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補天記 > 第39章用實力說話(含粉紅114

補天記

第39章用實力說話(含粉紅114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15日 08:55 [字數] 465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榮慧卿的話,讓青雲宗掌門宗主的臉黑了一半,又紅了一半,甚是難得。

「胡說八道?*—那陣法是你弄壞的,理當由你修葺。又說什麼是考驗?!怎麼天底下有理沒理都是你一個人說了算嘛?1一個大長老指著榮慧卿怒道。

這些青雲宗的大長老都沒有掌門沒那麼好說話,立時就放出元嬰修士的威壓,企圖震懾榮慧卿。

在最講實力的修行界,光靠嘴皮子是占不了便宜的。

時至今日,榮慧卿對這一條金科玉律已經比任何人都要體會深刻。

她敢單槍匹馬,一個人到這裡來跟這些高階修士理論,當然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

「既然說到這裡,我要把話說明白,青雲宗的護山大陣,是你們先前精挑細選的大陣法師紀良棟弄壞的。他操縱陣法,為己謀私利,企圖置我於死地,我不過是為求自保而已。要追究護山大陣毀壞的責任,你們該去黃泉找紀良棟,而不是把責任推在我身上。我勸你們還是再想一想。我既然能修復你們的護山大陣,我也能將它毀掉,我甚至能將它轉為我手中的利器。——不信的話,你們儘管放馬過來,看看是我的心意快,還是你們的身手快。」榮慧卿被元嬰修士的威壓激得嘴角流出鮮血,丹田受到極大擠壓,卻還是不卑不亢地站在對面,不肯跪下求饒。

「住手1青雲宗掌門怒喝一聲。大長老這樣做,其實也是不把自己和自己的兒子放在眼裡。恨只恨自己的兒子朴宮贏至今無法結嬰,卡在金丹後期大圓滿幾百年,甚至被宗門裡面的人後來居上,才讓自己這一脈,在青雲宗的地位越來越低。

到底是掌門,說話還是管用的。

幾個大長老對視一眼。收了威壓。

榮慧卿留神看去,看出來掌門和幾位大長老似乎有矛盾,便跟著道:「還有。我警告你們一句,你們青雲宗護山大陣的陣眼,已經被我掌握。你們毀了我,就是毀了你們自己的青雲宗和昆吾山。如果不信。你們大可一試1

幾個大長老愣了一下,搖頭表示不信,冷笑道:「乳臭未乾的黃毛丫頭。也敢學人家說大話唬人,真是笑死人了1

榮慧卿咳嗽一聲,用袖子抹乾嘴角的血跡,慢慢往青雲宗掌門身邊走近了些,對他行禮道:「宗主大人,少宗主臨走的時候,跟我說的好好的。我真是不明白為何突然變卦了。我對青雲宗的敬仰之心,日月可鑒。不知道青雲宗的各位,為何看本人不順眼,非要打壓羞辱?——請問這就是你們青雲宗招攬天下英才的手段?」

一個姓黃的大長老忍不住嗤笑道:「英才與否,不是自封的。你算不算英才。得讓別人說了算,你自己說了不算1

榮慧卿也跟著嗤笑道:「若是自己連這點自信都沒有,那英才的本事,也有限的很。」說完看向掌門,「我是誠心誠意想為青雲宗效力。可是如今看來,青雲宗並不想留我。罷了,請代我向少宗主說一聲抱歉,以後有機會,我再報答他的好意。」說話間,正殿大廳外面的天空傳來轟隆隆的雷聲,平整的地面突然漾起一陣波瀾,震動不休。

「出什麼事了?」幾個大長老臉色一變,黃大長老連忙奔出大廳外面瞧了一瞧。

榮慧卿吹了吹自己青蔥般的手指,滿不在乎地道:「不用瞧。我這是在給你們撤陣呢。——撤掉護山大陣,青雲宗從此得見天日,任你們請大羅神仙,也修復不了。」說完會心一笑,心情舒暢許多。

是啊,何必要憋屈自己呢?有本事就使出來,對方就算實力比自己高,可是對方顧忌的東西也多。

這就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看誰更光棍!

