抹去了,裡面的十萬下品靈石失去了蹤跡,應該是被人偷走了,別的東西似乎都還在。

陸奇宏並不知道魯瀅瀅乾坤袋裡都有什麼,除了下品靈石以外。因為他們倆來到沉星海邊,就是為了要上這艘寶船,宗門裡特意給他們一人發了十萬下品靈石,算是對他們的資助。

被卯三郎取走的記憶薄,陸奇宏當然不知曉。

不過等陸奇宏拿著兩個乾坤袋,趕回到沉星海海邊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已經上了遠處停泊的寶船。

陸奇宏獃獃地站在岸邊,看見遠處的寶船揚帆啟航,往遠處沒走多遠,就消失了蹤影。

完完全全從他視線里消失了。

陸奇宏知道,那寶船其實是一個煉製的法寶。它消失了,應該是各種陣法結界起了作用,將他的視線屏障了而已。

岸邊空蕩蕩,一個人都沒有,就連魯瀅瀅都不見蹤影。

先前魯瀅瀅突然覺得頸邊又麻又癢,暈了過去。陸奇宏幫她查看過,給她吃了一粒榮慧卿當年煉製的清心丸,將她救醒。

後來兩人發現身邊的乾坤袋丟失,陸奇宏就讓魯瀅瀅在這裡等候,自己飛奔去抓賊。

他沒想到,魯瀅瀅居然一個人上了寶船。

她是怎麼上去的?

難道是她另外有地方存放靈石?

這樣一想,陸奇宏又釋然,又有一些失望。

他自己就有兩個乾坤袋,準確來說,有一個乾坤袋。一個儲物袋。儲物袋能裝的東西更多,而且法力更強大,他都是把特別重要的東西藏在儲物袋裡,而且沒有掛在腰間這樣顯眼的地方。乾坤袋裡都是裝著一般的東西,掛在腰間,方便取用。

再加上魯瀅瀅有家族長輩魯大長老撐腰,也許她也另外有儲物袋也說不定。

只是他沒想到,魯瀅瀅居然能拋下他。一個人上寶船。

自從和魯瀅瀅結成雙修道侶以來,陸奇宏能夠感覺到,魯瀅瀅的一顆心都在他身上,凡事都以他為先,照顧他,為他著想。

陸奇宏內心深處,其實對榮慧卿的感覺更深。

可是因魯瀅瀅一直以來的關注和鍾情,他也不知不覺,把一部分對榮慧卿的感情,轉移到魯瀅瀅身上。

兩人近來琴瑟和諧。感情越來越好。

而這個寶船事件,卻是在陸奇宏頭上敲了重重一錘。

看來。他對自己在魯瀅瀅心裡的地位,估計過高了。

都是修士,對方也是以修為為重的。

雙修道侶,不過是在修行路上的一個點綴而已。

想到這裡,陸奇宏嘆口氣,轉身回了青雲宗,第一時間去看魯瀅瀅的命牌。

她的命牌完好無損。

這說明。她沒有遇害,她確實是在寶船上,踏上了尋找龍神之路。

沒有寶船。陸奇宏自忖自己無法抗擊沉星海的海獸精靈,他便死了尋找龍神這條心,一心在青雲宗閉關修鍊起來。

他和魯瀅瀅兩個人一起出去,卻只有他一個人回來。

青雲宗當然要詢問一聲。

當知道魯瀅瀅一個人上了寶船,大家也就無話了。

反正她的命牌完好無損,她的性命無憂。而至於其他的事,也不是不可能發生。但是她已經是築基修士,就算有些許磨難,應該也是她修行路上必經的階段。

青雲宗就不再擔心此事。

只有青雲宗的掌門,倒是想起來榮慧卿也去了沉星海,不知道她會不會也上了寶船。

若是如此,希望榮慧卿機靈點兒,便跟魯瀅瀅打照面。

而此時被青雲宗上下羨慕嫉妒恨的魯瀅瀅,正在寶船底層一個爐火熊熊的艙室里大汗淋漓地幹活。稍微慢一些,管事的鞭子就抽了過來。臉上熏得全是黑灰,身上的衣衫早就破爛不堪,跟羅巧姿差不多。

魯瀅瀅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怎麼就成了契約船工的一員!

