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補天記

第10章智取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1日 11:21 [字數] 28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後面跟著的修士紛紛降下雲層,想從城門口進去。

可是京城四處的城門,不僅奉皇帝的命令關得嚴嚴實實,而且在榮慧卿特別改造過的囚籠陣法威能之下,別說元嬰修士,就連築基修士都進不去,也出不來。

剛才光明神殿聖女的到來,輕而易舉將魏卿卿從囚籠陣里救了出去,已經讓榮慧卿心生警惕,想起來魏楠心在皇運寺,以及整個大楚國的修行界經營了這麼久,在這種危急關頭,不可能不去找幫手。

榮慧卿並不知道魏楠心在原書潰敗的,因為女主是被孟林真囚禁,後來被羅辰救出去的。

不過這一次,她是要他真正的潰敗,不僅潰敗,而且要灰飛煙滅,從肉體到精神都徹底摧毀這個人,所以她必須思考得嚴密,將所有的情況都考慮進去,包括原者她沒有看見的情節,都要考慮到。

現在她能想到的,就是魏楠心會用信符,向皇運寺、萬乾觀還有龍虎門求救。

龍虎門的大修士沒有了,最厲害的不過是金丹修士,應該不會摻和,就算過來,也沒有什麼好怕的。

皇運寺是魏楠心的師門,但是皇運寺同時也是大楚國皇室的皇家寺廟。在這種情況下,就看他們願意站在哪一邊了,是支持魏楠心上位,還是支持大楚國的正統皇室。

剩下的。最有可能,也是最棘手的,就是萬乾觀。

因為萬乾觀的觀主鍾仁義是老牌的元嬰修士,不是魏楠心這樣剛剛結嬰的元嬰修士可以比的。

榮慧卿考慮到這些情況,就又對囚籠陣進行了改造,變成凡是有修為的修士。既進不去,也出不來,力圖不能給魏楠心任何幫手。

只是這樣做,她需要的靈力更多,完全靠旭日訣吸收陽光的能量已經有些吃力了。

如果她已經築基。一切就好得多。

可是要築基,羅辰是關鍵。想到伍紅歡竟然出現在他們洞府的裡面,榮慧卿心裡說不清是什麼滋味兒。有些酸,有些澀,又有些苦。經過這麼多事,她早以為無論怎樣,都會有羅辰跟她在一起。但是伍紅歡的出現。又讓她很不確定起來。

大綱展示的劇情裡面,伍紅歡跟羅辰是什麼關係,榮慧卿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並且她後來落到孟林真手裡,也跟伍紅歡有直接關係。

她心裡苦澀更甚。

沒有哪種感情,比真心錯付更讓人難過。

算了,就算他對她沒有以前的感情,她也要把這件事做到底。哪怕如今在羅辰心裡,伍紅歡更加重要,她也要迫他跟她歡好。因為她需要築基。需要迅速築基。她不能和原書一樣,等到情節走完的時候,歷經滄桑、痛苦和折磨,兩人才心心相印,然後馬上天人永隔……

榮慧卿閉了眼,壓抑住心底的異樣,感受到那元嬰修士在囚籠陣外面的空跟他身邊的弟子說話。

「你下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弟子領命,衝下雲霄,看見城門緊閉,無數的鐵甲衛士站在那裡。嚴陣以待,無論誰都不放進去。

「給我放倒他們。」那元嬰修士冷漠地下了命令。他們是修士,雖然不能屠戮凡人的性命,但是他們有無數手段,可以讓凡人生不如死。

那弟子立刻拋出一個炮仗樣的東西。

轟!

炮仗炸了,無數的濃煙將這個西城門罩了起來。

等濃煙散過,城牆上下守衛的鐵甲衛士都已經暈了過去。

「去開城門1元嬰修士一聲令下。

那弟子出手一個掌心雷,往城門轟去。

城門被炸開一個洞,再輕輕一拂,數丈高的城門轟隆一聲倒在地上。

「下去吧。」

許多修士紛紛降下雲層,來到地面上,打算徒步進城。

可是在他們走到城門口的時候,似乎那裡出現一股無形的屏障,任他們如何用力,也無法再前進一步。

大開的城門就在他們面前,可是他們卻寸步難行,似乎前面只是一個海市蜃樓,他們覺得近在咫尺,卻永遠也摸不到,夠不著。

這種詭異的情形,讓萬乾觀的修士個個詫異不已,連忙向尚在半空義回報。

鍾仁義也很驚訝,駕著飛劍馬上降下雲層,來到城門口查看。

「去抓一個凡人過來。」鍾仁義對大楚國京城上空的陣法還是有所了解的,看見這種情形,直覺是跟那陣法有關。

萬乾觀的弟子從附近等著進城的老百姓個過來。

「把他扔進去。」

那弟子一用力,就將那凡人往大開的西城門扔進去。

奇般的,那人順順噹噹進了城。

萬乾觀的弟子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人從城門裡面的地上爬起來,左右看了看,大叫道:「快進來啊,一會兒可能又要關城門了1

