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補天記 > 第14章良辰美景奈何天(慎入,含

補天記

第14章良辰美景奈何天(慎入,含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3日 23:18 [字數] 464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榮慧卿沉默片刻,幽幽地道:「……原來她把我看光了。」

羅辰愕然,「那有什麼關係?你和她都是女人啊?」

「辰叔,可是我看她跟你非常親密。為什麼?」榮慧卿話鋒一轉,兜到羅辰和伍紅歡的關係上面。

榮慧卿有些緊張,攥著那石塊的手心都出了汗。

羅辰有些不自在,別過頭,顧左右而言他,「你要不要先下去?然後讓狼七或者赤豹上來馱我下去就行。」

榮慧卿的心沉向萬丈谷底,喉嚨有些乾澀,她輕輕咳嗽一聲,堅持問道:「辰叔,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聲音雖然輕柔,但是語氣執拗,不容置疑。

羅辰半垂了頭,沉默不語。

榮慧卿扶著一旁的石壁,慢慢滑了下去,坐到石壁前面的地上,胳膊環抱著自己雙腿的膝蓋,兩眼茫然地望著夜空,「辰叔你真的要跟她在一起嗎?」難怪她剛醒來的時候,伍紅歡挎著羅辰的胳膊,在自己面前宣示占有權。

羅辰還是沒有說話,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榮慧卿把頭埋在拱起的兩腿間,看著地上的青草地,似乎已經有些模模糊糊,看不清,夜色好像更黑了。眼前好像也很模糊,榮慧卿瞪大了眼睛,卻發現有大滴大滴的水珠落在草地上。青草上沾了淚珠,在月色下一閃一閃,發出瑩白的珠色光華。

孤零零抱膝低頭的榮慧卿靠坐在懸崖上的大石壁前面,顯得那樣孤單和無助。

羅辰搭在榮慧卿肩上的手緊了緊,發現她的肩膀有些單薄,心裡一痛,挨著石壁慢慢坐下來,坐到榮慧卿身邊。

「慧卿,你……還校」羅辰艱難地吐出一句話,似乎每一個字,都是銳利的刀鋒。每一刀,都在凌遲他的肉體和意志。

榮慧卿不知道該怎麼做。按照她從大綱那裡看來的,最後的最後,羅辰說心裡只有她一個人。可是這之間,羅辰跟伍紅歡,好像似乎還有別的女人,她記不清了。難道他們之間,也非得經歷過那麼多事。才能在一起嗎?

還是斷然放棄算了?

如果要跟別人分享,這份感情,她寧願不要!

可是就算不要這份感情,他的身體,她還是需要的……

榮慧卿半抬起頭,往羅辰那邊斜睨一眼。

「……辰叔,答應我,不要跟她在一起,好嗎?」

羅辰的手離開榮慧卿的肩膀,又一次扭過頭。「我要對她負責。」

「負責?負什麼責?」榮慧卿狐疑地問道。

「我……我……有一次,不小心。看見了她……的身子。」羅辰一個字一個字,說得更加艱難。

榮慧卿大怒著站起來,兩手抓著自己的衣襟,往兩邊一扯,露出自己赤裸的身子。

兩顆沉甸甸的玉梨騰地一下子跳出來,在羅辰眼前歡快地顫動。

因為氣憤,因為激動。榮慧卿全身雪白熒光,在月色下,妖嬈旖旎。如禍國妖姬,每一個見過她的男人,都會被吸入無盡的慾望深淵,甘願一輩子為她禍國殃民……

「辰叔,你看過伍紅歡的身子,就要對她負責。那我呢?你不會忘了吧?你不僅看過我的身子,還親過我!這裡,」榮慧卿兩手托起自己胸前玉峰,手指摸弄著頂端粉色的玉尖,「你忘了嗎?你吃過它們,這裡,這裡,還有這裡,從上到下,每一分、每一寸,你都不放過,你揉過、捏過、甚至還掐過它們!你看這裡,是不是還有你掐過的痕呢?或者是你吸過的印記?我也是處女,你這樣對待我,有沒有想過要為我負責?1

