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補天記 > 第13章對面相逢不相識(含粉紅7

補天記

第13章對面相逢不相識(含粉紅7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3日 23:18 [字數] 468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大牛想的入神,愣愣地跟在百卉後面。當時的事情,他對誰都沒說過,甚至自己有時候都不相信自己,覺得那是不是自己在極度驚恐之下出現的幻覺。

畢竟,天怎麼會被劃開一個口子呢?怎麼會有人躲在天的那一邊呢?

……

如今這個蒙面青衣女子再次出現,又一次帶走了一個榮家人。

百卉抬起頭,有些幽怨地看著大牛的側臉。大牛對她冷淡多了,都怪那個光明神殿的聖女多管閑事。三年不能說話,他們錯過多少好機會!不然她和大牛早就能築基了。

好在再過一陣子,她的三年禁言時間就到期,她就可以開口說話了,到時候,大牛就不會對她這樣冷淡了吧?

不能說話,不能交流,很多她知道的事情,都無法提前告於大牛知曉,她也急得不得了。

好在萬乾觀的常師叔對她還不錯,只是有些對不起大牛……

百卉面色一紅,眸色間水意盎然。她前世是給築基修士做爐鼎,修行的是很低級的媚術,肉體上被調教的慾望已經深入她兩世的記憶。頂級媚術的功效雖然非同凡響,可是百卉修習到現在,還是在欲和情之間掙扎。

頂級媚術側重在情的層面。

低級媚術側重在欲的層面。

百卉如今就徘徊在情和欲之間。她的身體嚮往欲,對那種男女之間酣暢淋漓的挺動、穿插,以及最後水到渠成之時瘋狂吸收對方靈力的感覺刻骨銘心。

她和大牛之間的雙修雖然是最和諧的,但是一個前世今生都修習媚術的身體,一個男人是滿足不了的,況且她是修鍊媚術的修士,貞操是神馬,從來就不懂。

百卉在萬乾觀里已經招攬了不少裙下之臣,不過她手段高,眼界更高。除了大牛是鍊氣修為,她的別的男人,都是金丹修士。築基弟子是難以一親芳澤的。

百卉輕輕嘆口氣,潤澤香的味道,慢慢在飛船里擴散開來。

那是百卉獨有的味道……

坐在萬乾觀飛船前面的築基弟子馬上回過頭來,殷勤地道:「到這邊坐,那邊站著多不舒服……」

萬乾觀的弟子有的是自己馭劍飛行,大部分還是坐在萬乾觀的蓬型飛船裡面。

大牛和百卉本來修為最低。只能坐在船尾,但是百卉的頂級媚術能讓男人對她著迷而不自知,修為越低,越是好迷惑。

當然,大牛是個例外,這也是百卉至今不肯放棄大牛的原因。雖然大牛已經沒有雷靈根的資質,在修行上進展又慢,但是他天生似乎對百卉的媚術有股抵抗力。以前他還不通人事的時候,百卉的媚術還能管些用處。

只是兩人雙修的越久,大牛對她的媚術的抵抗力就越大。這一點。讓百卉百思不得其解。就連她現在新跟的金丹修士常師叔,跟她歡好的次數越多。越不能自拔,不像大牛,還是鍊氣修為,就能抵抗她的頂級媚術。

也許大牛終歸還是有大造化的。

百卉默默地想著,對前面轉過頭的師兄嫣然一笑,款款走到前方坐下。

大牛默然站在船尾,目光投向了廣袤的藍天。特別是那一道白痕消失的地方。

白痕的另一面,也是蒼天的另一面,大楚國修士眼裡的空間裂縫。其實是一個無窮無盡的虛空。罡風狂嚎,如豺狼虎豹一樣在虛空之如河流在腳下淌過,一個青衣蒙面女子手執白絹站在虛空之罡風,自如地伸出纖纖玉指,掐算起來。

