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補天記 > 第37章強勢護短(含粉紅960+

補天記

第37章強勢護短(含粉紅960+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14日 08:41 [字數] 56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陸奇宏猶豫了一瞬,小心翼翼地問道:「聽說羅師兄病了,能否讓陸某瞧一瞧?陸某擅長療傷,或許可以幫助一二?」

魯瀅瀅心裡一動。上一世的時候,榮慧卿身邊可沒有別人跟著她一起來青雲宗。這一次,不僅有個男人跟著她過來,還有一隻豹子和一隻狼……

「還是讓小師叔看一看吧。小師叔是木系靈根,在煉丹上也很有造詣呢1魯瀅瀅笑顏如花,自豪得不得了。

榮慧卿不肯,笑著拒絕。

魯瀅瀅妙目流轉,語含深意,「是榮師妹的男人,當然不能讓外人看。是也不是?」

陸奇宏一愣,神識放出,往榮慧卿身邊探去,再觀她的面相,心裡更是一沉。此女元陰已失,明明是跟男人交合過的,不由對榮慧卿又鄙夷幾分。才築基而已,就連處子之身都保不住,看來她的修為,也是靠男人得來的。

魯瀅瀅察言觀色,心頭更喜,拉住陸奇宏的衣袖搖了搖,「小師叔,你就別費心了。榮師妹對自己的男人一定會關懷備至,用不著我們操心。」

她知上一世,陸奇宏對榮慧卿有些不一樣的心思,雖然自始至終沒有表露過,但是往往在眾人欺侮她最過的時候,他會站出來說句公道話。這一世,榮慧卿早早地有了男人,陸奇宏說不定會將那股暗藏的好感轉為厭惡……

可是看見榮慧卿艷麗無雙的面容,和前一世那個只能算清秀的少女真不可同日而語,又拿不準陸奇宏的心思到底會怎樣。按理說,上一世榮慧卿只是清秀的樣子,陸奇宏都對她不一般,這一世她國色天香,陸奇宏還不更加情根深種?

陸奇宏面色平靜,眼神深處的光芒卻越發炙熱。

魯瀅瀅看在眼裡,心頭如橫了一根刺。想到自己就算多了一世的歷練,好像還是要敗在榮慧卿手上,一時口不擇言起來,「真是奇怪,榮師妹以前生得不過是普普通通,如今居然變成國色天香的大美人,實在是太奇怪了。而且榮師妹一向和善待人,寧願別人負她。也從來不願負別人。可是現在,真是判若兩人……小師叔真要好好查一查她,看看她是不是真正的榮師妹……」

榮慧卿心頭一動,眉頭微蹙。這個魯瀅瀅,明明是青雲宗的人,自己以前從來沒有見過她,她怎麼知道自己以前是什麼樣子?難道她見過大牛和百卉……

狼七在一旁幾次給雪狼女使眼色,雪狼女都不理它,狼七一怒,便對魯瀅瀅挑釁道:「小師叔是你什麼人?叫得這麼親熱。人家理都不理你,你也好意思?真是馬不知臉長。自作多情1

轟!

「混帳1狼七的話像刀子一樣扎進魯瀅瀅的心裡,魯瀅瀅不由大怒,顧不得這是榮慧卿的洞府,狼七是她的靈寵,出手就是一道掌心雷,往狼七頭上劈過去。

榮慧卿長眉輕挑,出手也是一道掌心雷。

轟隆!

一聲巨響。榮慧卿的掌心雷后發先至,在了魯瀅瀅的掌心雷,而且還有餘力繼續向前。撲向魯瀅瀅的面龐。

陸奇宏見勢不妙,忙移步上前,袍袖輕揮,將榮慧卿剩餘的掌心雷驅散。

魯瀅瀅眼睜睜看著一陣雷光挾著電光撲面而來,嚇得傻了,獃獃地站著不動。

若不是陸奇宏出手,魯瀅瀅定會被劈得外焦里嫩……

榮慧卿修鍊旭日訣,也是走的體氣兼修的路子,攻擊型的法術由她使出來,比一般的女修要強勁多了。

此時看著哭倒在陸奇宏懷裡的魯瀅瀅,榮慧卿想起女主在原書里被這個當面一套、背面一套的女子害得有苦說不出的樣子,冷笑道:「打狗還看主人呢。你想在我這裡撒野,還是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吧1