榮慧卿再一次落下淚來。晶亮的淚水順著面頰流到她的胸前,一行淚順著雙峰間的溝壑流入平坦的小腹,最後匯入那茵草茸茸的頂端。

靜謐的山頂之上,月亮躲入了雲層,四周只有夏蟲的唧唧聲此起彼伏,越來越黑暗。

可是榮慧卿敞露出的身子如有光亮一樣,要命的吸引著羅辰的目光。

羅辰咽了口口水,聲音嘶啞,「你做什麼?還不趕快把衣裳穿起來1

榮慧卿反而將身上的衣裳完全褪下,來到羅辰面前,並著長腿,低頭俯視著他。

羅辰抬起頭,看見一叢濃密的有些彎曲的黑色陰影正在自己面前一寸不到的地方。

腦子轟地一聲,所有的血液都從他的頭部和胸口,往下衝到那一個腫脹不已的地方。

「慧卿1羅辰低叫著,連忙設下結界,「你怎麼能在這裡脫衣裳?荒郊野外,要是有什麼精怪,你著了人家的道兒都不知道1

羅辰本受了重傷,現在又被榮慧卿赤裸的身子刺激得內傷都要加重了。本來已經快要碎的金丹現在更是有些消融的樣子。

羅辰慘笑著閉上眼,捂住胸口,「你是想我死,是不是?」

榮慧卿心裡一片冰涼,嘴裡說的話,卻柔情萬分,「怎麼會呢?辰叔要是死了,我可怎麼辦呢?」說著,在羅辰面前彎下了腰,抱住羅辰的頭,將羅辰的臉按在自己高高的雙峰玉乳 />

少女天生的馨香,還有誘惑力十足的乳香,讓羅辰完全失去了理智,昏昏沉沉的,雖然上身無數重傷的傷口,他還是任由榮慧卿的小手在他身上摩索著,褪去了他的衣衫。

古銅色寬厚的肩膀,鐵一樣鼓脹硬實的胸肌,倒三角形的身形,腰間壯實強悍。因為極力忍耐,身上冒出一層薄薄的汗珠。

榮慧卿慢慢彎下腰,整個身子往羅辰懷裡偎過去,伸出舌頭,往他胸口的汗珠處舔了一口,「辰叔,你熱嗎?」

羅辰的氣息越來越粗重,他知道自己應該把榮慧卿推開,不能讓她繼續下去,可是他的手往前一推,卻正好握住兩團碩大的軟乳。入掌如綿,只想反覆揉捏,特別是頂端的細小乳珠,居然在他的掌下顫巍巍站了起來。

榮慧卿的眼睛,卻落在羅辰赤裸的胸膛。

那裡,有很多的傷痕,橫七豎。若不是她的丹藥生效了。羅辰現在還在流血不止,可是就在那滿身的傷痕當更讓她著迷。

榮慧卿將手掌罩在羅辰的胸口,感受著羅辰心臟勃勃的跳動,心裡又是茫然,又是酸楚,還有一絲甜蜜。

這個男人,就要是她的了。

此時此刻,應該誰都搶不走他。

她告訴自己,只想和他歡好而已。她做的一切。都是在誘惑他,誘惑他主動跟她歡好而已。

是的。無關感情。沒有感情。

她不愛他,一點都不愛他……

因為他不愛她,因為他要選伍紅歡……

放棄了感情,她只是在誘惑他。她需要他的精元,來幫助自己打通築基那一關。

僅此而已。

榮慧卿不斷告誡說服自己,她所做的一切,都與感情無光。

可是她沒有看到她自己的臉上。看著羅辰的時候露出來的表情,如同他是她的天,可以一輩子仰望倚靠。

擁著她軟得不可思議的身子在懷裡。羅辰剛才失了神的腦子慢慢清醒過來。

她是他的葯,醫治他所有的病,所有的傷的葯。

抱得越緊,身上的疼痛就越輕。親吻得越用力,他的靈氣就恢復得更加迅捷。快要消融的金丹似乎得到最大的靈力補充,在丹田之內急速旋轉,掀起一陣陣丹風霧氣,攪得丹田之內一片迷濛。

不知不覺間,羅辰居然托著榮慧卿彈力十足的雙臀站了起來。

榮慧卿修長筆直圓潤的雙腿自發纏上了羅辰的腰身。

一雙胳膊抱著羅辰的脖子,仰頭和羅辰的雙唇吻在了一起。

兩個人都那麼急切,齒磕碰著齒,唇擦疊著唇,舌更是絞在一起,不斷翻滾糾纏。

不知是誰的唇先出了血。

淡淡的血腥味更加刺激了羅辰,他發出一聲低低的怒吼,全身的野性都被那股帶著甘甜的誘惑激發出來。

不知道沉寂了多少年的激情一旦綻放,沒人再能阻止他們。

天不能,地不能,理智更不能!