因她簽了那個契約,就連這個鍊氣期的管事 ,她都無法反抗。只要她偷一下懶,對方就可以懲罰便打她。

她長這麼大,哪裡受過這種苦?可是不屈服,她又根本反抗不了。她身上的乾坤袋沒有了,所有的高階符籙都丟失了,她想瞬移回青雲宗都不行。

只好指望陸奇宏來救她了。

羅巧姿跟魯瀅瀅在一個組幹活。

她不同魯瀅瀅,她從天上落到地下,心態早就調整過來了。只要能尋找到龍神,今日這般對她的人,她會百倍償還!

啪!

鞭子又抽了過來。

魯瀅瀅讓了讓,用左肩接了鞭子,趕緊結束髮呆,繼續幹活。

一口氣做了兩個時辰,後面的人才過來接替她們。

他們所有的契約船工,分成了二十四組,每組兩個時辰,分別在四個艙室里日夜不停的勞作,維持寶船的正常運行。

寶船的二樓和三樓,是寶船主人開放給一般修士使用。四樓和五樓,都是禁地。無論是船工、船員,還是繳納了靈石的客人,都不得上去。

四樓和五樓據說都是住的寶船主人的人。四樓住著他的下人,五樓住著他和他的姬妾。

每日里,都有曼妙的音樂和女子的歡聲笑語從五樓傳下來,停在二樓和三樓那些人耳朵里,只覺得如貓抓一樣,恨不得順著船桅往上爬,去看看那裡是怎樣的一副勝景。

榮慧卿住在寶船三樓最中間的一個艙室,是整個寶船對外開放的艙室中間最好的艙室。她的左面艙室住著卯三郎,右面艙室住著赤豹和狼七。肯肯當然是跟她住在一起,號稱暈船,成天在船上睡大覺。

本來寶船艙室的位置。各個買了船票的修士,都是抓鬮決定艙室。因為付同樣的靈石,憑什麼有的人位置好,有的人位置差?

但是榮慧卿卻不是憑運氣住上最好的艙室。

當她進到那個帳篷裡面繳納靈石買船票的時候,她赫然看見,坐在裡面收帳,居然是久違的孟林真!

魏楠心的徒弟,當年將她代入琅繯寶鏡的鏡中世界。跟她差一點就成親的孟林真!

只是他身邊還站著一個十三四歲的女孩子,分明就是榮慧卿的容貌恢復之前,那個清秀的山村女子的模樣!就連她以前臉上那個疤痕,都能在那個女孩子臉上找到。

可以說,如果榮慧卿沒有恢復容貌,她現在就是這個女孩子的樣子。

當第一眼看見這個女子的時候,榮慧卿立刻想到的,就是慶幸自己選擇了蒙面,而不是曾經想過的,偽裝成自己以前普通的模樣。

若是她真的這麼做了。孟林真大概一眼就能認出她來吧?

可是孟林真到底認出她沒有?

榮慧卿托腮坐在艙室裡面的桌子前面,皺著眉頭細想。

當時孟林真什麼表情都沒有。卻直接把這三間艙室的銘牌給了他們。

後來上了船,他們才知道,這是整間船上最好的艙室。而別的修士的艙室,都是啄。

從這個方面來說,孟林真大概也認出她來了?

榮慧卿摸了摸自己的臉。她知道自己戴著面紗,而且是在外面的煉器鋪子買的帶法力的面紗,據說元嬰修為之下。都不可能看透這個面紗的。

而孟林真的修為,她知道得很清楚,是結丹。不是元嬰,甚至連結丹中期都不到,只是結丹初期。

既然沒有看透她的面紗,又是怎麼認出她來的?

榮慧卿想了半天,想不明白,便一個人離開艙室,來到船頭的空地上,一個人靜靜地在那裡欣賞著夜晚的海上風景。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在沉星海上漂流了數十天,可是轉來轉去,都不知道在往那個方向走。

前後左右,看上去都是茫茫大海。

龍神到底在哪裡?