魯瀅瀅哭得更加厲害,拽著陸奇宏的衣襟不放,嗚嗚咽咽似小鳥依人。

狼七見榮慧卿護短,本來有些低沉的心情一下子昂揚起來,從地上一蹦三尺高,大叫道:「單挑!單挑!我強烈要求你跟我主人單挑!不打得你滿地找牙,我主人跟你姓1

赤豹本來屏息凝氣,謹防陸、魯兩人有詐,現在發覺陸奇宏沒有動手的意思,便將一股靈力往狼七那裡劈過去,沉聲道:「閉嘴1

雪狼女一雙妙目停在赤豹身上,再也挪不開。

狼七敏銳地感覺到了雪狼女的變化,都沒有來得及躲開赤豹的攻擊,一下子被赤豹的靈力狠狠地轟到洞府石壁上,撞的它吐出一口鮮血,像是受了內傷。

「你怎麼不躲呢?」赤豹愕然,它雖然想教訓狼七,可是也沒想將它打成重傷。再說它們平時打打鬧鬧慣了,

狼七也是築基修為,魯瀅瀅的掌心雷對它來說只會有皮肉之傷,可是赤豹不一樣,它是妖獸,本來攻擊性就比人界修士要強,再加上狼七被雪狼女的眼神刺激得失了神,才一下子著了道。

榮慧卿連忙奔過去,將一粒丹藥喂到狼七嘴裡。

狼七洶湧的氣血慢慢平息下來,趴在洞府石壁前面,用兩隻前爪捂住了頭。

榮慧卿起身看著魯瀅瀅和陸奇宏,不悅地道:「陸師叔請讓一讓。魯師姐傷了我的靈寵,我要為它討回公道1

此話一出,不僅赤豹愣了,就連正在哀怨初戀逝去的狼七都一下子精神起來,甩了甩頭,張大了狼嘴看熱鬧。

神馬情況?這素神馬情況?!

主人竟然護短到這種程度么?

狼七突然對自己以後在青雲宗橫著走的日子充滿了期待!

要跟對主人啊!跟對一個強硬護短的主人,是多麼滴重要!

陸奇宏眉頭微皺,推開懷裡的魯瀅瀅,彈了彈衣袖,對榮慧卿道:「剛才的事,我看得一清二楚,是你的靈寵傷了另一個靈寵。它們自相殘殺,關你魯師姐什麼事?」

榮慧卿右手一翻,喚出日鉤。指著魯瀅瀅道:「怎麼不關她的事?不是她先動手,用掌心雷劈我的靈寵,我的靈寵也不會走神,更不會躲不開同伴的攻擊。說來說去,她就是罪魁禍首。這是我的洞府,傷的是我的靈寵,她今天不給個交待,休想走出這個洞府1

榮慧卿話一說完。便將洞府門口的禁制加大幾分,就算是陸奇宏想闖出去,也不是那麼容易。

魯瀅瀅聽得一愣一愣的,斜眼瞥見陸奇宏神色似有變化,不由心頭大急,明知對方在強詞奪理,可是卻一時之間想不出什麼話來反駁她,只好又捂著臉嗚嗚咽咽哭起來。

榮慧卿見不得這種小鳥依人的樣子,又想起來原書一手贏得了女主不少的同情,才把這個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蛇蠍女子當做知己,吃了無數的虧。由不得心頭更怒,身形微閃,右臂前伸,化鉤為棍,在魯瀅瀅頭上狠狠敲去。

魯瀅瀅哭泣榮慧卿的動靜,見狀連忙飛身後退,躲到陸奇宏身後。

魯瀅瀅別的法術學得不怎樣。各種逃命的手段卻是學得十成十。當初經常讓原女主在前面擋禍,自己躲在後面腳底抹油。幸虧女主就是女主,怎麼被虐也不死。若是原來的那位姑娘不是女主。早就被她害得屍骨無存了。