他要釋放!他滿身都在叫囂著釋放!

山崖的頂端,有一棵不高的迎客松,一根長長的虯狀枝幹往前探出,和主幹一起,形成一個天然環抱的座椅。

羅辰百忙發現那棵迎客松正好也被圈在自己的結界裡面。

抱著榮慧卿來到那棵迎客松前,羅辰將她放在兩根枝椏形成的座椅上。

幕天席地之回到了人世之始的最初時刻。

榮慧卿兩條胳膊往後撐在樹枝椏上,仰頭看著從樹縫星光,咬了唇,等待著羅辰將她變成女人。

高聳的玉乳之上,兩顆乳尖硬的如同小石子一樣。

羅辰低下頭,忍不住含了一邊,重重地吮吸。

「嗯……」榮慧卿鼻子里發出一聲輕哼,感覺著羅辰的親吻從硬硬的乳尖移了下來,順著胸線的弧度,移到平坦的腹間,然後繼續往下,來到茵草茸茸的腿間。

羅辰半跪了下去,將榮慧卿的兩條長腿扛在肩上,一隻手向著面前的黑色陰影摸了上去。手掌有些粗糙,帶著些燥熱和急切,顫抖著蓋在整片陰阜之上,戀戀不捨的摩索來去。

榮慧卿「氨地叫了一聲,條件反射一樣想要並緊雙腿,卻將羅辰的腦袋夾得更緊。

羅辰低低地一笑,略微用力掰開纏繞在頸上的長腿,兩隻手指摸索著,撥開黑色茵茸,探尋到下面藏著的兩片嫩蕊,左右旋刮磨蹭起來。

一股股酥軟從私處蔓延,往榮慧卿四肢百骸貫穿過去,全身暖洋洋的,酸癢難耐。

「……辰叔。」榮慧卿低叫,越發往後仰,將整個私處都送了出來。

「叫我辰。」羅辰手上的動作頓了一頓,似乎對「辰叔」這個稱呼十分敏感。

「辰……快一點……」

榮慧卿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難耐,雙腿之間麻癢不堪,只想他重些、再重些的搓弄,卻是越搓越癢,越弄越酥,兩條胳膊都軟綿綿的。快要撐不下去了。

暗藏在嫩蕊於顫巍巍的露了真身。

一個硬硬的小核直立起來,頂住了羅辰的手指。

「等不及了?」羅辰低笑,捏住了剛剛挺立起來的花心嫩核,重重地掐了一把。

「啊1榮慧卿面色潮紅,私處那裡噴出一股晶亮的溶液。

羅辰將臉貼了上去,就著那粉嫩晶亮的水潤處親了上去,大口大口的吮吸、撕咬。舌頭尖頂住了兩片嫩蕊之間幾乎看不見的一處紅痕,旋轉著不斷親吻舔噬。

榮慧卿越發受不祝剛才那股陌生洶湧的情潮已經讓她很是惶恐,不知道成了沒有。哪知沒過多久,更大的波浪迎面打來,似乎要將她溺斃在那要人命的慾望當/>

私處那裡早已濕漉漉的,被羅辰大力吮吸得終於如花般綻放。

榮慧卿昏沉沉地問道:「……好了沒有?」

「好?還沒有開始呢。」羅辰從榮慧卿的雙腿間抬起頭,看了看她被慾望氤氤的雙眸,有些腫脹的雙唇,還有胸前更加高聳挺立的兩座玉峰。

羅辰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抓緊了。」將她的兩條腿從肩上放下來。掛在自己肩上。

自己的男根已經翹得如同紫紅粗硬的鐵棍一樣。

經過那麼長時間的愛撫,她應該已經準備好了吧……

雖然那裡依然小得看不見。可是那處閉合的紅痕,就是自己要征戰撻伐的戰常

羅辰抿緊唇,一手握住自己不斷跳躍的男根,最後一次問道:「榮兒,你真的不悔?」

榮慧卿閉緊雙眸,「不悔。永世不悔。」

羅辰心頭一熱,再不猶豫。扶住自己的兇器,對準了那處剛剛開啟的紅痕,用力捅了進去。

在自己女人敞開的胴體面前。男人成了運籌帷幄的大將,指揮著殺氣騰騰的先鋒官,在敵營數進數出,如入無人之地。

榮慧卿再一次尖叫起來,她沒想到破身竟是這樣的疼!