「快停手!停手*—我同意你做陣法師!立即!馬上生效1青雲宗掌門連忙大聲喝道,答應了榮慧卿的條件。

幾個大長老氣得滿臉通紅,可是一想到若是護山大陣真的被撤,不說以後能不能找到人修復,就這個地動山搖的架式,若是將他們的洞府都掀個底兒朝天,他們的那些寶貝可就瞞不住人了。當下也只能忍住不說話,袖著手,臉上的表情都是臭臭的。

榮慧卿深吸一口氣,停止了陣眼處的動靜。

外面天空的雷聲戛然而止,地面也恢復了平靜,不再搖搖晃晃。

「我想大家也看見了。所謂有志不在年高,榮姑娘雖然年紀輕輕,確實在陣法之道有很深的造詣。這樣的陣法奇才願意效力青雲宗,大家應該高興才是,為何又要對她多方打壓呢?」青雲宗的掌門終於發揮了一次掌門的威嚴。

幾個大長老對榮慧卿在陣法上的本事,一直是半信半疑。不過經過剛才那次地動山搖,對她又多信了幾分,便沒有再出言反駁。

榮慧卿卻不肯放過他們,不依不饒地道:「青雲宗任命陣法師,到底是個什麼程序?難道就是掌門一句話就成了?若是過幾天,又覺得是我佔了你們的便宜,設個圈套給我,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可找誰伸冤去?」

「小丫頭片子年紀不大,心眼兒倒不少。——我們掌門既然說出口,你還擔心什麼?難道是不相信掌門?」一個穿灰色襦衫的大長老話裡有話地說道。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青雲宗傳承數千年,難道陣法師的任命,從來就是這樣隨隨便便?還是就對我一個人特殊呢?」榮慧卿繼續擠兌他們。她知道,青雲宗的陣法師,大部分是普通人。沒有修為的修士,要在這高階修士遍地的二級宗門裡生存下來,沒有一點別的保障是不可能的。

青雲宗的掌門見榮慧卿雖然有些咄咄逼人,但是頭腦清醒,口齒伶俐,就算佔便宜,也要佔的頭頭是道。倒是對她又改觀幾分,臉上現出几絲笑意,伸手掏出陣法師的靈玉令牌。隨手一拋,扔到空中。

那令牌上畫著一個八卦陰陽魚的圖案,在空中無風自轉,懸在那裡。

「請各位大長老歃血。」掌門說著。先割破自己的食指,將手一抖,幾滴血珠激射而出。往那靈玉令牌上飛過去。

靈玉令牌寒光一閃,將掌門的鮮血吸了進去。

光潔白皙的令牌上,隱隱出現几絲血痕。

在場的大長老都是青雲宗最高層的修士,互相看了看,也都割破自己的食指,學著掌門的樣子,將自己的血珠彈射到那靈玉令牌裡面。

「你是陣法師。現在要讓令牌認你為主。」掌門拿手揮了揮,將令牌往榮慧卿那邊推過去。

「我要怎麼做?」榮慧卿問道,看了看自己的食指,難道也要割破?

「如果你是凡人,確實也要血脈入令牌。不過你是築基修士。可以用自己的靈力注入進去,讓令牌認主。這是靈玉所制的令牌,是我們法家的頂級宗門萬年前給我們二級宗門的各個門派傳下來的。」掌門的聲音有些唏噓。

榮慧卿知道靈玉有多珍貴,定睛打量了一番,才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靈力注入進去。

那靈玉令牌似乎有意識一樣,將榮慧卿的靈力包裹起來,幾番翻騰,那令牌上逐漸顯現了榮慧卿的名字和她的年紀。

「十六歲的陣法師,在整個五州大陸,也算是頂尖了的吧。「青雲宗的掌門露出欣喜的表情。

幾個大長老微微點頭,對榮慧卿正色道:「你現在是我們青雲宗的陣法師,但是你同時也是內門的精英弟子,隸屬黃字輩。五年之後,若是你能勝任,掌門會任命你做大陣法師,從此你就是青雲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

榮慧卿默然半晌。青雲宗的少宗主朴宮贏跟她說過,以前大陣法師都是講傳承的。先被收入門牆,給在任的大陣法師做多年小徒弟,然後升任陣法師,最後在前任大陣法師臨死的時候,才正式做上大陣法師。從陣法師到大陣法師的過程,一般是五年。因為青雲宗是修行的宗門,對於凡人的生死大限還是算得比較準的。所以大陣法師能提前五年知道自己的大限,開始為接班做準備。

