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補天記

第33章入青雲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12日 08:46 [字數] 33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躲在一塊山石後頭的狼七聽朴宮贏把那紀良棟稱為「狼崽子」,不由在心底大怒罵道:「……嚓,都是渣!狼崽子才不會吃裡扒外!吃裡扒外的那是人好不好!我們狼氏一族是最忠心的……」一邊罵,一邊感覺到剛才那股從界之門傳來的強大的吸力已經消失無蹤了,不由心有餘悸地摸了摸頭。它真的不想到對面那個門裡面的世界去,看了就讓人發怵……

狼七探頭看見榮慧卿已經安全了,才神色複雜地瞥了在地上暈迷的羅辰一眼,不再動彈,乖乖地躲在山石背後,等著赤豹和肯肯過來。

司安抬頭對朴宮贏以目示意,打了個招呼。

司安和朴宮贏也算有些交情。只不過現在,一個已然是化神級別的大修士,已經半隻腳踏上了天道的征途。一個還只是金丹後期大圓滿,邁向元嬰的那條腿,卻像被什麼拽住一樣,始終邁不出去。

朴宮贏從飛劍上跳了下來,收了劍,對司安行禮,「大人安好。」

司安點點頭,「本來是你們宗門的事,不該我插手。但是有人回報魔界入侵,職責所在,我不得不過來瞧一瞧。」表示他不是有意插手法家一脈的內部事務。

司安代表的是道門的頂級宗門,是太華山的頂級上司。青雲宗是法家一脈的二級宗門,下面有無數的三級宗門,比如大楚國的龍虎門,就是他們一個體系的。上面也有頂級宗門。但是法家一脈的頂級宗門非常神秘,至今已經有數千年沒有人到下面的宗門巡視過。司安受光明神殿所託,也代為掌管法家一脈下面二級宗門和三級宗門的事務,但是平日里他頗為自律,從來不肯多說一句話,多行一步路。

但仔細說起來,司安做的事,也不算越俎代庖。

華嚴寺的和尚們看見朴宮贏來了。忙上前怒道:「少宗主,你們的大陣法師以公謀私,操縱傀儡,殺了我們佛宗那麼多弟子,這筆帳要怎麼算?」

朴宮贏拱了拱手,「這件事因我們青雲宗所起,一定會給華嚴寺一個交待。還望各位大師稍安勿躁。」

朴宮贏是青雲宗的少宗主,他說的話。當然能夠代表青雲宗。

華嚴寺的和尚們見朴宮贏沒有推脫責任,也不好再鬧下去,只好點頭道:「那我們就等著了。如果青雲宗不給我們一個交待,我們哪怕鬧上光明神殿,也要求個說法。」

榮慧卿在旁邊聽了,忍不住冷笑道:「紀良棟雖然是青雲宗的大陣法師,可是他的所作所為,並非青雲宗授意。而少宗主並未因此推脫,反而表示會給你們一個交待,你們還想怎樣?把光明神殿搬出來嚇唬誰呢?」

榮慧卿其實不是要特意為青雲宗說話。而是她不想讓那些華嚴寺的和尚鬧得太過,若是真的鬧上光明神殿。說真的,她有些心虛。

但是不論怎樣,榮慧卿的話,還是讓在場的青雲宗修士對她大生好感。能夠在這種情況下,不卑不亢地為青雲宗說話,且又知道她剛才表達過想入青雲宗做陣法師的願望,這些人已經不知不覺將榮慧卿當做自己人回護。便都紛紛對華嚴寺的和尚們說道:「每個門派都有害群之馬。現在那人已經償了命,你們若是還不滿,就把他的屍首帶回去泄憤也行。」

另一個青雲宗的藍衣書生模樣的人搖著摺扇。慢條斯理地道:「五年前,有華嚴寺淫僧,在鄰國合歡宗採補姦殺數百女修,最後還是蒙妖修塗山王女出手,將那淫僧斬殺。那個時候,可不見你們華嚴寺出來為那個惡貫滿盈的淫僧負責任。」

華嚴寺的和尚大怒,紛紛道:「那淫僧惡貫滿盈,犯下滔天罪孽,早已經被我們逐出門牆,你如何還能將他栽在我們頭上?」

榮慧卿跟著問道:「請問那淫僧是什麼時候被逐出華嚴寺的?是犯事之前,還是犯事之後?」

那搖著摺扇的藍衣書生笑著看了榮慧卿一眼,道:「當然是犯事之後,準備地說,還是在那淫僧被塗山王女正法之後。」

「哦,原來如此。青雲宗也可效法華嚴寺,將紀良棟逐出門牆。他犯下如此滔天的罪孽,確實不配做青雲宗的弟子1榮慧卿聲音清脆地道,越發顯得口齒伶俐。

青雲宗的修士們頻頻點頭附和,「言之有理!言之有理1

華嚴寺的和尚被榮慧卿堵得說不出話來,正要把話題引到暈迷的羅辰身上,司安已經咳嗽一聲,淡淡道:「青雲宗說得有理。這件事,是紀良棟自己私心作祟,引起佛宗弟子的不幸,跟青雲宗著實沒有關係。若是此事是由青雲宗籌劃,大家再向青雲宗問責也不遲。」