「青龍位東,白虎位西,那洞府所在的山應該是在南方井星和柳星之下。從這裡過去,應該是一小步就夠了。」那青衣蒙面女子自言自語,轉了個身,往南面井星和流星過去。

手裡的占星羅盤瘋狂地轉著圈兒,直到她站穩了,才停下來,穩穩噹噹指著往下的方向。

「去你的臭羅盤!別的羅盤指個東南西北就夠了,你非還要分了上下前後,真是服了你。」那青衣蒙面女子的聲音說不出的動人,甚至跟光明神殿聖女的聲音有些神似之處。

那羅盤突然扭動了兩下,如同一個圓圓胖胖的小嬰孩被人咯吱兩下,發出咯宕咯宕的歡笑聲。

榮慧卿被裹在白絹裡面,外面的罡風從白絹旁吹過,雖然能夠聽到風聲呼嘯,但是完全感受不到罡風的吹枯拉朽之勢。

羅辰已經吃了榮慧卿的丹藥,傷勢本來有所好轉。但是被這個白絹一拉一拽,又來到這個虛空之很是受不了,已經暈了過去。

高大的身軀沉甸甸地靠在榮慧卿肩頭。

榮慧卿要伸出雙臂,才能將羅辰一半的腰身攬入懷裡。他實在是太高大了。

「到了。」那青衣蒙面女子的聲音傳過來,榮慧卿總覺得很熟悉,不知道在哪裡聽過一樣。

嘩啦一聲巨響。

似乎天地又拉開一道序幕。

榮慧卿身不由己,和羅辰一起被拽得騰空而起,再下一刻,他們已經站在了大楚國京城近郊的山上。

山下的懸崖辰開闢的洞府。

榮慧卿在裡面躺了整整兩年。

肯肯、狼七和赤豹,還有那個伍紅歡,都在下面的洞府裡面。

白絹解開,榮慧卿和羅辰站在山頂的一塊草地之上。

「張嘴,把魏楠心的元嬰吐出來。」那青衣蒙面女子對羅辰淡淡地道。

「他暈了……」榮慧卿有些怯生生地道。

那青衣蒙面女子的修為,是榮慧卿見過的所有修士當的,甚至連光明神殿的聖女,還有太華山的司安化神之時,也沒有這個女子的修為給她的感覺強大。

那種強大,不是針尖對麥芒,有你無我的強大。

而是那種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強大。

強大和煦之氣。讓榮慧卿忍不住心生親近之感,甚至比光明神殿的聖女還要讓她覺得親切。

「暈了?」那青衣蒙面女子皺眉走了過來,站在離他們三尺遠的地方,一隻手掌疾伸疾縮,吐出的靈力恰到好處,往羅辰的丹田之放開神識,鑽入了羅辰的丹田之/>

之間丹田之內。有一顆紫藍色的金丹熠熠生光。金丹旁邊,一個面色青黑的元嬰虎視耽耽坐在一旁,恨不得要將這顆金丹吞下肚,卻又礙著那金丹之上似乎有靈力護持,它剛剛死裡逃生,還不敢硬碰硬。金丹沒有煉化元嬰,元嬰也奈金丹不得。

「幸虧我來了。」那青衣蒙面女子慨嘆一聲,右手輕舉,將靈力注入到羅辰體內,將羅辰喚醒。

羅辰咳嗽一聲。醒了過來。

「把魏楠心的元嬰趕快吐出來。」那青衣蒙面女子又吩咐道。

許是那青衣蒙面女子的修為太高,羅辰一點抗拒都沒有。丹田之內金丹急轉,一股巨大的靈力裹挾著魏楠心的元嬰,從他的丹田之處突圍而出!

那青衣蒙面女子出手如電,將馬上就要瞬移的元嬰抓在手裡,同時往半空當r />

那元嬰正想逃,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像是被鎖住一樣,無論它往那邊跑。都覺得有一股力量如影隨行,跟在它後頭,隨時會得把它抓回來。

那青衣蒙面女子的眉眼彎彎。似乎在笑,對榮慧卿道:「看好了,旭日訣下,所有污穢無處藏身,只有聖潔無暇的靈魂才能熬過旭日訣的錘鍊。」

榮慧卿莫名其妙,但還是看向了那女子的手勢。

好熟悉的手勢!

榮慧卿心裡怦怦跳起來,那是旭日訣的基本入門手勢!