陸奇宏察覺到洞府門口禁制的變化,倒也沒放在心上,負著手,擋在魯瀅瀅身前,溫言道:「魯師妹先動手,確實是她不對。但是你的靈寵先出口傷人,也難怪她生氣動手。」

榮慧卿冷笑,「出口傷人,就要動手還擊?好,她之前出言不遜,傷了我,我也要動手還擊,今天一定不能放過她。請陸師叔讓一讓,我是一定要跟魯師姐打一架的。」

說著,榮慧卿不再廢話,右手日鉤往空往陸奇宏背後的魯瀅瀅頭上飛去。

陸奇宏見榮慧卿連他的面子也不給,臉色一沉,伸手想要截住榮慧卿的日鉤。

誰知榮慧卿日鉤是虛招,左手的長鞭才是實招。

無聲無息間,一條長鞭已經繞過陸奇宏,攻向躲在他身後的魯瀅瀅。

魯瀅瀅一邊哭泣,嘴角卻帶了笑意,淚眼盈盈地抬頭看著陸奇宏幫她擋住榮慧卿的兵器,卻沒料到,又一條長鞭悄沒聲息地偷襲過來。

啪地一聲脆響!

長鞭重重地抽在魯瀅瀅臉上,長鞭上的倒刺從她右頰劃過,勾起一片翻飛的血肉。

「啊1一聲震耳欲聾的尖叫聲從榮慧卿的洞府里傳出去,驚起洞府附近大樹上的一群飛鳥,呼啦啦飛向天空,往昆吾山遠處去了。

魯瀅瀅的靈寵雪狼護主心切,狂嘯一聲,身形晃動,捲起一團雪影,往榮慧卿身上撲過來。

赤豹轉身現出原形,也高高躍起,跟著狂吼一聲,在半空

雪狼左躲右閃,不肯跟赤豹正面迎敵。

赤豹卻毫不憐香惜玉,一隻豹爪伸出,重重地拍在雪狼頭上。

雪狼雖然也是妖獸,可是並未築基,被赤豹全力一拍之下,頓時受了重傷,狂噴一口鮮血,從空重重地甩在狼七面前的地上。

狼七一躍而起,和赤豹一起,一左一右,護在榮慧卿身前,口低嘯著,警惕地盯著面前的陸奇宏。

魯瀅瀅不足為懼,陸奇宏卻是金丹修士。他真的要全力一擊,榮慧卿決計不是他的對手。

「你怎麼能下這樣的狠手?1陸奇宏眼見榮慧卿抬手間,不僅牽制了自己這個金丹修士,而且還用長鞭毀了魯瀅瀅的半邊臉,就算他有再好的涵養也怒了。

「榮慧卿!青雲宗最忌同門相殘!你不要太過放肆!入門不久就這樣跋扈1陸奇宏忙掏出一把丹藥,在嘴裡嚼碎了敷在魯瀅瀅臉上。

魯瀅瀅右頰火辣辣的疼,用手一摸,滿掌的鮮血,大叫一聲之後,兩眼翻白,暈了過去。

陸奇宏橫抱起魯瀅瀅,對榮慧卿沉聲道:「若是她沒事,算你運氣好。若是她有事……」

「有事又怎樣?青雲宗忌諱同門相殘。可是我並沒有打死她。再說這一切是她自找的,她到我的洞府來挑釁,欺到我頭上來了,我雖良善,這種虧也是決計不吃的!等她醒了,你跟她說,以後要再這樣欺到我頭上來,我見她一次。打她一次,看她還有幾張臉丟在我面前1榮慧卿絲毫不懼。這是她的地盤,有陣法相助,陸奇宏這個結丹初期的修士,她還是可以斗一斗的。