這個寶船的主人到底有沒有方向和目標?

榮慧卿這樣想著,輕輕嘆了一口氣。

一個聲音在她身後響起,「想起什麼了?居然嘆氣?」

正是孟林真的聲音。

榮慧卿窒了窒,仍然筆直地站在前方,沒有回頭。

孟林真從後面走過來,背著手,並肩和她站在一起。

從背後看,榮慧卿個子高挑,已經到了孟林真齊耳的地方。

孟林真偏頭看了榮慧卿一眼,含笑道:「見到故人,你一點都不驚訝?」

榮慧卿知道他到底是認出自己了,深吸一口氣,並沒有回答。

「你放心,我不會對別人提起的。不管怎麼說,你我夫妻一場,我不會賣妻求榮的。」孟林真這一次,用上了傳音,直接將聲音送到榮慧卿腦海里。

榮慧卿只好跟著傳音道:「我姓羅,名叫念辰,你不要叫錯了。」提醒孟林真,自己現在是「羅念辰」,不是「榮慧卿」。

孟林真笑道:「我知道。你現在是青雲宗的大陣法師,也是聲名赫赫的七品煉丹師,你正在青雲宗閉關煉丹,又怎麼會出現在我們的寶船之上?——當然你不會是榮慧卿,你是……羅念辰。」說起這個名字,孟林真的臉上有些異色。

榮慧卿還是沒有看他,眯了眯雙眼,眼看著黑沉沉的海面,淡淡地道:「你不說,我自然領你這個情。」

孟林真偏過頭,湊在榮慧卿耳邊,低聲呢喃,「你欠我的情,要怎樣償還?——情債肉償?」

榮慧卿不屑地哼了一聲,「你做夢呢?在琅繯寶鏡里,你都吃不了肉,還想現在吃?你腦子糊塗了吧?」說著就轉移了話題,「你怎麼在這裡做管事?這寶船的主人到底是誰?怎麼能驅使這些高階修士給他打下手?」

孟林真站直了身子,輕笑著搖搖頭,「這你就別管了。總之,我是簽了契約,只能跟著這隻寶船的老闆。」

「他控制你?」榮慧卿這才轉過頭。看了孟林真一眼,很是詫異。她可不認為,有人真的能控制孟林真。這人有多狡詐,多滑頭,她可是一清二楚。

就連魏楠心那樣的大惡人,最後也被孟林真擺了一道。

「當年我們在大楚國京城對付魏楠心的時候,你跑哪裡去了?」榮慧卿和他敘起舊來。

孟林真似乎不想提那時候的事,淡淡地道:「我又打不過你們。當然只有溜之大吉了。」

榮慧卿還想繼續再問,突然覺得背後汗毛倒豎,似乎有一股不知名的危險鎖定了她,又覺得更像是一股陰風,陰側側的,帶著股海風的濕氣,有股鹹鹹的味道。

「……你是誰?」低沉又帶些童音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聽起來很熟悉。

榮慧卿猛然回頭,看見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站在她身後,穿著一身灰色袍子。袍子底端還滴著水,落到船板上。匯起一潭水灣。她的長發披散在肩上,也是濕漉漉的。