可是剛才榮慧卿利用幻雲獸,將那紀良棟的私心展示得一清二楚,況且現在是二級宗門入門試的時候,那些死去的佛宗弟子既不是佛宗的天才精英弟子,更不是什麼佛宗的關鍵人物,說青雲宗故意做局弄死他們,確實有些強詞奪理。青雲宗這樣做,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

朴宮贏知道司安在為青雲宗說話,忙再次行禮表示感謝,吩咐了青雲宗的執事去幫助華嚴寺的和尚們收屍,準備葬儀火化。

然後又命人將山頂上各宗門的人引到各自住的地兒,命弟子增加巡山防護的次數。

山頂上的人在青雲宗執事的帶領下,很快走得乾乾淨淨。

連司安都跟著青雲宗的護法回內宗門歇息去了。

朴宮贏最後才轉身看向榮慧卿,和顏悅色地道:「這位姑娘,請往我們青雲宗內宗門一敘。大家有些事情,要請教一下。」

榮慧卿遲疑了一下,看了看閉著眼睛暈過去的羅辰,道:「也行。」

赤豹和肯肯終於來到這邊的山頂,跟狼七匯合在一起。

遠遠看著榮慧卿帶著暈迷的羅辰上了青雲宗派來接應他們的飛船,赤豹和肯肯都沉默,不知該如何應對。

狼七在旁邊喋喋不休地將剛才的情形說得不僅清楚,而且羅嗦。

赤豹和肯肯難得沒有呵斥它,一直沉默不語地聽著,最後決定還是回到原來的帳篷裡面等著。榮慧卿一定會回來找它們的。

榮慧卿帶著羅辰跟在朴宮贏身後,來到青雲宗正殿的大廳里。

他們過來的時候,整整九千九百九十九級台階,將台階頂端的大殿襯的高不可攀。

榮慧卿是跟著朴宮贏一起來的,可以坐上特別的飛行法器。若是真的新弟子入門,得一步一步爬上去才行。

來到大廳裡面,榮慧卿徵得朴宮贏的允許,將羅辰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著,上身趴在椅子旁邊的小桌子上。

青雲宗的各位大佬都沒有在大廳裡面,只有朴宮贏一個人坐在下首的第一張椅子上。

榮慧卿把羅辰安置妥當,才對朴宮贏行禮問道:「請問少宗主有何話說?」

朴宮贏仔細打量榮慧卿,對她的容貌很是驚訝,但也沒有大驚小怪,只是想著他被青雲宗那些耆宿推出來說這些話,有些惱火,過了半晌,才道:「姑娘貴姓?」

「免貴姓榮。」榮慧卿冷靜答道。她已經做好一切思想準備,要努力說服朴宮贏。

「原來是榮姑娘。我想說,剛才的事情,我也很抱歉。不過這件事,我們也有錯。紀良棟有這樣的私心,也是人之常情。我們沒能提前防範,確實是我們做事不妥當。」朴宮贏嘆著氣,用拳頭捶了捶桌子。

他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相反,青雲宗講究入世修行,很多人都在俗世歷練過,不像別的門派,一直在世外修行。

榮慧卿想了想,問道:「你們青雲宗的陣法師傳承了多少代?」

朴宮贏掐指算了算,「從一萬多年前開始,到現在也有二百多代了吧?」

「那就是了。一萬多年來,這樣傳承都沒有錯。到現在才出錯,可見這個法子還是行之有效的。但是無論什麼法子,總會有漏洞,不足為奇。你看這一次,雖然差一點惹出簍子,但是還是沒有出大亂子。」榮慧卿訕訕地道。當然這話有些違心,佛宗那數百弟子的死亡,對佛宗來說,卻是一筆不大不小的損失。

朴宮贏站起來,背著手在大廳里來回走動。

榮慧卿靜靜地不說話,等著朴宮贏開口。

過了良久,朴宮贏才停下腳步,站在榮慧卿面前,問她:「你真的精通陣法?能負擔起我們青雲宗大陣法師的職責?」

不是朴宮贏不相信她,也不是因為她太年輕,而純粹是因為紀良棟已死,在非常講究手傳口授這種傳承的陣法界里,很多有關青雲宗護山大陣的信息,會有缺失。

榮慧卿挑了挑眉,胸有成竹地道:「我現在說什麼你都不會信。所以我希望你給我一點時間,我可以實實在在向你證明我可以擔當這個責任。」

朴宮贏就在等榮慧卿這句話。

她一說完,朴宮贏就點頭道:「如此甚好。要不這樣,我們青雲宗收你入內宗門做精英弟子,你可以同時兼任陣法師,由你一人負責,修繕整個護山大陣。如果成功,我們就正式任命你做大陣法師。」

**********************

一更送到。下午還有二更。求粉紅票。

感謝那年f聽風昨天打賞的和氏璧和平安符。感謝zhuxyhh01、補天粉昨天打賞的平安符。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