而榮慧卿直接靠掉前任大陣法師,省略了中間傳承的過程,但是從陣法師到大陣法師中間有五年過渡時期,是一定要遵守的。

榮慧卿沒有再反駁。雖說她現在還只是陣法師,不是大陣法師,但是她頭上並沒有一個頂頭上司來管束她,她實際上就是大陣法師,唯一的差別,也就是待遇問題。

大陣法師平時十二個時辰都由宗門裡面的金丹修士護衛,離開青雲宗的時候,至少有一個元嬰修士隨行,保護得非常嚴密。

而陣法師,這些待遇都沒有,完全靠自己。

榮慧卿自己的事兒也挺多,倒是不想被這些人天天跟著,再說她若是在青雲宗裡面,都沒自保的手段,以後還談什麼修行,談什麼大道?

「五年就五年。這五年,我會努力修行,同時將青雲宗的護山大陣改進完善,不會讓你們失望的。多謝各位前輩給我這個機會。」榮慧卿平靜下來,臉上露出笑容,如雲破月來,光芒四射,在場的眾位都是元嬰修士,卻也被晃得別開眼睛。

青雲宗的掌門咳嗽一聲,還是問了一句,「今天的事,都是因為你無端將你魯師姐毀容引起的。我們希望你以後能夠剋制自己,戒驕戒躁,不要仗勢欺人才好。」

榮慧卿本來輕鬆下來的心情,頓時又被毀的一乾二淨。

「掌門大人,我也正要說這件事。魯師姐那件事,慧卿何串有?」

「你還不認錯?1黃大長老瞪起眼睛,「丫頭,有本事是不錯,可是這個世上,有本事的人多了,難道個個都要仗勢欺人,恃靚行兇?1

榮慧卿氣急反笑,剛要出言反駁他們,卻又猛然警醒過來。

自己才剛進宗門。魯瀅瀅就算兩面三刀的使壞,也還沒有開始,在別人看來,完全是自己咄咄逼人,理虧在先,行事惡劣,甚至是在用還沒有發生的事情懲罰魯瀅瀅,完全是做人無底線的沒品行徑。

但是自己既然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會做什麼樣的事,如果還要放任她一一將原書中的情節重演一遍,自己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腦殘,活該被人羞辱憋屈一輩子。

對她來說,針對魯瀅瀅進行的提前報仇這種舉動,跟做人的底線無關,跟個人的智商有關。

聰明人,都知道什麼叫防患於未然,不會養虎遺患。自己先下手為強,可以打消掉對方的氣焰,同時避免魯瀅瀅以後再在同門面前裝作跟自己是好朋友,方便她給自己插刀。

自己唯一做得不對的地方,就是不該當著陸奇宏的面,將魯瀅瀅毀容。——怎麼也應該等陸奇宏不在的時候,再對魯瀅瀅下手。

榮慧卿沉吟間,只在懊惱自己沒有籌劃嚴密,但是對划傷魯瀅瀅的面頰一事,毫無悔改之意。

再說,又不是她找到魯瀅瀅的洞府去挑釁。

完全是魯瀅瀅自己做賊心虛,過來挑戰自己的底線。

不過在青雲宗的掌門看來,卻以為榮慧卿是在懊悔,微微頷首道:「有錯就改,以後且不可如此衝動。我們青雲宗,最忌諱同門相殘。」

榮慧卿微微一笑,「掌門這句話,應該說給魯師姐聽。如果慧卿所料不錯,魯師姐正在籌劃著同門相殘,這一次,不置我於死地,她是不會罷手的。」

「胡說八道!以後若是瀅瀅對不起你,我一定會幫你討回公道!可是你也不能信口雌黃,侮蔑他人1一個姓魯的大長老聽不下去了。他是魯瀅瀅同宗的長輩,很重血脈親情。這一次幾個大長老聯合起來反對榮慧卿做陣法師,也是同他有很大關係。

榮慧卿長眉輕挑,看向魯大長老,「請問這位大長老貴姓?」

*****************************

一更送到,含粉紅1140加更。順便求粉紅票和推薦票。下午有加更。

感謝enigmayanxi昨天打賞的香囊和平安符。感謝helenc、那年ゝ聽風、風蕭蕭兮夜漫漫、軒轅御讖、i怖娃娃、奔跑的兔兔、士軒、妍妍慧、淺笑輕紗、追變昨天打賞的平安符。感謝小A同學昨天打賞的10個金蛋。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