在附近等待的老百姓畏畏縮縮看了萬乾觀的修士,不敢動彈。

那元嬰修士捻了捻頜下長須,示意道:「讓他們進去吧。」

大批凡人趕緊排著隊往城門裡面走,毫無阻滯。

萬乾觀的有些修士企圖擠在凡人br />

可是城門那邊似乎有一隻看不見的手,輪到萬乾觀的修士的時候,死活進不去,別人卻是正常。

「看來,這陣法被高人改造過了,難怪魏楠心要緊急求救。」那元嬰修士沉吟道。

「觀主,我們怎麼辦?」

那元嬰修士正是萬乾觀的觀主鍾仁義。大名鼎鼎的劍修,一手仁義劍出神入化。

鍾仁義冷笑一聲,「這陣法雖然厲害,可也不是不能破。我這裡有當年去的時候,從那裡的一個店鋪買來的九天驚雷,據說是光明神殿的陣法樞機所制。可破一切大陣。」

也就是破壞比建設容易,有絕對的力量,任何陣法都會成為紙老虎。

榮慧卿雖然不在地面上,可是她主持陣法,全部的神識都能延伸到陣法所及之處。

鍾仁義說的話。她當然也聽見了。雖然她對自己的陣法有信心,可是對「光明神殿」那個神奇的地方,她還是有些發怵,特別是剛剛光明神殿的聖女才從她手裡救走了魏卿卿。

榮慧卿想了想,還是擔心鍾仁義手裡的東西真的會對陣法有巨大的破壞作用。她修為太低,靈力不足,只能取巧。趁著現在白日里有陽光的時候,用旭日訣吸收陽光的靈氣來維持運轉。如果到晚上大楚國皇帝還拿不下魏楠心的話,她的陣法強度就必須降低了。

到時候,這些人還是有可能衝進去的。

不行,她得另想法子。

若是不能強行將敵人擋在外面,就要考慮從別的角度來瓦解他們的同盟。

「鍾觀主,請借一步說話。」榮慧卿從半空音。

「你是誰?」鍾仁義傳音問道,同時不動聲色地展開神識,想搜出來這個傳音的人。

可惜榮慧卿在囚籠陣的陣眼就算是元嬰修士。一時還是找不到她。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些話,要跟鍾觀主說,免得鍾觀主一著錯,滿盤皆輸,到時候給別人做了嫁衣裳。就悔之晚矣。」*記住最快最新br />

鍾仁義心裡一動。這裡防衛如此森嚴,甚至有這樣奇異的陣法坐鎮,大楚國皇帝這一次準備了些什麼人手,他真的要小心謹慎才對。

修行是如此艱難,於億萬人等當可能結成元嬰。他的生命太寶貴了,不能就這樣輕率地做決定。

鍾仁義拋出長劍,騰空而起,來到半空/>

榮慧卿踩著飛梭,也來到陣法的邊緣地帶,顯露出身形。

「我聽聞鍾觀主是仁義劍,大楚國修行界的良心,我想問一問,這件事是否屬實?」榮慧卿笑盈盈地問道。

鍾仁義立即被噎得不淺,暗罵對方狡猾,哪有這樣問的?如果自己說屬實,就是往自己臉上貼金,如果說不屬實,那就是在打自己的臉,無論怎麼回答,對方總有機會譏嘲自己。

鍾仁義只好虎著臉不說話,既不否認,也不承認。

榮慧卿卻不放過他,繼續追問道:「請鍾觀主給我一個回答,是,還是不是。」

「我為什麼要回答你?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你這麼問,不是很可笑嗎?」鍾仁義本想試探一下對方修為的深淺,可是神識放出,卻如泥牛入海,根本難尋對方的蹤跡。

鍾仁義心裡一沉,覺得應該是遇到硬點子了,聲音便放緩了些,笑道:「那你總得先告訴我你是誰,我再來回答你的問題吧。」

「我是大楚國皇帝請來的幫手。」榮慧卿故意含糊其詞,她哪裡看不出來鍾仁義臉上的猶豫和試探。

這個回答,更加坐實了鍾仁義的猜想。這個女修,就算自己的修為不是深不可測,也可能家學淵源,是某個高階修士的嫡系傳人或者親戚。

「啊,原來是皇帝陛下請來的幫手,失敬失敬。」鍾仁義打著哈哈道。

榮慧卿笑了笑,有意拖延時間。她已經感覺到,陣法籠罩下的京城,天地元氣一陣異常波動,魏楠心出關了!

br />

一更送到。下午兩點有大更,含粉紅660、。緊急求大家的保底粉紅票。on_no

感謝詠嘆{昨天打賞的5塊和氏璧。感謝zhuxyhh01昨天打賞的平安符。on_no

ps:會痛,是因為投入了真心。會哭,是擔心真心錯付。聽著王菲的《致青春》,一把年紀了發現還會流淚。夢醒時分,不知道你在哪裡……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