那青衣蒙面女子的雙手間也出現一團光,就跟榮慧卿集囚籠陣陣法的大力,從手指間放出來的純白光芒一樣,但是青衣女子手間的光,是無色的雲層狀態。

此時雖然天快黑了,但是山頂之上,夕陽無限好。

青衣女子似乎也在同時吸收夕陽的陽光,一邊將那無色雲層狀態的光往那元嬰身上引過去。

那元嬰被固定在半空等下不來,面色更加猙獰惡劣。

而旭日訣的靈力,也開始滲透到元嬰當作用。

吱!

那元嬰發出一聲粗糙的骨頭在更粗糙的石頭面上滾過發出的聲響,無限折磨人的心臟和耳膜。

榮慧卿緊緊盯著那被旭日訣錘鍊的青黑色元嬰,心裡怦怦跳得更快。

那青衣蒙面女子的修為不是榮慧卿可以比的。榮慧卿將魏楠心的屍首用旭日訣「燒」了一遍,似乎花了一柱香的功夫。

而這青衣蒙面女子,只花了兩個眨眼的功夫,就將魏楠心的元嬰「燒」過了。

青黑色元嬰臉上怨毒的神情逐漸冰凍,靜止,整個小身子慢慢僵化,變硬,最後變成如陶土一樣的質地。

青衣女子拿出一根小金錘,在那已經陶土化的元嬰上敲了兩下。

外面的殼頓時四分五裂,露出裡面潔白無暇的一團光芒,雞蛋大小,如鴻蒙之初,天地之始的那一顆金蛋一樣,蘊育著天上地下所有的生靈物種。

榮慧卿感受到那光芒裡面熟悉的氣息,頓時淚流滿面,「……娘。」

隨著榮慧卿的召喚,那團光芒動了動,如同早上剛剛睡醒的人打了個哈欠,然後就撐著懶腰站了起來的樣子。

管鳳女虛幻透明的身形和容顏逐漸在那一團光芒變得和真人一樣大校

榮慧卿忍住撲上去的衝動,將自己識海裡面藏著的管鳳女的一魄送了出來,往那團光芒br />

收納了這最後一魄,管鳳女的身形立即變得半透明起來。

「……慧卿。」她輕輕叫了一聲,看向榮慧卿的眼神里,充滿了憐愛。

榮慧卿使勁咬住手指,不肯讓自己嗚咽出聲。

羅辰雖然面色發黑,唇色青白,還是硬撐著摟住了榮慧卿快要跌坐到地上去的身子,「堅強些。那是你娘的魂魄。你不想讓你娘入輪迴嗎?」

榮慧卿大力點頭,哽咽著道:「我當然想1說著,對那青衣女子行了大禮。

那女子也沒有推辭。手裡白絹輕揮,往九天之上劃過去,在天上又劃開一條痕。

「我要送她走了。你要好自為之。記住,好好修行,你才有機會,去挽救你父母家人悲慘的命運。若是你放棄,他們將入無間地獄,永世不得操生1那青衣女子對榮慧卿丟下一句話。轉身飛向天空,追隨管鳳女前面的魂魄,往那剛剛劃開的天之痕裡面鑽了進去。

她們剛一進去,那天之痕就合攏得嚴嚴實實,什麼也看不見了。

榮慧卿聽了那青衣蒙面女子的話,激動得渾身顫抖,熱淚盈眶,撲通一聲跪在山頂之上,對著天空失的方向磕了三個頭。

本來她以為將魏楠心殺了,她就報了大仇。一度都失去繼續修行的勇氣和興趣了,因為她不知道繼續修行。是要達到一個什麼目的。

是長生不死?還是領悟天地之間的至高之道,從此成為掌握三界界律的世外之人,達到真正的大自在?還是希望能夠得到至高的能量,改天換地,扭轉乾坤?

要到什麼樣的修為,她才能擁有這樣的能力?