「真兒,你又去玩水了?」孟林真也轉過身,皺起眉頭,不悅地問道。

榮慧卿一愣。這不就是數天前,在沉星海的海邊帳篷里,看見的那個少女?當時她站在孟林真身邊。一雙眼睛只放在孟林真身上,別人全不看在眼裡。

榮慧卿記得她,當然是因為她跟她以前樣子沒有變的時候。生得一模一樣。

那時候她不過是個清秀的山村少女,就跟眼前這個有些怪異的女孩一模一樣。

榮慧卿悄然放出神識,想要試探一下這個少女的虛實。

孟林真覺察到榮慧卿的舉動,悄然制止她,給她傳音道:「不用勞煩。她不是人,你不用試探了。」

榮慧卿連忙收回神識,瞪著眼睛打量那女孩。

不是人?——難道是妖獸?築基妖獸也沒有她那樣冰冷的氣息……

孟林真的話再次傳到榮慧卿的腦海,帶著幾分無奈,「她不是人,也不是妖獸。她……是我做出來的一個傀儡,一個能走會跳,能說會道,但是沒有自我意識,也沒有感情的傀儡。」

榮慧卿大囧,不知道說什麼好,愣愣地看著孟林真走到那女孩身邊,向她伸出一隻手,溫言道:「真兒,跟我回去吧。」說著回頭又對榮慧卿展顏一笑,「真巧,你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她姓孟,名叫念真。孟念真,就是她的名字。」最後一句話,孟林真是看著那女孩說的,目光中滿是愛憐橫溢,寵溺無比。

那女孩仰臉朝孟林真一笑,便伸出一隻玉白的手掌,握住了孟林真的手。

兩個人攜手轉身,往艙室走去。

走到一半的時候,那女孩突然回頭,對著榮慧卿做了個不服氣的表情,似乎在宣告,孟林真是她的,誰都不許跟她搶!

孟林真說這個女孩是傀儡,沒有意識,沒有感情。

可是榮慧卿感覺到的那股濃濃的敵意和排斥,又是怎麼回事?

眼看著兩個人消失在甲板上,榮慧卿嘆口氣,也沒有了興緻,伸手拍了拍船首的龍頭,低聲道:「龍神聽風?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唉……」又長嘆一聲,離開了甲板。

她沒有看到,她剛一走,那龍首的眼睛如同活了一樣,閃了閃。

很快一個人影出現甲板,東張西望了一會兒,有些納悶地道:「龍頭預警,說是有消息,可是一個人影都沒有。——我說老兄,你不是在玩我吧?」說著狠狠地拍了那龍頭一下。

那龍頭髮出一聲悠長的龍吟聲,響徹四海,頓時驚得沉星海底所有的洞府都震塌了半邊。無數的精靈海獸從自己的洞府逃出,游到離寶船不遠的地方,遠遠的朝拜。但是看著在海底圍著寶船前行的那數目龐大的血鯊,這些海獸精靈都不敢近到寶船跟前。

沉星海深處,一條巨大的海蛇盤旋在自己被震塌的洞府前面,恨的直咬牙。

它們海蛇一族,本來是四海的王族,這麼多年來,從海蛇修鍊成虯,就已經是登仙道的極限了,從來沒有想過,還有龍這個東西回歸到四海!

「啊呸*—這個世間已經不是你們龍族可以興風作浪的世間了,你們還回來做什麼?!龍吟震九霄也算了,你特么叫一聲,還把我家洞府震塌了算怎麼回事?龍神了不起啊?!我還是海神呢!海蛇之神1

這海蛇罵罵咧咧地,旋身變做一個風度翩翩的美少年,上身是健壯的少男腰身,下身卻還是一條魚尾,輕輕一抖魚尾,便如箭一樣往寶船的方向游過去。

「你們都去找龍神,我也要去跟著去湊熱鬧。看看這龍神到底有什麼神通?1海蛇變做的美人魚少年游的飛快,根本就沒有聽見身後它的族人焦急的呼喚。

「阿貴!回來!族長叫你快回來-…」

寶船之上,三樓最裡面的一個艙室里,孟林真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少女,聲音比冰雪還冷,「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出去招惹那個蒙面女人,你怎麼就不聽呢?」

那少女定定地看著孟林真,緩緩地伸出手,將自己身上濕漉漉的袍子解了下來,扔在地上。

一具少女的**裸地展現在孟林真眼前。

**************************

一大更送到。五千字哦。含粉紅480的提前加更哦。雖然還木有到粉紅480。看俺純真滴雙眼,多有誠意!下午還有一大更。今天九千字更新,渴求粉紅票啊!!!

感謝淺笑輕紗大大昨天打賞的仙葩緣。感謝enigmayanxi大大昨天打賞的和氏璧和平安符。感謝軒轅御讖、yuer586、翻書看寂寞、那年ゝ聽風昨天打賞的平安符。on_no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