她太弱小,羅辰又太巨大。粗紅紫硬的陽物貼著少女從未被人進入過的花甬重重杵了進去,將她私處周圍的皮膚得近乎透明,似乎再一用力,就要破裂了。

可是那處卻是有無窮無盡的伸縮性。

他的粗硬劈開重重皺褶,往裡擠進去,一直進到內里那處薄膜阻擋的地方。試探兩下,往後退縮一步,然後一鼓作氣,繼續前進,洞穿了那層薄膜,繼續往裡,來到最深的地方,尋找那裡暗藏的花蕊。

花蕊躲藏不見,往後退縮。

不請自來的惡霸卻沒那麼容易罷休,在裡面反覆穿梭來去,狠狠搗弄著每一寸窒腔。

劇痛慢慢褪去,逐漸增多的水潤更是保持了很好的潤滑。磨擦之間,不再讓她疼得呲牙咧嘴。榮慧卿漸漸適應了羅辰的粗大和來來回回抽送的頻率,下意識地也抬高雙臀,去迎接他的狠狠進入。

當他走的時候,她迎上去。

當他回來的時候,她又往後退縮。

男人很不高興,用力抓緊了她的雙臀固定住,不許她再自由來去。自己卻越發對準了那處銷魂噬骨的花潤地,如打樁一樣連連頂弄。男人精壯的臀大力擺弄,在空弧線。

吱呀吱呀的水聲從兩人相接處傳了出來。

聽見這曖昧的水聲,榮慧卿的臉色越發緋紅,羅辰卻被刺激得紅了眼,低吼一聲,緊緊盯著兩人的私處,每次將自己紫紅粗硬的男根全部拔了出來,然後重重地送了進去,盡根而入。碩大又猙獰的男根頂端蘊積了靈力,全力碾入深處的嫩蕊。男根的柱身越發紅的發紫,將柔嫩的花徑燙出一片旖旎風光。

快感不斷堆積,從私處蔓延到全身,甚至循著周身的筋脈,運轉了無數個周天。

榮慧卿腰肢輕擺,跟隨羅辰的大力衝撞舞動起來。

「快一點……快一點……我不行了……」榮慧卿斷斷續續地呻吟,不知道那股讓她快要沒頂的快感要將她帶到何處。

靈魂在飛翔,自由在召喚,她和她心愛的男人,在一起舞動著生命最初的痕。

榮慧卿被頂撞的整個人都飛了起來,然後又落下去,正好落在羅辰昂揚的男根之上。那樣深的搗入,榮慧卿再也受不了,咬緊了牙關,私處裡面的嫩蕊突然不守控制的緊密收縮,將羅辰粗硬的男根絞殺得潰不成軍。

「啊!你慢些……1這一次,是羅辰失聲叫了出來。

女人那裡突然收緊,讓他促不及防,一下子就被絞得噴射起來。

無數的精元注入到女人內里深處爆發出來。

榮慧卿承受不了這樣眩暈般的快感,軟軟地倒在了樹桿上,暈了過去。

羅辰大口大口喘著氣,趕忙將她抱了起來。

穿好衣裳,坐回到剛才春風一度的迎客松上,羅辰的眸色越發深處,卻不說話,只是緊緊將榮慧卿摟在懷裡。

榮慧卿悠悠地醒過來,睜眼看見羅辰俊美無匹的側臉,伸手撫了撫,「辰……我是第一次。你要對我負責。」

羅辰笑了笑,側過頭親了親榮慧卿的手掌,「我也是。你也要對我負責。」

br />

含四月粉紅。好吧,今天更新晚了些。因為在燉一盤大肉。滿意否?今天粉紅票的數量,直接決定以後肉的質量和數量。所以,大家看著辦吧。on_no

感謝淺笑輕紗、bibianigmayanxi昨天打賞的平安符。on_no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