羅辰半閉著眼睛,歪靠在一旁的石壁之上。低聲道:「我聽說,有些鴻蒙之初誕生的法寶,在化神修士手裡。能夠有破碎虛空的大神通。」

也就是說,如果要能做到那青衣蒙面女子說的話,她就必須修為要到化神才行。

對於榮慧卿來說,她對長生不老,掌控三界都不感興趣,她唯一感興趣的,就是希望能夠挽救自己這一世的家人。

他們在魏楠心的陰謀之下無辜慘死,是榮慧卿受到的最大的打擊。

雖然她報了仇,但是爹娘和爺爺都已經死了,她就算把魏楠心翻來覆去活剮一百遍,她的爹娘爺爺也活不過來。

是不是如果她在修行這條大道上走下去,也許有一天,她會有機會,能夠回到過去,將她的家人從魏楠心的毒手當br />

羅辰無法回答榮慧卿的問題,他抬手撫了撫榮慧卿的額發,淡笑道:「我沒有那麼高的修為,知道得不多。不過我記得聽人說過,就算化神修士找到可以破碎虛空,穿梭古今的法寶,也有很多規則不得不遵守。如果違反規則,就會遭受滅頂之災。所以不是說只要回到過去,你就可以為所欲為的。如果真是如此,那一切豈不是就亂了套了。」

榮慧卿立刻想起了如今在她的識海之內被她隔絕起來的大綱。這個東西,就是來追殺自己這個不聽原劇情調派的靈魂的。

榮慧卿有些心虛地乾笑兩聲,扶住羅辰一邊的身子,「辰叔,我們下去吧。」

他們的洞府,是半山腰的懸崖處開鑿出來的。

羅辰被魏楠心和鍾仁義打成重傷,現在連走路都喘,無法抱著榮慧卿往懸崖下跳。

榮慧卿自己一個人還能攀援而下,可是帶著羅辰,就絕無可能。

榮慧卿嘆口氣。真是百無一用是鍊氣。

一時兩個人也走不了,榮慧卿想了想,從腰間的乾坤袋裡掏出一支炭筆,在一塊帕子上寫了幾個字,然後包上石塊,打算往懸崖下面扔下去。

榮慧卿記得很清楚,這下面是他們洞府門口突出來的一個小空地,肯肯和赤豹、狼七應該守在那裡。

還有伍紅歡。

榮慧卿臉色變了變,手裡攥著那塊包了石頭的帕子都捏出了汗,自己都沒有覺察到自己的聲音裡面,有小心翼翼的顫抖,「辰叔,那個伍姑娘,為何會在我們洞府?我記得她好像是凡人?」

她一醒來,就發現過去了兩年。然後就匆匆忙忙拉著羅辰去城裡,幫皇帝提前對付魏楠心。

如今大仇得報,她的心思才轉到這些小地方上來。之前根本問都沒有問關於伍紅歡的問題。

是她擔心面對難堪的真相,所以根本不敢問,還是她的心裡完全沒有把伍紅歡當回事?

榮慧卿自己也說不清楚。

羅辰笑了笑,像是在回憶,「兩年前,你突然一睡不醒,我費了無數的法子,都不能叫醒你。但是給你把脈問診,你的身子還是正常的。有一次,我去京城的店鋪給你買衣裳和藥草,正好碰見了伍姑娘。她到京城來尋親,但是她的親戚不願意收留一個吃閑飯,還要費一副嫁妝的姑娘,就把她打發出去了。她就靠著你給她的一筆金子,開了一個成衣鋪子,自食其力,很是了得。」

這就了得了?拿著我給的金子開鋪子,有什麼了不得的?

榮慧卿撇了撇嘴,「然後呢?」

「她聽說是給你買衣裳,堅持要親自送過來,幫你試穿。那時候,魏楠心正好四處搜捕我們,為了打擾他們的視線,我每隔一陣子,就要去鄰國晃一晃,露露面。我想著你是女人,我不在的時候,總不能讓狼七和赤豹來照顧你,所以我就跟她說好,請她到我們的洞府里,在我不在這裡的時候,幫助看護你。後來狼七說,她既然上了山,要是放她下山,會走漏風聲,但是也不能讓她一直留在山上。我就讓狼七給她下了禁制,若是她敢出賣我們,只要一動念就能讓狼七察覺,然後殺了她。」狼七和赤豹都是妖獸,並不受天道法則的控制。

br />

二更含粉紅到。求粉紅票。歡迎大家發貼討論各種劇情。俺只能說,俺的架構,有無數合理的可能性。

ps:良辰美景奈何天,為誰辛苦為誰甜?睜開眼,你還在我身邊,只想愛你一萬年。rstq

(快捷鍵:←)補天記 第12章痴心妄想 補天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補天記 第14章良辰美景奈何天(慎入,含(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