好在陸奇宏也不是不講道理之人。

魯瀅瀅在人家的洞府先對人家的靈寵下殺手,是她錯在先。

不過榮慧卿看起來嬌嬌怯怯,卻性子強悍之極,而且護短之極,出手也是狠辣之極。那道掌心雷劈出來,就算自己是結丹修士。也費了一番力氣才化開。

陸奇宏深深地看了榮慧卿一眼,「打開禁制。讓我們出去。」

榮慧卿深吸一口氣,握緊拳頭,又鬆開,到底還是打開禁制,讓他們出去。

看見陸奇宏的背影消失在洞府門口,榮慧卿促狹心起,大聲道:「小師叔!魯師姐對你心儀已久。你們現在有了肌膚之親,不如結為雙修道侶吧1

陸奇宏大步向前的身影踉蹌了幾下,便消失在榮慧卿洞府前面的小路上。

「主人你真厲害1狼七簡直恨不得再多長一張嘴巴。來拍榮慧卿的馬屁,一時諛詞如潮,恨不得把鳥生魚湯都搬出來。

榮慧卿揮了揮手,指著地上躺著的雪狼道:「把它弄出去。我看在狼七的份上,饒它一次。下一次,它再要攻擊我,我一定會殺了它1

狼七打了個寒戰,忙看向赤豹,「赤豹,你是它的心上人,還不趕緊向主人求情?」

榮慧卿愣了一下,「狼七,不是你看上的雪狼女嗎?怎麼赤豹變成它的心上人了?你們倆搞什麼鬼?」

狼七一陣心酸,沒精打采又跑到洞府的石壁前趴著,一邊吸收靈氣療傷,一邊哼哼唧唧地道:「人家看不上咱家,有什麼法子?強扭的瓜不甜,咱家放手就是了……嗚嗚……」居然嗚咽起來。

赤豹無語,緩步走過去,拿豹頭推了推狼七的腦袋,「我不喜歡狼,它是你的。」

狼七:「……」。不會安慰人就不要說話!

榮慧卿走到洞府裡面的屋子,盤膝坐在玄玉床上羅辰的旁邊,將剛才的事情仔細回想了一遍,對魯瀅瀅的舉止神情,還有她說的每一句話都細細想了一遍。

越想越是違和。

大牛和百卉還在外面的山頂帳篷里,等著要參加二級宗門的入門試。

再說他們是道門一系,青雲宗是法家一脈,平時井水不犯河水,魯瀅瀅根本就沒有機會去認識大牛和百卉。

如果她的消息不是從大牛和百卉那裡的,那是從哪裡來的?

就連朴宮贏都沒有把她和在葫蘆街前面無意女聯繫起來,魯瀅瀅怎麼衝口就說出那些話?而且不僅知道自己以前是什麼模樣,甚至對自己以前的性子似乎都了如指掌。

可是她的性子從來沒有變過啊?

到底是從哪裡來的違和感呢?

榮慧卿眼前一亮。不!不對!

她不是對現在的榮慧卿了如指掌!她應該是對原書卿了如指掌!

難道魯瀅瀅也看過大綱?

榮慧卿蹙起眉頭,微微搖頭。不可能。大綱這種東西,自己能明白是什麼,這個世間的本土人等,卻不一定能明白那是什麼。

對了,羅巧姿好像對那個東西是大綱這回事,心知肚明,接受得很自然。

那她難道不是本土人士?

一切模模糊糊的東西,終於在榮慧卿面前開始現出清晰的輪廓。

羅巧姿,看起來應該和自己一樣,不是屬於這個世間的本土人士吧。

榮慧卿以手托腮,細細想著。

最後還是決定有機會,親自把魯瀅瀅抓起來拷問一番。

這件事不急。如果魯瀅瀅想把自己當做原主一樣欺負,自己一定要她好看……

陸奇宏這邊將魯瀅瀅送回她的洞府,看著她醒過來,才安慰她道:「以後你的性子不要那麼急,也不要那麼多話,你榮師妹是個急性子,再惹得她惱了,你吃得虧更大。」

魯瀅瀅滿心盼著陸奇宏給她報仇,此時不由大失所望,喃喃地道:「小師叔今天是看見的,我什麼都沒做,那榮慧卿心如蛇蠍,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我們青雲宗為何要招這樣的惡毒女子入門?1

陸奇宏嘆口氣,道:「她是陣法奇才,若不是掌門認為她年歲小,需要多加磨練,她如今已經是大陣法師了。」

「啊?1魯瀅瀅低低地叫了一聲,胸口起伏不定。真是反了天了!

榮慧卿的陣法天才,明明是她離開青雲宗之後才顯露出來的!

不行,這一次一定不能留她。魯瀅瀅暗下決心。上一世,自己還是敗在那個軟弱的榮慧卿手上,最後還被廢去修為。這一次,她要先下手為強,先要她的命!

br />

一更含粉紅960加更送到。下午還有粉紅1020、10求粉紅票。

感謝追變、淺笑輕紗、風蕭蕭兮夜漫漫、紫月亮19rforever9、see_an、那年f聽風昨天打賞的平安符。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